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宠溺地抱着正在哇哇大哭的乖儿子,帮他换上来时自己带来的尿布。

    擦干屁股,把他重新放在床上的时候,肖瑾瑜已经不哭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脸上竟然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白白净净的,像是小天使。

    这是他为了感谢自己而馈赠的礼物么?

    肖菲真是太喜欢了。

    把脏了的尿布放在床下的塑料盆里,想着待会儿肖菲起床了让她帮忙照看肖瑾瑜一会儿,腾出点时间去洗尿布。

    她可不能像桑枝一样挥霍,现在就是连尿布都得循环利用。

    才不到早晨七点的时候,张毅然已经坐在豪华洁净的办公室里,愁眉不展得思索事情了。他真没想到门正竟然能够这么轻而易举得解决掉这件事情。如今门家的生意比之前红火了不知道多少倍,狼山那块地皮也没有被政府收回去,张毅然光是看在眼里就十分着急。

    手指暴力的敲打着电话按键,不久后电话就接通了。

    “有没有查到上次制造浓硫酸腐蚀楼盘案件的人是谁?”张毅然的口气有些阴沉。

    “暂时……还没有。”对方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那还不快去找!”张毅然愤怒地瞪着眼睛吼道。语气暴躁得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狮子。

    说完,还不等对方回话就生气地挂了电话。

    真不知道就这种人是怎么当上董事长的,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雇到员工的,更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在巨大的商业界存活下来的。

    电话那头的人暗自在心里想道。要不是看在他给的价钱还可以的份上,傻逼才会帮他办事儿呢。态度差的要死,稍微有点不如意的地方就冲别人吵架。这种人简直就是傻逼!

    当然,这些话还好没被张毅然听到,要不然他肯定不会轻易饶了自己的。要是不找人打断自己的腿,他就不是张毅然。

    挂电话之后,张毅然大口呼吸着。由于情绪太过激动,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

    他一定要查到那个人是谁,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干掉门正。既然有共同目标,那么双方就可以就这么目标达成共识,成为短暂的合作伙伴,或者朋友。

    张毅然现在就非常想跟那伙人成为朋友。

    “董事长,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出来结果了吗?”一直坐在一旁沙发的一个卷发女生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像是细雨一样温柔缠绵,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恩。”张毅然挑了下眉毛,面部表情有些狰狞。

    但女生并没有被吓到,而是笑嘻嘻得看着他说道:“警方不是已经公布结果了么?”

    “那只是官方的结果而已!你真以为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张毅然挑眉,十分不屑地说道。都说自己这个外甥女冰雪聪明,今日看来真是愚蠢至极!

    “呵呵。”女生嘴巴里发出两下银铃般的笑声,脸上的笑容倾国倾城。看着张毅然,不怒不愠地说道:“据我所知,那两个人伤的太过严重,目前还在医院里治病呢。如果姥爷真的想知道背后的主使人是谁,悄悄潜入他们的病房,一问不就清楚了么?”

    被女生这么一提醒,张毅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张毅然的心潮有些澎湃,激动地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了。

    “好好!我这就派人去那家医院!”由于太过激动,手指在敲键盘的时候都有些颤抖。

    “喂,狼哥,派人去医院帮我调查一件事情……”张毅然把自己要办的事情一口气说出来,随后就听到来自电话那边的一声嘲笑。

    “呵。”

    张毅然锁眉,十分不开心。自己好歹也是个大老板啊,怎么连一个小混混都敢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

    “怎么了?是不是怕少了你酬金啊?放心,这件事情办完了,十万块钱,一分钱都不会少!”张毅然说道。

    紧跟着电话里响起第二声嘲笑。

    张毅然有些发怒了,差点拍桌子翻脸。“狼哥,我好歹也是张氏集团的董事长,手上资金雄厚。你无非就是个地痞流氓,现在混出点名堂来就跟我在这装逼,信不信我分分钟找人灭了你?”

    “哎,别别别!”这时,电话那边的狼哥终于开口说话了。“您是大老板,大老板就应该有大老板的风度,怎么能跟我们这种市井小人斤斤计较呢!”

