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因为你也是一名正式的母亲了!

    桑枝眼神灼灼地望着门少庭,没想到他会如此温柔细心。在她忙着给自己的母亲准备母亲节礼物的时候,在她近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位母亲的时候,只有这个男人在背后默默地关注着自己,默默地为自己准备礼物。

    桑枝真的太感动了!

    毫不犹豫得扑进门少庭怀里,趴在他的胸口哭得像是孩子。泪水沾湿了门少庭名贵的白色衬衫,可他丝毫都不在乎。

    “少庭你知道吗,这是我这些年以来,收到的第一份让我这么感动的礼物。以前你也送过我很多比这更加贵重更加奢华的礼物,可是它们都比不上这串黑曜石手链对我的意义。因为它让我知道了你对我的爱有多深。”

    桑枝抬起脑袋,泪眼朦胧地看着门少庭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精致面孔。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呢!

    是的,在桑枝心里,门少庭永远都是完美的闪闪发光的。

    自从上次成功化解楼盘坍塌危机之后,门家的生意可谓是蒸蒸日上,每日业绩几乎比之前翻了两三倍。再加上自己那个生的跟妖孽似的儿子又那么帅气地出现在了网络上,一时间成为热搜榜冠军,更是给门家的生意带来了不少利益。

    和早前门家借门少庭假死事件进行炒作的话题相比,网友们更多的关注点在门少庭颜值有多高,打人有多帅,为人有多仗义等等问题上。

    “介么好的男人,好想抱回家!”

    “我多希望能和他老婆成为好闺蜜呀!这样如果我未来老公背叛了我,就能找他帮忙揍那货一顿解气了,哼哼!”

    ……

    看见网友们对自己儿子评价这么高,门正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狼山那块地皮也被门正收回了使用权。这几日他正打算派人清理门户,把狼山脚下那些钉子户早日清理走,在那边建一个巨大的工程。

    这让早就对狼山地皮虎视眈眈的张毅然毛躁起来。

    第二天,星辰大厦。

    宋浩辰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沙发上,修长好看的手里握着一杯拿铁咖啡。眼睛盯着茶几上的一本杂志入神,完全没有抬头看一眼对面人的意思。

    “咳咳。”张毅然尴尬得咳嗽了两下,来提醒宋浩辰自己的存在。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了,除了刚来时宋浩辰派秘书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到现在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似乎是受到惊扰,宋浩辰皱了下好看的眉毛,一脸不悦得扫了张毅然一眼,问道:“生病了?”

    “呵呵,这倒没有。”张毅然不好意思得笑了笑,在心里骂了句妈了个逼的,而后弯着腰一脸卑谦地说道,“老夫今日找宋公子,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哦?”挑了下好看的眉毛,放下手中的拿铁,这才正眼看了张毅然一眼,“什么重要的事情?”

    见宋浩然终于松口,张毅然心中大喜,急忙吞咽了一口唾沫,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知道前不久门家发生的楼盘倒塌事件好像跟你们星辰集团有关……不过……你千万别误会,我这次来是有意找你们合作的。”

    “怎么合作?”宋浩辰倚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张精致绝伦的脸真是让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吞唾沫。

    张毅然喝口速溶咖啡定定神,这才对宋浩辰说道:“我知道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你跟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门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想找你合作,共同抗敌。”

    张毅然说的深情款款,可宋浩辰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连眼波里的情绪都没有发生一丝改变。

    这让张毅然稍微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这种好事儿,宋浩辰是不会拒绝的。可现在来看……

    皱了皱眉头,正在思考要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把宋浩辰拉到自己的战线上,突然,宋浩辰开口了。

    “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说话间端起茶几上的咖啡,似乎是担心张毅然听不懂自己的话,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张毅然眨眨眼,看着宋浩辰面无表情却俊朗无比的面孔,突然想到临行前助理对自己说过的话。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对付。

    张毅然放下手中的速溶咖啡,轻轻笑了一下,看着宋浩辰,十分认真地说道:“我可以购买你们星辰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样,我们就站在统一战线了。”

    宋浩辰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购买星辰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么?

