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听了不以为然。连忙说,写信好啊,写信多有情调!总感觉那些用墨水写成的字迹是有感情的,能给人带来温暖。而且每个人的字迹都不一样。哪像发短信啊,所有人打出来的都是标准字体,让人感觉冷冰冰的。

    莫青莲鄙视地看了桑枝一眼,没有说话。她的重点是现在的初中生都不好好学习,上课乱玩手机!不过也无所谓了,聊天就是为了开心嘛,没必要在意那些细枝末节!

    如果有一天一群人围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胡扯,你说一句东,我扯一句西,即使前言不搭后语,即使说话毫无逻辑,大家依然笑得很开心。那么这群人一定是真爱!

    肖菲一直坐在那里安静地吃饭,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打扰她。只是桑枝见她吃饭太少,时不时地往她碗里夹菜。

    肖菲就这样在热闹的晚餐氛围中孤寂得吃完了晚餐。

    “枝枝,今晚不用陪我了。跟少庭一块睡吧!”回卧室前,肖菲对桑枝说道。

    桑枝明白她的意思。肖菲是不想被人打扰,她想自己静静。

    “好。”桑枝微笑着点点头,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别忘记喝桌上的牛奶!”

    肖菲点点头,勉强微笑一下,就推门进屋了。

    桑枝直到看到肖菲亲手把门关上,这才推开隔壁的房门。门少庭紧随其后,刚关上门就顺手抱住了桑枝,把桑枝吓得差点尖叫出来。

    “少庭!”桑枝有些生气又有些羞愤地嘟嘴。鲜艳得如同玫瑰花的唇瓣,让人很有亲吻的欲望。

    门少庭心里一热,身体前倾,闭上眼睛,忍不住凑过去咬一口。可就在他的嘴巴要贴在桑枝嘴巴上的时候,桑枝却突然后退半步,门少庭的身体由于惯性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桑枝躲在一旁哈哈大笑了三分钟,差点没把肚子上的那道疤痕笑裂。

    “少庭,你快帮我看着孩子,我不行了,肚子疼……”桑枝终于停止了笑声,愁眉苦脸地捂着肚皮说道。

    门少庭把门宸安抱在怀里,撇撇嘴一脸傲娇地说道:“活该!”

    桑枝忍不住翻翻白眼,没有说话。

    “喂,你家宝贝肚子好疼,你也不知道关心一下!”

    五分钟之后,见门少庭依然抱着门宸安玩,没有搭理自己,桑枝忍不住噘着嘴抱怨道。

    门少庭看了他一眼,想笑又忍着不笑出来。干咳两声,假装不在乎地说道:“没事儿,下次多笑几分钟就好了。”

    “……”

    桑枝看着门少庭,竟无言以对。

    “喂,今天去家里看爷爷,他老人家今天的状态怎么样?”赌气似的沉默了几分钟之后,见门少庭一直不说话,桑枝又忍不住问道。

    被她这么一提醒,门少庭突然想到今天来的时候爷爷交给自己的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说让自己交给桑枝。

    抱着门宸安来到床边,门少庭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祖母绿的玉石,递给桑枝。

    “这是什么?”接过玉石仔细看了一遍,玉石的质地细腻无瑕,颜色浓郁沉稳。虽然桑枝不懂玉,但是这种玉抹在手里就给人一种高贵大气的感觉,肯定是上好的玉石。

    “祖母绿。是爷爷送你的!”门少庭一只手抱着门宸安,一只手插兜说道。

    桑枝眨眨眼睛,原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门少庭只用一只手抱着孩子,一下子着急了。

    “少庭,两只手抱着宸安,别把他摔了!”桑枝急切地说道。下意识走下床,想把门宸安从门少庭的手里接过来,却被门少庭抢先了一步。

    两只大手紧紧地抱着门宸安,把他可爱的小脑袋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摸着他光滑细腻的肌肤,捏着他软绵绵的肉肉,听着他清晰而鲜明的心跳,门少庭心里有些激动。

    “快把孩子给我抱着吧,你抱着我不放心!”桑枝嫌弃地翻翻白眼。正想把门宸安抱过来,却被门少庭一下子躲开了。

    “儿子让我来抱着吧,你不是肚子疼嘛,快去床上躺着。”门少庭大义凛然地说道。

    桑枝撇撇嘴,眉头皱成一团。肚子早就不难受了好吗?

    有些不放心地坐到床上,桑枝又欣赏起那块祖母绿玉石来。突然,她发现这块玉石的正中间刻着一个很小的汉子,只有很仔细地去看才能看到。

    是‘林’。

    林?

    桑枝眯起眼睛望着远方的空气,突然想到爷爷好像跟自己说过奶奶就姓林。难道……这块玉佩是奶奶的遗物吗?

    那爷爷一定会非常珍惜这块玉石吧?可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呢?

    “少庭,爷爷给你这块玉佩的时候有说什么吗?”桑枝疑惑地看着门少庭问道。

    想了下,说道:“就说这是送你的,让我一定要交给你。”

    “他没告诉你这是奶奶的遗物吗?”桑枝有些惊讶地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眨眨眼睛,看着桑枝:“你怎么知道?”过了会儿,又自言自语道,“不过看那玉石已经有些年代了,跟奶奶的年龄差不多。”

    桑枝无语地翻着白眼。过了会儿才说道:“你没看到上面写着奶奶的姓吗?”

