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保安们用力拦住了现场的记者,不让他们打扰到门正的休息。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门正感觉身心疲惫。躺在里面的小卧室里休息了整整一个下午,门正才感觉身体轻松了一些。

    原本打算打开电脑,看看网上有什么关于门家的新的新闻,可是后来还是放弃了。无非是今天下午记者会上那点破事,说不定被那些记者怎么歪曲理解,怎么断章取义,怎么偷换概念呢。

    习惯了晚饭回家吃的门正,突然想出去走在,透透风,顺便在街边小吃摊买点卫生不达标的垃圾食品尝尝。

    担任董事长这么多年来,门正几乎每天都在忙生意上的事情,从来没有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过。

    他突然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风景。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个简单的愿望却泡汤了。原本美丽的心情被那个洋葱头记者弄得有点糟糕。

    门正乘坐董事长专用电梯来到一楼,刚走出大厅,就被一个洋葱头拦住了。

    门正仔细想了一下,今天下午记者会上见过他的。

    “现在是下班时间,不接受采访。”还没等洋葱头说话,门正就抢在前面拒绝了。

    正想快速逃开,却听到洋葱头在后面喊道:“门先生,经过我的调查,你跟张毅然在商场上好像一直存在矛盾,你们两家公司也一直处于对立的状态。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你们门家楼盘被人破坏是背后受人指使吗?”

    门正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洋葱头看有希望,心中窃喜,赶忙小跑着追上去。

    “门先生,我怀疑门家楼盘被破坏的事情背后肯定不只是因为那两个人记恨房地产开发商这么简单。经过我的推断,这件事情很有可能跟张某有关。”

    洋葱头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也很明显,你们之前因为狼山那块地皮产生过纠纷吧?他派人破坏了你家的地产,造成了你家地产是豆腐渣工程的假象,在打垮你们家生意的同时,也会逼迫政府从你们家手中夺回狼山使用权。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想您不会没有想到吧?”

    洋葱头见门正并没有打算走开的心思,就越说越起劲儿了。走到门正跟前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既然你们生意上一直是对立的态度,而且这件事情的幕后真相很可能和他有关系,为什么你没有要求警方深入调查这件事,而是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呢?把您的竞争对手打压下去不是对您以后在商场上的发展更有利吗?”

    门正扭过头去,目光凛然地看着洋葱头。如果这件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办了。

    “你不用瞎猜了。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如果真如你想的那样,警察们不可能查不出来的。另外,你说的很对,我和张毅然是死对头。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他有关,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门正说完,就大踏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洋葱头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望着门正渐行渐远的背影,洋葱头总觉得这个老头有事儿好像在有意隐瞒什么事情。

    怕洋葱头继续追上来问东问西的,门正都没敢回公司开车,直接在路上打了辆车回家了。

    一路上门正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当个名人容易吗,当个公众人物容易吗?想出来走走都会被记者堵在门口。

    郁闷!

    门正回到家之后,在场所有人都在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门正有些疑惑,走上前去看着大家问道:“你们都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林雅然从人群中走过来给了门正一个大大的拥抱。“阿正,我看了你今天在记者会上的表现,简直帅呆了!这是我跟你在一起这三十年见到的最帅的一次了!空前绝后的!绝无仅有的!老公,你真棒!么么么!”

    林雅然没忍住在门正脸上连着亲了好几口。却被门正很嫌弃地用手推开了。

    “怎么了嘛?”林雅然羞涩地低着头说道。声音软绵绵的,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

    门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说话。客厅里这么多人在呢,你能不能收敛点儿,回屋再亲行不?

    桑枝看着这俩人,忍不住在后面戳了门少庭一下,两人相视一笑,感觉很甜蜜。

    “阿正今天的表现的确不错!”这时,一直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的门老爷子开口了。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继续说道,“大家都快过来吃饭吧,别愣着了。”

    这次的晚餐气氛很融洽。就连原本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话的老爷子都带动大家说起话来。

    大家说说笑笑,边吃边聊,气氛好得像是过节。

    肖菲因为之前在桑枝家里跟门玥玮闹得有些不愉快,所以并没有来桑枝家,而是跟着莫青莲回去了。

    桑枝担心肖菲会一时想不开出了什么意外,晚上睡觉之前还特意给她打了个电话。

    肖菲的精神听起来比上午的时候好了很多。桑枝反复确认了她没事儿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之后又给莫青莲打了个电话,叮嘱她好好照看一下肖菲,千万不要让她做出什么傻事。

    莫青莲有些无语,她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这些小事会不知道?

    不过,莫青莲也很欣慰。因为桑枝已经学会怎么照顾人了。

    “哎,肖菲真的好可怜哦。真没想到他老公竟然是这么不要脸的人!”

