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听了差点没笑出来。不过转念一想,也不知道门边儿在别人背后是怎么称呼自己的,所以又有点笑不出来了。

    “和一个很神秘的朋友!”桑枝想了下,很吊胃口地回答,“如果你想知道是谁呢,就快点祈祷咱俩能在海南岛巧遇吧!”

    “切!”电话里传来门边儿不屑一顾的声音,过了会儿,门边儿焦急地喊道,“啊,机场到了!先不说了哈,我挂电话!”

    又是还没等桑枝说完就挂了电话,门玥玮有些不开心。

    没过多久,江北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肖菲心脏猛地跳动一下,想了想还是接了。

    或许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次接到他的电话。

    想到这里,肖菲心里就有些失落。

    “喂?”电话那边的江北城语气有些焦急,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了。

    “喂。”肖菲轻声说道,话音尴尬得落下,嘴巴还在张开着,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你现在在哪里?”江北城问。

    “桑枝家。”肖菲回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你呢?”

    “我在家里。”江北城回答。几秒钟之后,又说了一句,“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这是肖菲心里想说的话,可是嘴巴张开了却始终都没有说出来。想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恩。”

    原本打算恩了之后就挂电话,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拿起手机对着电话那边的江北城喊道:“等下!我在桑枝的娘家。”

    说完,肖菲才满意地挂了电话。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江北城终于开车来到了桑梓和莫青莲家里。只是这两人都去上班了,并不在家。只有桑枝和肖菲在家。

    江北城下车后,不经意间抬头往阳台上看了一眼,就看到抱着孩子的肖菲正在看自己。

    江北城突然想起自己以前来这边找肖菲的时候,也会有这个习惯。

    有些尴尬地对肖菲挥挥手,喊道:“下来吧,我们一起过去!”

    肖菲点点头,算是回应。

    “真的不用我跟你去吗?”桑枝有些担心地看着肖菲。

    肖菲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再次被桑枝叫住了。

    “孩子留下来我帮你照顾吧?”桑枝眨着眼睛,说道。

    “我自己带着就好。或许……他还想看看我们的孩子。”肖菲说完就离开了。

    桑枝明白她的心思,所以并没有勉强。只是心中有万千感慨,不知该如何说起。

    肖菲抱着孩子下了楼,来到江北城的面前,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再次看到她这个表情时,江北城有种恍惚的感觉。看着她眼角的疲惫,江北城突然感觉心好痛。

    不过很快,江北城就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再让自己有任何的想法。

    “现在民政局应该下班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顿饭吧。”车子开出去不久后,江北城说道。

    他的声音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听,温柔得像是月光。

    只是他再也不属于自己。

    “恩。”肖菲原本想要拒绝,但最终还是妥协了。

    “去哪里吃饭呢?你说个地方吧。”江北城问。

    “随便。”肖菲回答。

    “随便?”江北城挑眉,小声重复了一遍。

    这并不是肖菲在搪塞自己,偌大的帝都还真有个酒店的名字叫做随便。而且还是一个装修挺豪华的酒店。

    大概是这个名字太过随便,又或者随便到让人看了都觉得心疼,所以有很多失恋的人或者离婚的人吃散伙饭的时候都会来这里。

    好聚好散嘛!以后不管大家各自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都随便了!

    车子开到随便酒店门口,江北城首先打开车门跳了下来,然后还是跟以前一样绅士的帮肖菲打开车门。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肖菲甚至觉得两人又回到了从前。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很快肖菲就整理好情绪,抱着瑾瑜从车子里出来了。

    江北城看到睁着大眼睛看向自己的宝宝,突然心好痛。

    “我可以抱抱宝宝吗?”江北城心里一激动,这句话脱口而出。

    肖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宝宝递给他。不过就在江北城接过宝宝的那一刻,肖菲好心地提醒了一句:“是瑾瑜。”

    “啊?”江北城有些没反应过来。

    “肖瑾瑜。”肖菲淡淡地回答。过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宝宝的名字。”

    “哦。”江北城看着怀里的孩子,好长时间才哦了一声。

    肖菲不知道他说哦的时候心里有怎样的情绪。可是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吃了散伙饭之后,两人的离婚程序就相当于走了一半。

    江北城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知道肖菲喜欢这个位置。安静,并且闲暇的时候还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色。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过来,江北城让肖菲点菜,自己则是抱着孩子玩。

    肖菲看了下菜单,对服务员说了句上你们这里的特色菜就好。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

    “什么时候改的名字?”等上菜的过程中,江北城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昨天。”肖菲很平静地回答。

    江北城想了下,轻轻哦了一声。低下头的瞬间,眼角似乎有一片失落。

    “是你自己想的名字吗?”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江北城又忍不住问道。

    肖菲给两人分别到了一杯茶。把其中一杯推到江北城面前,说道:“是少庭取的。”

    提起门少庭,肖菲突然想到昨天江北城被踹了裤裆的事情。那一脚看起来不轻,也不知道江北城那里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肖菲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放弃了。都不是夫妻了,那种问题肖菲已经问不出口了。

    江北城听到门少庭的名字,眉毛有些皱了起来。嘴唇也咬得紧紧得。似乎是在怨恨这个无良的家伙。

    打哪里不好,非得踹裤裆!现在又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你到底是有多霸道!

