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宋浩辰摇摇头,纠正道:“不,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只是短暂的合作而已!不过,还是祝我们合作愉快!”

    宋浩辰最终伸出自己的漂亮的手指,和张毅然粗糙的大手轻轻触碰了一下。

    张毅然脸上的表情笑得僵硬。宋浩辰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他很防备自己,还不愿跟自己站在同一条船上。看来,他还得再拿出一些诚意来才行。

    “呵呵。”张毅然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下,原本打算离开这里,屁股却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宋浩辰眼角的余光闪过一丝嫌弃,也慢慢地坐下来。敲响了助理的电话,让他上一杯上好的龙井茶。

    既然已经决定跟张老头合作,表面上的功夫自然也不能跟之前一样怠慢。

    张毅然看着精致的陶瓷茶杯里还在漂浮不定的茶叶,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才像话嘛!刚才给自己喝速溶咖啡也太不地道了!

    “门正打算这几天清理狼山门户的事情,你知道吧?”张毅然低头细细品了一口茶,翻着眼皮看着宋浩然说道。语气看似漫不经心,可实际上别有用意。

    宋浩然微微一愣,他没想到门正竟然会跟自己谈这件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放下手中的茶,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张毅然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我打算找人鼓动那些人和门家对抗,死活都不搬家。钉子户可是很难缠的,这样一来,就能给门家制造不小的麻烦。”

    宋浩然想了下,摇摇头:“此方法治标不治本。就算暂时给门家制造了一些麻烦,可胳膊最终拧不过大腿。凭借门家的实力,这点小麻烦很快就会被一扫而光的。”

    “如果我们给那些钉子户一笔资金呢?”张毅然摸摸鼻子,提醒道。

    宋浩然大概是一个姿势坐得有些累了,稍微换了个姿势,左腿翘到右腿上。摸了摸下巴反问道:“如果门正给的资金比我们更多呢?或者开出更有诱惑力的条件呢?”

    “咳咳……”

    张毅然差点被茶水呛到,脸色有些苍白。

    宋浩然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之前确实是张毅然大意了,竟然把这个问题给忽略了。如果门正真的要在狼山建地产的话,完全可以提出给那些钉子户每人一套二百平米的房子的诱惑条件。

    那些人可都是平民,在大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拥有一套二百平米的大房子,恐怕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情。

    轻轻扶了扶额头,张毅然脸上的表情有些抽筋。“如果我们开出比他更有诱惑力的条件呢?”声音有些苍白无力。

    宋浩然想了下,还是觉得此方法不可行。“不管我们开出多么具有诱惑力的条件,门正都可以压过我们,给那些人更大的诱惑。这样以来,我们的行动也只是给门正带来一些阻挠而已,根本就不能阻止他对狼山的开发。到头来,从中获利的也只能是那些钉子户,对我们毫无益处。”

    “那宋公子有何高见?”张毅然有些不高兴了,声音都变得冷硬了很多。既然不同意我的观点,你总得说出自己的想法吧?

    “我的意见很简单,就是不要在这件事情上插手。无畏的挣扎和反抗只能让我们更快的失去战斗力,敌人却毫发无伤。”宋浩辰摊开双手说道。

    上次浓硫酸事件已经让宋浩辰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千万不要为了出一时之气而做出鸡蛋碰石头的傻逼行为。

    要想整垮门家有很多种方法,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走一条根本就不会有结果的道路。

    “那宋公子为什么还要派人去破坏门家的楼盘呢?这件事情同样没有对门家造成怎样的损失啊?”张毅然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挑了下眉毛反问道。他的语气里充满了阴暗和挑衅,让宋浩辰心里很不爽。

    过了会儿,张毅然又说道:“对了,你不觉得门正没有揭发你这件事情很奇怪么?以他的智商,应该不会白痴到相信那两个毁容人就是真凶吧?”

    宋浩辰把头别到一边去,不打算搭理他。

    张毅然看得出对方的不高兴,笑了笑说道:“我并没有针对宋公子的意思,您也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说门正这个老贼的心机太重……”

    后面的话张毅然没有说出来。因为有些事情需要靠自己领悟。

    宋浩辰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回头看着张毅然说道:“张董,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这件事情等晚点再说吧!”

    宋浩辰的话很明显有下逐客令的意思。张毅然这种聪明人不会听不出来。微笑着站起身,对宋浩辰说了句告辞,就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星辰大厦的大厅,张毅然抬头看了一眼上面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心里骂了句:等你妹!

    虽然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好多年,可张毅然终究不是能忍气吞声的人,更不是那种知道希望渺茫就不去付出努力的人。

    也就是说,他决定了的事情,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会按照原计划执行!

