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夜晚躺在床上,桑枝叽里呱啦地跟门少庭讲述着母亲节要做的事情。在桑枝的描述里,她要给莫青莲一个大大的惊喜,让莫青莲感受到来自女儿的温暖。

    门少庭也不打断她,一直很认真地听她讲话,脸上不自觉得浮现一个微笑。

    后来,桑枝讲累了,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门少庭帮她盖好被子,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怜惜地说道:“真是个傻瓜,总是想着别人的事情,却忘记自己也是一位母亲。”

    说完,俯身,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

    第二天上午,桑枝把孩子交给莫青莲,然后以回家看爷爷为借口和门少庭跑出去准备食材了。他们的计划就是给莫青莲准备一桌美味可口的早餐,就在莫青莲感动不已的时候,桑枝把事先准备好的水晶项链拿出来,亲手为自己的母亲戴上。

    到时候莫青莲一定会感动的哭出来吧!

    桑枝想象着莫青莲夸张地抱着自己大哭,对自己说这是她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母亲节礼物的情景,幸福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枝枝,你先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从超市回家的路上,门少庭把车子停在了路旁的林荫道上,然后一路小跑着来到附近的一家花店。

    十几分钟后,门少庭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微微翘起的唇角似乎有点小得意,像是刚做完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一样。

    桑枝透过车窗看向门少庭高大颀长的身影,阳光划过在他的唇角留下一抹浅浅的笑容。这个男人已经没有当初遇见他时的那般锋利,时光的长河将他原有的棱角磨平,将原本那个腹黑骄傲的男孩雕琢成一个细心温柔的的男人。

    如果桑枝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是进花店帮自己预定鲜花去了。

    门少庭上车以后,就发现桑枝一直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眼神里带着一抹惊喜和感动。

    糟糕,自己的帮她预定鲜花的事情不会被拆穿了吧?

    门少庭干咳两声,面无表情地提醒了句坐好,车子马上就要开了,然后神色淡定地出发了。

    桑枝心里明白,门少庭肯定是做了好事不想让自己揭穿,而是打算明天给大家一个惊喜,于是识趣地没有揭发他。

    收敛起诧异的眼神,桑枝把目光转移到了车窗外。却不想看到了让自己长针眼的一幕。

    车子正好路过xx医院门口,桑枝看到江北城扶着杨小娟的胳膊从医院里走出来。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江北城一直皱着眉头,也不说话;而杨小娟则是一脸痛苦的表情,眼神里充满了幽怨。

    和前不久相比,杨小娟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两人走到路边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公交车。

    后面的事情桑枝就不知道了,因为车子已经走远了。

    扭过头来,望着面前的空气发呆。桑枝脑海里的画面还停留在杨小娟走路的姿势上。

    她看起来很痛苦,双手紧紧地抓着江北城的胳膊,两条腿好像不敢挪动。额头上冒着一层细汗,似乎每走一步,都要咬紧牙关……

    “枝枝,你在想什么?”门少庭注意到了桑枝的不对劲儿,有些担心地问道。

    桑枝回过神,抬头望着门少庭眉宇间的担忧,不忍让他担心,一脸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就是看到两个认识的人。”

    门少庭摸了摸鼻子,下意识朝车后窗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像他这么聪明的人,即使桑枝不说,他也知道是谁。

    车子开到桑梓家的别墅小院。桑枝从车上走下来悄悄潜入客厅,看到桑梓和莫青莲都不在,这才放心地走过来,打开后车厢,把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拿进卧室藏好。

    既然是母亲节特别惊喜,当然不能把这些东西放在厨房这种显而易见的地方了!

    蔬菜都带着保鲜膜的,所以即使在常温下放一晚上第二天也不会坏掉。

    食材太多,桑枝一个人拿不完,门少庭就帮他把剩下的都带上去。

    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桑枝像是一只小袋鼠一样,手里捧着很多东西,脚步轻快地走上楼梯。在开门的时候差点把手里的辣椒掉在地上,还好桑枝及时蹲下,才避免了辣椒落地发出碰撞的声音。

    看着桑枝娇憨可爱的模样,门少庭忍不住笑了。

    食材很快就被两人成功藏好,没有露出半点破绽。去莫青莲房间抱门宸安的时候,她竟没有起半点疑心,还关心地问桑枝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多陪爷爷一会儿。

