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微笑着目送两人,直到离开。他们现在的甜蜜状态,真的很让人羡慕呢!

    林鸢站在镜子前,欣赏着美美的自己,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白色半袖t恤,黑白相间的条纹哈伦裤,腰带系成好看的蝴蝶结。简单大方、时尚靓丽。再配上一副黑色墨镜,棕黄色的大波浪卷披散下来,颇有名媛风范。

    “这才是林家二小姐嘛!”

    对自己进行了一句简单的点评,背上自己昨天刚买的斜跨式黑色皮包,踩着精致小巧的黑色五厘米高跟鞋,气质优雅地走出家门。

    路边随便拦截一辆黑色出租车。司机开出去五公里之后才想起林鸢根本没告诉自己要去哪里。当林鸢告诉他军区大院之后,更是悲催的发现刚才的五公里方向走反了,现在又需要重新折回去。

    司机大叔那个心疼哟!车子拐弯的时候对着林鸢抱怨:“哎,多跑出去十公里,前面的几个生意都白做了!今天又挣不到钱了!”

    不过林鸢一路上都带着耳机听歌,所以根本就没听到。

    车子掉过头去之后,司机大叔脸上的表情更是跟便秘一样。扭头对林鸢责怪道:“姑娘,你怎么不早说你去军区大院啊?看你穿成这样,挺聪明的一小姑娘,怎么做事儿这么不靠谱!真是……”

    前面的话林鸢是没听到,不过这几句林鸢倒是听清楚了。因为上一首歌曲刚播放完,下一首歌曲还在缓冲中,现在耳机里是没有声音的。

    司机大叔的大嘴还在叽里呱啦地抱怨着什么,林鸢听都没听,直接拿好自己的东西下车了。后面传来司机大叔的吼叫声:“那个姑娘,你下车怎么也不说一声?大马路上车这么多,万一来辆车把你撞了咋办?”

    还好下首歌缓冲好了,林鸢根本就没有听到,否则她非得脱下脚上踩的五厘米高跟鞋把车窗砸烂!

    重新回到路边,打算找个聪明一点的司机。这时,身后不知被谁拍了一下。林鸢扭过头去,就看到刚才那个戴着墨镜长得有点猥琐的司机大叔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林鸢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同时在心里提高了警惕。

    “嘿嘿,小姑娘,你跑这么快干嘛,害我追你追的真辛苦!”司机大叔嘴里点燃一根烟,小眼睛猥琐地眯起来。

    林鸢抓紧了自己的限量版某品牌包包,慢慢往后退去,做好了只要司机大叔对自己构成为威胁就随时上去踢他一脚的准备。

    “别害怕,哥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司机大叔美滋滋得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一片呛人的烟圈。

    林鸢很鄙夷得捏着鼻子,满脸的嫌弃。小说里经常会描写到一些颜值高身材好特别有魅力的男人吐烟圈的优雅姿态,光是想象一下都让人觉得画面很享受。而眼前这人——

    一米六、啤酒肚、秃头顶、品位差……

    和小说里的描写相比,画面很违和!

    但这并不能阻止林鸢纠正他话里的错误:“是大叔!”

    猥琐大叔嘿嘿一笑,两只本来就小的眼睛这一笑就彻底看不见了,甚至连条缝都没有。

    林鸢还真想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朝他那张油光满脸的猪脸乎上去啊!

    “笑你妹!”

    林鸢在心里骂道。

    几秒钟之后,司机大叔终于停止了难听的笑声,睁开绿豆大的小眼说道:“姑娘,我们开出租车的都很不容易。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才挣几百块钱。去掉油气费,交给公司的承租费,还要去掉一些车的损耗维修费,就挣不下几个钱了!所以……”

    “你想让我把那十公里的车费给你?”不等猥琐大叔说完,林鸢就抢在前面说道。

    猥琐大叔嘿嘿一笑,用一种很惊喜的眼神看着林鸢说道:“对,小姑娘真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

    林鸢很无语得看着这人,不想跟他争执什么,只想赶快摆脱这样的人。从包里拿出十块钱递给他:“不用找了!”

    说完就走,头也不回,生怕猥琐大叔会追上来。

    真是够了,没想到大帝都还有这么没有素质的人,真是影响市容。要不是自己怕他恶心了自己的心情,才不会这么干脆利落得把钱丢给他呢!

    走到不远处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句去军区大院,车子很快扬尘而去。

    林鸢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做出租车了。

    桑枝在客厅照顾门宸安,巨大的电视屏幕里播放着某古装电视剧。门少庭闲着没事儿,就在一旁拿着手机玩游戏。

    今天中午他刚刚学会玩cf。虽然是新手,但是由于门少庭本身就是特种兵,枪法了得,所以刚开始玩就取得了不小的战绩,把敌人杀的片甲不留。

    男生玩游戏就像是吸毒,很容易就上瘾。就算是以前从来不碰这些东西的门少庭也难逃其毒手。

    由于玩得太过专注,桑枝喊了他三遍都没听见。最后,桑枝彻底被激怒了。

    “门少庭,你能不能不要玩游戏了啊?那有什么好玩的啊?”桑枝走过去,把手机从门少庭手里夺过来。

    上学的时候桑枝就特别讨厌整天玩游戏的男生,因为她觉得这种男生看起来很颓废,仿佛他们的世界除了游戏就没有其他。然而就是这种男人,还自以为是的沉浸在自己的游戏世界里,看起来很可笑!

