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巧的是,两人走在楼梯的前面,雷明和门玥玮正好走在楼梯的后面。并且门玥玮是对着桑枝的,雷刚是对着肖菲的。

    还好肖菲走在前面,可以不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否则,她会纠结死。

    好不容易来到了桑枝的卧室,肖菲不安定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把瑾瑜放在婴儿床上,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胳膊。

    桑枝拉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盒牛奶,分给肖菲一盒。现在天气热了,桑枝已经不喝热牛奶了。

    “累了吧?快来我床上坐会儿吧!”桑枝招呼着肖菲说道。

    肖菲也不客气,随手拿着牛奶来到床边坐下。

    “刚才吃饭的时候,你看起来很不自在呢!”桑枝把吸管插进去,说完轻轻地吸了一口。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涌上来,桑枝觉得很爽。

    “还好!”肖菲皱着眉头说道。

    “肖菲!”桑枝突然很认真地看着肖菲喊道。

    “恩?”肖菲歪了下脑袋,疑惑地看着桑枝。

    “刚才吃饭的时候,玥玮一直拉着我说话,导致我忽略了你,你不会怪我吧?”桑枝很认真地问道。

    肖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怎么会呢?这些都是小事儿,我不会在意。”

    桑枝眨眨眼,想了下说道:“那就好!看你脸色不太好,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呢!菲菲,我真不是故意的。玥玮话太多了,我不搭理她也不太好。所以……”

    肖菲明白桑枝的意思,笑了下说道:“没关系!我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生你气呢!况且你们家的家宴这么多人在场,我一个外人也不想多说话。”

    “菲菲,你怎么能说自己是外人呢!你是我的好闺蜜,来了我们家就是客人!”桑枝有些生气了。她一直把肖菲当成自己的亲姐妹,要不然今天也不会拉着门少庭去江北城的公司闹事儿。她把肖菲当成最亲最近的人,没想到肖菲却说自己是外人。

    “枝枝,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见桑枝生气,肖菲立马着急得解释道,“我在你的面前当然不是外人。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可是你们家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我跟其他人也不是很熟,所以在他们面前当然是外人了。”

    桑枝想了下,觉得肖菲说的也有道理。她没有过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没能感受到肖菲的感受。是她的过失。

    “菲菲,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希望你在我们家过的不自在。”桑枝说道。

    肖菲点点头:“我在阿姨家过的很好,一点都没有不自在。”

    桑枝看着肖菲,几秒钟之后,两人一起笑了。

    “对了,你们家少庭呢?吃饭回来后就一直没见到他。”肖菲环顾四周,连门少庭的半个身影都没看到。

    “应该是在下面的客厅里坐着的吧。咱们两个女生在卧室里,他可能不好意思进来。”桑枝微笑着说。

    肖菲一口气喝完手上的牛奶,把空盒子丢在垃圾桶里。回头看着桑枝说道:“休息好了没有?快让你们家少庭送我回去吧!”

    “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住一起?”桑枝问。

    “不用了。我在阿姨家住不好吗?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我啊!或者,你也可以跟我一起搬过去住,我们还是像以前上学时一样。”肖菲想了下说。

    桑枝点点头,眼神明亮。“好吧!为了我最最亲爱的闺蜜肖菲同学,我决定搬家里住一段时间!”

    肖菲没想到桑枝竟然会答应自己!有些意外,看了桑枝好一会儿,眼眶微微湿润了。

    “枝枝,我终于相信,女人和女人之间也是有真爱的了!”肖菲忍不住狠狠地抱住了桑枝,强忍着眼泪才没有掉下来。

    桑枝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半个小时以后。

    门少庭的车停在了桑枝娘家别墅的小院里。莫青莲听见外面车子鸣笛的声音,打开院子里的灯,赶忙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枝枝,少庭,是你们吗?”莫青莲抱着门宸安,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是的,妈!”桑枝从车子里钻出来,小跑几步来到莫青莲面前,把门宸安从她怀里接过来。

    “妈,让你帮我看了一天的孩子,真是辛苦你了!”过了会儿,桑枝心疼地说道。

    莫青莲轻轻笑着,宠溺地说:“傻孩子,跟你妈还这么客气干嘛!快来,少庭,菲菲,都进屋坐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四个人进屋后,莫青莲给大家上了一盘洗好的水果,沏了壶茶。因为今天中午自己用了桑梓的极品龙井,到现在还被他埋怨呢,所以这次莫青莲不敢用了。茶叶换成了普通的茉莉茶。

    不过对于莫青莲这种不懂茶的人,倒是觉得茉莉茶比西湖龙井要清香得多。

    “你们三个打算在家里住下吗?”莫青莲分别给三人倒了一杯茶,微笑着问道。

    桑枝看了门少庭一眼,然后说道:“妈,我确实打算回家来住一段时间呢。不过今晚,还得看少庭的意思。”

    莫青莲立马把目光放在了门少庭身上,亲切温柔地鼓动道:“少庭,今天天色都这么晚了,你跟枝枝也都留下来吧!菲菲出了这样的事情需要人陪,你们都走了,她一个人多寂寞啊!”

