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招呼强子坐下,把两瓶阿井水冷藏在冰箱里。这种水冷冻之后饮用味道更加甘甜。

    茶几上放着几盘水果,强子也不客气,随手拿了一个苹果,不洗也不削皮,直接拿到嘴里啃一口。

    “强子,你怎么弄的啊,灰头土脸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灰姑娘的后妈虐待了呢!”

    门少庭坐下后,才发现强子蓬头垢面,比街边蹲着的乞丐好不了多少。

    “遇到一个很没素质又没智商的司机!他自己把方向搞错了,车子往相反的方向跑了二十公里又折回来,因为这样浪费了四十公里的油钱,他要把这钱算在我身上。结果来之前说好的五十大洋,下车时跟我要一百!”

    强子说话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两下嘴里的苹果,以表心中的不满。

    咔嚓——

    又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强子接着说道:“这种不公平的事情我强子当然不干了!于是我就反抗,给了他五十大洋就下车了!结果,那个傻逼司机一踩油门喷了我一脸尾气!我他妈要不是因为有要事在身,我早就用石头砸他的破车了!”

    强子气呼呼地说道,还不忘在最后吹嘘一下自己。

    门少庭轻轻笑着,将最后一片果皮削掉,丢进垃圾桶里。

    强子感动不已,丢掉手里的果核,刚想对门少庭说声谢谢,就见他把苹果放进自己嘴里咔嚓咬了一口。

    强子撇撇嘴,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自己从盘子里抓几颗樱桃放进嘴里。

    大院里下发的樱桃就是不错,无论是味道还是成色都比外面市场上卖的好很多。

    强子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过这么甘甜可口的樱桃了,慢慢一大盘子樱桃很快就被他消灭了一大半,根本停不下来。

    整整一盘樱桃吃完后,强子感觉牙齿有些难受,喝了口凉茶,稍微好了一些。

    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一直没见到这屋子的女主人。强子有些好奇,看着门少庭问道:“少庭,你家女人呢?还有娃娃呢?我怎么都没见到?”

    强子的话刚说完,二楼就传来门宸安的哭闹声。丢掉手里还没吃完的苹果,门少庭急匆匆朝着卧室跑去。

    强子尾随其后跟了上来。

    把门宸安从婴儿床上抱起来,才发现下面的小褥子已经湿了一大片。

    刚才光顾着跟强子聊天了,竟然把门宸安的事情给忘记了。男人,果然都是大老粗,无关颜值!

    强子看见小娃娃很开心,热情地帮他换尿布,擦屁股。所有的一切都弄好之后,强子把门宸安从门少庭手里接过来。大概是太过激动,两只大手都在颤抖。

    “强子,你小心点儿,别把我儿子摔了!”门少庭很不放心地叮嘱道。

    强子点点头:“你放心吧,我摔了自己也不能摔了他啊!”

    强子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婴儿呢。他们的皮肤可真嫩啊,仿佛能掐出水来,身上一个毛孔都找不到。

    门宸安正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的睫毛很长,大概有一厘米那么长,偶尔眨一下眼睛,可爱的模样能融化一个男人的心。

    强子抱着门宸安激动了好大一会儿,感觉他就是上帝派下来的小天使。

    门少庭看得出强子对小孩子的喜爱,在一旁鼓动道:“强子,你要是喜欢小孩子,也赶紧找个人结婚吧!也别挑三拣四的,什么漂亮不漂亮,身材好不好都不重要,只要女孩子心眼好,又爱你,就接受吧!”

    门少庭这番话差点把强子说哭了。他也是这样想的,可是那个能看上自己的人一直没出现啊!

    强子苦笑一下,看着门少庭问道:“那你觉得今天从你家出去的那个小妞能看上我不?”

    门少庭被他这话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强子的眼光比之前又提升了不少。只不过,对自己的自我认识方面也有所下降。

    “咳咳。”门少庭干咳两声,搂着强子的肩膀说道,“强子,找对象这事儿不急于一时。我们先把这事儿往后放放吧!原本打算你来了,把雷明也叫上,咱们三个好好喝几杯呢。可惜,你来晚了,雷明和玥玮已经回家了。不过没关系,他不在,就咱俩喝!保证你喝个痛快!”

    强子一听到喝酒,瞬间来了精神,也不再纠结感情的事儿,很仗义地大手一挥:“好!那咱哥俩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少庭,你在跟谁说话呢?”

    桑枝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听见卧室里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有些警惕地问道。她甚至都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了,如果真的是家里遭了贼,她随时都会冲上去那高跟鞋底拍在那人脑袋瓜上!

