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你来啦?”桑枝笑容满面地走过来,拉住了林鸢的手。白了门少庭一眼,然后又笑着对林鸢说道,“走,进屋坐吧,在太阳底下站着多热啊!”

    林鸢微笑着点点头:“好啊。”

    门少庭抱着孩子走在最后面,心里想道:女人果然擅长变脸!

    前一秒还是笑脸相迎,下一秒就可以对自己翻白眼,再下一秒又能迅速转化为笑脸。

    走到客厅,桑枝招呼林鸢坐下。然后自己去冰箱拿了些冷藏的水果出来,切好摆在盘子里,拿给林鸢吃。

    外面的天气却是很热,能在暴晒了之后吃上一口带着冰渣的水果,那感觉也是倍儿爽!

    林鸢没有客气,用竹签插了一个很大很鲜艳的草莓放进嘴里。轻轻咬开,满嘴都是草莓的酸甜。

    门宸安小朋友眼神明亮地盯着正在吃东西的林鸢,没长牙的小嘴巴张开,似乎也想尝尝草莓的味道。

    他的这个小动作被林鸢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出来。

    重新插了一颗草莓放在门宸安的眼前晃来晃去,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也跟着移来移去。小嘴微张,似乎做好了随时好了咬上一口的准备。

    林鸢假装把草莓送给门宸安吃,就在草莓差一点就要接触到门宸安小嘴巴的时候,草莓突然朝着相反的方向快速移动,最终落在了林鸢的嘴巴里。

    门宸安瞪大黑溜溜的眼睛,盯着林鸢嘴巴里的草莓,一脸可怜而委屈的表情。

    那表情跟门少庭某些时候如出一辙,长大了必定成为一枚祸国殃民的大帅哥!

    门少庭被自己儿子的这一表情逗乐了,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安安,姑姑太坏了,对不对?姑姑是大人了,还跟安安抢草莓吃,这么做是不对的!”门少庭笑着对门宸安说道。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爸爸的话,小嘴抿起来,一脸要哭的表情。那委屈的小模样,让谁看了都心疼。

    林鸢忽闪着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快要哭出来的门宸安,很认真地说道:“安安,你还没有长牙齿呢,没有牙齿是不能吃草莓的。所以刚才那颗就让姑姑先替你吃了吧!等以后安安长了牙齿,姑姑就把草莓让给你吃好不好?”

    门宸安似乎对林鸢的解释并不买账,脸上的表情比之前更郁闷了。小嘴巴紧紧地抿在一起,那表情看起来特别像qq表情里的‘快哭了’,真是萌化了所有人的心。

    门少庭和林鸢坐在那里大笑,桑枝一边笑还一边很没节操地拿出手机拍照。拍照就算了,还很不要脸地发了朋友圈,艾特了所有她认识的朋友。

    很快,桑枝就收到了好多回复。

    “这是你们家宝宝吗?叫什么名字啊,长得可真可爱!”

    “天,你们到底对宝宝做了什么啊?怎么委屈成这个样子?”

    “这么漂亮的宝宝你们做家长的也忍心虐待?看把宝贝儿委屈的……”

    诸如此类的评论很多,桑枝一扫而过。最后一条评论吸引了桑枝的眼睛,是门边儿那个小妮子评的。

    “这是俺们家的小宝贝安安童鞋吗?长这么可爱,好想咬一口啊!亲亲亲亲亲亲。二婶等我回去好好抱着门宸安亲几口!色!”

    桑枝噗嗤笑了一下,给门边儿回复道:“好,你快点回来吧,我们大家都想死你了!”

    很快,桑枝就看到了门边儿的回复:“好啊好啊,我们很快就会回去了,等我们凯旋而归!”

    桑枝迅速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

    这边桑枝还在微信上跟门边儿情意绵绵,那边林鸢已经把整盘水果都吃完了。先前的暑意已经消退了一大半,林鸢已经感觉不到热了。

    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擦擦手,林鸢终于忍不住从门少庭怀里把门宸安抱过来。刚才吃东西就觉得这小家伙非常可爱,只是手上拿着吃的,腾不出手来。现在吃完了,就能好好抱抱这个可爱的家伙了。

    “你很喜欢小孩子?”

    看见林鸢抱着门宸安又亲又捏的,门少庭眼神明亮地问道。

    林鸢在门宸安小脸蛋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得抬起头对门少庭说道:“也没有啊,我只是很喜欢安安而已。他实在是太漂亮了,让人不得不喜欢!”

    听见林鸢对自己儿子的赞美,门少庭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骄傲的笑容。这是门少庭作为父亲以来,第一次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中午的时候,桑枝跑去厨房做饭去了,留下门少庭在客厅陪林鸢闲聊。

    本来应该门少庭去做饭的,可是桑枝觉得自己跟林鸢也不是很熟悉,坐在一块会有些拘谨,所以就主动提出来去做饭。

    门少庭也没阻拦她。家里来了客人,女主人去做饭的事情也很正常。

    “我过几天就要回家了。”林鸢陪门宸安玩了会儿,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抬起头对门少庭说道。

    门少庭对林鸢回去的事情有些紧张,放下手中的茶盏,明亮的双眸盯着林鸢那张俊俏的脸蛋:“一个人回去吗?需不需要有人送你?”

