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只是他并不知道刚才的一幕被下来喝水的门玥玮看到了。

    “妈,雷明。”门玥玮从楼梯上走下来,对两人打了声招呼。

    “你不是在睡觉吗?”雷明疑惑地看着门玥玮,心中闪过一丝恐慌。

    “我睡醒了之后发现你不在,口有些渴了,就下来喝些水。”门玥玮帮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喝进肚子里。

    茶水的温度不凉不热,喝进肚子里正好。

    “雷明,你上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喝完水,对雷明说道。然后冲林雅然笑了一下,关心道:“妈,你也上去休息会吧。”

    说完,两人便一前一后走回房间。

    “怎么了?”锁上门后,雷明看着门玥玮问道。

    “你刚才跟我妈妈说什么了?”门玥玮站在距离雷明不到两米的地方,有些质问得看着他。

    “没说什么啊?妈说等咱们的孩子出生了,也给咱们的孩子做几个小褥子。我说谢谢。”雷明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妈妈帮咱们的孩子做褥子?”门玥玮有些不敢相信得看着雷明,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不是我让她做的,是她自己说要做的,我还能怎么说?”雷明有些想发火了。

    门玥玮恨不得拿起床上的枕头丢在他的身上,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不想跟上次一样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跟刚刚和好了的雷明闹别扭。

    “为什么不拒绝呢?”门玥玮问。

    “为什么要拒绝?”雷明感觉很不可思议,“她能给门宸安做这么多事情,为什么不能给你做?你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啊!我们在家里住的这段日子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妈妈对枝枝嫂子比对你好多了!她什么都为自己的孙子着想,可是好像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你!平心而论,你真觉得妈她真的对你好吗?”

    门玥玮有些惊讶,没想到雷明能说出这样的话!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自从枝枝嫁进来,自己嫁出去之后,自己在妈妈心里的地位就下降了不少。可这也不能全怪她啊,谁让门宸安是她的宝贝孙子呢?而自己的,也只能是外孙子。

    “雷明,不管什么时候,我妈都不会亏待我的!倒是你爸和你妈,要是能有我爸妈对待枝枝嫂子的一半好,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门玥玮的话刚说完,雷明就不高兴了。“我爸妈哪里对你不好了?你倒是说说看啊?”雷明瞪大眼睛问道。

    门玥玮没想到这人还能这样,于是也瞪大眼睛看着他说道:“从前年开始我们就一直住在我娘家,你爸妈从来没有打过一个电话说让我们回去住。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后也没有打过几个电话关心一下我的身体情况!所以你觉得你爸妈对我很好吗?”

    “那是因为我爸妈知道你爸妈能把你照顾得很好,如果他们再打来电话问这些问题会显得对你家人不信任!”雷明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门玥玮真心有些无语了。这还是自己当初认识的雷明吗?怎么现在动不动就跟自己吵架,动不动就因为一点小事情吵个不停?

    “雷明,你到底想怎样?”门玥玮也生气了,可是又不敢大声喧哗,因为怕被其他人听到。

    “我不想怎样!就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你不听就算了!”雷明说完就转身走人。前脚刚走到门口,后脚就被门玥玮叫住了:“雷明,你要去干嘛?”

    “出去!”雷明说完就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门玥玮站在原地喘着粗气,并没有打算追上去的意思。真是够了!两人刚和好没一会儿就又吵架了,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门玥玮气呼呼地坐在床上,拿起手机,翻开电话簿,想了好一会儿,才拨打林鸢的电话。

    “一天给你打两个电话,真是不好意思啊!”电话接通后,门玥玮很抱歉地对林鸢说道。

    “怎么了?”电话里传来林鸢模糊的声音,似乎还没从梦中清醒。

    “林鸢,我跟他……我们又吵架了。”门玥玮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很快电话里就传来林鸢不耐烦的声音:“哎哟,我去,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整天吵架烦不烦啊!”

