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来到家中之后,二老都非常开心。看着自己的外孙子长得白白胖胖的,闺女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二老脸上的笑容合不拢嘴。

    “菲菲,这次怎么就你们娘俩回来了啊?北城呢?”昨天晚上肖菲的父亲肖哲就想问的,但是被肖菲的母亲付晓曼拉住了。

    想起昨晚付晓曼对自己说的话,肖哲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爸爸,北城他……工作很忙,所以没有时间……”

    肖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肖哲打断了:“就算是再没时间,起码得把你送回来啊!让你一个女人带着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坐火车回家算是怎么回事?”

    肖哲板着一张脸,口气严肃地说道。

    “阿哲,赶快吃早饭吧!你这么大声说话把外孙子吓到了怎么办?”看得出肖菲脸色不对,付晓曼赶紧拽着肖哲的胳膊说道。

    “是谁昨天晚上告诉我说肖菲可能和江北城那个畜生吵架了来着?是谁昨天晚上担心的一夜没睡来着?我只是帮那个人问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她倒好,自己当好人还怪我多嘴!”

    肖哲没好气地说道。如果江北城那个畜生真的做出了对不起肖菲的事情,他铁定不会放过那个混小子!

    “爸、妈,你们都不要乱猜了。其实……我回来的事情北城并不知道。因为他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寂寞就带着孩子去桑枝家里玩了几天。看见桑枝和她爸妈相处的那么融洽,我突然感觉很惭愧。都好长时间没有来看过爸妈了,所以就跟桑枝告别,带着孩子坐火车来看你们了。”

    肖菲解释道,尽量让自己的话说的顺理成章些。因为父亲年轻时候做过警察,想要骗过他还真是不容易。

    “真的只是这样?”肖哲问道。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显然对肖菲的这一说法并不是很满意。

    “是的,爸爸。”肖菲回答。

    “哎呀,老头子,快点吃早餐吧!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脑袋里总是胡思乱想!菲菲生宝宝的时候我们不是去过他们家吗,北城对肖菲有多好,你我也不是没见识过……”

    付晓曼可劲儿帮肖菲打圆场,话还没说完却再次被肖哲打断了。

    “那可不一定!当时那么多亲戚朋友在,为了展现自己好男人的一面,是伪装也不一定!”肖哲坚持道,说话的语气不容反抗。

    他对江北城的印象并不是十分好。见到江北城的第一面,肖哲就觉得这个人情商高,心机重,肖菲跟他在一起或许会吃亏。但是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那么爱他,自己也不能说反对的话,只能在心里祈祷江北城不会做出对不起肖菲的事情。

    付晓曼看着自己这个固执的老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爸、妈,我吃饱了,想先上去休息一会儿。”肖菲放下手中的碗筷,抱着肖瑾瑜就回房间了。

    插上卧室的门,倚在门框上,眼睛有些湿润。裂开嘴,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这次回家就是想好好陪陪爸妈的,根本就不想提起关于江北城的一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爸爸总是提起那个混蛋!

    肖哲本来还想说几句什么,却被付晓曼打断了。

    “你就少说几句吧!我看这俩人八成是吵架了,我上去打探一下情况,你以后在孩子面前再也不要提起这件事,知道了吗?”

    付晓曼说完就急匆匆地上楼去。

    从昨天去火车站接肖菲的时候,她就看出了这孩子不太对劲儿。虽然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可是那笑容看起来却让人心疼。就好像一个受伤了的孩子,为了不让别人担心,而佯装微笑一样。

    他们二老跟江北城这人也没见过几面,也就是结婚前听肖菲不停在他们口中提起江北城,提起他对自己有多好多好。尽管付晓曼提醒过肖菲不要太相信江北城,就算结婚了也不要百分百的信任他,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可肖菲还是笑着说,北城才不是他们想的那样,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

    付晓曼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肖菲跟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有多么的骄傲。那骄傲像是阳光一样,很是耀眼。

    付晓曼只是点点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有些事情,需要自己亲身经历了,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咚咚咚——”轻轻敲响了肖菲的房门。里面传来肖菲有些不情愿的声音:“我有些累了想睡会儿。您先回去吧。”

    “菲菲,是妈!开门,我有话对你说!”付晓曼担心地说道。

    “您要说什么?不能等我休息好了再说吗?”肖菲快要哭出来了。非得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击破自己最后一道防线,让自己崩溃吗?