    自从门少庭告诉雷明门玥玮因为他哭泣的事情之后,雷明就心软了,跑回去主动跟门玥玮道歉求原谅。

    门玥玮本来就没有生气,再加上雷明的道歉,让两人快速和好。

    午后,门玥玮躺在床上正打算午休,雷明端着一盘西瓜走进来给她解渴。

    门玥玮用牙签插了一块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甜美的汁水溢满了她的樱桃小口。

    真好吃啊!

    门玥玮满足地笑着,插了一块放进雷明的嘴巴里。雷明啊呜一下吃进嘴里,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一盘西瓜吃完后,雷明拿着盘子去厨房清洗。门玥玮用纸巾擦了擦嘴巴,然后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给好姐妹林鸢打了个电话。

    “林美人,我跟他和好了呢。”门玥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脸蛋上不自觉浮现出两朵桃花,“他刚才还给人家切了一盘西瓜,现在刷盘子去了……”

    “我就说嘛!雷明他是真心爱你的,只要你说几句软话,他怎么可能不搭理你嘛!”林鸢听说两人和好了,也替他们开心。

    “我跟他说软话?哼,想的美!我门玥玮从小到大不管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还从没低头认错过呢!”门玥玮冷哼一声说道,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

    “所以这次和好是雷明主动求你的了?”电话那边的林鸢幽幽地说道。

    “哎呀,林美人,你就不要揭我老底了嘛!”门玥玮有些不开心了,撒娇道。人家不就是想给自己挽留一点面子嘛,非得击垮人家最后一点尊严!

    “哈哈……”电话那边的林鸢忍不住笑了起来,对着门玥玮说道,“好啦好啦,咱俩谁跟谁啊,在我面前就不用逞强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林鸢的话让门玥玮很是感动。

    如果你能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在她面前可以不用掩饰任何的情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那么你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林鸢,谢谢你。”门玥玮眼神灼灼得说道。

    真心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有这么好的出身,又有这么多疼爱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雷明从厨房里走出来,走到卧室门口就听见房间里有女孩子嬉笑的声音。还以为桑枝来了呢,推门一看才知道是门玥玮在打电话。

    见雷刚走了进来,门玥玮对着电话那边的林鸢说道:“他来了呢,先不说了哈宝贝,晚点儿再打给你!记得这几天过来玩啊,好久没和你一起逛街了!行,就这样决定了,拜拜!”

    “嘻嘻,老公,你来啦?”挂电话后,门玥玮满脸笑容地看着雷明说道。

    “跟谁打电话呢,这么开心?”雷明走到床边坐下。

    “一个好朋友。”门玥玮笑着回答。然后拉着雷明的胳膊,“你离我近点儿。”

    “离你近点儿干嘛?”嘴上这么问,可是身体还是很配合地靠了过去。

    门玥玮没有说话,而是一把扑在雷明怀里。好久都没有这样抱着了呢,门玥玮突然有些怀念。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雷明抚摸着门玥玮的秀发,关心地问道。

    门玥玮摇摇头,嘟着嘴巴撒娇道:“没有呢。就是好久都没有这样抱着你了,想多抱一会儿。”

    雷明温柔地笑着,环抱住门玥玮的肩膀。

    五月中旬。

    天气有些炎热。可因为门玥玮是孕妇,房间里的空调不敢开大。和雷明两人抱着,很快身上就出了一身汗水。

    雷明跑去浴室冲了个温水澡,门玥玮只能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汗。有些困了,便躺在床上眯起眼睛。

    雷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门玥玮已经睡着了。细心地给她盖上毛毯,不忍打扰她的午睡,雷明只好轻手轻脚得走出了卧室。

    站在二楼的走廊往下看,林雅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缝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棉被,或者是小褥子。

    轻轻走下楼梯,跟丈母娘打了声招呼:“妈,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林雅然抬头,看见是雷明,便笑了。“这是给宸安做的小褥子。枝枝房间里就那么一个,万一安安尿床了都没得换!”

    雷明轻轻笑了一下,坐在沙发的对面,说道:“您对安安可真好,这孩子长大了一定会孝敬你的!”

    林雅然笑了笑,没有接话。

    又缝了几针,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雷明问道:“你怎么从房间里出来了?和玥玮闹别扭了?”

    雷明笑着摇摇头:“这倒没有。她睡着了,我怕打扰她,就出来了。”

    林雅然微笑着点点头,夸赞了一句:“真是个好女婿。”

    “你也是个好奶奶!”雷明微笑着回赠了一句。

    林雅然停下手中的活儿,微微一愣,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雷明这话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等玥玮的孩子出生了,我也会做几个派人送过去的。”林雅然是个聪明的女人,要不然也不会把家里收拾得这么好的。

    “哦,那谢谢了!”雷明笑了下说道,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