    “吃菜吧!”肖菲还是跟以前一样把筷子递给江北城。然后夹了一片青菜放进自己嘴里。

    很快,肖菲就被那片菜的味道呛得打起喷嚏来。这家酒店的菜味道还真是随便啊!这是什么味儿啊!不就是一个青菜嘛,往里面放这么多花椒干嘛!

    肖菲气得肚子里满是火,恨不得把桌子掀起来!

    “你没事儿吧?”看见肖菲一直打喷嚏,江北城有些慌了,急忙递给她几张餐巾纸。

    肖菲接过纸狠狠地擦了擦鼻子,又咕咚咕咚喝了好几杯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这里的商家到底是有多无良啊!厨师是有多不敬业啊!为毛做出了这么奇怪的味道,菜的价格还那么高呢!

    没过多久,江北城就把服务员叫来了。

    “你们的菜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她吃了你们的菜老是打喷嚏?”江北城责怪地质问道。

    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肖菲,是我的老婆?我的前妻?还是我的朋友……

    所以最后只能指着肖菲把主语换成了她。

    服务员非常抱歉地看着江北城,可怜巴巴地解释道:“先生,这就是我们这个饭馆的特色。”

    “你们的特色就是让客人吃了不停地打喷嚏?”江北城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服务员还是非常抱歉,尽量保持微笑着看着江北城:“对不起先生,可能是这位女士还没有吃习惯。你看看我们酒店的其他顾客,他们刚开始吃也都打喷嚏,可是现在都好好的,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

    江北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得看着服务员,然后对肖菲说道:“要不我们换家酒店吧。”

    肖菲摇摇头:“算了,就这家吧!”

    既然肖菲都这么说了,江北城也没有办法,再三思虑了一会儿,只好把服务员赶走了。

    服务员走了之后,肖菲又硬着头皮往嘴里吃了一片青菜。然后还是跟刚才一样狂打喷嚏。江北城不停地给她递纸巾。

    看到肖菲一边打喷嚏一边哈哈大笑,江北城有些不明所以了。

    为什么这道菜吃着这么难受,她还笑得那么开心呢?难道这道菜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

    江北城拿起筷子,试着往自己嘴巴里放了一小片菜叶。他不敢放太多,因为怕跟肖菲一样狂打喷嚏。那样太难受了。

    “阿嚏——”可尽管如此,江北城还是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

    肖菲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连忙把几张纸巾递过去,笑道:“让我抱着孩子吧,你别一激动把他给摔了。”

    肖菲说着从江北城手里把肖瑾瑜抱了过来。

    肖瑾瑜……小金鱼……

    肖菲嘴里哼着宝宝的名字,突然发现宝宝名字的谐音是小金鱼。小金鱼……恩,这个小名还挺好听的。

    最近网上那些明星的孩子小名不都是叫小字辈的吗?什么小糯米啊,小苹果啊,诸如此类的。

    以后他们家宝宝就叫小金鱼了!

    “你刚才是怎么把这么难吃的菜吃进去的?”江北城感觉自己眼泪都快被呛出来了,似笑非笑得看着肖菲问道。

    肖菲轻轻笑了一下,说道:“习惯习惯就好了。”

    过了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人生总有很多事情要经历从不习惯到习惯。”

    这话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江北城听得。

    擦了擦眼睛里被呛出来的眼泪,江北城没有说话。

    第一道菜还没吃多少,第二道菜就上来了。

    这道菜远远地看去红红的一大片,上面飘满了红辣椒。江北城看了差点晕倒。

    这家酒店的菜还真是奇葩啊!上了一盆辣椒水是干嘛呢?这样的菜让客户怎么吃啊?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家酒店的菜这么不合胃口,每天竟然都会有这么多人来这边吃饭!他们竟然没有倒闭!

    江北城觉得这家饭馆都能申请世界吉尼斯记录了!世界上最奇葩的酒店!

    肖菲脸上的表情则是很平静,她已经领悟了这家酒店的真谛。他们是想让这些顾客学会习惯,习惯没有了对方的生活,习惯所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公平待遇,习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