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说到做到,吃过午饭之后,三个人就开着门少庭的法拉利去了肖菲家里。

    之前请的那个保姆还算不错,并没有趁着肖菲这几天不在家偷东西,或者虐待婴儿什么的。

    相反,她还把肖菲的宝宝照顾的很好。家里的食材不够了,或者宝宝的奶粉没有了,她还大方得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钱先买下来。

    虽然每一笔开支都记着账目,等肖菲一出现就把那个写着歪扭字体的小本本拿给她看,但是肖菲觉得跟江北城比起来,她已经很善良了。

    “我不在的这些天一共花了你不到四百块钱吧?这里是五百,作为给你的补贴。”肖菲放下保姆递给她的那个小本本,微笑着说道。

    说完,把一沓钱放在了桌上。

    “另外这个月你工作了不到二十天,工资给你按一个月计算吧。加上补贴,一共是两千五,我都放在这里了。”

    “谢谢你这么多天尽职尽责地帮我照看宝宝。你的善良和责任感会让你找到一份比这更好的工作。真的非常感谢你!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收拾一下东西请回吧。”

    肖菲从保姆手中接过孩子,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

    保姆拿着钱,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呜呜呜……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您一定要辞掉我?”

    “不,你做的很好,正直善良有责任感。只是,从今天开始,我们家已经不需要保姆了。准确的说,是我不需要保姆了。”肖菲从茶几上抽出来几张纸巾递给保姆,耐心地解释着,“我跟我先生的事情,想必你也有一定的了解。我们决定离婚了。以后,这个房子就不是我的了。工作也被我辞掉了。所以我没有钱再去雇佣一个保姆了。”

    半个小时后,保姆背着收拾好的一个大包袱哭着从肖菲家离开。路过茶几的时候,还不忘从桌上拿了一个大苹果,狠狠地啃了一口。

    “菲菲,你快去看看你的衣橱里有没有少东西啊?我刚才看见那件金色的晚礼服好面熟啊,好像是你以前穿过的!”

    桑枝看着保姆离开的背影,焦急地对肖菲说道。

    “不用了。她喜欢让她拿去就好了。”肖菲很平静地说。

    “可是我记得你曾经告诉我那是你最喜欢的一件晚礼服啊!”桑枝还是很着急,拉着门少庭说道,“要不,让少庭把她追回来?”

    肖菲突然抬起头,看着桑枝,脸上闪过一丝忧伤。

    “枝枝,我曾经喜欢那件衣服,是因为我爱送我衣服的人。现在我都打算跟他离婚了,还留着那件衣服干什么?我可不想以后每次看见那件衣服,就会想起那个一辈子都不想再有交集的人。”

    肖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决绝,目光很坚定。

    桑枝没有继续劝她。因为她知道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忘记。

    “真是可惜了那件漂亮的晚礼服了。”桑枝在心里暗自叹息。

    现在的保姆还真是爱占小便宜,一被辞掉就随便拿住人家的东西。虽然肖菲嘴上说不在乎,但是这是肖菲的事情,不管她要不要,这件衣服都是肖菲的。一个来别人家打工的保姆凭什么就随随便便拿人家的东西?

    桑枝最后还是让门少庭去追那个保姆了。但是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肖菲,而是让门少庭把那件晚礼服藏在了后车厢里。

    因为,她不想看到肖菲以后后悔。

    肖菲把孩子交给桑枝,自己去卧室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带了几件最近要穿的衣服,还有银行卡,留恋地看了几眼生活了一年多的地方,然后锁门离开了。

    “你想让我们家少庭什么时候教训那个混小子?”车上,桑枝语气略带调侃地问道。

    “今天晚上吧!”肖菲想了下说道,“我想把我和他之间的事情都在今天解决完,从明天开始我再也不想因为他掉一滴眼泪。”

    肖菲能说出这些话,让桑枝感到很欣慰。她可以容忍她跟江北城离婚,她可以容忍她不再喜欢江北城,可是她忍受不了她因为江北城整天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要给他打个电话吗?或者直接去他的公司找他?”桑枝抓着肖菲的手,说话的时候已经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打电话吧。”肖菲说道。虽然那个负心汉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是肖菲并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到他公司去。因为她不想让他以后在公司里抬不起头。

    桑枝点点头,从电话簿里找到江北城的电话。然后拨了过去。

    几十秒钟之后,电话才接通。

    “喂,我是江北城。找我有事儿吗?”电话里传来江北城冷漠的声音。

    这让桑枝很气愤。

    我哪里得罪你了?我们平时都不怎么联系!你自己出轨跟肖菲闹矛盾关我啥事儿啊,凭什么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

    “我是桑枝,还记得我么?”桑枝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气氛,尽量让语气变得平和一些。

    “肖菲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是她让你打给我的?”江北城的语气依旧冷漠,仿佛吐出来的每个字,遇到空气都会凝结成冰。

    “是我自己打的。”桑枝不高兴了,语气都变得生硬起来。

    “你有事吗?”依旧不变的冷漠,跟死了爹似的。

    “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出来喝一杯,顺便谈谈离婚的事情。”桑枝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说的。如果江北城此刻就在她面前,她一定会用手把他撕成片!