    不过还好,屋子里很快就有了回应。

    “跟强子说话呢!就是上次我跟岳父大人说的帮我弄阿井水的那个哥们!”门少庭好听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让桑枝忐忑的心很快就安定下来。

    蹲下身子穿好高跟鞋,步履轻盈地走上台阶。还没进卧室,就见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他那张黝黑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牙齿在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更白了。

    桑枝回以一个端庄大方的微笑,朝着卧室看了一眼说道:“你好,我叫桑枝。是少庭的妻子。”

    “哇!嫂子真是天生丽质啊!模样好,气质好,皮肤好!乍一看跟天仙似的!”强子笑呵呵地说道。他一个大俗人,没什么文化,所以夸人的时候也只能用一些大白话,不会用什么比喻修辞的手法。不过倒也让人听着亲切。

    “那仔细看呢?跟什么似的?”桑枝笑着反问道。

    强子立马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误,赶紧纠正道:“仔细看比天仙还美!”

    强子这话把桑枝哄开心了。笑着说道:“看你嘴这么甜的份上,今晚嫂子亲自下厨,给你们炒两个下酒菜!”

    桑枝这话说出来,吓得门少庭差点摔倒。晚上她还想做饭啊?这不是折磨人么?

    不行,他门少庭绝不允许自己的兄弟知道自己的老婆做饭难吃的事情!为了让桑枝在强子心里的形象更加完美一些,门少庭决定拉着强子下馆子去!

    “枝枝!晚饭我跟强子去外面吃,我们兄弟俩好长时间没好好聊聊了!顺便,把阿井水给爸送过去,他老人家一定等着急了!”门少庭说道,“对了,强子一共带来两大瓶,我想留下一瓶给爷爷。你不会反对吗?”

    桑枝摇摇头。她当然不会反对了,爷爷那么喜欢喝茶,既然有这么好的水,留给爷爷也是理所应当的。

    “那你记得把水给爷爷送过去!”见桑枝摇头,门少庭脸上浮现出一个的笑容。

    林雅然挽着门正的胳膊从百货商店里走出来,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

    这是结婚这么多年以来,门正为数不多的几次陪自己逛商场中最开心的一次。

    不管自己看上了什么,门正二话不说直接过去刷卡。

    林雅然虽然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但是周围那些小年轻羡慕的眼神还是让她感觉很有面子。

    从商场出来,两人都有些累了。

    坐在舒适的轿车里,吹着空调,林雅然揉捏着自己酸痛的胳膊,希望这样可以缓解疲劳。

    门正喝了一瓶红牛提神。他已经太久没有在这种大商场逛这么长时间了,此刻不光身心疲惫,还很困。

    “阿正,要不打电话让你司机过来把咱们送走吧!你这样喝红牛提神不好!”

    林雅然有些担心地提醒道。

    门正摇摇头:“这是咱们两人的约会,不能让第三个人出来破坏了气氛。”

    林雅然很显然没想到门正会这样说,先生一愣,然后羞涩地低头顺从:“那好吧!你记得开慢点,集中注意力哦!”

    说完,眼睛使劲儿瞅着后视镜,想从里面看看门正脸上什么表情。

    谁知这货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继续喝自己的红牛。

    林雅然有些失望,嘴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嘛!人家在关心你哎,一点反应都没有真的好吗?都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了,还摆着一张冰山脸装深沉,无耻!

    还好,这话门正并没有听到。否则……车子里必将掀起一场口水大战。

    桑梓等门少庭说的阿井水可是等了好长时间啊!

    当他看见门少庭手上提着一大瓶水来自己家,并且告诉自己这就是阿井水的时候,心情那个无比激动。

    不过,很快,桑梓就开心不起来了。

    阿井水用矿泉水瓶装着运过来恐怕水质早就变化了吧?

    在桑梓的潜意识里阿井水最好用木桶和荷叶等纯天然的材质通过水运运输才能保持其天然活性成分,保证水质不变。

    这矿泉水瓶运过来的阿井水……看着实在是很可疑。

    “爸,您怎么了?”看到桑梓的脸色不大对劲儿,门少庭心里立马悬起一块石头。

    难道是阿井水出了什么问题?

    就在门少庭胡思乱想之际,桑梓扶着额头有些无力地说道:“没事儿,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说到这里,又抬头看着门少庭和站在一旁的强子,说道:“今晚一俩就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顺便尝尝这阿井水泡的龙井茶有何不同!”

    桑梓的本意是有些话不明说,让这俩货自己尝尝水的味道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却没想门少庭和强子两人直摇头。

    “不了,爸,我们今晚还约了其他朋友,留下来不太方便!”

    门少庭说着冲强子眨眨眼,使了个眼色。强子也是聪明人,紧跟着附和道:“是啊,我们几个兄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想好好在一块聚聚。今晚就不便打扰了!”

    既然如此,桑梓也不再劝阻,摆摆手对两人说道:“那好吧,今日就不留你们了,记得改天有时间一定要来!一个人喝好茶总是没心情,要几个人围在一起喝才有滋有味儿!”

    门少庭总算明白过来了,原来自己这个老丈人又想跟自己聊茶道。他也跟老爷子一样,太孤独了。

    只不过,老爷子是真的孤独。而老丈人,只是找不到志趣相投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