    莫青莲说着从桌上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一边削皮一边继续说道:“虽然我也可以陪着菲菲说说话,可是毕竟年纪大了!你们年轻人有什么话可能不愿意跟我这个年纪的人说。所以啊,你们两个不如今晚就留下来吧!来都来了,干嘛还要走啊!”

    门少庭听得出莫青莲的意思是想让他俩也都留下来。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儿,枝枝也好长时间没有回娘家住着了,不如自己今晚就留下来吧。

    “枝枝想留就留,我无所谓。反正最近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该解决的问题也都解决了。”门少庭微笑着说道,露出两个大白牙。

    莫青莲很满意地点点头。把刚削好皮的苹果递给门少庭,宠溺地说道:“少庭真懂事儿,妈果然没有白疼你。来,快把苹果吃了吧!”

    说完对桑枝和肖菲招呼道:“你们两个想吃随便拿,我就不给你们削皮了。”

    桑枝无奈地撇撇嘴巴。到底我是你亲生的还是门少庭是你亲生的啊?对他比对我还要好,不开心,呜呜呜……

    “对了,我上去给你们收拾一个房间吧!菲菲还是住在之前桑枝住的房间里吧,换房间太麻烦了。我在隔壁收拾一个房间给少庭和枝枝住。”

    莫青莲自言自语地说着上楼了。

    门少庭放下莫青莲递给自己的苹果,亲手拿起削皮刀给桑枝削了一个。“枝枝,别不开心啦。妈不给你削皮,我给你削!”把削好皮的苹果递给桑枝,一脸讨好的微笑。

    “熊样儿!”桑枝翻着白眼接过苹果,忍不住笑了。

    轻轻咬了一口白白的果肉,桑枝感觉满满的都是幸福。就连果汁都感觉比之前吃到的甜了好多。

    肖菲看着幸福甜蜜的两人,脸上不自觉泛起一个微笑。

    桑枝的父亲桑梓听说自己的好女婿门少庭今晚在家里住,高兴地立刻放下手中的医书,从书房走了出来。

    他可是答应给自己阿井水的,可不千万不能把这事儿给忘了。

    “枝枝,少庭,听说你们两个今晚也留下来住?”桑梓笑呵呵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手里端着一个空茶杯。

    这老爷子不愧是中医院的院长,平时应该挺注意保养的,尽管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可精气神十足,眼神明亮,看起来比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都要有精神。

    “是啊,老爷子欢迎我们吗?”门少庭开玩笑地问道。

    “欢迎,当然欢迎了!”桑梓笑着说道。

    走到门少庭跟前坐了下来。从茶壶里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地品尝了几口,放下茶杯说道:“少庭喝惯了好茶,再喝这个茉莉茶会不会有些不太适应啊!”

    门少庭呵呵一笑,谦虚地说道:“也没经常喝好茶。这个茉莉茶其实味道还不错,光是闻起来就很清香,喝起来也很甘甜。”

    “呵呵,少庭你还真是谦虚了。”桑梓笑着说道,看了门少庭一眼,然后又玩弄着自己的茶杯,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这个茶跟阿井水泡的极品龙井恐怕相差甚远吧。”

    门少庭一听,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忍不住笑了。

    “既然老爷子还在惦记着阿井水的事情,那我现在就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就给你弄来。”

    门少庭说着就拿出手机要给自己的朋友打电话,不过还是被桑梓拦住了。

    “今天时间有点晚了,还是明天再打吧!”桑梓尽量让自己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心里已经有点得意忘形了。

    莫青莲收拾好房间之后从楼上下来,见大家都坐在客厅,自己也跑来凑热闹。

    走到门少庭的身边坐下,莫青莲的眼神时不时地往他身上瞄一眼。少庭真是长得太帅了,属于那种让人看一眼就会被迷倒的美男子。

    今天中午拉着门少庭问了太多的话,莫青莲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见大家都干坐着发呆也不说话,莫青莲有些憋不住了。拉着门少庭的手问道:“少庭啊,要不要看电视啊?喜欢看什么剧?古装剧还是都市剧?武侠的还是言情的?还是综艺节目?喜欢啥就告诉妈,妈给你播!”

    说话间已经拿着遥控器打开了墙壁上挂着的超大屏的液晶电视。

    门少庭笑了一下,摇头说道:“我没太看过电视,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好看。你喜欢什么就播什么吧!”

    莫青莲快速按着遥控器换台,可是按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看的内容。莫青莲有点黯然神伤。

    “要不咱们不看电视了,用电脑看吧!”莫青莲想了一下,垂头丧气地把电视关上了。

    咚咚咚跑上了二楼,从卧室里搬出来一个只有十二英寸的小电脑。跑过来放在茶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