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有这么大的家业有什么用?少庭根本就对做生意的事情不感兴趣,你老了也没人继承……”林雅然委屈地埋怨着。

    “所以说都怪你啊!谁让你生出这样的儿子!”门正又把话题扯回来了。

    林雅然很不服气,撇撇嘴反驳道:“要不是我你能有这么优秀的儿子?一米八七,长得帅,单纯善良,活泼可爱!”

    门少庭喝到嘴巴里凉茶差点吐出来。“你说的这是你儿子吗?”凑到林雅然耳边小声说道。

    干咳两声,狠狠地捏了捏门少庭的胳膊,示意他不要说话。

    门正冷笑着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晚饭就在接下来还算是‘和谐’的氛围中度过了。

    雷明原本想拉着门玥玮上楼道歉,似乎被对方窥探到了他的想法,头也不回地跟着林雅然进了厨房:“妈妈,我来帮你洗碗!”

    雷明有些无奈,只好端着桌子上剩余的盘子跟着进了厨房。门玥玮察觉到了身后的人影,却始终都没有回头跟他说话。

    倒是林雅然开口了:“小明,把盘子放下我来刷就好,你去跟大家看电视吧!”

    雷明摇摇头,笑着说道:“没关系,我来就好。”

    林雅然笑了笑,也没拒绝。

    刷碗的过程中,雷明一直想找机会跟门玥玮说话,可是却总被门玥玮有意回避着。最后一只碗刷完之后,把剩下的工作交给林雅然,不等雷明追上来,就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看来她是不打算就这么原谅自己了。

    雷明有些苦恼得看着她决绝的背影,无力地叹了口气。

    “雷明,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还沉浸在门玥玮离开的悲伤中,突然被林雅然的声音打断了。

    “恩,你说。”转过头来,魂不守舍得看着岳母大人说道。

    “你一定觉得我对玥玮没有对桑枝好吧?”林雅然打开水龙头,冲了下沾满洗洁精的手。

    “我……其实也没有啦……”雷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吞吞吐吐得挤出这几个字。

    “我都听到了。”林雅然关上水龙头,看向雷明。眼神中的幽怨让人不寒而栗。过了会儿,又补充道,“你跟玥玮的对话。”

    雷明舔了舔嘴唇。既然对方都已经知道了,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摊牌好了。

    “是的,我确实这么对玥玮说过。”雷明如实回答,心中没有一丝愧疚。因为他说的是实话,又不是故意煽风点火。

    林雅然点点头,冷笑一下:“如果你看过我衣橱里收藏的东西,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衣橱?”

    “跟我来吧!”

    不等雷明反应,林雅然已经提着围裙趾高气昂得走出了厨房。

    雷明赶紧跟了上去。路过客厅的时候,门正还冲着他们喊了一句:“你们去干嘛?”

    林雅然简单地回复了一句:“不关你事!”然后就昂首挺胸地霸气得走向了楼梯。

    林雅然卧室的风格清新素雅。白色洁净的墙壁,淡紫色小碎花壁纸,清新甜美的粉色调窗帘,还有一张两米乘两米的超级豪华的大床……

    整个房间设计给人一种清新舒适的感觉。可是雷明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林雅然的衣橱里到底藏着什么。

    林雅然从其中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金灿灿的钥匙,打开一个衣橱的金锁。在衣橱的大门被打开的一刹那,雷明整个人都震惊了。

    纯手工制作的巴掌大的鞋子,白色纯棉的婴儿内衣,流光溢彩的水晶球,会跑的玩具狗,会叫的小鸭子……

    全部都是婴儿用品。而且全部都是双份。

    “这些……是给玥玮准备的?”雷明由于情绪太过激动,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不然呢?”林雅然关上橱门,转过身看着雷明,“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爱我自己的女儿?”

    雷明眨眨眼,没有说话。

    林雅然微微一笑,请他坐下,然后慢慢讲述自己内心的想法。

    “没有哪个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即使她嫁给了你,将来要在你们家待大半辈子,为你们家传宗接代,将来还要照顾你的父母,我对她的爱也不会减少半分!”

    “只是有些表面上的功夫,我不得不去注意。枝枝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如果我对玥玮比对她好很多,外人看在眼里,肯定会觉得我这个婆婆太偏心了。说不定还会挑起我们婆媳之间的矛盾!所以我也是无奈,只能把对玥玮的关爱埋在心里,把这些东西偷偷得拿给她。你明白么?”

    林雅然看向雷明,眼神里充满了无奈。

    雷明咬着嘴唇,点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对林雅然说道:“对不起,妈,我错怪你了!”

    林雅然摇摇头:“没关系。”

    “你不怪我?”

    “被不了解自己的人误会总是难免的,所以没什么好怪罪的。”林雅然平静地回答,眼神里没有半点忧伤。

    雷明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知道林雅然这句话已经把自己和她划分了界限。

    不过她说的也对,自己确实不了解她。

    “妈,对不起。”雷明低下头道歉,但是很快就被林雅然打断了,“你不用跟我道歉。只要你现在不再认为我是一个不爱女儿的后妈就好!”

