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他每天都会在石凳上洒上一层面包屑,这样麻雀在石凳上停歇的时候正好可以觅食。

    他们两个,一人一鸟,似乎是约定好了一样,门光荣每天早晨都会在石凳上洒一层面包屑,麻雀每天中午准时过来驻足停歇。顺便吃些东西。

    门光荣不敢打扰他,就拄着拐杖站在大厅门前,看着石桌上的麻雀,跟他说说心里话。

    昨天中午明明约好了今天中午不见不散的。面包屑都洒满了,可是却不见麻雀的身影。

    “连你也嫌弃我年纪大了,不想跟我玩耍了吗?”门光荣望着葡萄架下空旷的石凳,目光里充满了哀怨。

    沉默良久,突然听闻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爷爷!”

    门光荣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转身望去,就看见桑枝端着一碗参汤站在自己面前。

    “爷爷,你午饭还没吃吧?我亲手做了一碗参汤,拿过来给你垫垫。过会儿让吴妈给你做点容易消化的好吃的送过来。”桑枝满脸微笑着走进客厅。

    门光荣摇摇头,有些不开心地说道:“不用了,我没胃口。”

    桑枝停住脚步,宠溺地看着门光荣问道:“由我来亲自喂你吃还没胃口?”

    不等门光荣回答,桑枝手里的勺子就塞进门光荣嘴巴里。香喷喷的参汤溢满了嘴巴,入口即化。

    门光荣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容。“香!枝枝做的参汤就是好吃!”

    桑枝知道老爷子是在讨好自己才这么说的,她自己做的参汤什么味儿她自己知道。

    “既然香,那爷爷就多喝点儿。”桑枝说着,又往门光荣嘴里送了一勺。

    今天这顿饭有桑枝的陪伴,门光荣吃得有滋有味儿。整整一晚参汤吃完了,也没感觉到吃饱。

    “爷爷,没吃饱的话,我再去给你盛一碗!锅里还有呢!”桑枝拿出纸巾,帮老爷子轻轻擦拭着唇角,亲切温柔地笑着说道。

    门光荣摆摆手:“不用了,吃多了消化不了。”

    桑枝有些不高兴了,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爷爷说的,才吃了一碗参汤而已!爷爷胃口好着呢,喝上三碗参汤都没事儿!”

    门光荣笑笑,也不说话。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有时候儿孙的话真的听不得,他们就知道说些好听的哄自己开心。

    “我刚才看你一直盯着葡萄架发呆,是不是嘴馋了,想吃葡萄了?”桑枝放下碗筷,寻找老爷子新的需求。

    如果他说想吃,自己就拿些洗干净的过来。

    “没有。”门老爷子摇摇头。他这里不缺水果,每天都会有小兵提着篮子过来送,吃都吃不完。

    不过被桑枝这么一提醒,门老爷子倒是想到了什么,指着角落里的冰箱说道:“枝枝,那里面放着他们送来的水果,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你回去的时候拿些过去,要不然搁在冰箱里营养都流失了。”

    桑枝跑到冰箱前看了看,果然满满的一冰箱都是水果。他们军区大院缺什么都不会缺这些东西。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每天都会有人过来送水果。这是他们的福利。

    “好!我先坐下来陪爷爷聊一会儿,等我回去的时候就拿走一些!”桑枝微笑着说道。

    老爷子年纪大了,平时不爱吃水果,容易闹肚子。更何况这些都在冰箱里冷藏着,也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桑枝更不能让老爷子吃了。所以她才会没有拒绝。

    门老爷子一直往门外看,他还在惦记着那只麻雀,想知道他是不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落在石桌上望着自己。

    桑枝还以为他是想出去晒晒太阳了,所以要求推着他出去转转。

    门光荣在客厅里闷了一上午,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好,所以就没有拒绝。

    桑枝推着门光荣来到院子里。阳光很灿烂,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院子东边有几颗向日葵,是门老爷子闲着无聊时种下的,现在已经长得有一人高了。

    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开花了吧?

    门光荣在心里想道。

    桑枝发现爷爷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看,弯下腰笑着问道:“爷爷想去看看葵花吗?”

    “好啊!”老爷子说道,然后扭头一脸骄傲得对桑枝说,“那是我亲手种的葵花呢!”

    桑枝笑声连连,很配合得附和着:“我说怎么长势这么好,原来是爷爷亲手种的啊!”

    门老爷子有些无语,说道:“长势好不好跟是不是我亲手种的有什么关系?”

    桑枝笑着解释道:“当然有关系了!这是爷爷亲手种下的,每天还会精心照料他们,这些向日葵身上包含了爷爷太多的心血,当然长势喜人了!”

