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莫青莲拉着门少庭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给他端上来一盘刚刚洗好的水果,并且亲自给他削了一个苹果,泡了平时连桑梓都舍不得喝的极品龙井。

    看着莫青莲那只不大不小的手狠狠地捏了一把之后,明显少了一大截的茶叶,桑梓那个心疼啊!

    那可是西湖边产的极品龙井啊!价格昂贵不说,关键是有钱不一定买得到啊!他可是找朋友托了好多关系才买到那么几百克,平时留着舍不得喝,没想到今天被莫青莲这个败家娘们下了一次狠手,一下子少了那么多下去。

    门少庭从小在军队长大,什么样的好茶没喝过。这种极品西湖龙井,不用品尝,光是看看颜色,闻闻茶香就能知道是什么茶。

    只是可惜了。

    门少庭闻着茶香,轻轻摇了摇头。

    “怎么了,少庭,不喜欢这个茶吗?”莫青莲一脸惊愕地看着门少庭。这可是极品龙井啊,平时他们家老爷子都不舍得喝,今天见少庭来了,自己心中大喜,这才拿出来给他喝的。可是看少庭脸上的表情,好像并不是很喜悦呢。

    “不是。这个茶很好,是极品龙井,市场价几千块一斤呢。可是这个水,配不上这个茶。”门少庭怔色说道。

    桑梓听了这话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这个水可不是一般的自来水啊,是他跑到很远的山上才取来的,怎么就配不上这茶了?

    门少庭看得出桑梓的心思,轻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这水也不是一般的自来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岳父跑到山里打来的泉水吧?这个水的水质是不错,可是跟极品龙井一起,就配不上了。”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水才能配得上这极品龙井?”桑梓强力压制住内心的怒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平和一些。

    门少庭又笑了一下,神态优雅地说道:“阿井水。就是熬制东阿阿胶用的井水。这种水的水质比其他谁要更纯净更甘甜。用阿井水泡极品龙井,才能更好地挥发出龙井的有效成分,使茶水的味道更香更醇。”

    桑梓一听,眉毛不由得上挑一下。他怎么就没想到阿井水呢!怪不得用泉水泡出来极品龙井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喝呢,原来是水的问题!

    “你……你亲自品尝过?”桑梓的情绪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门少庭点点头,神态自若地笑着:“有幸喝过几次。我有一个朋友是东阿的,如果岳父想要阿井水,改天我可以拖他带一些过来。”

    “好,好!”桑梓激动地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只有真正爱茶的人才会懂得品一口好茶的快乐。

    莫青莲对于茶的热爱并没有桑梓那么深沉,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懂茶。如果让她去超市帮自己买茶,临行前告诉她一定要最好的茶,她一定会把超市里最贵的茶给买回来。在她的眼里贵和好是直接挂钩的。

    可即便如此,当听到门少庭神态优雅地给桑梓讲茶道的时候,莫青莲还是被他身上那种清雅淡然的气质给迷住了。

    他们的宝贝女儿也太有福气了吧,找了个这么好的对象!

    莫青莲越想越开心。

    不过再想到肖菲,莫青莲又有些难过起来。那孩子真是太可怜了。先是初恋跟别的女人结婚生子了,肖菲悲痛欲绝差点自杀。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误以为是真心对自己好的人,终于愿意放下自己的心结,心甘情愿把一切都交给他,甚至都跟他结婚生子了,没想到又上演了这么一出戏。

    同时一所大学一个寝室的学生,为什么肖菲的命运跟桑枝相差这么多呢!

    莫青莲想到同人不同命这个词,忍不住背过身去偷偷抹了两把眼泪。

    桑梓和门少庭还在饶有兴致地谈论着茶道的话题,莫青莲趁着两人没注意默默走开了。

    来到二楼的洗手间,莫青莲打开水龙头冲了两把脸。可能是天气太热了,清水冲在脸上竟然没有半点凉意。

    担心肖菲和桑枝俩孩子会饿,莫青莲洗了几个苹果送去了。

    肖菲已经不哭不闹了,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脑袋呈放空状态,什么都不去想,也不会有任何情绪。

    “菲菲,我们去海南岛旅游吧!”桑枝躺在肖菲的旁边,同样看着天花板。突然想到最近网络上比较流行的一句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转转。

    “好啊。什么时候出发?”肖菲问。

    “随时都可以!”桑枝说。

    人生就是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那宸安怎么办?”肖菲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扭过头来看着桑枝问道。

    桑枝一下子愣住了。对啊,自己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了无牵挂的小女孩了,她现在已经有了孩子,不能像以前那么随便和自由了。