    雷明有些尴尬,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门玥玮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雷明正好从林雅然的房间里走出来。门玥玮下意识停下了脚步,朝着雷明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推门走进卧室。

    雷明小跑几步跟了上来,在门缝差一点就完全合上的时候推开了门。

    和门玥玮两人四目相对。

    “嗨,你好!”

    雷明傻乎乎地笑着,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门玥玮狠狠地翻了个白眼,骂了句神经病,扭头转身走开了。

    雷明石化中……

    几秒钟之后,雷明走进了卧室。

    门玥玮正坐在床上翻着从桑枝那里借来的童话书。她要从现在开始就对宝宝进行胎教。听说早期胎教主要是针对宝妈的情绪进行调节,这几天老是跟雷明吵架,门玥玮哪还有好的情绪啊!只能靠看童话书转移注意力来调节出好的心情了。

    “老婆,我错了。”雷明走到床边坐下,拉着门玥玮的胳膊撒娇。

    门玥玮看都没看他一眼,甩开胳膊,不耐烦得说了句:“滚开!”

    “老婆,对不起!”雷明可怜兮兮地说道。

    继续翻书,无视某人。

    把书从某人手中夺过来,笑嘻嘻地讨好道:“我知道你根本就没看进去!别看了,跟我聊聊天吧!”

    倔强地把脑袋扭到一边,谁爱跟你聊天啊!

    “老婆,我真的错了!今天不应该因为那件事情跟你吵架!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嘛!”学着门玥玮平常跟自己撒娇的样子对她撒娇,身体夸张得扭着,害的门玥玮差点笑出来。

    “哎呀,你别学我好不好!难看死了!”门玥玮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

    雷明咯咯的笑起来,握着门玥玮的手说道:“老婆,你不生气了?”

    “我懒得跟你生气!把书拿来!”门玥玮说着就去夺雷明手里的童话书,却被雷明往后一躲,没有抓到。

    “哎,喂,你给我拿来!那不是我的,是桑枝的!看完还得给人家送回去呢!”门玥玮有些发疯地大喊。

    雷明把书拿到她的面前,一脸委屈得说道:“我在你面前,你不看我看书干嘛?”

    门玥玮冷笑一声:“你有什么好看的啊?”

    “我长得好看!”雷明举手回答。

    门玥玮抬头瞥了他一眼,嫌弃地翻个白眼:“早就看腻了!”

    “我看你没腻!”雷明甜甜地笑着讨好道。

    门玥玮也拿他没办法,只好背过身不去搭理他。雷明并没有放弃,绕着床跑了一圈,来到门玥玮面前。门玥玮把脸扭到相反的方向,雷明就绕着床再跑回去。如此重复了十几次,门玥玮脖子都快扭断了,没好气地冲着雷明喊道:“雷明,你到底想干什么?”

    “讨好你啊!”雷明可怜兮兮得回答,一脸无辜的表情,让谁看了都会心疼。

    “为什么要讨好我?”门玥玮不耐烦得大叫。

    “因为你是我老婆!”雷明睁着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白嫩的脸蛋上带着些许红润。

    门玥玮有些心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把脸扭到了一旁去。只是她没想到,几秒钟之后一个黏糊糊的香吻落在了自己白白嫩嫩的脸蛋上。

    “喂,你干什么?”惊讶地摸着自己的脸蛋,眼睛睁得好大。

    雷明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没有说话。

    门正坐在卧室的床上泡脚,脑袋里一直想着林雅然带雷明来卧室的事情,想象着林雅然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开心,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刚才带雷明来卧室了?”

    正在往脸上涂绿豆泥面膜的林雅然听到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责怪道:“喂,下次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是又怎么了?”

    “你们说什么了?”门正额头上冒出一滴汗珠,用手擦拭着问道。

    “我和我的女婿说些事情不可以吗?这都要管?”林雅然有些愤怒地扣上面膜盖子。

    “你怎么可以允许别的男人进入我们的卧室?”门正理直气壮地质问道。

    林雅然有些无语。眨眨眼问道:“你怎么了?雷明是我们宝贝女儿的老公,我为什么不能让他进来?”

    “不要!以后除了我,不允许别的男人进来!”门正有些不开心了。

    林雅然皱着眉头把门正从上到下看了个遍。难不成他吃醋了?

    “喂,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林雅然走过来,仔细地瞧着门正,也没发现有脸红的迹象啊!

    “才没有呢!我只是生气而已!卧室是我们两个人的,以后让别的男人进来也得问一下我的意见吧!”门正倔强地否认道,脸上有微微的红润。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林雅然翻着白眼说道。走到桌前拿起吴妈刚刚送来的热牛奶,小声嘀咕道,“明明就是吃醋了还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