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平静的一天过完了。

    桑枝跟门少庭的爱情还是那么幸福美好,他们轮流照看着门宸安,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

    肖菲看在眼里真的非常羡慕。

    三个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让肖菲暂时忘记内心的痛苦。晚上躺在床上,肖菲的脑袋偶尔会清醒一会儿,然后就会想到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个人。那个让自己痛彻心扉的人。

    不知道他现在和那个女人做什么,不知道工作丢了之后他有没有重新找,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跟自己一样,在某个安静下来的时刻,偶尔也会想起自己。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那个没良心的人怎么可能会想起自己呢?

    肖菲苦笑一下,抱紧了己的胳膊,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要努力,要坚强……

    肖菲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管未来会怎样,但是已经不会有比现在更加糟糕的事情了不是么?

    所以明天会更好。

    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慢慢地,桑枝睡着了。

    可能是对一个人的执念太深,就算是睡着了都会梦见他,并且他在梦里会对自己说出现实中不能说出的话。

    “菲菲,对不起,我错了。其实我心里真正爱的人是你!”

    “菲菲,你原谅我吧,我已经跟那个女人分手了,我们复合好吗?”

    “菲菲,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打我吧,骂我吧,我都不会还手的。我是畜生,我不是人。”

    “呜呜……菲菲,你知道吗,当你真的消失在我生命里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爱你。”

    梦境里的江北城哭得泪流满面,拉着肖菲的手苦苦哀求她留下来。

    肖菲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拒绝他的哀求,可是当江北城对自己说出那些话的时候,肖菲心里还是微微一颤,受伤的心脏仿佛得到了仙药的治愈一般,瞬间愈合了。

    肖菲开心的差点落泪。紧紧地握住江北城的手,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北城,你知道吗,其实这些天我也一直在想你。

    江北城开心地一把将肖菲抱在怀里,肖菲也紧紧地抱着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他最终还是想清楚了!

    肖菲心情异常激动。希望这次的相聚可是一辈子都不用分离,希望有了这次教训,自己和江北城可以白头偕老……

    肖菲在心里计划着这些,感动的眼泪哗啦啦流出来。

    江北城的胸膛很温暖。伴随着强有力的心跳,肖菲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融化了。好像化作一缕春风,江北城走到哪里,自己就吹到哪里,永远都要缠绕在他身边。

    就在肖菲要沉溺在江北城的温暖之中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哇哇的声音,肖菲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这才意识到刚才只是一场梦境。

    来不及失落,赶紧抱起可爱的小金鱼同学,帮他换好干净的尿布,又重新放回床上。

    当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肖菲发现小金鱼还是在一个劲儿的哭。两只小手不停在空气里抓挠,不知道这小家伙到底要怎么样。

    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小金鱼最后一次喝奶是晚上八点,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喂奶的时间到了。

    果然,当肖菲把奶、头放进小金鱼的嘴巴里之后,这小家伙立马停止了哭声,使劲儿吮吸着母亲的乳汁。

    小家伙的皮肤真是好极了,水水的嫩嫩的,吹弹可破。肖菲忍不住拿起手机给小金鱼拍了张正在喝奶的照片。

    等到以后小金鱼长大了,懂事儿了,就让他自己看看自己小时候是有多么爱哭鼻子。

    喂完奶,肖菲继续躺在床上睡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是会梦见江北城。梦见他微笑着说爱自己,梦见自己跟他躲在一个屋檐下避雨,梦见他脱掉自己的外套为她遮风挡雨,还梦见他用暧昧的眼神望着自己,深邃的目光,让人看一眼便能陷入眼底。

    等早晨醒来的时候,额头上和脖子上已经出慢了冷汗。肖菲用手摸了一下,湿漉漉的汗珠粘在手上,湿了大片手心。

    小金鱼还在闭着眼睛睡觉,时而紧皱眉头,时而露出微笑。

    伸手摸了下尿布,还好,小金鱼今天挺乖,还没有尿床。

    轻轻地走下床,帮小金鱼盖好被子,怜爱地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肖菲这才有些不舍得走进洗刷间。

    边刷牙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似乎还残留着泪水划过的痕迹。眼睛里带着红血丝,眼袋变大,眼圈发黑,还有卸了妆后皮肤的颜色——很诡异。

    像是吸毒十几年的人一样,又像是被恶鬼吸走了精元的干尸,阴沉沉的,带着数不清的晦气。

    婚姻失败的女人真可怜!

