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家可能会给你们一些补偿是不错,可你们总不能靠着那点补偿来生存吧?你们需要重新找到生活来源。外面的竞争很大,在外面想要做生意可不是那么容易。你们年纪都不小了,难道要给去别人打工吗?做员工的滋味可不比做老板呢……”

    西装男这话说的入情入理,不管是谁听了都会觉得他是真心地在为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小商小贩着想。

    屋主人听得也十分感动,握着西装男的手激动地说道:“你这番话说得太好了!跟你说实话吧,我们知道门家的实力强大,就算我们能暂时争一口气,可最终都会被他们赶走。我们原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拿着门家给的补偿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谋生存。如果今天你们没有赶到的话,或许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那现在呢?我们来了,还带着我们的诚意来,你们还会离开这里吗?”西装男深情款款地说道。

    屋主人眼神灼灼地望着西装男,使劲儿摇摇头:“不走了!死也不走!我们应该捍卫我们的利益,不能随意被人欺负!”

    屋主人的话说的气势十足。西装男笑了下,说道:“他们已经不是单纯得欺负你们了,其行为恶劣程度已经到了欺辱,欺负加侮辱!他们仗着自己有钱,又是干部出身,就对你们进行肆无忌惮的压榨,这是赤裸裸地侮辱你们!侮辱你们没权没势又没钱,所以活该被他们欺负!”

    西装男这话说得屋主人憋了一肚子气。有这么瞧不起人的吗?他们不就是没钱没势又没权吗?可他们依然靠自己的劳动赚钱,没有在大街上跪着装残疾人骗钱,他们也是有尊严的!所以别人凭什么瞧不起他们!

    屋主人把自己的手从西装男手里抽了回来,有些不耐烦得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走吧!合同我是不会签的,当然钱也不会收!”

    “为什么?”西装男有点没明白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儿。

    “因为我不想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生活在云端的人瞧不起我们这些生活在地上的人!”屋主人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客厅。

    雷刚赶紧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没过多久,西装男就带着两个兄弟走出来了。其中一个长得跟蛤蟆似的人撇着嘴说道:“就一个做小本生意的,装什么牛逼啊!”

    “就是!竟然敢不要我们的钱,还不跟我们签合同,真是太过分了!岂有此理!”旁边那个长得跟猿猴似的也跟着忿忿不平得起哄。

    西装男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说话。

    蛤蟆和猿猴赶紧闭嘴,毕恭毕敬地跟在后面。

    待几个人走远后,雷明这才轻手轻脚地追了上去。

    “老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上车后,蛤蟆扯着大嘴对西装男说道。

    “去下一家!”西装男平静地回答。

    “哦。”蛤蟆和猿猴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哦了一声。

    车子开动之前,西装男突然注意到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跑车。眼睛透过车窗往外面看了一遍,可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波澜不惊的眼底不知道隐藏着怎样的情绪。没过多久,车子就开走了。留下一片灰尘。

    雷明从大门后面走出来,知道对方已经起了疑心,便没有追上去,而是开车回家了。

    也不知道玥玮有没有还在生自己气。肯定有吧!

    回来的路上,雷明把这个问题想了一路子。他现在真是后悔莫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因为这种小事情跟门玥玮吵架。他可是大男人啊,怎么能跟女人一样在意那种小细节。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因为跟门玥玮吵架,自己就不会生闷气一个人开车出来压马路,也不会遇到刚才的事情。

    这样想想,似乎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数。

    雷明回到家中之后,门家一家人正坐在客厅吃饭。林雅然看见雷明有些尴尬,但还是迎着头皮招呼他坐下来吃饭。

    雷明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拉开椅子坐在门玥玮的旁边。

    门玥玮看都没看雷明一眼,还把自己的椅子往旁边挪了挪。很显然,她还在生雷明的气。

    饭桌上人太多,雷明也不好意思跟门玥玮说些什么。所以就只能等大家都吃饱饭,把她拉到卧室里,向她道歉请求原谅了。

    “雷明,你干嘛去了?刚才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接。”一直坐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的门正开口质问道。

    雷明这才想起来自己有事情要向门正禀报。

    “我去了狼山。”雷明如实回答,“爸,我在狼山发现了可疑之人。”

    “哦?什么可疑之人?”门正放下手上的筷子,微微拧了下眉毛。

    “他们试图鼓动狼山脚下的居民不要同意搬迁,并且愿意出十万的价格跟那些居民签一份保证不会搬迁的合同。”雷明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那居民们是什么反应?”门玥玮听说狼山出事情了,也不再计较之前的事情,扭过头来问道。

