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这句话说得真是深入人心,就连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其他员工都想为他鼓掌了。

    大家纷纷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总经理,希望她可以将这两个社会的败类赶出去。

    这时,女人不干了,站起身来指着门少庭反驳道:“你胡说!我和北城我们两人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说我们两个偷情,你有什么证据?!”

    话音刚落,门少庭就笑了。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啊,事儿都办了还不承认非要讲究证据!难道非要别人把你们两人发生关系的照片拿出来你才开心?

    门少庭刚想反驳,就被肖菲抢先了。她真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婊!

    “你要证据?我告诉你,我就是证据!两个多月前,我来给江北城送饭,当时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我从门缝里看到你们两个拥吻在一起了!之后江北城整天夜不归宿,去干嘛了,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还有刚才,我们三个人都看见你们两人在办公室里行不轨之事了!上半身赤裸裸得暴露在空气里,难道我会看不到?”

    “还有这个孩子!”肖菲话刚说完,桑枝就紧跟着补充道,“这个孩子就是我朋友肖菲跟江北城的儿子。刚才江北城说要跟肖菲离婚的事情你们大家也都听到了。他就是因为跟那个女人好上了才要跟我朋友离婚的。现在这个贱女人竟然不敢承认自己跟江北城的关系,真是可笑!”

    “口说无凭!你们没凭没据,凭什么要别人相信你们的话!我还说是你们故意陷害我呢!”女人还是不死心,继续反驳。

    这下,肖菲真的是无语了。她真恨自己当时没拍照啊!要是她能把两人干的那些事儿拍下来,现在还能为自己拿不出证据发愁?

    “江北城,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认吧!”肖菲愤怒地笑了一下,看都没看这两个贱人一眼。

    好长时间以后,江北城才开口说话:“是的。我跟小娟确实在一起了。明天就要去民政局跟肖菲办离婚手续。”

    不知道为什么,江北城说出这话的时候,肖菲的心里并不快乐。相反,她还异常难过。

    他终于亲口承认跟那个女人有关系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好想听他说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肖菲忍不住背过身去偷偷擦掉。

    “江北城,杨小娟,你们从现在开始,已经正式被公司解雇了。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名誉和形象,你们给公司带来的污点,将会终身记录在你们的档案上!请在十分钟内收拾好你们的东西离开公司,不要让我再看你们!”

    几分钟后,总经理拿着两封解雇通知书扔在了两人身上。

    门家的势力在帝都不可小觑。这一点,女总经理心知肚明。就算江北城没有亲口承认,她也打算把这两人解雇了的。

    况且,做出这种事情的确会给公司的利益带来损害。她可不需要两个不干正事儿专门在公司干事儿的人!

    江北城和杨小娟几乎遭到了在场所有员工的嫌弃和唾骂。在两人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公司的时候,员工们纷纷拿着中午吃剩下的盒饭砸在两人身上,边砸边骂他们两个是狗男女,是社会的败类。

    最后江北城不得不拉着杨小娟的手狼狈逃跑。

    两人跑到楼道拐弯的地方,江北城突然回过头来别有深意地看了肖菲一眼。

    他是在恨我吗?肖菲苦笑一下。

    看到江北城这个下场,肖菲心里并不觉得痛快,也没觉得解气,反而觉得他很可怜。

    “你就是江北城那个大混蛋的前妻吗?”江北城离开后,员工们纷纷迎上来把肖菲团团围住。

    “恩。算是吧。”肖菲点点头。虽然现在两人还没离婚,可是跟离婚已经差不多了。

    “你不要难过,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爱。离开了他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加油!”

    员工们纷纷上来安慰肖菲,让她心里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

    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被江北城弄得鬼迷心窍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连陌生人都会上来安慰自己几句,他却对自己那么冷漠。

    桑枝抱着门少庭的孩子站在人群之外,看到这么多人都在关心肖菲,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世界上还是善良的人多!

    “你就是刚才打江北城的那个大帅哥吧?”突然,人群中有几个化着精致淡妆的小女生跑到了门少庭这边,眼巴巴地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尴尬地笑了一下,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真的是门氏集团的公子哥门少庭?”几个小女生看到门少庭对她们笑了,内心激动不已。

    “恩。如假包换!”门少庭脸上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微笑。弄得现场气氛一下子躁动起来。

    一个个小姑娘脸红心跳地看着门少庭,激动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刚才打江北城的样子好帅哦!我还帮你录了视频上传到网上了呢!哎呀,你们都打开手机快看啊,我发的视频点击量已经涨到十几万了!啊——我好开心啊!”

