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没什么,我就是来替肖菲教训教训你这个大傻逼而已!”门少庭不想跟这种人多废话。作为男人,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还是不要浪费口舌的好。如果唾沫和眼泪管用的话,江北城早就回到肖菲身边了。

    门少庭说着,咚咚咚在江北城身上暴揍了几拳。江北城大概是因为鼻子受伤的原因,一时间竟无力招架。

    嗷嗷的惨叫声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这时候,办公室里面也躁动起来。

    “北城,北城你怎么了?”女人疯狂地吼叫着,哭着往外跑。

    就在她快要跑到门口的时候,桑枝一下子把门关上了。挡在女人的面前,桑枝唇角上扬,露出一个张扬的弧度。

    “真没看出来啊,你都自身难保了,心里还会想着江北城。你对我们家肖菲的老公还真是痴情啊!”桑枝的话语里满是嘲讽。

    “你胡说什么啊!”女人一下子不高兴了,扯着桑枝尖叫道,“北城已经不是那个女人的老公了,不是说好的明天去离婚吗,你们干嘛打人啊!啊!”

    女人的话刚说完就尖叫起来。

    放下自己的手,看着女人脸上五个鲜红的手印,肖菲心里有些爽。以前听别人说打人很爽,可是肖菲没有尝试过,所以并不知道。如今她尝试了,事实证明别人说的是正确的,打人确实很爽。

    女人捂着被打肿的脸,一脸惊讶地看着肖菲,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你干嘛打人啊?是你自己看不住自己的男人才被我抢走的,是你自己没本事!北城爱我,他愿意跟我好!你有本事也可以从我手中把他抢回去啊!我告诉你,你越是打我,北城就越讨厌你……啊!”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肖菲甩了一巴掌。

    呼呼,手有点疼。可心里更爽了。

    “我为什么打你?不为什么呀!我就是喜欢打你,打你能让我爽,这些理由可以吗?”肖菲说着一把扯住了女人的衣服,女人一阵挣扎,空气里发出‘嘶啦’一声,女人的上衣被扯坏了,露出里面一大片雪白。

    “哟,确实挺大啊!摸上去应该很软吧?”肖菲说着伸手就要摸两下试试,女人赶紧护住自己的胸部,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人此话一出,肖菲和桑枝都乐了。是你勾搭了别人的老公,导致别人家庭破裂的好吗?现在你还好意思装可怜,搞得跟别人欺负你似的,这白莲花的境界修炼得挺好啊!

    “你不是喜欢别人摸你吗?现在我们家北城不在,我帮他摸。来来来,把手拿开,让姐姐给你按摩按摩。”肖菲说着就要拉开女人的手,却被女人捂得更紧了。

    女人似乎是被肖菲的这种行为吓到了,呜呜的哭起来。

    肖菲和桑枝互相看了一眼,不屑一顾地笑了。就这货色,除了装白莲花就是装白莲花,江北城是怎么看上的?

    “曾经,姐姐我的胸也跟你一样大。自从我生了孩子之后,胸部就下垂了。所以,如果你想让自己永远把我们家北城的留在身边呢,就不要答应给他生孩子。”

    肖菲说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拉开门就出去了。

    桑枝心里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这场撕逼大战会很激烈很刺激,女人会跟泼妇一样冲上来拽肖菲和自己的头发。直到她们三个滚在一起,弄得三败俱伤,这场战争才会慢慢结束。

    谁想到会是这样——

    才被肖菲扇了两巴掌就哭成这样了。

    要说可恨吧,这个女人确实可恨,让人恨不得把她打死。可是看到她哭得这么委屈,又让人觉得可怜。就算心里再怎么痛恨,也不忍心上去揍她几拳了。

    心软是所有女人的通病。

    桑枝和肖菲走出去的时候,正好听见江北城在跟门少庭吵架。

    “门少庭,你算是哪根葱啊?我跟肖菲之间的事情你凭什么插手?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少来搀和我们的事!还有,我已经说过了,明天上午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你们请回吧!”

    江北城话刚说完,肖菲就气冲冲地走了上去。狠狠地在江北城的身上踢了一脚,拳头雨点般接连落在江北城身上。

    肖菲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痛恨了,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江北城你个混蛋!我不要脸!我恨你,我恨你!”