    门老爷子被桑枝的话逗乐了,张开镶满金牙的嘴巴笑起来。

    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推到了向日葵下。

    老爷子颤巍巍的手慢慢朝着向日葵靠近,他想要亲手抚摸一下它的叶子。可是年岁太大了,就连简单的伸胳膊的动作坐起来都那么吃力。

    他费了很大力气,绷紧的额头上冒出一颗豆大的汗珠,可是手指到向日葵的距离只靠近了一厘米。

    桑枝发现后,赶紧抓着老爷子的手帮他靠近,却被老爷子拒绝了。

    “让我自己来!”虽然人年纪大了,可说出来的话依然那么铿锵有力。

    “可是……”

    桑枝有些不放心,想要进行劝阻,却被老爷子打断了。

    “我还没老!自己可以的,不用你帮忙!”

    老爷子的话里满是不服老的语气。桑枝知道老人家最怕别人说他老了,也最怕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需要别人帮忙。

    尤其是像门老爷子这种年轻时经历过真、枪实弹的人。他们骨子里都有一种旁人不可侵犯的骄傲,哪怕他们已经老得走不动路了,这种骄傲也不容许任何人侮辱。

    桑枝识趣地放开了老爷子的手,让他自己去完成自己的目标。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放开的话,就侵犯了老爷子的骄傲,会让他心里产生挫败感。

    “啊!我摸到了,我摸到了!”十几分钟以后,老爷子激动地尖叫道。

    他苍老的手摸着向日葵碧绿的叶子,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他抬起头一脸骄傲得看着桑枝,就像是等待老师夸奖的小学生。

    “太棒了!”桑枝忍不住对门老爷子竖起大拇指,笑着称赞道,“爷爷您果然还很年轻!”

    门老爷子没有说话,但脸上骄傲的表情很明显的写着‘那当然’三个大字。

    林鸢不想在门家多有打扰,午饭后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跟门少庭告别后,一个人从大厅走出来。

    门玥玮一定在家里等着急了吧。都怪自己忘记发短信告诉她留在门家吃午饭的事情。

    刚睡醒一觉,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走到大院门口的时候差点跟迎面而来的身影撞在一起。

    林鸢抬起头,看见一个身高有一米八、灰头土脸的男人正眼神坚毅地看着自己。有些尴尬,来不及细想,说了句对不起就急匆匆跑开了。

    男人站在原地不动,扭头看着林鸢离去的背影,深褐色的眸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几秒钟之后,男人回过神来。往前没走几步,就被站岗的小兵拦住了。男人嘴里骂了句妈、逼的,然后让其中一个小兵进去把门少庭喊出来,就说自己是强子。

    那个小兵一脸狐疑得看着男人,最后还是在男人的怒喝之下乖乖地跑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门少庭笑着从大院里走出来,对男人说道:“强子,你看你,都把我的小兄弟给吓坏了!下次来的时候可别这么鲁莽!”

    强子没搭理他,心思还在刚才跑出去的那姑娘身上。远远地朝她离开的方向望过去,早已不见了身影。

    “哟,强子,你看什么呢?”门少庭追随他的目光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没什么。刚才从大院里跑出去一个姑娘……”强子说到后面就不说了。这种话太容易让人误会。

    门少庭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说道:“你是说林鸢啊!”

    林鸢?!

    那姑娘叫林鸢么?好好听的名字啊!

    强子心里微波荡漾,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望着林鸢离开的方向发呆,脸上露出痴傻的笑容。

    “别看了,人早就走远了!”门少庭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这才把强子拉回现实。

    “谁说我看她了!”不甘心被门少庭看破,倔强地否认道。

    门少庭撇撇嘴,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经历过,想骗他哪有这么容易!

    “对了,你怎么才来啊?早就给你打电话了!我让你带的阿井水带来没有?”也不跟他计较,拍了拍肩膀问道。

    “带了,当然带了!”强子笑着,指着门少庭说道,“就你小子势利眼!上来就问阿井水的事情,也不关心我人怎么样!”

    说话间,已经从身上那个很大的黑色皮包里取出两大瓶一升的矿泉水。“诺,这就是!”

    门少庭拿起其中一瓶,仔细观察了一下,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你不会是随便拿了两瓶矿泉水来糊弄我的吧?”

    强子裂开嘴笑了:“那哪能啊!咱们好几年的兄弟,就几瓶水我糊弄你?至于嘛!”

    门少庭呵呵笑着,拉着强子进屋再说。

    离开时,还情不自禁朝大门口看了一眼。他,强子,就是在那个大门口和林鸢相遇的!

    “听说你都有孩子了?”快走到大厅的时候,强子问道。

    “是啊,男孩,叫门宸安。”门少庭说这话的时候一脸骄傲。不管在谁面前,只要提到自己的儿子,门少庭心里都会有说不出来的喜悦。

    “你小子进度很快啊!哥们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你倒好,孩子都出来了!”强子说道。也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是羡慕还是眼馋。

    “你之前不是有一个的吗?怎么啦,分了?”走到大厅里,门少庭搂着强子的肩膀问道。

    “恩。”强子有些委屈得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