    林鸢睁大疑惑的眸子,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轻轻笑了笑,看着林鸢精致漂亮却写满疑惑的脸蛋解释道:“我是说我可以送你回去。顺便,见见你的父母……对了,你上次来帝都,就是为了你姐的事情吧?这件事情跟我有很大关系,所以我想我应该去一趟……”

    林鸢明白门少庭的意思。眼中的疑惑一闪而逝。

    “林鸢,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门少庭再次问道。他的眼神明亮而温润,精致的面孔写满了期待。

    林鸢知道他提出的要求自己是无法拒绝的,所以这种时候只能点头答应。

    “嗯!”

    桑枝的厨艺不是很好,从上次在娘家给莫青莲准备母亲节盛宴就能看得出来。

    吴妈站在一旁,看着桑枝不是很娴熟的动作,额头上冒出一片汗珠。

    “那是醋!少奶奶,西红柿炒蛋里不要放醋!”看见桑枝拿着忘了贴标签的醋瓶子往菜里面放,吴妈激动地手都抽筋了!

    还好桑枝没倒进去太多就及时收手了。

    没心没肺地笑了笑,却没发现吴妈脸上的表情已经绿了。

    幸亏桑枝命好,嫁了这么好的人家,平时基本上不用做饭。要不然她还真是替桑枝的人生担忧啊!

    菜都做不好,家里来个亲戚都招待不了!要是跟她一样嫁个普通人,在家里肯定不少挨骂。

    吴妈在心里感慨道。

    真是同人不同命。像吴妈这种的,即使能做一手好菜,还在军区大院当保姆,每个月拿着还算不错的工资,回到家也不一定就受人待见。

    而桑枝就不一样了。即使什么都不会做,光凭这张好看的脸蛋和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就能赢得丈夫的宠爱和全家人的喜欢。

    吴妈默默地叹口气,走上前去继续指挥桑枝做菜。

    家里人不多,桑枝只做了五六个菜,弄了一锅疙瘩汤。虽然菜做的不好,不过疙瘩汤做的很不错,从很远处就能闻到香喷喷的,桑枝忍不住盛了一勺放进嘴里,然后对自己做的美食赞不绝口。

    林鸢闻着香味儿走到厨房,看到一大锅疙瘩汤后,惊喜地两眼放光。好久都没吃过这样的人间美味了。

    跟桑枝手里抢过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香喷喷的,入口即化。

    嘴里含着汤,手已经迫不及待忙着把疙瘩汤端往客厅。也不顾桑枝在后面喊:“慢点儿,别烫着!”

    没一会儿,门少庭就抱着孩子来到厨房,说是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但很快就被桑枝赶出去了。厨房太危险了,万一把孩子伤着烫着怎么办?

    林鸢那货可能是饿坏了,坐在餐桌上盯着疙瘩汤不放,也不来厨房帮忙。所有的盘子和碗筷都是桑枝和吴妈送上桌的。

    “今天家里人不多,要不你跟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吧!”解开身上的围裙,桑枝笑着对吴妈说道。

    今天多亏了吴妈帮忙,才让她成功完成了六道菜。

    吴妈摇摇头,脚步慢慢往后退。

    “今天有客人在,我跟着一起吃不好!再说了,大家都是年轻人,我一个老妈子在,也会让他们浑身不自在。”吴妈苦笑一下,她看起来很有自知之明,“我还是自己做碗面端到自己的小屋里吃吧!”

    吴妈说着就朝厨房走去,没走几步就被桑枝从后面拉住了。

    “吴妈,你要是不想跟大家一起吃我也不勉强。只是面条没什么好吃的,又没营养,你就不要整天吃面条了。厨房里那么多食材,你看着喜欢什么就做着吃,千万别客气啊!”桑枝热情地说道。想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心里过意不去,就当是今天教我做菜的奖励啦!”

    吴妈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朝厨房走去,眼眶有些微红。

    桑枝坐在餐桌前,象征性地陪着客人吃了几口菜,然后再次把照顾林鸢的事情交给门少庭,自己则跑到厨房给爷爷熬粥去了。

    这两天老爷子也就晚饭的时候过来陪大家吃顿饭。因为只有晚饭的时候餐桌上的人才是齐全的。老爷子喜欢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吃饭的热闹场面,就像是逢年过节一样。

    大家也只是觉得老爷子可能是一个人太寂寞了。没有人会想到他是想趁着仅剩不多的时间,好好看看身边的每一个人,好好记住他们的面孔。这样,就算是到了下面,他也没有遗憾了。

    老爷子的肠胃不好,前阵子安井然嘱咐过老爷子最好不要吃油腻的东西,多喝些清汤为好。

    桑枝在吴妈的指导下做了一碗参汤。虽然味道跟林雅然做的有些差距,但是勉强还可以。桑枝相信老爷子不会在乎味道的,他更在乎的是自己对他的一片孝心。

    门光荣站在大厅里,望着院子里的葡萄架发呆。

    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前几天每天都会来葡萄架下啄食的那只麻雀今天没来。

    一周前他发现有只麻雀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驻足,于是产生了要和他交朋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