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很没节操地笑了一下,忽然神情又变得认真起来。眨眨美丽的眸子,看着肖菲很认真地问道:“你现在感觉还好吧?”

    肖菲看着桑枝,倔强地咬了下嘴唇,说道:“还好吧。”

    其实就算是不好,肖菲也不想表现出来。因为感情上的事情就算是再亲在近的人也帮不了自己什么。

    她只有通过自己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坚强到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自己。

    况且,肖菲已经给桑枝带来很多麻烦了,也不想再把自己的不愉快传染给她。

    桑枝原本还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看到肖菲好像不想说话的样子,只好闭上了嘴巴。

    从厨房的冰箱里取出一个很大筒的草莓味儿冰淇,悄悄放在桌上。然后抱着门宸安默默地走开。

    女人受伤的时候吃甜食是最好的疗伤方法。

    尽管肖菲嘴上没说,但是桑枝知道她的心里一定很痛苦。吃甜点是女人消除痛苦的最好方法。因为冰淇林的甜味儿,可以融化内心的苦涩。

    抱着门宸安来到二楼卧室,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床铺正中央,然后从床头摸出手机给门少庭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来的时候把家里的婴儿床给带过来。

    家里的大床没有护栏,桑枝总觉得不安全,生怕孩子搁在床上会自己滚下去。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门少庭就开着那辆炫酷拉风的法拉利跑车来到了桑枝娘家。桑枝已经大半天没见到门少庭了,听见车子鸣笛的声音就一下子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门少庭微笑着下车,桑枝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暖暖的胸膛,很真实很有安全感。

    桑枝一辈子都不想放开门少庭,好想就这样一直紧紧地抱着他。谁让他长这么高又这么帅,就连腹黑的样子都那么可爱!

    门少庭被桑枝的热情有些吓到了,有点受宠若惊。但反应过来之后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把桑枝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亲吻着她干净的带着洗发水香味儿的秀发。女人撒起娇来是最美的,就像此刻腻在自己怀里的桑枝。

    “老公,人家想你了。”桑枝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将近一头的门少庭。眸光流转。语气软绵绵的,把人的心脏都融化了。

    门少庭微微眯起眼睛,狭长的的眸子里流露着满满的怜爱。轻轻抚摸着桑枝的脑袋,俯下身子,贪婪地索取她的香唇。

    肖菲在卧室里帮桑枝看着门宸安,不让他从床上滚下来。手里还抱着小金鱼。这俩孩子精力都有些旺盛,睁着大圆眼看来看去,还时不时地撒个娇卖个萌,就连哭的时候都是那么可爱。

    肖菲刚想开口夸夸这俩萌娃,突然,门宸安就哇哇地大哭起来。肖菲吓得赶紧去看他是不是尿床了。

    还好不是尿床。

    不过更糟糕的是门宸安童鞋拉粑粑了!

    黄澄澄,黏糊糊的一片……

    还好肖菲之前照顾宝宝有经验,要不然非得把今天中午和江北城在随便酒店里吃的东西给吐出来。

    手上抱着小金鱼,还要给门宸安童鞋换尿布,的确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肖菲纠结了一小会儿,赶紧打开阳台的大门往外面寻找桑枝的影子。目光触及到院落里那两团紧抱在一起的人影,轻声哦了一声,惊慌失措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真尴尬,怎么就看见了自己的闺蜜跟对象亲热呢!

    肖菲脸色微红得走进了房间里。

    桑枝听见了肖菲的轻呼声,赶忙把门少庭推开,却因手上力气太小,被门少庭抱得更紧了。

    “唔——”嘴上的力气加大,桑枝没反应过来只能唔了一声。然后就在门少庭生猛的力气下臣服了。

    冰凉的舌尖灵活地游走在桑枝香甜的嘴巴里,缠绕着她香甜柔软的香舌,暧昧的气息游走在空气里。

    桑枝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白嫩的小手使劲儿握紧,狠狠地推开门少庭。急促地呼吸几声,瞪着圆眼娇嗔道:“你真讨厌!没看到肖菲看见了吗?”

    “看到又怎么样?你是我老婆,我还不能亲你了?”门少庭玩世不恭地笑着,满不在乎。

    桑枝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这男人还真是粗心啊!

    “少庭,你不知道肖菲现在什么情况吗?她和江北城今天办了离婚手续,虽然她表面上满不在乎,可是心里肯定很痛苦。咱们在她面前秀恩爱,会让她心里更加痛苦的!”

    桑枝责备道。

    门少庭点点头,抓住桑枝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道:“对不起,枝枝,是我考虑不周全。以后不会了。”

    桑枝这才松了口气。把门少庭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打下去,说道:“好啦,别动手动脚的。快进屋吧!”