    付晓曼听得出桑枝语气里的疲惫,只好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对着屋子里面的肖菲喊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准备一杯热牛奶放在门外,要是渴了,记得打开门把它喝了。”

    听着母亲温柔的话语和渐行渐远的叹息声,肖菲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妈妈,对不起。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鼓起勇气面对所有事情,不再逃避。

    ……

    “母亲节?”桑枝瞪着电脑屏幕上弹出来的网页,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快速翻开手机上的日历表,桑枝才发现后天就是母亲节了。还记得去年母亲节的时候桑枝买了一支康乃馨送给莫青莲,祝她母亲节快乐。

    当时并不懂做母亲的辛苦。如今自己也成为了一名母亲,桑枝突然觉得那支康乃馨太过寒酸了。

    当年母亲带自己,一定比现在自己带门宸安更加辛苦吧!

    一定要给莫青莲准备一个特别的母亲节礼物!

    桑枝在心里暗暗想道。

    “少庭,我们去逛街吧!”关掉电脑,从电脑椅上走下来,桑枝对门少庭微微一笑。

    “怎么突然想到逛街了,有什么东西需要买吗?”门少庭一边哄门宸安,一边问。

    “当然有东西要买了!不只是我,还有你!”桑枝走过来抱住门少庭的肩膀。

    “买什么?”门少庭疑惑地问。

    “哎呀,废话这么多干嘛,快去开车!”桑枝宠溺地笑了笑,拉着门少庭就往外跑。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来到一个首饰专卖店。

    “你确定要给岳母送一条水晶项链?”门少庭皱着眉头问道。后天可是母亲节啊,送水晶项链有点像情人节。

    “对啊!别看我妈一大把年纪了,其实心还是少女心。她最喜欢我们年轻女孩子的东西了!放心吧,等后天早晨我把水晶项链拿到她面前的时候,你直接看效果就知道了!”

    桑枝信誓旦旦地说道。随后对服务员说道:“把这条水晶项链给我包起来!包装要弄得精致一些哦!”

    说完,又扭头对着门少庭问道:“对了,你打算送婆婆什么礼物啊?就按照我们在车上商量好的,早晨在我家给我妈过完母亲节,中午就去你家给婆婆过母亲节。好久都没见婆婆了,心里还挺想念的!”

    “我也是很想念啊!”门少庭说道。忽而眉毛皱了起来,母亲节的礼物他真不知道选什么好啊!

    水晶项链买好之后,桑枝陪着门少庭大少爷逛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件能让他看得上眼的东西。最后把桑枝都快弄烦了。

    “门大少爷,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啊?母亲节不一定非得送一件高大上的特别有新意的礼物啊,其实也可以是一件很普通的能带给人温暖的小礼物。”

    桑枝好心地提醒道。真想有个东西能快速吸引门大少爷的眼球,让她赶快结束这次疲惫的购物旅程。

    外面的天都快黑了啊!来的时候明明还不到上午十点。

    门少庭并没有回复桑枝的话,而是盯着马路对面的某家服装店,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想到了什么。

    桑枝疑惑地看了门少庭几眼,刚想问怎么了,就见门少庭丢下自己,急匆匆朝着马路对面跑去。完全不顾来往的车辆。

    桑枝在后面担心地提醒他小心车辆,这货却跟没听到一样,依然不顾一切地往前跑。

    桑枝原本想跟着他跑过去,却发现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太多,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站在原地等了大概有十分钟,门少庭终于从对面的商店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件大红色的毛呢外套,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桑枝惊讶得盯着毛呢外套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门少庭正站在马路对面冲着自己微笑。等来往的车辆都停下来之后,这才快速穿过马路,跑到桑枝面前。

    “你刚才跑过去,就是为了买这个?”桑枝瞪大眼睛看着门少庭问道。

    “是的。怎么样,好看吗?”门少庭笑着说道。

    桑枝伸手摸了摸那件毛呢外套,非常诚恳地评价道:“好看是好看,可是这么大热天的,穿上会长出痱子来的!”

    “对了,你的购物袋呢?”桑枝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我小的时候,跟妈妈一起逛街。她看上了一件红色的毛呢外套,样式要比这个土一些,不过在当时看来已经很洋气了。那个时候爸爸的生意才刚开始做,家里也并没有现在这个富裕。所以妈妈在那件毛呢外套面前站了好久,最后都没有买。”

    门少庭看着手里的毛呢外套,答非所问地说道。

    门少庭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幽暗深沉的眸子流露着坚毅的让人心疼的光芒。

    桑枝咬了下嘴唇,没有说话,而是紧紧地牵住了门少庭的手。

    回到家之后,桑枝跟莫青莲要了购物袋,帮门少庭精心的把毛呢外套包装起来。虽然手中制作有些粗糙,但是上面的每一笔彩笔画都充满了暖暖的爱心。

    桑枝看着购物袋上自己画的那个母亲抱着儿子的彩笔画,甜甜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