    “写的什么?”这回轮到门少庭惊讶了。

    “林啊,奶奶就姓林!”桑枝回答。

    门少庭赶忙走过来从桑枝手里抢过玉佩。仔细看了看那玉佩,上面果然有一个很小的林字。

    难道这玉佩真的是奶奶的?这么珍贵的东西,爷爷连儿媳妇都没给,竟然直接传给了孙媳妇?

    “你竟然不知道?爷爷没告诉你吗?”桑枝脸上惊讶的表情再一次放大。

    门少庭摇摇头,把门宸安交给桑枝,拿着玉佩仔细观察起来。

    桑枝也不打扰他,静静地伫立在一旁观看。

    很久之后,门少庭才把玉石还给桑枝。“看来爷爷是真的很喜欢你啊!”眸光一敛,心里竟有些醋意。

    爷爷可是连自己这个亲孙子都没送礼物呢!

    桑枝笑了笑,心里甜甜的。

    卧室的灯关了。

    肖菲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空气。肖瑾瑜已经睡着了,可她却怎么都睡不着。又怕会吵醒他,肖菲只能安静地以一个固定的姿态躺在那里。

    时间久了,感觉身体有些僵硬和疲惫,肖菲这才小心翼翼地挪动一下,换另外一个姿势。

    夜色很暧昧。

    黑暗会让人冷静,时间会治愈那颗受伤的心。

    肖菲眨眨眼睛,看着周围漆黑的一片,心里竟感觉不到一丝难过。

    明明吃饭的时候还很伤心的。难道现在是伤心过度,所以感觉不到了吗?

    就像饿得时间太久了,胃就感觉不到难受了。

    想到胃,肖菲突然感觉到肚子里有点空旷。晚饭根本没吃多少,一直在想江北城的事情,一直想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像今天这样全家人围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饭了。

    大概从自己和江北城去美国开始吧。回来之后匆匆见过桑枝一面,也没来得及跟爸妈相聚。

    突然想到江北城答应自己的,这个五一哪儿也不去,要带着她回乡下老家,跟公婆在一起住几天。

    肖菲从小就在城市长大,对乡下的风光还是很期待的。

    可是如今,她再也不可能跟着那个人一起回去了。

    小心翼翼地走下床,为了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肖菲是光着脚站在地面上的。夜晚的地板有种刺骨的冰凉,从肖菲的脚底沿着每一根神经传递到小腿肚上。肖菲有种快要抽筋的感觉。

    从桌上拿起桑枝妈给自己准备的半杯牛奶,慢慢地喝进肚子里。肖菲这才感觉胃里舒服了一些。

    重新躺在床上,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却怎么都睡不着。那种感觉难受的要命。

    肖菲在心里盘算着今后的生活。明天在家里休息一天,后天就回趟爸妈那里。

    肖菲突然感觉自己很对不起爸妈,之前跟江北城两人恩爱缠绵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回家看看爸妈。现在离婚了,肖菲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这才想到自己忽略了身边最重要的人。

    就算天底下所有人都会背叛自己,爸妈也绝对不会。

    天啊,自己这么多天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为了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折磨自己,为什么要为他伤心,为什么不去想想自己身边的其他人,那些一直在关心自己默默为自己付出的人。

    他们才是最值得自己一辈子的时间去爱的。

    看完爸妈之后,就出去找工作吧。可是肖瑾瑜……

    肖菲的睫毛眨了两下,突然有些为难起来。他真是太小了,自己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工作会有很多不方便。

    可不工作,在家闲着无聊不说,生计问题就是眼前最大的难题。她可不想总是麻烦桑枝和她的家人。

    桑枝倒没什么,估计就算自己麻烦她一辈子她都不会有什么怨言。可是她的爸妈,虽然他们看起来都很好,可肖菲并不觉得自己有麻烦人家的权利。

    想来想去,肖菲最后想到了开网店。也许只有这件事情是可以带着孩子做的了。虽然去给客户寄东西的时候,身上带着孩子总归有些不方便。但已经没有比这个更适合肖菲去做了。

    他说过要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去打扰彼此。肖菲还不想被他看扁。

    然后就是找房子的问题。肖菲一想到这里脑袋就要爆炸了。在大帝都租房子可不便宜啊,她现在又是无业游民,卡里也没多少存款,要想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生存,还真是比登天还难啊!

    越想越头痛,肖菲干脆闭上眼睛不去想任何事情。

    脑袋累了,不久后便睡着了。

    好像是做了一个踩空的梦,肖菲感觉自己的腿猛地颤了一下,然后从梦中惊醒了。醒来后,心里竟有些失落。

    习惯性地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点开屏幕去看有没有来电显示或者短信。可惜,是她多想了。

    失落地放下手机,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个人,那件事。

    好奇怪。明明昨天自己已经想好了,要过自己的生活,可现在又想不通了。

    哎呀,烦烦烦!

    肖菲使劲儿晃了几下脑袋,以为这样就能打乱自己的思维。肖瑾瑜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哇’的大哭起来。肖菲赶紧掀开被子,去看他是不是尿床或者拉肚子了。

    果然,尿布已经快湿透了,床单都被肖瑾瑜用尿画了一朵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