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外面的阳光很好,金灿灿的,照得庄甜甜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空气里的暖气流和办公大楼里的冷气形成强烈的反差,刚走出大厅,庄甜甜就感觉到一股暖风迎面而来。冷与热的碰撞,让庄甜甜浑身冷不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轻轻抚摸了几下胳膊,庄甜甜这才走下台阶,到路的对面去打车。微风划过脸颊,额前的刘海浪花般翻滚着。偶尔遮住半边眼睛。

    站在马路对面,整理好被风吹乱的发丝。一辆出租车迎面而来,庄甜甜微笑着摆摆手,司机把车停在她的面前。

    “去哪儿?”上车后,司机不冷不热地问道。这让庄甜甜心情有些不美好。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大美女啊,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待美女呢?

    “郊外。”庄甜甜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说道,声音也变得冰冷了很多。

    “哪儿?”司机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庄甜甜。

    “把我送到就好,具体哪里你不用管。”庄甜甜没好气地回答。

    司机哦了一声,然后踩下阀门,车子嗖地开出去老远。庄甜甜由于没准备好,脑袋差点撞在车身的玻璃上。

    妈、逼的!

    庄甜甜捂着自己的后脑勺,皱眉在心里骂道。这个混蛋司机,是不想活了么?早知道自己开车过来了!

    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庄甜甜不在理会他,而是躺在上面小睡一会儿。

    原本庄甜甜是在大学读书的,学的是经济管理学,成绩一直很优秀,在整个学院名列前茅。这几天突然接到外公张毅然的电话,庄甜甜二话没说就赶回来了。

    不过有件事情庄甜甜现在都感觉奇怪。既然自己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而且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外公没有让自己跟着他的姓,直接姓张,而是让自己姓庄?

    可是再想想庄甜甜的名字和张甜甜比起来要好听很多,于是庄甜甜就放弃了跟着外公姓张的想法。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就在庄甜甜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有些粗鲁的声音对自己喊道:“快醒醒!已经到了!付钱下车!”

    庄甜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要不是因为自己太困了,肯定会用脚上的八厘米高跟鞋踹在司机那张肥的流油的猪脸上。

    付钱之后,打了个哈欠,狠狠地对司机翻了个白眼,庄甜甜便朝着前面的那座小丘陵上走去。

    狼哥所谓的公司就隐藏在前面那座山头后面的一座废弃的仓库里。

    司机拉下车窗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充满了疑惑。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大白天来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干嘛?

    调转车头飞快地离去,开出去很远之后,司机突然感觉有些后悔。反正刚才附近也没什么人,那么美的姑娘,就算自己做点坏事儿也没人会出来阻拦吧?

    真是可惜了!

    司机流着哈喇子叹着气开车走了。

    庄甜甜来到山脚下的那座废弃的仓库,从外面看起来很破旧,锈迹斑斑,看起来很不雅观。

    庄甜甜皱了皱眉头,想了下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走到大门口,使劲儿拍了拍大门,没过多久,里面就出来两个人接应。

    “我要见你们老大。”庄甜甜说。

    “哟,这么漂亮的妞要见我们老大。胖子,你听见没啊?”一个长得跟猴子似的人嬉皮笑脸地说道。

    胖子竖了下眉毛,皱眉看着庄甜甜,一副凶巴巴的模样:“你是谁?说话之前也不知道介绍自己,到底懂不懂规矩!”

    庄甜甜不怒反笑,对胖子说道:“庄甜甜,是张毅然的外孙女。”

    “张毅然?哦,呵呵!”胖子笑了两下,然后指着大门口的方向,“你给我出去!我们老大可不想见你!”

    “可我一定要见你们老大!”庄甜甜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语气坚决地说道。

    “不出去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胖子板着脸,撸起袖子就朝庄甜甜走去。一副打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庄甜甜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半点畏惧之色。“我有事情要找你们老大商量!”语气坚决。

    胖子脸上闪过一抹吃惊的神色,不过很快,他就变得比刚才更加愤怒了,抡起胳膊冲着庄甜甜大喊道:“你他妈到底走不走,不走老子就真的不客气了!”

    胖子的吼声在回荡在破旧的仓库里,显得有些空旷。

    猴子则是站在一旁,做好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如果你不怕承担责任的话,尽管来好了!”庄甜甜才不会怕他呢!以她外公在帝都的势力,整死一个胖子还不算问题。

    胖子彻底被激怒了,眼睛里冒着火焰。就在他的拳头马上就要落在庄甜甜的肩膀上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略显沧桑的声音:“让她进来!”

    胖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庄甜甜一脚踢开,然后朝着那个声音的发源地走过去。

    “你就是狼哥?”庄甜甜打量着面前的人影,身材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魁梧,大概有一米七八的个子。长得倒有些英俊,脸上带着几道伤疤,看起来痞痞的。

    男人的年纪看起来大概有二三十岁,完全不是自己来之前想象的样子。她还以为狼哥是个四五十岁的糟老头子呢!

