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想到了什么,也没跟莫青莲计较,凑到门少庭耳边小声问道:“你昨天预定的鲜花呢?”

    门少庭眼睛睁大,一脸无辜得看着桑枝:“我没有预定啊!”

    “你昨天不是去花店了么?”桑枝眨眨眼问。然后恍然大悟得笑了一下,捏了下门少庭的胳膊说,“哎呀,你就不要骗我了,我早就猜到了!快点给那边打个电话催一下啊!”

    门少庭算是明白桑枝的意思了。原来她误会了,以为自己进去是给丈母娘订花去了。

    目前的形式有些尴尬,门少庭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可是看着桑枝期盼的眼神,门少庭苦闷地一笑:“老婆你真聪明,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把孩子交给桑枝,门少庭就走出了客厅大门。

    莫青莲发现情况有些不对,看着桑枝问道:“枝枝,你刚才叽叽喳喳地在跟少庭说什么啊?这吃早饭呢,他怎么跑出去了?”

    桑枝脸上露出一个自认为很甜美的笑容,对莫青莲说道:“没事儿,不用管他,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接着吃啊!”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门少庭走了进来。莫青莲把原本想说的话忘记了,嘴巴里只剩下一句:“少庭,快过来坐下吃饭。”

    门少庭轻轻点下头,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莫青莲激动地心脏砰砰乱跳几下,如果不是脸上的鱼尾纹在厚厚的浓妆下都遮不住,她都要怀疑自己是逆生长了。

    从容优雅地坐回桑枝旁边,对桑枝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桑枝会心一笑,把孩子交给门少庭。然后拖着爸妈有的没的聊了起来。

    花店的送花人员速度还挺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送到了家门。

    当莫青莲从桑枝手中接过那么大一束粉嫩的康乃馨时,激动地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少女时代。脸上带着两抹红润,比打了胭脂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桑梓看了竟然吞了口唾沫。当初就是这张娇羞的面孔打乱了他的平静如水的思绪,让他深深地爱上她的。

    “妈妈,祝你母亲节快乐!”桑枝扑上去送给莫青莲一个大大的拥抱。

    莫青莲感动得泪光闪闪,但依然倔强地咬了咬嘴唇,扯着嗓子喊道:“人家有那么老吗?以后不要叫妈妈了,叫姐姐!”

    “你个傻孩子也真是的,要给人家惊喜干嘛不提前说一声,搞得场面这么隆重,我都没来得及找几个同时过来凑凑热闹……”

    莫青莲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桑枝额头上冒出的一层细汗。

    我看你让同事过来纯粹是拉仇恨的吧!

    心里这么想,可桑枝嘴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惊喜嘛,当然不能提前说出来了,否则还叫什么惊喜啊!”桑枝迎着头皮说道。

    莫青莲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干净的粉红色手帕,学着古代电视剧里的女人美美的擦拭眼角的泪水,点头道:“恩,你说的也对!”

    桑枝嘿嘿一笑,把莫青莲放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镶着金边的藏蓝色小盒子。

    “当当当当——其实前面的只是前奏哦,这里才是高潮!”

    桑枝把精致的小盒子摆在莫青莲面前,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

    莫青莲惊讶地一连眨了好几下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花眼,这才把小盒子从桑枝手里拿了过来。

    刚要打开盒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莫青莲突然起了玩心,眨着刷的一丝不苟的长睫毛说道:“等下,先让我猜猜看!”

    桑枝微笑着站在一旁不说话。门少庭坐在一旁哄孩子,并且时不时关注这边的情况。而桑梓则是幽幽地坐在沙发上抽烟,表面上漫不经心,其实心里非常在意莫青莲的反应。

    “这里面是耳环?”莫青莲试探性地问道。

    桑枝微笑着摇摇头。

    莫青莲看着那个精致的小盒子,用手度量着尺寸,自言自语道:“这么小的盒子,也不可能是玉镯啊!戒指也不可能……”莫青莲眼中闪过两道亮光,“难道是……”

    眼看着她就要猜对了,桑枝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只听莫青莲嘴巴里吐出来两个字:“发卡?”

    莫青莲脸上还保留着自己肯定答对了的得意微笑,站在一旁的桑枝则是快要吐血了!

    郁闷地锤了锤胸口,有气无力地对莫青莲说道:“继续吧!”

    莫青莲玩心未退,一点疲倦的样子都没有。眯起眼睛盯着小盒子看了好一会儿,脑袋里掠过很多的物品然后又被自己否定掉。

    最后,笃定似的看着小盒子说道:“项链!”

    桑枝睁大眼睛,和坐在自己身后的门少庭对上一眼,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恭喜妈妈,答对了!快打开看看吧!”

    在桑枝的怂恿下,莫青莲小心翼翼地打开精致的小盒子,当看到里面那颗闪着紫色细碎光芒的水晶石的时候,眼睛被瞬间惊艳了!