    两人来到楼上的时候,肖菲已经手忙脚乱地帮门宸安换好了尿布。被换下来的带着黄色粘稠物的尿布还尴尬地拿在手里,肖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扔在垃圾桶里吧!”桑枝见状,立马走上去,把脏了的尿布从肖菲手里拿过去。

    肖菲点点头,都没好意思抬头看门少庭,目光一直注视着怀里的小金鱼,脸色微红。

    门少庭把婴儿床搬到二楼卧室,桑枝把门宸安放了进去。婴儿床的面积有点大,足以在里面放两个孩子。桑枝不想让肖菲太累,就让她把肖瑾瑜也放进去。

    “两个小孩子在一起会不会太挤啊?”肖菲有些担心地问。

    “不会啊!”桑枝眨眨眼睛,说道。

    肖菲笑了笑,把肖瑾瑜放在门宸安的旁边。

    这两个孩子都长得很漂亮。眼睛都乌黑明亮。门宸安看起来更像门少庭一些,长大了一定会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可是肖瑾瑜……长得虽然也很可爱,可唯一的缺陷就是太像江北城了。

    桑枝真害怕以后肖菲每次看到肖瑾瑜,都会想起江北城,然后想起曾经那些伤感的事情。

    桑枝和肖菲围在婴儿床边上,看着躺在里面的两个乖宝宝,心情平静。门少庭不想打扰这里的宁静,就默默地走出去了。

    觉得有些口渴,来到客厅倒了杯凉茶,这才想起昨日桑梓跟自己说的话。门少庭看得出自己这个岳父对阿井水很是痴迷,如果再不给他联系朋友的话,估计他会很伤心的。

    坐在沙发一角,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在东阿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喂,是强子么?”门少庭微笑着说道。

    “是啊!少庭,好久没跟你联系了,都想死你了!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很爽朗的声音。

    “呵呵,我这不是怕你忙么,不好意思打扰你!”门少庭笑着说道。他停顿了下,又说道,“最近怎么样啊?”

    话音刚落,电话里传来一声叹气声。过了几秒钟,强子才勉强回复了一句:“还好吧!”

    门少庭一听就知道强子可能出了点什么事儿,于是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强子只是淡淡地叹口气,随后语气又恢复了之前的爽朗:“哥们没事儿,好着呢!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儿?”

    门少庭眉头皱了下,原本还想问些什么,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眨眨眼睛,想了下笑道:“你小子行啊,怎么就猜到我找你有事儿?难道我单纯地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聊聊不行啊?”

    强子切了一声,心道,要是想我早就打电话了,还用等到现在?不过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说道:“先说事儿吧!”

    门少庭点点头,问道:“你还在东阿么?”

    “在啊,怎么了?”

    “帮我弄点阿井水过来,我岳父他老人家对这水很着迷。”门少庭嘿嘿地笑着说道。

    “哦。”强子哦了一声,想了下说道,“行。那我改天帮你弄点儿。”

    见强子答应,门少庭立马眉开眼笑了。“那谢谢你啊!我岳父有点着急,昨天还催我来这,你尽快啊!”

    “恩,行。”强子的语气听着有些沉闷,但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爽朗,“哥们有空找你喝酒去!”

    “好啊!要不就送阿井水的时候你亲自来一趟算了!我请你喝酒,上好的茅台!”门少庭笑道。想了下又补充道,“可以带着弟妹一块过来,让你嫂子带着她在大帝都到处转转!”

    门少庭此话一出,电话那头立马沉默了。

    强子不知道在干什么,也不说话。门少庭喂喂喂了好几声,强子才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再说吧!少庭,我还有事儿,先挂了。”

    门少庭还没来得及说再见,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声音。这让门少庭有些不开心。

    看着手机屏幕发呆,回想着刚才的对话。难道是强子和他老婆之间出问题了?

    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门少庭本想打个电话安慰一下,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大家都是男人,男人都是需要尊严的。如果强子真的跟他媳妇出了问题,门少庭出面安慰的话,会让他很没面子。

    三思之后,门少庭决定给强子发个短信。

    “改天来大帝都,哥几个好好聚聚。好久没痛快地喝个够了,到时候一定要一醉方休!”

    桑枝一直站在肖菲的旁边安静地看着宝宝,还时不时地抬起头偷偷看她一眼。肖菲面色平静地看着肖瑾瑜,眼睛一眨不眨,不知道在想什么。

    桑枝不忍心打扰她,也不敢打扰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她需要安静。

    吃晚饭的时候,门少庭为了表现自己,特意跟桑梓说自己已经通知东阿的朋友了,阿井水应该很快就能到。

    桑梓听了很兴奋,笑得一时合不拢嘴。

    莫青莲给大家讲着学校里那些奇葩的学生,时而兴奋,时而摇头叹气。现在的小孩子,好的真是好,差的就差太远。

    讲到那些不爱学习,上课就知道偷偷摸摸、玩手机的学生,莫青莲也只能叹气。现在的初中生都在用苹果6好吗,想当年自己上学那会儿别说手机呢,连电话都没见过,想跟家里人联系还需要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