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雅然跟莫青莲是完全不同的女人。如果非要说出哪里不同的话,可能林雅然偏感性一些,莫青莲偏矫情一些。

    同样是收到礼物,莫青莲会高调地挂在脖子上,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是她的宝贝女儿送的,让全世界的妈妈都羡慕自己有个好女儿。而林雅然则会小心地把它收藏好,偶尔拿出来回味一番,想想这些年儿女给自己带来小幸福小感动。

    事实上,她就是这么做的。

    站在镜子前试穿毛呢外套十分钟,然后就脱下来小心翼翼地叠好收藏在衣橱里。

    林雅然有个厨子是专门存放这些年儿子和女儿送给自己的礼物的。基本上从他们懂事儿起就来是送自己礼物了。每一次林雅然都会好好地收藏起来。甚至很早期的礼物都是门少庭和门玥玮的手工制作,一幅画或者是几张卡片,林雅然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全部都好好地收藏着。

    门少庭前脚刚踏出林雅然的房门,后脚就被门玥玮拖住了。

    “哥,我找你有事儿!”像是小时候一样,门玥玮神秘兮兮地把自己拖到了墙角。

    “怎么了?”挑着好看的眉毛,眼神里满是宠溺。

    门玥玮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这才小心翼翼地看着门少庭问道:“肖菲呢?怎么没跟你们一块来?”

    门少庭额头冒出一粒豆大的汗珠。

    上次你表现出那么挤兑人家的模样,谁还敢有勇气踏进咱家大门招惹你?

    “回娘家了。怎么了,又想挤兑人家了?”门少庭笑了笑,语气里略带调侃。

    “怎么可能!”门玥玮狠狠地瞪了门少庭一眼,忽而,脸色又变的担忧起来,可怜兮兮地问道,“她不会是因为我才被气得回娘家了吧?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在她面前说那些话故意刺激她。雷明还因为这件事情跟我冷战了三天呢。”

    还没等门少庭说什么,门玥玮就自己认罪了。

    看着门玥玮那副愁眉苦脸的模样,门少庭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已经诚心悔过了。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蛋宠溺地笑道:“放心吧,你才没有这么大面子呢!”

    “恩?这么说她回去不是因为我了?”门玥玮睁大明亮的眸子看着门少庭问,忽而又神经质地摇着他的胳膊撒娇,“哥哥,你能不能跟嫂子商量一下让她回来啊?我答应雷明要当面跟她道歉的!”

    道歉?

    门玥玮一下子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这两个字也能从门玥玮口中说出来。

    虽然上次的事情门玥玮做的确实有点过分,不过……道歉就不用了吧?反正人家肖菲本来就不介意。

    “好不好嘛,哥哥?”

    看着门玥玮可怜兮兮的模样,门少庭也不想继续刁难她,只能安慰道:“玥玮,人家肖菲根本就不在意你上次说的话。她回娘家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至于雷明,我自会去跟他说的。你就放心等着他来屁颠屁颠得讨好你吧!”

    说完,轻轻拍了拍门玥玮的肩膀,以示鼓励。

    “真的吗?”门玥玮睁着明亮的眸子,可爱的笑脸上带着两个小酒窝。踮起脚尖使劲抱了抱门少庭,亲昵地在他耳边说了句哥哥我爱你,然后就羞涩地跑开了。

    门少庭在后面切了一声,骂了句:“虚伪!”

    突然想到了什么,门少庭又把门玥玮给叫住了。

    “玥玮,我记得你有十几颗黑曜石是吧?”高大的身影挡在门玥玮面前问道。

    门玥玮一听就知道他要打自己黑曜石的注意,赶紧后退几步,紧张地说道:“是啊,可是被我弄丢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丢了?是吗?前不久我去你房间找雷明的时候还见到了呢!”门少庭说着话的时候,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

    “是吗?那可能是你见到之后丢的!”门玥玮紧张地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既然你说丢了,若是被我找到的话,算我的怎么样?”门少庭不依不挠地说道。

    “凭什么?我的东西就算被你找到了也只能物归原主!”门玥玮不服气地说道,说完就要走开,却被门少庭挡住了去路。狠狠地翻个白眼,转身就往后走。

    门少庭也不拦他,淡定自若地说道:“就凭我帮你给雷明求情。”

    话音未落,某人的脚步立马停了下来。转身,立正,空姐般标准微笑。

    “你怎么不早说呢!”脚步匆匆走进自己的卧室,不到三分钟就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黑色盒子。

    “给,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儿啊!”很不情愿地把东西放在门少庭手里,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甚至还矫情地落了几滴泪,“小黑,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是你的主人了哦!你要在新的主人那里乖乖的哦!”

    要不是因为怀孕,门少庭真想上去踢她一脚。心想,小样儿,你就别装了!