    桑枝一直很鄙视沉浸在游戏世界里不能自拔的男生!颓废得掉渣!

    “枝枝,怎么了?”门少庭回尸还魂般抬起头看着桑枝问道。

    “以后不许玩游戏!”桑枝斥责道,“你知道我刚才喊了你几遍么?三遍,喊了你三遍你都没有听见!”

    桑枝眼睛瞪得很大。她真不想看到门少庭也跟其他男生一样沦落到这种颓废的地步。她的男人,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最与众不同的才对!

    门少庭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赶紧道歉:“对不起,枝枝,我以后不玩了。”

    天知道,门少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有多难受。刚才他差点就把所有的敌人都杀光啊,结果就在消灭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桑枝把手机抢走了!他现在一定站在原地不动,活生生被那个唯一活下来的敌人嘟嘟嘟开了好几枪了吧?

    这次,他死定了!还是惨死的!

    门少庭的心在流血……

    “帮我抱着安安,我去趟厕所!”桑枝把门宸安塞给门少庭,手机依然拿在自己手里。她才不会相信门少庭不会趁着自己上厕所的功夫偷玩呢!

    门少庭抱着怀里的门宸安,捏了捏他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委屈地说道:“孩子,你不应该作为男孩子出生啊!你看看你爸现在的遭遇,连玩游戏的权利都没有!爸爸真是替你的未来担忧啊!”

    门少庭的声音不是很大,却还是被桑枝听到了。狠狠地骂了句‘担忧你妹’,把门少庭吓了一跳。

    苦闷地摇摇头,尽量让自己不去想游戏的事情。门少庭决定抱着门宸安去院子里走走。

    林鸢站在军区大院前,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涌上心头。离开这里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也不知道大家现在都怎么样了。

    走出大厅,再往前走一段距离是一个小广场。小广场的周围是碧绿的草坪。门少庭年轻的时候经常跟雷刚他们在小广场上玩耍,玩累了就跑到草坪上睡觉。

    现在,门少庭要带着门宸安去那片草坪,告诉他这是爸爸小时候跟叔叔一块玩耍的地方。

    来到草坪前,正要蹲下,门外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什么?你现在不在大院,回家了?那好吧,那我去你家找你吧。原本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

    “林鸢!”

    林鸢正在给门玥玮打电话,得知她现在不在大院,正准备打车过去,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

    林鸢转身,就看到门少庭正站在大院门后冲自己微笑。阳光透过云层,洒在他精致的面孔上,美丽的像是童话里走出的王子。

    林鸢放下电话,冲门少庭摆摆手。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好看!

    门少庭微笑着走过去。林鸢有些羞涩得低下头,不好意思地问道:“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我怎么一直没发现你?”

    “刚刚。听见你讲电话的声音,我就从里面出来了。”门少庭笑着回答。两人并排走了一会儿,又说道,“你是来找玥玮的?”

    “是啊。”林鸢笑着说,脸上有些许红润,“原本想到了大院再给玥玮打电话,给她一个惊喜。结果——”

    门少庭明白她的意思,笑着安慰道:“没关系。虽然没见到玥玮,但是见到我了啊!这样也没有任何损失嘛!”

    这句话把林鸢逗乐了,点头笑道:“那当然!”

    “对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要去找玥玮吗?”走到大院门口的时候,门少庭停下脚步问道。还没等林鸢回答,紧接着又说道,“既然都到家门了,就进去玩玩吧,找玥玮的事儿不急。”

    林鸢没想到门少庭会请自己进大院,心中又惊又喜,立马眉开眼笑得跳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时,大院里突然传来桑枝的声音:“少庭,你在跟谁说话呢?”

    刚才上完厕所出来就发现门少庭不在客厅了,心里有些担心,桑枝这才走出客厅。来到大院里,巡视了一圈也不见门少庭的踪影,原本打算进屋拿手机给门少庭打个电话,结果听到外面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桑枝狐疑地朝这边跑来。

    走近一听,发现果然是门少庭的声音。

    桑枝走到门口,就看见门少庭和林鸢面对面站在一起。怀里的门宸安正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

    “枝枝……嫂子好!”林鸢想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得笑着跟桑枝喊打招呼。因为和门玥玮以姐妹相称,门玥玮喊桑枝嫂子,自己自然也要喊嫂子。而且,林鸢记得以前门少庭跟自己说过,以后他就是她亲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