    桑枝则恰恰相反。有了江北城的前车之鉴,门少庭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不能像江北城那只畜生一样对待自己的女人。

    门少庭突然感觉自己以前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整天外出做任务,都没有时间好好陪陪桑枝。

    所以他要趁这段没有任务的时光,好好地弥补以前的失误。

    桑枝每天都可以享受到来自门少庭的温暖怀抱,贴心话语,爱的抚摸,每天都活在爱情的甜蜜里,就连做梦都是笑出来。

    脸上的肤色变得越来越好,光滑细腻有弹性,皮肤好的跟刚出生不久的门宸安不相上下。

    并且,有时候门少庭太腻歪,弄得桑枝都有些嫌弃他了。

    “老婆,起床吃饭饭了。”早晨八点钟不到,门少庭就穿着围裙,端着可口的早餐送到桑枝的床头。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惊艳绝伦的美男正看着自己微笑,桑枝有点怀疑自己还没从梦中醒来。

    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桑枝这才发现门少庭身上的围裙还没脱下来。仔细盯着他看了三秒钟,桑枝噗嗤一声笑了。

    门少庭有些错愕,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吗?怎么笑得这么诡异。

    从兜里拿出手机照了照自己那张三百六十度五死角的精致绝伦的帅脸,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啊!而且嘟嘟嘴的时候还是那么萌那么可爱。

    正在纳闷桑枝为什么笑自己的时候,桑枝突然停止了笑声,看着门少庭,悠闲自得地说道:“家里有个田螺王子也不错!”

    说完就自顾自下了床,留下门少庭站在原地发愣。

    田螺王子?

    额……

    “枝枝如果喜欢的话,我门少庭甘愿做你的田螺王子了。”看着桑枝消失在洗刷间的身影,门少庭小声嘀咕道。

    吃早餐的时候,门少庭帮忙照看着门宸安,坐在桑枝对面,专注地看着她。

    桑枝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抬头对门少庭说道:“你先把安安放在婴儿床上,跟我一起吃吧。”

    门少庭摇摇头:“你先吃就好。”

    桑枝皱了下眉头,宠溺地问道:“为什么不一起?”

    “因为,我想看着你吃。”门少庭温柔地笑着说。眼角流露着柔和的光,似乎能把人的心融化。

    桑枝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尽管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尽管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

    “那你随便了!”桑枝倔强地丢下这句话,就低下头大口吃着碗里的煎蛋。眼圈有些微微泛红。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桑枝觉得自己超幸福超幸福。

    很多时候,桑枝偷偷地看着门少庭那张俊逸的侧脸,总是在心里想,我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这辈子才能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吧!

    不过后来想想,又觉得不对。

    肖菲到底上辈子做了多少坏事儿这辈子才会遇到江北城这样的人渣?

    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门少庭问道:“肖菲吃了没?你不会只做了我们两个人的早餐吧?”

    门少庭微微一笑,用手帮肖菲把眉宇间的皱纹抚平,说道:“怎么会呢?我起床之后,爸妈就不在家了。然后就做了咱们三个人的早餐。肖菲的那份我放在客厅的餐桌上了,等她起床之后自己会看到的。”

    看着门少庭清澈明亮的眼神,桑枝心里很感动。少庭果然是个温柔细心的好男人。

    吃过早餐之后,桑枝从门少庭怀里接过门宸安,换他吃饭。

    心里一直担心着肖菲,抱着门宸安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最后终于忍不住过去看看她。

    站在二楼的走廊往下面的客厅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盘子空空的,食物已经被吃光了。

    客厅里并没有肖菲的身影,可能是吃饱饭之后又回卧室了。

    “咚咚咚——”

    敲响了隔壁肖菲房间的门,里面传来她轻柔的声音:“请进!”

    轻轻推开门,桑枝便从门缝里看到肖菲正在打包收拾东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桑枝加快脚步走进去问道:“肖菲,你在干嘛?”

    “收拾东西啊!”肖菲扭头看着她笑道。过了会儿,又补充道,“我想今天回娘家看看。”

    桑枝想了下,点点头。轻声说道:“回娘家看看也挺好。这么长时间没见面,爸妈一定很想念你。”

    肖菲点点头:“是啊。自从嫁给江北城之后,除了过年回家玩几天,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跟爸妈联系了呢。”

    说到这里,肖菲的心里感到一丝酸楚。老人上了年纪,老的会特别明显,几乎每过一天身上都能看到苍老了的痕迹。

    离婚的这段时间倒是让肖菲冷静下来不少,她终于想清楚自己该去做什么了。

    “这次打算回去住多久?对了,你跟江北城的事情……他们知道了吗?”桑枝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说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会划伤肖菲的心。

    “我还没说。”肖菲摇摇头。爸妈年纪大了,就不要让他们为这些事情操心了。

    “恩。”桑枝点点头,没有继续说话。

    “我让少庭开车送你回家吧。一个人带着孩子坐车回去不太方便。”过了会儿,桑枝又说道。

    肖菲想了下,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为什么啊?你自己带着孩子回去多不安全啊?”桑枝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下又说道,“菲菲,你不会是怕麻烦我们吧?我们是好朋友,你有事情需要帮忙我们当然要挺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