    其中一个小姑娘抱着手机疯狂地尖叫起来,兴奋地找不到北了。

    紧跟着那群小姑娘一下子扑到门少庭身上来,递给他一只签字笔,争先恐后地嚷嚷着:“大帅哥,帮我们签个名吧!”“我也要我也要!”“什么嘛,是我先来的,你干嘛挤我,快到后面排队去!”

    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桑枝就被挤到了人群外。

    她有种深深地无力感。

    门少庭看了眼被挤在外面的桑枝,有些心疼。挥挥手对那些热情的小姑娘们说了句:“我还要开车送老婆回家给孩子喂奶呢!”然后就扒开人群一溜烟逃跑了。

    三个人坐在车上大口喘着粗气,刚才要是跑慢一步,肯定就回不来了。

    肖菲从桑枝的手里接过孩子,可能是刚才跑得太快,孩子被惊醒了,此刻正哇哇的咧着嘴哭呢。

    “宝宝不哭,宝宝不哭!是不是饿了啊,妈妈给你喂奶喝!”

    “枝枝,明天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之后,我想给孩子换个名字。跟我姓。你快帮我想想,叫什么名字好听呢?”肖菲看着桑枝问道。

    桑枝一脸为难的表情,吐吐舌头说道:“我不会取名字啊。当初我们家宸安的名字还是少庭取得呢。”

    肖菲有些尴尬地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了。她总不能说让人家门少庭帮自己的孩子取名字吧。

    “叫瑾瑜吧。”车子不知道开动了多久,门少庭突然开口说道。

    握瑾怀瑜。希望孩子以后不要跟他爹一样。希望他有美好的品德。

    肖菲想了下,很满意地点点头。“瑾瑜,这个名字很好。谢谢少庭帮我儿子取名字!之前我让儿子认桑枝做了干妈,要不现在就认你做干爸吧。名字是你取的,叫声爸也不多!”

    门少庭轻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三人回到家的时候,天色都快黑了。肖菲本来没打算去桑枝家的,可是她因为太累,在车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车子开到了军区大院。

    “哥,嫂子,你们回来了!快猜猜我今天立了什么大功?”还没下车,就听见门玥玮在外面嚷嚷。

    肖菲心里一惊,都不敢下车了。

    桑枝打开车门下了车,对门玥玮微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又把人家给打残了?”

    自从上次知道了门玥玮让人把一个小混混的小弟弟割掉后,桑枝对门玥玮的印象就彻底改变了。

    “哎呀,你怎么能往这方面瞎猜啊!我都没跟人产生矛盾,干嘛动手打人家啊!再猜再猜嘛!”门玥玮跑过来一把拉住桑枝的胳膊,眼光不经意间瞥到了里面的人影。

    门玥玮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满脸笑容。靠近桑枝,故意大声地喊道:“好吧,那我来亲口告诉你吧,我怀的是双胞胎!”

    “啊?你才怀孕多久啊,就知道是双胞胎了?”桑枝满脸疑惑。

    “都快三个月了啊!我让安井然帮我看的,他可厉害了,只要把把脉就能看出来是男是女!今天下午我们找来他给我看了一下,他说很可能是双胞胎,而且还是两个男孩!”门玥玮激动地都要跳起来了。

    忽而,小嘴巴又撅了起来,对着桑枝撒娇:“其实我更喜欢龙凤胎啦!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多好呀,以后我就不用再生二胎了。哎,咱们家男孩子也太多了!你们家安安是男孩,我肚子里的两个也是男孩,这都三个男孩了。我好想要个女孩啊,枝枝,你要不跟我哥努努力,再生个看?”

    桑枝有些头疼。

    她肚子上的疤才好没多久好吧?医生说最近半年都不能再怀孕了!要不然把伤口撑开了很危险!

    “男孩怎么了嘛!国家政策不都说了嘛,男孩女孩都一样!乖哈!”桑枝宠溺地抚摸着门玥玮的脑袋说道。

    门玥玮点点头,又变的开心起来。“枝枝,你说得对!雷明也这么说,他说不管是男孩女孩,只要是我生的,他都喜欢!”

    门玥玮这话好像不是说给桑枝听的,而是说给坐在车子里面的肖菲说的。

    这女人啊,就是很奇怪。遇到过去的人过去的事儿,不管人家对她有没有威胁,她都会自动把人家列为威胁的那栏里。

    “恩恩。先不说了哈,我们快去吃饭吧,肚子好饿!”桑枝摸着自己软塌塌的肚皮,皱眉道。转身看了一眼还在车上坐着的肖菲,微笑着说道:“还在车上坐着干嘛,下车去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