    他还真没想到张毅然会开出这样的条件。

    “你了解我们星辰集团么?”宋浩辰并没有急着答应或者拒绝,而是提出自己的问题。

    张毅然点点头,如果对星辰集团一无所知,这一趟他就不回来了。

    “星辰集团虽然是一家新上市的集团,规模能跟一些已经成熟了的大公司相比,却是一家资力雄厚背、景强大的公司。他依附于南方城市的龙腾集团,或者说是龙腾集团的子公司,专门负责高科技方面领域的研究项目。”

    张毅然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有诚意:“在未来的发展中,高科技领域无疑是一个好的选择。我这次来找你,也不光是为了共同对抗我们的敌人,还有意和你成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哦?”宋浩辰跳了下眉毛,终于露出一点笑意,“那你岂不是要占我便宜了?”

    张毅然连忙摇头,喝了口咖啡,一脸深沉地说道:“一个人孤军奋战太累了,如果有个人愿意跑过来跟你站在统一战线上,身上的担子会不会轻一些?”

    张毅然这话说的深入人心,要想骗取智商略低的人群还是手到擒来的,可偏偏对方是宋浩辰……

    “我看是你想把我拉到你的战线上去吧?”漫不经心地端起咖啡杯,清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

    张毅然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大笑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笑道:“宋老板果然很聪明。只不过……我和门家也只是一些生意上的纠纷罢了,而你跟他们之间的恩怨可不止这么简单呢……”

    张毅然说到这里,端起速溶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张氏集团在大帝都整整立足了十几年,也经历过一些大风大浪,根基比较稳重。星辰科技的发展虽然比较迅猛,可毕竟刚刚起步,如果能依附于张氏集团的势力,那么我相信,整垮门家指日可待……”

    话音未落,宋星辰便哈哈大笑起来。整垮门家?这老头子的口气倒是不小。真希望你的实力能够配得上你的野心啊……

    “你笑什么?”张毅然一脸严肃地问道。他最讨厌别人在自己说话的时候笑,而且还是不屑一顾地笑。他觉得这是对他的极其不尊重!

    “你好像忘记了什么呢!”宋浩辰放下手中的咖啡,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听你刚才的话,说的好像我们星辰科技很孤立无援似的。”

    张毅然听出了宋浩辰话语里的不开心,立马笑了下纠正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星辰科技背后有一颗大树可以支撑。可是……毕竟距离有点远。龙腾集团虽然在南方很出名,但是在我们大帝都,对龙腾集团了解的人并不是很多呢。所以,要想迅速在大帝都拉拢关系,跟我们张氏集团合作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张毅然这话说的倒也不错。大帝都的人对他们在南方的龙腾集团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尽管星辰科技在帝都创立起来取得了不少成绩,但是很难有大的突破。

    宋浩辰喝着手里的咖啡,白皙的俊脸上始终面无表情。漆黑的眸子在空气里瞟来瞟去,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思考片刻,张毅然决定后退一步。“那如果我让给你百分之五的张氏集团股份呢?”

    宋浩辰没想到张毅然竟会对自己开出这样的条件,微微一愣,看着张毅然的眼神都变深邃了。

    为了打垮门家他竟然愿意让给自己百分之五的张氏集团股份?怎么感觉跟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不是宋浩辰,反而是张毅然呢?

    “你跟门家有什么仇什么怨?”宋浩辰眨眨明亮的眸子,一脸疑惑地问道。

    “他抢了我想要的那块地皮……我们竞争了十几年,每次只要有他参与,我想要的东西就会被他抢走……我恨他恨得牙根痒痒,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他们门家整垮!”

    张毅然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因为这里不是自己家,他早就把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了。

    宋浩辰看着张毅然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鄙夷,反而越发同情他了。当年他的父亲就是因为太过善良,所以才被门正钻了空子,致使他们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场车祸,要不是父亲和母亲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自己,恐怕他也早就……

    逃离车祸现场后,宋浩辰就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找门正这个老贼报仇!

    “你的提议,我接受。”良久之后,宋浩辰目光清凛地看着张毅然说道。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有力度,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张毅然爽朗的笑了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宋公子果然是聪明人。”

    宋浩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幽暗的眼神有些冷漠。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宋公子,那祝我们合作愉快!”临行前,张毅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伸出自己的右手。

    宋浩辰鄙夷地看了一眼他那只略显粗糙的大手,胳膊始终都没有抬起来。他总觉得他的手太过肮脏,跟他握手有种同流合污的龌龊感。

    “怎么?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难不成宋公子还嫌弃张某?”张毅然脸上的笑意全无,眼神清冷的看着宋浩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