    “紫水晶!”莫青莲激动地大叫起来。

    几秒钟之后,紧紧地抱着桑枝,带着哭腔说道:“枝枝,妈妈真的是太爱你了!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紫水晶的!呜呜呜……这还是人家人生中第一次过这么盛大的母亲节、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母亲节礼物呢,呜呜呜……”

    刚才不是还说让自己不要叫妈妈改叫姐姐么?桑枝一头汗水,你这么说会暴露自己的年龄的!

    莫青莲还腻歪在桑枝身上哭,却被桑枝嫌弃地推开了。

    “妈妈,我帮你带上吧!”

    微笑着从莫青莲手里拿过紫水晶项链,小心翼翼帮她待在脖颈上。又跳到前面帮她整理好有些凌乱的卷发。

    不知道是紫水晶的反射,还是莫青莲的羞涩,总之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润,像是刚刚成熟的桃子,可爱极了。

    “我美吗?”莫青莲摸着胸前的紫水晶,羞涩得眨着长睫毛问道。

    桑枝重重地点点头:“当然了,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莫青莲被桑枝说的一下子害羞地逃跑了。

    桑枝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于是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妈妈永远都是十八岁美少女!”

    莫青莲听了这话,咬着嘴唇朝后面看了一眼,脚上的速度更快了。

    迈着小碎步没几下就跑到房间里躲了起来。那娇憨的姿态宛若十八岁少女。

    桑梓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意,呆呆的看着卧室门口的方向,仿佛有种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错觉。

    桑枝和门少庭笑得肚皮都疼了。

    莫青莲走到卧室的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镜子里被名贵化妆品保养得宛若少女的肌肤,在紫水晶的衬托下仿佛更光鲜艳丽了。

    只是身上那件黑色镂空长裙,和脖颈里的紫水晶看起来不是很配。

    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儿,莫青莲终于找到去年跟桑梓逛商场的时候买的一件白色的小礼服。

    半个小时以后,当莫青莲从卧室里走下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被惊艳到了。

    白色庄重的小礼服,金光闪闪的紫色水晶项链,微胖的身材却不显臃肿。高高挽起的发髻,鬓角两旁留着两缕长发,衬托着莫青莲的微胖的圆脸,如同少女般可爱甜美。

    桑枝眨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大美人。难道刚才老妈不是害羞了,而是上去梳妆打扮去了?

    “咳咳,老娘美吗?”莫青莲惦着小脚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连说话的口气都变得从容优雅了很多。

    “美若天仙,惊为天人!”桑枝这话可不是拍马屁,而是发自内心的由衷的赞美。在她眼里,母亲是永远的女神!即使她很平凡,即使她不美丽!更何况莫青莲这身打扮确实很不错!

    突然想到了什么,桑枝跑到卧室从抽屉里翻箱倒柜摸出自己早些年买来的相机。已经好长时间没用了,上面都落了一层灰尘。

    跑到楼下拉着老爸和老妈拍照。

    莫青莲挽着桑梓的胳膊,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红润。娇羞地靠在桑梓的肩膀上,心脏竟然快速跳动了几下。

    这让莫青莲慌张不已,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中午,桑枝和门少庭回到军区大院。林雅然见两人带着大胖孙子回来了,开心地不得了。

    可能是上午给莫青莲过母亲节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两人都有些疲惫了。不想再大费周章,吃午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声张,小心翼翼的,等吃过午饭门少庭才敲响了林雅然的房门,笨拙地把手中的的礼物送给养活了自己整整三十年的母亲。

    林雅然收到礼物的那一刻既惊喜又惊讶,打开包裹以后,反应甚至有点癫狂。拿着红色毛呢外套的手不停颤抖,眼眶中的泪水不停旋转,却被林雅然控制的很好,始终都没有掉下来。

    “少庭,没想到你还记得妈妈喜欢这件毛呢外套!”林雅然声音里有些哽咽。哽咽中带着感动。

    门少庭轻轻一笑,走过去抱住了母亲的肩膀。温柔地安慰道:“妈,多大的人了,哭什么,让人笑话!”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你是我爱的女人,你喜欢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声音温柔得像是韩剧里的男主角,林雅然感动得抱紧了自己的乖儿子,眼泪终于忍不住哗啦啦涌出来。

    林雅然是个感性的人。她会因为生活中一个很小的细节而感动。哪怕只是今天午饭后桑枝帮忙刷了一次碗。

    “对了,妈,你的手怎么样了?没有留下疤痕吧?”

    门少庭突然想到了不久前母亲烫伤的手,赶紧拉过来看。只见母亲白嫩的手心里留下一条淡淡的粉嫩的疤痕,看着让人心疼。

    “还疼吗?”门少庭小心翼翼地触摸着林雅然手上的伤疤,心疼地问道。

    林雅然欣慰得笑了一下,不想让儿子担心,安慰道:“不疼了。早就不疼了。不用担心我,除了伤疤丑点,其他并无大碍。”

    门少庭摸着母亲的手,眼睛里蒙起一层雾气。

    “对不起妈妈,以后我会保护好你,再也不让你受伤了。”

    林雅然还是第一次从门少庭嘴巴里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微微悸动了一下。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换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笑道:“傻孩子,怎么今天老是做让妈妈掉眼泪的事情。”

    门少庭羞涩地笑了一下,将妈妈紧紧地地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