    桑枝笑着说爷爷他老人家怕门宸安会哭闹,就让自己跟门少庭回来了。

    莫青莲感动得都不知道说啥了,这老爷子心眼真好,处处为晚辈着想。

    把孩子交给桑枝只好,莫青莲又关心地问桑枝有没有吃饭,没吃的话自己就去厨房做。桑枝听了鼻尖一酸,一把拉住莫青莲,对她说自己跟少庭已经在外面吃过了,不用做了。

    就因为桑枝的这句谎话,让她和门少庭两人饿了一下午。

    晚饭的时候跟平时一样,谁也没有提明天是母亲节的事儿。莫青莲时不时问几句肖菲的情况,这孩子的惨况她可是亲眼目睹的,竟然没跟她打声招呼就离开了,心里也挺担心的。

    听桑枝说她已经回娘家了,发短信说过的很好不用担心,也就放心了。

    伴随着几句闲聊,晚饭结束了。

    桑梓心里还想着阿井水的事儿,可是作为老丈人也不能总是在女婿面前提起这事儿,纵使心里有些失落,也只能倔强的忍着。在心里默默地给门少庭降低了评分。

    桑枝把门宸安交给门少庭,自己帮母亲去厨房洗碗。

    自从嫁出去之后,桑枝已经好久都没有亲自洗过碗了。

    在门少庭家都是吴妈在洗碗,可能是习惯了,回娘家之后竟然忘记帮母亲洗碗了。

    “妈,把碗放下吧,今晚让我来!”桑枝戴上橡胶手套,把莫青莲手里的碗筷夺过来。

    看着她脸上闪过的一丝惊愕,桑枝解释道,“让我来吧!您每天都做饭给我们吃,而我却连碗都没有刷过。妈妈,您先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莫青莲点点头微微一笑,扭头就走开了。嘴巴里还不忘说一句:“这孩子,总是整这么煽情的画面。”

    一边说还一边夸张的抹着眼角的泪水。

    不过桑枝直接把这个画面无视了。

    无奈地叹口气,在心里默默祈祷还好自己的性格并不像母亲,要不然等到四五十岁的还这么少女心,真怕门宸安会受不了。

    把碗筷干干净净刷着三遍之后,桑枝这才小心翼翼收起来。回到客厅,吃了几块莫青莲切好的西瓜,然后就拉着门少庭回卧室休息了。

    明天还有重要任务在身,今天必须早睡!

    第二天母鸡还没打鸣的时候桑枝和门少庭就起床了。他们定的闹钟是五点的。因为桑梓习惯了早起在院子里打打太极,所以他们必须赶在他起床之前。

    两人蹑手蹑脚地把食材拿到厨房,害怕门宸安被吵醒没人哄,只好轮流照看着。一个人照看门宸安一个人去厨房做菜,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后两人再交换过来。

    这个不算复杂却庞大的任务花了两人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完成。奇怪的是两人做菜期间,桑梓竟然很配合得没有去院子里打太极。似乎是有意不想打扰他们一样。

    当所有的饭菜做好端上桌,桑梓和莫青莲才赖洋洋地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满桌子丰盛的饭菜后,两人都被震惊到了。

    莫青莲和桑梓对视一眼,然后满脸不可思议地走下楼梯,指着餐桌上的饭菜问道:“这些都是你们做的?”

    桑枝和门少庭相视一笑。很显然,莫青莲的反应让他俩很满意。

    “爸爸、妈妈,快坐下吧!尝尝我和少庭给你们俩做的早餐!”桑枝微笑着拉莫青莲入座。

    这时,门少庭也很有眼见的把桑梓拉到了席位上。

    原本桑梓心里还有些埋怨门少庭没有帮自己弄到阿井水的事情,可是当屁股挨着板凳,看着满桌子丰盛的早餐,桑梓早就把心里的不愉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还是枝枝结婚以来,自己第一次吃到女婿亲手做的菜啊!

    “快尝尝这个糖醋里脊怎么样?这可是我亲手为你们做的!”

    二老屁股刚坐下没多久,桑枝就殷切得往他们碗里夹菜,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容。还不忘问一句味道怎么样。看到他们不约而同得点头称赞,桑枝心里比吃了蜜都甜。

    在二老面前献殷勤的事情就交给桑枝了,看门宸安的任务当然落在了门少庭身上。原本还担心小家伙会不会在外公外婆吃饭的时候突然放声大哭搅了饭局,没想到他还挺听话的。吃饭前给他换了尿布,喂了奶,之后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没有哭闹。

    桑枝不停给二老往碗里夹菜,乐此不彼地重复着同样的话。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每次桑梓和莫青莲吃到自己做的菜时都会微微皱下眉头,然后努力强迫自己露出笑容。

    后来,莫青莲实在是受不了桑枝不停往碗里放她自己做的菜了,于是和蔼可亲地对她说道:“枝枝啊,爸爸妈妈基本上已经吃饱了。你不用管我们了,把孩子交给我照看着,你跟少庭也吃饭吧!”

    桑枝还以为莫青莲是在心疼自己呢,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妈,你才吃了多少啊就饱了!难的我跟少庭做一次饭,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多吃点吗?”

    “不了,我真的吃饱了!最近胃口不大好,你不用管我了,给你爸爸吃吧!”莫青莲捂着胸口说道。

    冲桑梓眨了眨眼睛,心道,老公就是用来落井下石的!

    桑枝也不傻,愣愣地看了莫青莲三秒钟,问道:“妈妈,你不是胃口不好吗,你捂着胸口干啥?”

    莫青莲慌忙把手往下移动了几寸,呵呵一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