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是。”肖菲摇摇头,解释道,“枝枝,我真的没有这样想。我是因为……怕我爸妈看见是少庭送我回去的,而不是江北城。那样会让我爸妈起疑心的。”

    “真的只是这样吗?”桑枝咬了咬嘴唇,问道。

    “当然了。”肖菲走过来拉住了桑枝的手,“我们是好朋友,我怎么会怕麻烦你们呢!”

    “可是……”桑枝皱着眉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肖菲打断了。“我真的没事儿,不用担心我。到家之后会给你打电话。”

    “恩,那好吧。”桑枝点点头,轻轻抱了抱肖菲,叮嘱道,“那你路上要小心哦!”

    “恩,你放心吧!”

    张氏集团办公大楼。

    “甜甜,你昨天去哪儿了?”张毅然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貌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庄甜甜心中一紧,脸上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表情,抬头说道:“就是闲得无聊,出去走了走。”

    “哦。”张毅然哦了一声,听不出任何情绪。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庄甜甜的话,随即便转移话题道,“那个神秘人,昨天已经查到了。”

    “啊?是谁?”庄甜甜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这个,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想休息会儿。”张毅然摆摆手,躺在沙发上眯起眼睛,似乎随时都能睡着一样。

    庄甜甜吐了吐舌头,做了鬼脸就出去了。走出办公室的大门,庄甜甜摸了下兜里的那张薄薄的银行卡,确认还在,便放心的下楼了。

    这里面的十万块钱,是张甜甜在学校期间做兼职赚到的。原本还想等张毅然生日的时候送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这下看来计划要落空了。

    庄甜甜离开之后,张毅然便睁开了眼睛。走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开始上网搜寻关于宋浩辰的事情。

    庄甜甜来到昨天约好的咖啡厅,四下张望着,很快便发现在咖啡厅某个黑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打扮很奇怪的人。

    看身上的穿着好像印度人,头上包着一块厚厚的毛巾,戴着一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嘴上还粘着一大片黑乎乎的胡子。

    庄甜甜心里正感到一丝鄙夷,那人便冲她摆摆手。

    庄甜甜很诧异地指了指自己,只见那人点点头,这才有些不确定地走了过去。

    “狼……”‘哥’字还没有说出来,对面的人就把中指竖在嘴巴中间,‘嘘——’了一声,然后点点头。

    庄甜甜嫌弃地撇撇嘴,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钱带来了?”狼哥小声问。因为带着墨镜,庄甜甜并不知道他的眼神在看哪里。

    “恩。”庄甜甜点点头。

    “恩!”狼哥咬着下嘴唇,伸过来一只胳膊。

    “恩?”庄甜甜假装不明白什么意思,身子也跟着往后躲了躲。

    “拿来啊!”狼哥不耐烦地说,“不就是给我准备的么?”

    庄甜甜切了一声,然后说道:“你把自己打扮成这样,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狼哥!”

    庄甜甜此话一出,狼哥有些不太高兴了,摘下墨镜看着她说道:“不是你昨天说让我来的时候乔装打扮一下吗?这可是我花费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装扮好的,怎么样,效果还不错吧?你看你都没认出我来!”

    “行了行了,别臭美了!先在我的合同上签字!”庄甜甜说着递给狼哥一份文件。

    狼哥随意翻了翻,看到最后的时候靠了一声。

    “违约赔偿一千万?”

    一千万。

    一千万……

    感觉这辈子都不可能翻身了!

    “怎么了?知道自己赔不起就不要违约啊!”庄甜甜得意洋洋地说道。

    狼哥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行。”

    拿起笔刷刷刷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大名,并且按了手印。

    盯着自己不算漂亮的大字看了好一会儿,唇角扬起的弧度似乎是在欣赏艺术品。

    牵着这份合同,不但能得到十万块钱,还能泡到美妞,实在是太值得了!

    “签完了。钱可以给我了吧?”狼哥把合同推到庄甜甜的面前,淡定从容地笑着说道。

    庄甜甜嫌弃的脸蛋都快抽筋了。看了看上面跟蚂蚁爬差不多的字体,辨认了好长时间才看出来那是一个人的名字。

    万英俊。

    “呕——”庄甜甜差点干呕起来。

    长得不咋地,名字倒是挺英俊的!

    快速将合同折叠起来放好,从兜里拿出那张银行卡递给万英俊。

    “万……”庄甜甜本来想喊他的名字,可是后面的两个字她实在是喊不出来。只好尴尬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里面是十万块钱,密码是123456,拿着钱滚蛋吧,以后千万不要再拿之前的事情威胁外公!”

    “好的,成交!”狼哥拿着银行卡,得意的笑着。

    庄甜甜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起身便离开了。

    看着庄甜甜离开的背影,狼哥自信满满的笑着。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女人!