    “行,放心吧,答应的事情我一定做到!”宠溺地笑了笑,拿着小盒子就离开了。

    “哎,你要这个干嘛啊?”后面传来门玥玮好奇的声音。

    “送你嫂子的礼物!”门少庭头也不回地回答。

    花店里的花原本是送给桑枝的,谁想到却被她误会,阴差阳错送给了莫青莲。虽然心里有些苦恼,但是看见桑枝脸上开心的笑容,门少庭还是觉得很满足。

    礼物可以重新准备嘛!再说了母亲节送花好俗哦,而且没心意,还不如送自己手工制作得黑曜石手链呢。

    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串珍贵的黑曜石手链就制作完成了。看着那串精致的手链,想象着晚上桑枝收到礼物时脸上甜甜的笑容,门少庭忍不住笑了出来。

    “少庭,你傻笑什么呢?”不知何时,雷明站在了书房里,正对着门少庭笑。

    门少庭摆摆手示意雷明坐下。顺便把手里的黑曜石手链藏进兜里。

    “听说你欺负我们家玥玮了?”还不等雷明屁股坐实了,门少庭就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质问道。吓得雷明赶紧又站了起来。

    “玥玮说你找我有事儿,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门少庭看着雷明那怂样,不耐烦地骂道:“快坐下!又不是在军队里训话,你站着让我一个人坐在这里说话多别扭啊?”

    雷明点点头,在门少庭旁边坐下。然后就闭着嘴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待着门少庭训话。

    “听玥玮说,你们两个冷战三天了?因为肖菲?”门少庭斜着眼睛问。

    雷明点点头,恩了一声,然后解释道:“我早就不喜欢肖菲了,如果还能跟她有交集,也只能做朋友。况且人家也不喜欢我。我觉得玥玮那样做不光是对肖菲的不尊重,还有对我的不信任。”

    门少庭明白雷明的意思,点点头。给雷明倒了一杯茶水,劝说道:“玥玮脾气就那样,别介意。另外,人家肖菲根本就没有介意玥玮的话,你们俩却在这里因为这件事情闹别扭,是不是有点矫情了?”

    “她介不介意是她的事情。玥玮这么做确实也有不对的地方。”雷明有些死脑筋得坚持道。

    “那也没必要冷战这么多天吧?玥玮因为你不搭理她,在我面前哭得多惨你肯定不知道!”为了自己妹妹的幸福,门少庭不惜说谎。

    “玥玮……哭了?”雷明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门少庭。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啊,打小就没见门玥玮哭过,她竟然会为了自己哭?

    “对啊,我还能骗你不成?玥玮在我面前哭湿了两卷卫生纸,要不要我拿出来给你看看……”门少庭话还没说完,雷明就站起来跑了出去。随手从茶几上拿起一颗葡萄朝雷明丢过去,“喂,你去干嘛?”

    “去找玥玮!”话音未落,雷明的身影已从书房里消失了。

    门少庭切了一声,嘿嘿笑了起来。

    晚饭后,桑枝跟往常一样抱着门宸安哄他入睡。还时不时看看朋友圈里的好友们有没有更新动态。

    翻了一圈,惊喜得发现肖菲竟然更新动态了。

    我很好。

    很简单的三个字。下面贴出了几张在家的生活照,最后一张是肖菲一家人的合照。

    肖菲的笑容很甜美,脸色也好了很多。桑枝看在眼里很欣慰。真希望她能永远开心下去。

    “枝枝。”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美男子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站在自己面前。

    “这是吴妈刚刚热好的,记得趁热喝!”门少庭温柔地嘱咐道,桑枝心里暖暖的。

    “恩,好!”微笑着应答。刚要把门边儿和肖菲的喜悦分享给门少庭,白嫩的小手就被一直略显粗糙的大手拉了过去。

    那只粗糙的大手正在笨拙却小心翼翼地把一串黑曜石手链戴在自己葱白的小手上。桑枝一下子愣住了。

    “好看吗?”

    直到这个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桑枝才回过神来。看着手腕上精致的黑曜石手链,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欣喜。

    “恩!”重重地点点头,激动地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是我代表门宸安送你的母亲节礼物。祝我的美少女老婆永远年轻漂亮!”门少庭说完,很绅士地俯下身子,在桑枝白嫩的小手上轻轻吻了一下。

    桑枝激动地差点叫出来。好长时间以后才哽咽着说出一句话:“门少庭你也真是的,送人家礼物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还说这么煽情的话……呜呜……”

    门少庭抱着桑枝的肩膀,温柔地笑着。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对了,你怎么想起来送我礼物啊?”过了一会儿,桑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因为你也是一名正式的母亲了啊!”门少庭温柔地回答。他想了下,最终决定把那件事情埋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