    “没错,是我!”狼哥帅气地点点头。俯下身子有些傲慢地看着庄甜甜,说道,“你跟我来吧!”

    说完,就领着庄甜甜走到走廊右边的一间屋子里。

    别看这个破仓库从外面看起来很破旧,屋子里的陈设倒是挺干净奢华的。这派头不亚于庄甜甜的外公张毅然的董事长办公室。

    狼哥坐在鳄鱼皮椅上,两只脚抬到桌面上,一脸傲慢的看着庄甜甜,随手指了下旁边的沙发说:“坐!”

    庄甜甜点点头,也没客气,走过去选了个距离屋门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待会儿要是有危险的话,她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从屋里跑出去。

    “你找我什么事儿?”狼哥点着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一缕烟丝。

    烟雾很快在空中扩散,庄甜甜被呛得差点咳出来。捏了捏鼻子,庄甜甜有些嫌弃地看了眼半空快要消散的烟雾,这才看着狼哥说道:“是关于酬金的事情。”

    庄甜甜话音刚落,狼哥就笑了。大片烟雾从嘴巴里吐出来,弥漫在屋子里,庄甜甜嫌弃地往远处躲了躲。

    “麻烦你可不可以不要吸烟?至少在跟我谈事情的时候不要吸。”庄甜甜有些生气地说道。

    狼哥撇着嘴笑了一下,并没有把手上的烟头掐断。“你把酬金给我带来了?”狼哥有些邪恶地笑着问道。

    庄甜甜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狼哥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不过……你必须先跟我签一份合同,我才敢把酬金交给你。”

    “哦?什么合同?”狼哥停下了手上正要吸烟的动作,看着庄甜甜,饶有兴趣地问道。

    “一份可以保证你不会告发我外公的合同。”庄甜甜说道。

    狼哥又笑了。觉得这小姑娘还真是天真啊!这种事情就算是签了合同又能怎么样,如果到时候自己真的去告发他,她还真的能拿这份合同去法院告自己不成?那样不就更加证实了张毅然犯罪的事实了?

    庄甜甜当然知道狼哥在笑什么,可如果真把她想的那么愚蠢,那就只能证明你智商低了。

    “绑架桑枝的事情,我外公答应给你多少钱?”庄甜甜说话的时候一只手伸进了口袋里。悄悄打开了里面的录音笔。

    “怎么,他没告诉你么?”狼哥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庄甜甜笑了:“钱是我亲自给你,不经过我外公的手,为什么不趁机多说一些呢?”

    庄甜甜此话一出,狼哥有些生气了。挑着眉毛说道:“当我们黑社会是什么啊?我们是那种随便占小便宜的人吗?千万别把哥哥跟街头的小混混比!我们可是很讲义气重承诺的!”

    庄甜甜有些无语,怎么听起来好像他们黑社会跟行侠仗义的侠客一样?

    “停!打住!”庄甜甜忍不住打断了他,抬头说道,“直接说多少钱就行了。”

    “十万大洋!”狼哥也不想跟她胡扯了,点燃另一根烟,把打火机扔在桌子上。斜眼看着庄甜甜某个部位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流氓!

    庄甜甜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关闭了录音笔。诡异的笑了一下,看着狼哥说道:“明天中午十二点在张氏集团对面的咖啡厅。你记得乔装打扮一下,千万不要让人看出来是你!”

    “好!”狼哥扔掉手上的烟头,竟然为庄甜甜拍手叫好。“年轻人果然爽快,比你你那个抠门的外公,我倒是更喜欢你呢!”

    狼哥一脸猥琐地看着庄甜甜笑。

    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不喜欢你!”

    狼哥愣了一下,好像没反应过来庄甜甜的话。忽而,呵呵的笑起来。“我就喜欢不喜欢我的人!”

    “你!”庄甜甜睁大眼睛,愤怒地看着狼哥。足足看了三秒钟,这才想到了什么,羞愤地骂了一句无耻,这才转身走出了狼哥的房间。

    “哎!咱们的合同好像还没签呢!”屋子里传来狼哥略带戏谑的笑声。

    “明天再说!”庄甜甜气愤地大声喊道。润滑的脸蛋上不知何时多了两朵粉红的桃花。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

    狼哥的几个小弟看见庄甜甜有些不太对劲儿,好奇地凑在一块讨论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刚才在里面,她不会被狼哥……那个了吧?”猴子一脸猥琐的笑着说道。

    这话正好被庄甜甜听见了,愤怒地冲他吼了一声:“你滚开!别在这里胡说!”

    话音刚落,猴子就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庄甜甜,十分猥琐地哟了两声,气的庄甜甜恨不得走过去打爆他的脑袋。

    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不屑于跟这些低等级的人打交道,直接朝着大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