    就在此刻,坐在咖啡厅不远处的一个洋葱头发型个子不高的三十来岁的男人收起了自己的微型相机,得意地笑了笑,离开了咖啡厅。

    他已经躲在张毅然公司对面的这家咖啡馆蹲点好多天了,今天终于有所发现,心中不由大爽。

    桑枝和门少庭把肖菲送到车站,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

    “菲菲,车上什么人都有,你自己可以定要小心啊!我的手机随时都拿在手里,万一出了事儿赶快给我打电话!”

    这些话桑枝来的时候已经叮嘱了一路子了,肖菲没听烦,门少庭都听烦了。

    “好了,我知道了!”肖菲没好气的打断了她,然后又宠溺地责备道,“自从有了宝宝,你的性格都变得婆婆妈妈了!”

    桑枝也没生气,眨眨眼睛,笑道:“那当然了!因为我现在是一名正式的妈妈了啊!”

    肖菲翻翻白眼,没有看她,而是看着门少庭:“少庭,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把桑枝给我照顾好啊!等我回来要是看到她瘦了一点儿,我可跟你没完!”

    “哎呀,菲菲,你还嫌我不够胖啊!”桑枝有些无奈,没好气地反驳道,“你应该说等你回来要是看到我还是这么胖跟他没完!”

    话音刚落,肖菲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好吧,随便你们怎么样了!我先上车了,拜拜!”挥挥手,抱着肖瑾瑜,托着行李箱,消失在人群里。

    桑枝看着肖菲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突然有点失落。

    “少庭,肖菲在我家住的这段时间也没感觉到什么。只是她今天突然离开,我的心里就感觉有些别扭。空荡荡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回去的路上,桑枝说道。

    “没关系的,几天之后,肖菲还会回来。”门少庭安慰道。

    回家之后,打开微信,逛了下朋友圈,桑枝激动地尖叫起来。

    “少庭,你快看,朋友圈都被门边儿那个死妮子给刷屏了!啊啊啊!这么多好吃的,这么多美丽的风景,还有这张,你快看门边儿和雷刚嘟嘴卖萌的照片……这俩人最近玩得挺开心啊!”

    桑枝拿着手机跑到门少庭面前激动地喊道。

    门少庭微微一笑:“你想去旅游吗?我带你去。”

    “嗯嗯嗯!”桑枝使劲儿点点头。可是转念一想,又摇摇头,“还是算了吧。我们去旅游了,安安怎么办?还有你过不了几天就要回部队了啊!”

    “我可以请假。至于安安,可以让我妈帮忙照看着。”门少庭温柔地抚摸着桑枝的脸颊,想了下说道。

    桑枝愣了下,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门少庭嘴里说出来的。以前的时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部队的工作啊,怎么现在……

    “少庭,你怎么了啊?”桑枝疑惑地看着门少庭问道。

    “什么怎么了?”

    “你之前不是死活都不会耽误部队的任务吗?怎么现在突然说要请假陪我?”桑枝眨眨眼问道。

    门少庭微微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以前是我忽略了你,自己却浑然不知,还自以为是。现在经过肖菲这件事情,我突然发现我亏欠你好多。”

    门少庭说着,把桑枝揽入怀中。

    有些受宠若惊,桑枝拼命地眨巴眨巴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不知道在门少庭怀里待了多久,被他推开的时候,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枝枝,你怎么了?”见桑枝一直不说话,门少庭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我没事儿。”桑枝声音哽咽得说道,“就是有些感动。”

    门少庭呵呵一笑,宠溺地勾了勾她的鼻尖。“傻丫头。”

    桑枝使劲儿呼出一口气,抿了抿嘴巴,一下子扑进门少庭怀里,把他抱得紧紧的。

    脸上的肉肉太软,蹭在门少庭身上痒痒的,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真的要带我去旅游吗?”腻歪在门少庭怀里,桑枝软绵绵地问道。脸颊绯红,如同少女。

    “当然了,你想去哪里?”门少庭的声音始终都是那么温柔。

    “我想去……只要有你,随便哪里都好。”桑枝笑嘻嘻地说完,把门少庭抱得更紧了。

    “恩。”门少庭点点头。俯下身子凑到桑枝耳边小声说道,“我现在就有个地方想去。”

    “恩?去哪里啊?”

    “上床告诉你!”门少庭说着,一把将桑枝抱起来,朝床边走去。

    桑枝反应过来,立马在门少庭怀里挣扎。“啊——你个坏蛋,人家不要!”

    门少庭坏坏地笑着,也不说话。任凭桑枝怎么挣扎,他都不会松手。

    把桑枝按在床上,这丫头也不再挣扎了,而是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脸上浮现出两朵粉嫩的桃花。

    “少庭,你坏!”嘟嘴说道。

    “有多坏?”门少庭笑着问。

    “很坏!很坏很坏!”

    “既然你都说我坏了,我不能让你冤枉我啊!”

    “啊!坏蛋,人家的衣服都被你撕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