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定是昨晚做了噩梦,可是具体是什么梦,肖菲已经记不起来了。

    肖菲觉得自己脸上黏糊糊的好难受,用手抓了两下,然后想下床去洗洗。

    可能是动静有点大,把还在旁边熟睡的桑枝给吵醒了。她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着一个有些娇小的身影,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跟肖菲睡得,而不是门少庭。

    也不知道门少庭昨晚抱着门宸安睡得怎么样?妈妈家没有婴儿床,床上也没有护栏,不知道门少庭会不会大马哈到把门宸安从床上掉下去。

    桑枝突然想到莫青莲对她说的小时候自己在床上玩从床上掉下来的事情,心脏一下子悬紧,桑枝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跑进了隔壁门少庭的房间。

    还好,两个人都睡得很安稳。大的一直在紧紧地抱着门宸安,脸上的表情很安详。小的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纠结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跟想哭似的,一会儿眉毛又舒展开笑了。

    也不知道这么小的小家伙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情绪。

    不忍心打扰他们父子两个,桑枝只好轻轻地关上门离开了。

    肖菲洗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从家里出来根本就没有带任何护肤品。没有洁面乳,脸上总感觉洗不干净。

    用清水洗了两把脸,擦干净之后有种疲惫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肖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感觉脸皮上积攒了一层厚厚的死皮。像是尸体一样一层层遍布自己的皮肤。

    想到这些,肖菲就忍不住用手抓挠自己的脸。就这样抓挠了足足有三分钟,肖菲脸上的皮肤已经红的滴血了。

    有些地方似乎真的被肖菲抓破了。

    “菲菲,你在干什么啊?”桑枝走进洗手间,原本想洗把脸,让自己精神一下。却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肖菲在疯狂地抓自己的脸,那感觉就像是身上爬满了虫子一样。

    桑枝想了下,自己好像在僵尸片里看到过这种情况。

    肖菲看着自己快要被抓破的脸,终于不忍心下手了。打开水龙头冲了几下,然后看着桑枝说道:“枝枝,我总感觉我的脸上堆积了一层层的死皮,好难受。”

    肖菲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桑枝无语了。脸上有死皮靠抓挠可是不管用的啊!

    “你看看你的脸都快被抓破了。我正好有去死皮的洁面乳……可是没带回来……呵呵……要不我回去拿。”

    桑枝尴尬地笑着。

    肖菲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你现在就要用吗?还是等吃了早饭?哦对了,我妈卧室里应该有洁面乳之类的东西,不如我们先用她的吧!”桑枝突然想到这个,有些惊喜地尖叫道。

    话音未落,人影就跑远了。

    等桑枝再次回来的时候,肖菲兴奋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莫青莲怎么会有这么这么这么多的护肤品!而且还都是大牌子的,什么欧莱雅啊,妮维雅啊,雅诗兰黛啊……

    “这些都是我从我妈那边剥削来的!”桑枝把自己的手上的战利品放在洗手间的台子上,满脸的都是得意。

    “阿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化妆品?”肖菲眨眨眼睛,想了下问道。

    “她啊,比我还要臭美!你没见她这么大的人还看韩剧啊,别看她这么大年纪了,其实还是一颗少女心呢!希望自己永远走在时尚前线,永不落伍。呵……”

    桑枝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是那种很自豪的笑。桑枝觉得有这样一个母亲其实还挺好玩的。

    肖菲也忍不住笑了。“哈哈,有这样一个母亲家里会增添不少乐趣吧?”

    “那当然!”桑枝嘴巴微微上翘,脸上写满了得意。

    过了一会儿,桑枝又说道:“偷偷告诉你,那个败家娘们都不知道买了多少套化妆品了。我拿过来的这些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哟!”

    “啊?”肖菲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这已经很多了好吗……虽然不是一个牌子的……可是这些加起来比一套化妆品都要齐全啊!

    桑枝早早的洗刷完毕,用莫青莲的粉底化了精致的淡妆。莫青莲的那些护肤品都是让皮肤更紧致,让细纹减少的。桑枝涂在脸上感觉皮肤有些紧绷,不是很舒服。但也就勉强这样吧。

    肖菲因为之前把自己的脸给抓伤了,所以需要花一段时间恢复。用洁面乳清洁了脸上的毛孔之后,肖菲只是往脸上涂了一些水,并没有化妆。

    她脸上的红润直到吃了早饭才开始见好。

    和桑枝两人分别给孩子喂了奶。两人搬出自己的小凳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坐在阳台上,眯起眼睛沐浴灿烂的阳光。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少女已变成少妇。怀里还分别抱着一个孩子。

    休息了一个晚上,门少庭感觉自己的精神比之前好多了。

    桑枝家里人物关系比较简单,除了桑枝的爸妈,就没有其他人了。不像自己家里那样,有那么大一家子。

    门少庭每次来到桑枝家里都会觉得无事可做,除了被她妈拉着各种嘘寒问暖,几乎就没有其他事情了。

    来到阳台上问两个女人……哦不,美少妇要不要出去逛街,被两人给回绝了。

    桑枝不想出去是因为她嫌累。而且自己昨天几乎一天没跟宸安黏在一起,今天她要好好地抱着宸安,陪他玩。

    肖菲不想去则是因为自己银行卡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她也不想乱花钱。而且待会儿江北城应该会给自己打电话,去办离婚手续。

    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江北城的电话。会不会是这家伙跟那女人在一块干多了,把这茬给忘了?

