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可这家酒店的名字为什么不叫‘习惯’呢?或者叫‘遗忘’之类的?

    肖菲想了好久,都没有想明白。

    或许是习惯会让人误会,遗忘太过伤感吧。

    相反随便就不一样了。随便总给人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即便不在乎了,骨子里也还透露着一股倔强,一种骄傲,一种不肯低头的精神。

    肖菲把一个红红的辣椒放在自己嘴里,然后嘴巴被辣的疼痛难忍。舌尖上火辣辣的,感觉快要长泡了。

    肖菲使劲儿哈着气。江北城赶紧把孩子抱了过去,学着肖菲的语气说道:“我抱着孩子吧,你别一激动把他给摔了。”

    肖菲看着江北城,微微一愣,没有说话。

    后来服务员又上了一个清水煮的完全没有一滴油水甚至连盐都懒得放的藕片。还有一盘没有去苦味儿的苦瓜,一盘酸的要命的猕猴桃,一盘不知道腌制时候放了多少食盐的老咸菜。

    好在最后一道菜还算正常,是一盘水果沙拉,味道很不错。

    江北城亲眼看着肖菲把桌子上的每道菜都尝了一遍。最后上来水果沙拉的时候,肖菲先拿着筷子尝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怪味儿之后,才对江北城说道:“你也来尝尝吧。这盘味道还算正常。”

    江北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草莓放进嘴里,很甜,很美。

    不过,他只是吃了一口就没有再吃了。

    肖菲放下手中的筷子,疑惑地看着江北城,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江北城笑了一下:“没有,很好吃。”

    的确,吃遍了前面那么难吃的菜,突然上来一盘口味还算正常的菜,顿时就感觉比满汉全席都要美味了。

    “那怎么不吃了?”肖菲疑惑地问。

    “你刚才吃了那么多苦,这盘沙拉应该是奖励你的。”江北城笑了一下,眼睛里流动着异常明亮的光。

    肖菲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没有说话。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决定放手了,他嘴巴里说出来的话却又让自己怀疑他还深爱着自己?

    为什么自己明明心灰意冷了,他的一句话却让自己重新燃起了希望?

    为什么他给自己的感觉若即若离,忽冷忽热?

    当自己以为他已经不爱自己了,他又突然冒出来一句关心你的话;当你以为他对你有意思,他又突然对你冷若冰霜了……

    肖菲纠结得吃完了一盘水果沙拉。伸个懒腰,从江北城怀里接过孩子。

    “我去结账!”说完朝着柜台走去。

    才走了两三步,就被江北城从后面叫住了。

    “肖菲!”

    “恩?”迟疑了一下,微微转过头。

    江北城看着肖菲,往前走了两步追上来。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说道:“我来吧!”

    还没等肖菲反应过来,江北城已经拿着银行卡去结账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肖菲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以前他们去吃饭的时候,江北城也总是会抢在自己前面结账。

    可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分开?

    “谢谢你帮我带孩子。”走出随便酒店大门之后,肖菲对江北城说道。

    语气很平静,却给人一种疏离感。

    江北城愣了一下,心说那也是我的孩子。但最终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北城,离婚之后,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小金鱼。房子和存款都是你的。”上车前,肖菲抬起头看着江北城说道。

    江北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一个人带着孩子,不要房子不要存款,以后打算怎么生活?”最终,江北城还是开口问道。

    “我先暂时住在肖菲的娘家,等找到工作就搬出去住。”肖菲想了下回答。

    “你上班的时候,谁来照顾孩子?”江北城继续问。

    肖菲微微一愣,她没想到江北城竟然会关心自己这样的问题。

    “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江北城低下头,眼睛有些灼痛。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把车子停在路边,对肖菲说不去了。

    可是最终,他没有这么做。

    他已经做了那么多对不起肖菲的事情,他已经不是人了!现在的门少庭配不上肖菲,所以他不想玷污她。

    见江北城没有说话,肖菲嘲弄地笑了一下。看来是自己多心了。她看到江北城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颤抖;她看到车子的方向有些往路边偏。她以为他会突然停下车子抱住自己对自己说不要去了,不要离婚了……

    可是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在妄想他会回头,真是太可笑了!