    门玥玮感觉很委屈,就把刚才的事情跟林鸢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林鸢被门玥玮彻底吵醒了,大概听懂了是什么意思,就对门玥玮劝说道:“这种家长理短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也不好说。其实也没有谁对谁错,关键是你们两个人要互相理解。”

    “恩,我知道。可是我觉得我现在理解不了他,他也不能理解我。”门玥玮委屈地说。

    林鸢对这种事情也很无奈,毕竟这次的事情已经涉及到长辈如何对待晚辈的问题了,和上次的事情相比,这次很明显要复杂很多,处理起来也更加困难。

    “玥玮,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要不,你跟雷明回家住吧。你都结婚了,本来就不该留在娘家。”林鸢好心地提出自己的建议。

    门玥玮想了下,觉得或许这是一个好的办法。跟雷明回家之后,他就看不到林雅然对桑枝的种种好了,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跟自己吵架了。

    雷明下楼梯的时候,和林雅然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便径直走了出去。

    林雅然看着雷明倔强的身影,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拿着做好的小褥子走上楼去。

    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门宸安已经长大了不少。林雅然试了下刚做好的小褥子,刚好能把他包起来。

    再长大点儿,这个小褥子就不能用了。林雅然在心里想道。

    桑枝没想到自己刚回来,林雅然就忙着给门宸安做小褥子,心里很感激。

    “妈,以后这种事情您就不用亲力亲为了,我自己来就好!”桑枝摸着林雅然刚做好的柔软舒适的小褥子,笑着说道。

    “你自己来?你做得了吗?”林雅然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看着桑枝反问道。

    “这个……”桑枝确实做不了,尴尬地笑了笑,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我可以学嘛!”

    林雅然看了看躺在婴儿床上看着自己笑的门宸安,点点头说道:“是该学学了!以后你做了妈妈这个位置,也得帮自己儿媳妇做些事情。”

    桑枝笑了:“那还早着呢!”

    “恩。所以你可以慢慢学。”林雅然面带微笑,摸着门宸安的小脸蛋说道。

    雷明开车在外面溜了几圈,不知不觉车子开到了狼山附近。原本想趁着这里还没有被规划进去找人飙车,可车子开到山脚下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几个奇怪的人影。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人,看起来像是领头的。后面的两个人穿着都比较平民,他们抬着一个很大的黑色皮包,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

    很快,三个人便走到最近的一户人家里。

    难道是门正派来的赶走钉子户的人?看起来不像啊!虽然领头的那个人看起来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他绝对不会是门正的手下。

    而且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这里居住的人。

    雷明想都没想,悄无声息地把车子开过去跟上他们。

    待几个人走进屋门后,雷明才从车子上走下来,悄悄跟在后面。

    “你们是什么人?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搬走的!如果是门老板派你们来赶走我们的话,你们还是请回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一个厚实敦厚的声音坚决地说道。看样子像是房子的主人。

    “哦,我想你是误会我们了!”一道低沉而富磁性的声音笑道。一听就知道是那个穿西装的领头人。“我们并没有要赶你们走的意思,而且我们也不是门老板的人。”

    “那你们是?”屋子里安静了几秒钟,房间的主人又开口说话了。声音里有些疑惑和惊讶。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但不是来赶你们走的,相反我们还会花一笔资金请你们留下来,无论如何都不能搬走!”西装男说道。

    屋子主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说起话来都有些结巴了:“你你你……你说的是真的么?”

    “当然,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可你为什么要站出来支持我们?还要给我们钱?”屋主人很显然还没有白痴到立马相信他的程度。

    “因为我,准确地说是我们老板,不想让你们搬走!”西装男说道。

    “你……们老板……哦,我明白了!你们老板一定跟门老板有什么过节吧……”屋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西装男打断了:“大叔,有些话心里明白就好,千万不要说出来。有句话叫祸从口出,你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屋主人点点头,连声说:“明白,明白!”

    西装男很满意地点点头,从黑色皮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在合同上签个字,这十万块钱就是你的了!你要保证按照合同上面的去做!”

    屋主人拿起合同扫了几眼,当看到最后面的违约赔偿十倍价钱几个大字后,有些胆怯了。

    “这位老板,我们都是普通的做小本买卖的人,一百万我们可拿不出来啊!”

    “所以你们不要违约就好了!”西装男双手抱着后脑勺,说得云淡风轻。

    屋主人低下头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

    “那怎么样才算是不违约呢?只要我们不答应搬迁?”过了会儿,屋主人抬起头问道。

    “恩。绝对不能同意。”西装男说道。而后,又在后面补充了几句,“你们在这里居住了也得有几十年了吧?这几十年里,你们都是靠给来这里赛车的富家公子或者富家小姐提供酒水饮料和食物为生的。如果你们真的搬离了这里,首先以后的生活来源就成为了一个巨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