    “不用谈了,我同意离婚。公司事情太多,我抽不开身。这样吧,明天上午我请半天假,直接去民政局办理手续。嘟嘟嘟……”

    桑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对方挂断了电话。当时桑枝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什么人啊,好歹等我说完啊!

    桑枝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开了免提,肖菲和门少庭都听到了江北城说的话。门少庭那个气愤啊!竟然敢对我女人用这种语气说话,待会儿看我不揍死你!

    肖菲嘲讽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真没想到江北城竟然会变得如此陌生!肖菲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都来都没有了解过他一样!

    “妈的,还好你不是我男人!要是我遇到这种贱男人,我保证分分钟捅死你!”桑枝气得都爆粗口了。

    “枝枝,不要太生气。待会儿我会替你报仇的!”肖菲抓着桑枝的手非常气愤地说道,“我原本打算给他一些面子,不把这件事情闹到他公司去。但是没想到他竟然给脸不要脸!机会我已经给过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的,那就不要怪我太无情!”

    肖菲的语气里带着一股狠辣劲儿,桑枝很是欣赏。

    女人就是要这样。当一个男人背弃了你,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他,祈求他留下来。如果他最终还是无动于衷,那么请收起你珍贵的眼泪,放下心中的懦弱,狠狠地报复他吧!

    门少庭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眼神凛冽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子开到江北城所在的公司楼下。随后肖菲带着两人来到江北城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但是里面并没有上锁,所以门少庭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当三个人陆续走进去的时候,江北城和那个女人都惊呆了。他俩原本正在亲热,这三人突然闯进来,两人一时间经忘了整理好被彼此撕开的衣服。肖菲可以清楚地看到女人胸前的大片雪白。

    嘲弄地笑了一下,走上去说道:“哦,我说呢,原来是看上比我大的了?”

    说话间,还睁大眼睛很仔细地朝着女人胸部看了几秒钟。

    “你流氓!”女人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用娇滴滴的声音喊道。

    肖菲不屑一顾地笑了一下,说道:“都不知道被别人的老公睡了多少遍了,也没见喊流氓啊!我不就是看看嘛,怎么就流氓了?再说了,大家都是女人,怕什么?你有的我都有!”

    肖菲说这话的时候,看都没看女人一眼,而是看着江北城。

    “北城,这个疯女人到底是谁啊!上次就是她往你脸上丢盒饭,这次又跑到你办公室来闹事儿,你赶快叫保安把他们给轰出去!”女人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躲在江北城的身后哭诉道。

    江北城早就趁着这两人说话的功夫整理好了衣服。把女人护在自己的身后,冷漠地看着肖菲说道:“这里是我的办公室,现在是上班时间,请你们出去!有什么事,下班再说!”

    “呵?你也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啊?要不要我给你们董事长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你在上班时间都干了什么?刚才打电话不是说你现在很忙吗,不是有很多的事情都在处理吗?这就是你们公司派给你的任务?呵,我之前怎么没听说啊,啥时候转行当鸭子了?”

    肖菲的语气里满是嘲讽。原本觉得江北城出轨对她来说是天大的打击,没有了江北城就感觉天都塌了。现在肖菲并不那么认为。

    如果当初认识江北城的时候,他就是这幅德行,那么肖菲一定不会跟他在一起。甚至连看都不屑于看他一眼!

    “你胡说什么?想离婚是吧?我不是都答应你了么,明天上午我就请假去民政局跟你办手续,没听明白么?现在我要忙了,请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赶快给我出去!”

    江北城分别指着肖菲,桑枝和门少庭三人说道。

    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行为,彻底把门少庭给激怒了。

    二话不说,上去拽着江北城的衣领就往外走。

    江北城的个头也就一米七五左右,没有门少庭高,所以被门少庭在前面拽着就跟牵着一头驴一样。当然,江北城是那头驴。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江北城试图掰开门少庭的手,可门少庭力气太大,就算他使出浑身力气,也没能掰开。

    “咚——”门少庭把他拖到外面的走廊里,对准江北城的鼻子就是一拳。紧接着,两道鼻血从里面流出来。

    走廊里传来一阵嗷的惨叫声,很快便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