    “房子归我,财产给你吧。”到了民政局门口的时候,江北城突然对肖菲说道。

    肖菲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江北城的裤裆,脸色有些潮红。

    “不用了。你还是留着……去医院吧。”

    因为是双方都同意离婚,所以手续很快就办完了。跟之前肖菲说的一样,孩子归她,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归江北城。

    从民政局走出来之后,肖菲的心情有些……难以言喻。

    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哭自己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笑自己终于从人渣的手中逃离了。

    “我送你回去吧。”江北城从后面追过来,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在看哪里。又或者什么都没有看。只是因为阳光太炙热了,睁不开眼。

    肖菲想了一下,没有拒绝。

    回去的路上,肖菲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明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肖菲却还总感觉两人之间还有未来。

    江北城一直专注地开车,没有说一句话。

    肖瑾瑜有时候会哭闹两声,肖菲心疼地抱着他用各种方法哄他开心。

    小金鱼已经没有父亲了,以后她这个做母亲的要更加疼爱他,以弥补父爱的缺失。

    “你会跟她结婚吗?”下车之前,肖菲还是忍不住问道。

    这一路上,她这个问题都想了无数遍了。

    江北城有些惊愕,似乎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

    微微愣了一下,笑着说道:“看情况吧。”过了一会儿,看着肖菲问道:“你呢?会再找一个比我好的吗?”

    肖菲也是微微一愣,然后笑了。

    “你猜?”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江北城再次愣了一下,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但很快他又张开嘴巴看着肖菲说道:“如果能遇到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一定要把握住,千万不要错过了。”

    肖菲苦笑一下,满不在乎地说:“曾经我以为你就是那个人,可最后我们还是分开了。”

    江北城一下子沉默不语了。

    肖菲笑了一下,对他说:“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说完,肖菲就转身走进了桑梓家里。

    江北城站在后面微微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看着肖菲的背影渐行渐远,江北城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喊了一遍她的名字,然后赶紧追了上去。

    肖菲扭过头,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很显然,她并没有想到江北城会有这样的反应。

    “怎么了?”肖菲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问。

    江北城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肖菲:“这里是十万,给你拿着吧。”

    “为什么?”肖菲并没有接,而是看着江北城问道。

    “因为……孩子需要奶粉钱。”江北城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如果说这些钱是给肖菲用的,她一定不会接受。可是如果说是给宝宝用的,她应该还会接受吧。

    肖菲努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情绪,使眼泪不要掉下来。

    嘴巴紧闭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江北城说道:“瑾瑜不喝奶粉。”

    江北城眨眨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你需要多吃一些好东西,才能有奶给宝宝喝啊!”江北城还是不死心。他能对肖菲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很对不起她了,他不想让肖菲以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受苦。

    “阿姨家的饭菜很合胃口,而且很照顾我,每顿饭都营养丰富。”肖菲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进屋了。

    如果是离婚之前,他把银行卡硬塞给自己,或许肖菲还会考虑。可是现在都已经离婚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肖菲不想接受他的任何东西。

    江北城站在原地,眨眨眼睛,一脸茫然。

    桑枝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知道肯定是肖菲回来了,所以就站在阳台上往这边看。看到肖菲拒绝江北城,桑枝欣慰地笑了。

    终于能看到肖菲走出了这一步,以后的肖菲会更加坚强。

    “菲菲,你饿了没有啊?今天中午去办手续都没来得及吃饭吧?”

    桑枝下楼之后就看到肖菲坐在沙发上,一脸疲惫的样子。

    肖菲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吃过了。”

    “啊?”桑枝疑惑地眨巴眨巴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肖菲问道,“你们俩一块吃的?”

    肖菲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点点头没有说话。

    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重大,肖菲需要好好地消化一下。

    桑枝撇撇嘴,在肖菲的旁边坐下,想问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菲菲,他昨天被少庭打得那么惨,裤裆都被踹了,怎么今天看起来跟没事儿人似的?”桑枝最终还是问出了这个疑问。

    肖菲也很纳闷,可是她根本就没好意思问这事儿。

    “你就没问问他身体的情况?”见肖菲不说话,桑枝戳了她一下,好奇得问道。

    “没有啦!这种事情人家怎么好意思问出口嘛!”肖菲脸色微红,羞涩地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江北城的那里被踹了,肖菲就想笑。那么可爱的小弟弟被踹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那个女人应该会难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