    “让少庭看着。”桑枝想了好一会儿,说道。

    肖菲看着桑枝,几秒钟之后,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莫青莲悄悄地把水果放在桌上,并没有打扰二人,又悄悄地走出去了。

    这个过程,肖菲和桑枝竟然毫不知情。

    等桑枝觉得口渴,下床找水喝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多了几个红红的苹果。惊喜之下,桑枝拿了一个塞进自己嘴巴里大咬一口,然后丢了一个给肖菲。

    对着苹果最红的地方狠狠地咬下去,甘甜的汁液流淌在舌尖,融化了心中的苦涩。

    肖菲脸上的笑容比苹果的汁水都要甜美。

    “枝枝,我决定放手了。”苹果吃到一半,肖菲停下来说道。

    “你放得下?”桑枝嘴里的苹果又咀嚼了几口,有些担心地看着肖菲问。

    肖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当然放不下了,可是她已经很努力了。她以为只要自己好好上班,好好赚钱,好好照顾孩子,好好做家务,好好打扮自己,让自己更美丽,就能让他回心转意。

    可是事实证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那个人根本就无动于衷。他心里想的只有那个女人。

    刚发现他出轨的那一个星期里,肖菲每天都跟他说很多好话,祈求他回到自己身边。他无动于衷。

    后来,肖菲觉得自己不应该只是说话,而是需要做一些实际的事情证明自己比那个女人更爱他。于是她每天拼命工作,下班后拼命做家务,洗衣服做饭,照看孩子。周末的时候还会送送心便当给他吃。可他还是无动于衷。

    再后来,肖菲琢磨着是不是自己生完孩子之后皮肤松弛,年老色衰了,所以江北城才会不喜欢自己。于是她开始买各种高昂价格的化妆品,吃胶原蛋白,一个月下来她的工资所剩无几。

    想买件漂亮衣服来好好打扮自己,询问江北城喜欢什么款式,他却不耐烦地说不要胡乱买东西浪费钱。他一个人赚钱养家很不容易。

    肖菲很听话地放弃了购买衣服,放弃了购买各种化妆品。重新回到了原来上班努力赚钱,下班努力做家务的状态中。

    可江北城对她越来越冷淡,刚开始一个星期还能回几次家,后来干脆几个星期不回家。

    肖菲的这种状态坚持了两个多月,后来终于坚持不下去了。于是她选择逃跑。

    一个人在外面的宾馆里住了好几天,江北城都没有打来过一个电话。

    宝宝在家里由保姆照看着呢,也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保姆有没有尽心照料孩子。肖菲有好几次忍不住偷偷跑回家看看孩子,可是最终都还是忍住了。

    孩子不只是自己的,也是江北城的。凭什么照顾孩子的任务都交给她一个人!

    后来,肖菲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给江北城打了个电话。肖菲说自己不在家,让他回去照顾孩子。可是江北城说自己很忙,没有时间。

    肖菲终于忍不住了,哭着跟江北城吵架。也就是在路上遇见桑枝的那次。

    折腾了这么就,肖菲真的累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折腾下去,作践了自己,也恶心了别人。

    “我累了,没有精力再折腾下去。”肖菲回答。

    “那孩子怎么办?”桑枝再说话的时候,已经吃完了整个苹果。

    “孩子是我的,不会给他。”肖菲说。

    那个人已经彻底颓废,被狐狸精勾搭的都快精尽人亡了,孩子交给他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并且,这个孩子是肖菲在医院里挨了一刀才生出来的。凭什么自己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孩子要交给别人,要喊别人爸爸?如果江北城以后娶了那个贱女人,是不是也要喊她妈妈?

    肖菲不要!也绝对不会让这种悲剧的事情发生!

    “枝枝,今天晚上你跟我回去一趟吧。我想把孩子抱过来,把保姆的工钱发了然后把她辞掉。”过了一会儿,肖菲拉着桑枝的手说。

    “你真的想好了吗?”桑枝看着肖菲的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因为她不想让肖菲以后因为这个冲动的决定而后悔。

    “恩!”肖菲毅然决然地点点头。她已经想过了,再也没有什么事情会比现在的状况更糟糕了。

    “那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们不要等到晚上。今天吃了午饭就去!我跟少庭陪着你去,把孩子从家里接过来住在我家。然后,我给那个混蛋打个电话,把他约出来,让少庭狠狠地揍他一顿!绝对不能便宜了这个丧尽天良的混蛋!”

    桑枝看着不远处的空气,目光凛冽地说道。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江北城早就被他杀死几千遍几万遍了。

    肖菲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桑枝的决定。江北城这个贱人确实该受到惩罚,打得轻了肖菲还要上去补上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