    任凭肖菲怎么打骂,江北城始终都没有还手。他咬紧嘴唇,态度冷漠得如同冰霜。

    他越是这样,肖菲心里就越是痛恨,拳头上的力气也越大。

    “滚开!你这个疯女人给我滚开!”突然,女人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一下子护在江北城的前面。肖菲有好几个拳头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在肖菲气急败坏,想要给这个贱女人一巴掌的时候,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

    肖菲一愣,抬起头看着江北城,目光里充满了恨意。

    “不要打她,有什么事儿冲我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语气冷漠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肖菲没有说话,倒是身后的桑枝笑了起来。

    “呵,江北城,你挺大义凛然啊,挺有担当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为了一个贱女人,抛妻弃子,现在还抓着你老婆的手,不让她打那个女人,让她打你!你这种大义灭亲的态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还真是让人佩服啊!”

    桑枝都忍不住为他鼓掌了。

    “桑枝,我说你们两口子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啊!我跟肖菲的事情用得着你来管?闲着没事儿一边凉快去,别在这里瞎比比!”

    江北城的这种态度彻底惹怒门少庭了。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就把肖菲拉开,然后狠狠地抽了江北城一巴掌。

    “北城,北城你没事儿吧?”女人赶紧小跑几步,眼泪哗啦啦往外流,妆都被哭花了。

    门少庭刚才那一脚踹的可不轻,看得在场的其他男人都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

    看见江北城痛苦的模样,肖菲心里闪过一丝心疼。但是很快,肖菲就觉得自己太傻了。人家都不要自己了,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抓住自己的手腕跟自己对峙,她凭什么心疼他?

    很快,公司的总经理和保安都到齐了。

    总经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大概有五十来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看到地上躺着的江北城,她回过头看着门少庭等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问他自己吧!”门少庭懒得回答,把目光转移到一边去。

    总经理只好目光移向了江北城。

    女人见势立马哭着说道:“总经理,救救我们啊!今天我跟北城在办公室工作,突然,办公室的大门就被那个男的踹开了。然后径直朝着我走过来,扯开我的衣服就要强我。北城见势赶紧冲上去救我,却被这个男人掐着脖子拖到了走廊里。他打了北城的鼻子还不够,竟然还踹了……踹了他。呜呜……”

    这女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编谎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门少庭听了很无语,忍不住翻翻白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姿色,脸上抹的粉底跟刷墙似的,风一吹就能掉下来,就这种姿色竟然敢说别人对她有非分之想?别这么搞笑好吗?

    关键是总经理竟然相信了她,立马转过头来用狐疑的眼神看着门少庭。那眼神里透露着凶狠的光。

    门少庭无奈地笑了笑,十分不屑地看着女人说道:“虽然我门少庭的眼光不是很高,可是也没有低到会看上你这种姿色的女人!你出门都不照镜子的吗,你觉得像我这种姿色的大帅哥会看得上你?”

    门少庭此话一出,女总经理的脸色稍变。走上前来,试探性地问道:“你就是门氏集团的公子哥门少庭?前段时间还去地震灾区做抗震支援的上校?”

    “恩。我就是门少庭。”门少庭淡然地回答。

    总经理脸上露出一丝惊喜,语气也温柔了好多。“门公子,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

    门少庭轻咳了两声,正色说道:“我是来帮我朋友教训这个混小子来的!江北城跟我妻子的闺蜜肖菲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并且两人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可是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竟然放着好好的妻子和儿子不管,在办公室里跟别的女人暧昧!”

    “这个男人整日整夜地不回家,我朋友肖菲多次看到他跟这个女人亲热!”

    门少庭说到这里,揉了两下鼻子,继续说道:“一个人可以穷,可以笨,可以无能,但是一定要有人品!如果一个人活着连怎么做人都不知道的话,就算再有能力,最终也只能成为社会的危害!”

    门少庭狠狠地对江北城翻了两个白眼,然后看着女总经理,深情款款地说道:“总经理,你觉得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形象,整个公司竖立在外人眼里的形象!这种形象不光是公司高层应该保持的,而是整个公司上下所有员工齐心协力一起创造的!”

    门少庭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你觉得这样一个为了小三抛妻弃子,严重破坏社会形象,丧心病狂到连狗都不如的男人,是你们公司需要的人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