    雷明摇摇头:“我只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大爷拒绝了和他们签约。不过同时也表示不会搬离那儿的,说是要誓死捍卫他们的权利和利益。”

    “那也就是我们将要碰到很难对付的钉子户?”门玥玮的小脑袋瓜倒是很聪明。

    “恩。”雷明点点头。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不过,那些居民也挺可怜的。他们平日里靠做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生意挣点小钱。如果离开了那里,恐怕在外面再也找不到比那更好做的生意了……”

    后面的话雷明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他看到门正的脸色开始不对了。

    “肯定是张毅然做的。只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放弃对狼山的开发,那他未免想得也太天真了吧?”门正似笑非笑地说道。

    雷明点点头。他知道门正的能力,所以这点小事情肯定难不倒他的。

    不过还是关心地问了句:“爸已经想好办法了?”

    门正点点头,胸有成竹地说道:“想好了。”过了会儿又说道,“今天这事儿,还真得谢谢小刚提醒我。小刚真是个好孩子,知道关心岳父的事情,不像某些人,就知道跟自己老子作对!”

    门正这话是故意说给门少庭听的。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听得出来。

    原本门少庭没打算搭理门正,没想到对方主动上来挑衅了,门少庭索性来了兴致,跟他玩玩。

    “也不像某些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门少庭喝着饭后凉茶,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门正气得眼珠子都快鼓起来了。有这样的儿子嘛?竟然指责自己的老子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你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你个小兔崽子!”纵使门正纵横商场多年,思维敏捷、伶牙俐齿,此刻也只能用这几个字来还击自己这个很不像话的儿子。

    “千万不要骂自己的儿子小兔崽子。因为我是小兔崽子,你是什么?”门少庭盘起一根腿,玩世不恭地靠在椅子上。

    门正这次真的被气到了,要不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保持下来的良好心理素质,他真的很想掀桌子。

    “少庭,你是怎么跟你爸说话的?”林雅然给门少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跟门少庭道歉。

    尽管林雅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俩货从开始针锋相对的那一天,就谁也不服谁,谁也不会心软下来跟对方道歉。

    门少庭冷哼一声,语气冷得像是要结冰:“不必了吧!”

    与此同时,门正嘴巴里发出同样的四个字:“不必了吧!”

    两人不愧是父子,连说话都是同频率,台词都是一字不差,语气和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四目相对,眼睛里充满了杀气。

    似乎是不满意刚才的默契,门正冷哼一声,脸扭到一边去,十分大义凛然地说道:“我不需要他的道歉!”

    与此同时,门少庭冷笑着说道:“我不会跟他道歉!”

    这俩人谁也不服谁的态度把矛盾推向了最高峰。而且都是天蝎座,很喜欢记仇。

    “都怪我平时忙着做生意,都没有好好教育你,才让你长得这么没礼貌!”门正撇撇嘴说道。

    “都怪我出生在你们家,流着你的血,才会长得跟你这么像!”门少庭斜眼望着天花板,一副老子不怕你的模样。

    “你!哪点跟老子像了?!”门正眼神凛冽地看着门少庭,周围的空气迅速降温,仿佛随时都能下起暴风雪一样。忽而,门正冷笑一下,看着门少庭说道,“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门少庭赶紧摇摇头否认道:“不!这一点我跟你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因为……”门少庭说到这里的时候把目光转移到了林雅然身上,“我的身上还流淌着妈一半的血。”

    “就是因为还有她一半的血,才会生出你这么不像话的儿子!”门正彻底被激怒了。哪有儿子嫌弃老子基因不行的?

    “门正!你在胡说什么?!我哪里不好了?凭什么说儿子身上有我的一半血,才会这么不像话?”林雅然有些生气了。原本还想帮着他劝劝门少庭呢,现在看来,不必了!

    “就是因为你,他才变得这么不像我!”门正翻着白眼说道。

    林雅然不开心了,看着门正反驳道:“像你有什么好的啊?这么冷冰冰的,还是个工作狂!我年轻那会儿,可从来都没有枝枝这么幸福!你整天跑出去工作,有时候好几天都不回家,我就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在家里……”

    林雅然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了。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呜呜呜……

    “我那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着想啊!如果没有我当初的努力,我们家现在能有这么大的家业?你能过上这么优越的生活?你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戴的,随便拿出一件就能顶上别人好几个月的工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门正很不服气地安慰道,语气很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