    肖菲苦笑一下,从电话本里找到那个昨晚差点被自己一冲动就删掉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几秒钟之后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电话里传来对方慵懒的声音。

    “你……还没睡醒吗?”肖菲想了下,最终问出这个问题。

    “刚醒。去办手续是吧?你等我下,我洗刷完了就给你回电话。”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还没等肖菲说什么。

    肖菲有些失落得看着手机屏,强忍着难过才没让眼睛湿润。

    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他刚醒。

    “待会儿办手续的时候需要我陪你去吗?”桑枝凑过来小声问道。

    肖菲摇摇头。她不想再麻烦桑枝,而且她想在分开的最后一秒,能单独跟江北城在一起。

    毕竟爱过,并且现在还深爱着。无论那个男人做出了怎样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肖菲都没有办法忘记他,更不能抗拒他施舍给自己的每一次可以单独相处的机会。

    哪怕是去办离婚手续。

    门少庭在家里闲着没事儿,桑枝突然想到爷爷需要人陪着,就打发他去了。

    人老了总是会感到寂寞,总是需要人陪。

    桑枝并不觉得自己不在的时光里,门玥玮和雷明会有心思去好好陪陪爷爷。他们俩现在只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了吧?

    好长时间没有门边儿的消息了,也不知道这个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桑枝从兜里拿出手机,翻开电话簿,找到门边儿的电话。

    刚想拨过去,突然又有些犹豫了。那俩货最近估计过得挺好的吧,自己打过去会不会正好破坏了两人美好的气氛。

    比如……两人准备接吻……自己一个电话过去了……

    算了!想到这些,桑枝决定还是先不打电话了。要是门边儿那个小妮子真的有心,她会自己打电话来的。

    桑枝刚想收起手机,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连点显示是门边儿打来的。桑枝欣喜地差点跳起来。

    “喂,边儿,你个死妮子这几天都在干嘛啊,现在才知道给人家打电话!”桑枝一上来就责备门边儿,忽而脸上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了,你猜,在你打来电话之前我做了一件什么事儿?”

    “拿起手机正准备打我电话?”电话里传来门边儿清脆甘甜的声音。

    桑枝兴奋得差点没把手机摔在地上。“边儿,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电话那边的门边儿嘿嘿笑了,对桑枝说:“婶婶,你猜我现在正在跟雷刚干啥呢?”

    桑枝眨眨眼睛,想了下,一男一女还能干啥?干那事儿呗……

    眼睛一斜,很鄙视在身上捏了一把,满满的都是肉。

    “你们在逛街?”

    “不是。”摇头。

    “在逛超市?”

    “不是。”继续摇头。

    “你们不会真的是在那个吧?”桑枝有些无奈。

    “哪个?”门边儿纯真无邪地问道。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门边儿尖声叫道,“婶婶,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们才没有呢……”

    看到门边儿还是跟以前一样纯真无邪,桑枝也就放心了。

    咯咯的笑了两声,桑枝反问道:“那你倒是告诉我你们两个正在干嘛啊?”

    “再去机场的路上!”门边儿声音里满是得意,“我跟雷刚要出去旅游了!鉴于之前一直去国外旅游,都没有来得及好好看一看国内的风景,所以我们决定在国内的各个省市都旅游一遍!”

    门边儿听起来很兴奋,激动地都快喊出来了。

    “那你什么时候去海南岛啊?”桑枝笑着问。

    “应该会挺晚了吧?我们先在就近的几个城市旅游。恩,这么跟你说吧,我们的旅游路线是呈u型的。先由近及远,然后再从另一条路线上折回来!”门边儿耐心地解释道。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怎么啦?难道你跟二叔有去海南岛旅游的打算?”

    桑枝笑了笑,说道:“你家二叔可能去不了哦,还要在家看孩子呢。”

    “那你不会自己一个人去吧?”门边儿的语气有些担心。

    “不会。”桑枝摇头。

    “那你跟谁去啊?啊,你不会背着二叔勾搭其他男人了吧?二叔知道吗?”

    门边儿说这话的时候还好门少庭已经不在了,要不然……

    桑枝感觉有点头晕。“边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呀,要是让你二叔听见,还不得掐死我啊!”

    门边儿吐吐舌头:“哦哦,好吧。那你不会是跟门玥玮一块去吧?”

    门边儿这孩子性情倒是很洒脱。门玥玮在的时候就喊姑姑,不在的时候就直呼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