    挂了电话之后,桑枝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门少庭把桑枝的手机夺过来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搂着她说道:“姑奶奶,咱俩快点睡觉吧,都很晚了!超过十一点还不睡觉,皮肤会变得很差,人也容易衰老。”

    “这才十点都不到啊,你着什么急嘛!”桑枝羞涩地钻进被窝里。抱着门少庭的脸问道,“老公,你以后不会这样对我吧?”

    “怎样对你?”

    “跟江北城对肖菲那样对我。”

    “不会。”门少庭瑶瑶头。

    “为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一个你就够我麻烦的了,我干嘛还要自找麻烦呢!”门少庭嘴上不耐烦地说道,眼神里却满是宠溺。

    桑枝嘿嘿一笑,更加抱紧了门少庭。

    卧室的灯突然被关掉了。门少庭轻轻一跃压在了桑枝的身上,差点引起桑枝的尖叫。

    “你想干嘛啊,坏蛋。”桑枝软绵绵地说道。如果此刻开着灯的话,门少庭一定可以看到桑枝如朝霞般红润的脸颊,美得像朵花。

    “想要你!”门少庭低声说道。暧昧的气息缠绕在两人的鼻息间。

    “你真坏!”桑枝脸颊灼热。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手还是不自觉地环绕着门少庭的脖颈,把他的脑袋拉下来,嘴唇对准了自己的嘴巴。

    湿湿凉凉的感觉,像是好吃的果冻,灵活地在桑枝舌尖游走。

    门少庭的双手游走在桑枝的腰间,丰满的双峰间,痒痒的,桑枝忍不住哼了一声。

    门少庭坏坏一笑,找准位置,用力一挺身。

    桑枝立刻感觉身下一阵饱满。双手把门少庭抱得更紧了。

    ……

    经历了一夜风雨的洗礼,桑枝容光焕发,精神和皮肤都好了不少。

    早晨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睁开眼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美男子端着早饭给自己送屋里来了。桑枝心里有些小感动。

    “小懒猪,快起床吃饭啦!”温柔地大手抚摸着桑枝的额头,声音好听得宛如童话里的王子。

    “还不是你昨晚折腾人家,才睡到这么晚的。”桑枝脸色潮红,羞涩得模样煞是可爱。

    门少庭没有接着她的话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再不起床饭都凉了!”

    桑枝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家伙的脸比自己还要红。

    偷偷笑了两下,桑枝赶紧把衣服穿上。洗刷的时候,昨天买来的护肤品正好派上用场。

    桑枝用水盆接了凉水,然后又倒了些热水,把水温调至温和。这才往手心里挤了黄豆粒大小的去角质洗面奶搓在脸上。由内而外在脸上打圈圈。

    几十秒钟之后把脸上搓出来的脏东西洗掉,桑枝感觉皮肤滑滑的。心情很不错。

    陆续使用了爽肤水和保湿凝露,效果棒棒哒。

    吃过饭之后,桑枝说要回家看看肖菲,顺便把门宸安带过去给两位老人家瞧瞧。

    门少庭不放心,非要开车去送。桑枝想了下,这样也好,如果肖菲愿意,他们现在就能去找江北城那个混蛋算账。

    送桑枝来到老丈人家,莫青莲和桑梓高兴地一直合不拢嘴。

    莫青莲拉着门少庭问东问西,桑梓则是围着女儿桑枝嘘寒问暖。

    桑枝跟父亲聊了一会儿,就问到肖菲的情况。

    桑梓说肖菲吃过早饭之后就回卧室了。她的精神看起来好像比昨天好不到哪里去。

    桑枝担心肖菲,把门宸安交给桑梓,就赶快跑上二楼。

    肖菲就住在自己未出嫁之前住的房间。轻轻敲了下门,发现里面没有回应。桑枝一下子着急了,使劲儿推了推门,却发出里面反锁着,根本就打不开。

    “肖菲,是我,快开门!”桑枝在外面使劲儿拍打着门,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里面传来肖菲慵懒的声音。“来啦来啦!”

    门被打开之后,桑枝就看见头发蓬乱,眼圈泛黑的肖菲站在自己面前。

    “菲菲,你昨晚没睡好吗?刚打开门的瞬间,我还以为我们家藏着一个国宝呢!”

    桑枝走进房间,一脸心疼地看着肖菲。

    肖菲走到床头坐下来,精神有些颓废。

    “我要是国宝就好了,那样就没有人敢伤害我!”肖菲说完,自嘲地笑了一下。

    桑枝知道肖菲的话里暗藏着对江北城的讽刺。作为好闺蜜,她真的很为肖菲心疼。不是为她被人伤害了感到心疼,而是为她现在颓废不堪的样子感到心疼。

    “在我心里,你是永远的国宝。”几秒钟之后,桑枝眼神灼灼地看着肖菲,很认真地说道。

    肖菲抬起头看着桑枝,嘴巴微微张开却没有说话。

    两人对视了足足有三十秒钟,突然裂开嘴哈哈大笑出来。

    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像回到几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