    “那你刚才冷笑两声是什么意思?”张毅然不服气了。

    “没什么啊,就是觉得好笑而已。”狼哥很淡定地说。

    张毅然挑了下眉毛,要不是坐在一旁的外甥女给自己使眼色,张毅然早就炸毛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你帮我做事情,我给你钱,正常交易!”张毅然口气绰绰地说道。

    “是啊,那么前几次你派我做的事情是不是该付酬金了?”狼哥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找你做事情了?”张毅然否认道。

    “没有吗?哦……那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你忘了帮你绑架门家少奶奶桑枝小姐的事情了么?那个出租车司机,他也是我的手下。白天干出租车自己的工作,晚上给我打工做兼职!”

    狼哥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我说你还真是够卑鄙无耻的啊!做了这种坏事找人顶包就算了,竟然连补偿费用都没有!啧啧啧,真没想到堂堂的张氏集团董事长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你胡说什么!”张毅然立马打断了狼哥的话,愤怒得睁大眼睛吼道,“钱我早就已经给过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狼哥呵了一声,反问道:“是么?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收到汇款啊!难道是张董日理万机太过疲劳,转账的时候转错了?弄到别人卡上了?呵呵……”

    “我管你有没有转错呢!别跟我瞎比比!总之,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替我办好!”张毅然蛮横无理地说道。

    狼哥不开心了,冷笑两声问道:“凭什么?”

    “没有凭什么!让你做你就去做!”张毅然大声吼道,就跟自己有多牛逼是的。

    狼哥就不以为然了,他妈的我凭什么要帮你做事?老子又不是你的奴隶!

    “据我所知,你答应给司机的资金补偿还没给吧?当初骗人家进了局子,答应的补偿也没给,据说他老婆每天都会来你家公司大门口哭喊。要不是你后来派人把她软禁起来,恐怕警察早就知道这事儿了……”

    “你想要多少?”狼哥话还没说完,张毅然就打断了他。

    “呵呵。”狼哥轻笑两声,“现在知道怕了?知道妥协了?告诉你,没用!老子手里可是掌握了你不少的犯罪证据,包括那天你在东莞做的事情……呵呵呵……”

    “你到底想要怎样?!”张毅然愤怒地打断了他。

    “还能怎样?做了这么多年坏事,想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想去警察局自首,顺便把你做的丑事全部抖出来!”狼哥义正言辞地说道。

    张毅然激动地嘴唇发抖,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说道:“疯子,你这个疯子!”

    狠狠地撂了电话,张毅然愤怒地拍了下桌子。

    “怎么了?”外甥女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自己的外公自己很了解,他的脾气可是暴躁的十头牛都拉不过来,而且还十分抠门。尽管如此,自己这个外甥女也一样站在外公这边。

    因为……因为她从小就失去了母亲,亲生父亲也不知道是谁。要不是外公一手把自己拉扯大,她现在恐怕早就变成一具腐尸了。

    “麻痹的,事情都没办成就想着跟我要钱!”张毅然咬牙切齿地说道。在他眼里,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是不用给钱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女生想了下问道。

    “不管他!在大帝都想找个黑帮还不容易,大不了我派助理去医院办这件事儿!”张毅然说道。越来越感觉自己刚才打电话给狼哥是有多么愚蠢了。

    女生点点头,笑着问道:“你不打算去找他好好谈谈?”

    “找谁?”张毅然由于太生气了,都没用脑子思考。忽而想到了狼哥,这才皱着眉头说道,“找那个傻逼干嘛?”

    “你就不怕他真的把你的事情说出来?”

    女生话音刚落,张毅然就笑了。狼哥可是他们黑帮组织的老大,手上做过的坏事可多着呢!要是他敢去警察局报案的话,警察第一个就是把他抓起来。

    “笑什么?”女生不明所以地问。

    “他不敢!”张毅然笃定似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女生不以为然。

    张毅然呵呵笑了,拉着女生的手,宠溺地说道:“我的傻甜甜,刚才还冰雪聪明,怎么这会又糊涂了?那狼哥是什么人啊,自己干尽了缺德事儿,警察每天等着堵他都来不及呢!你觉得这样一个人敢亲自把自己送到警察局去揭穿我?”

    “那可不一定。”女生皱眉道,“凡事都要小心一些的好。”

    “恩。”张毅然点点头,拍了拍女生的肩膀说道,“甜甜,你先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由我一个人来处理就好。”

    叫甜甜的女孩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外公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她只好噘着嘴出去了。

    外公这人很刚愎自用,骄傲自大,以自我为中心。如果庄甜甜没有猜错的话,他肯定不会派人去狼哥家里走一遭的。因为在他的眼里根本就瞧不起狼哥这种等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