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走出桑家小别墅,强子还有些留恋地往里面看了一眼。

    没想到少庭的老丈人还挺有钱的,住着这么好的小别墅,家里肯定是做生意的吧?

    “哎,少庭,你老丈人家是做啥的啊?看起来、经济条件很不错!”坐在副驾驶座上,强子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中医院院长,怎么了?”门少庭说话的时候已经启动了车子。

    “没什么!”强子摇摇头。过了会儿又问道,“他们家只有一个女儿?”

    “那可不!”门少庭转着方向盘,微笑着说道。

    强子点点头,眼神中有些失落。他原本还想跟桑家做亲家呢,现在看来没希望了。

    桑枝扶着老爷子穿过走廊,往客厅走去。

    他觉得整天坐在轮椅上没意思,就跟瘫痪了似的,所以在桑枝的多次劝阻下,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步行。

    两人走到大厅,正要推门进去,一辆黑色轿车就嗖的行驶进来,停在大院中央。

    车子熄火的那段时间,空气里仿佛尘土乱飞。

    林雅然从车子上走下来的时候,桑枝被惊艳到了。

    一袭淡黄色绸缎长礼服,披肩的波浪卷发挽成一个高高的发髻。鬓前留着两缕微卷的刘海。脖颈上的白珍珠项链闪闪发光,衬托得林雅然脸上的肤色更加白皙了。

    她颔首微笑,挽着门正的胳膊慢慢朝大厅走来。

    桑枝看到这一幕激动地不得了,这已经是桑枝今天第二次看见两人甜蜜得挽着胳膊了。还有林雅然的造型真是太美了!

    还有门正手上大包小包拎着,林雅然手上什么都没有。看来自己这个公公也是个很会心疼老婆的人啊!

    而一旁的门光荣有些受不了了!两个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在自己老子面前秀恩爱真的好吗?

    “咳咳!”门老爷子干咳两声,然后傲娇地撇过头去,示意两人不要秀恩爱。

    林雅然和门正相互对视一眼,快走几步来到老爷子面前。

    “爸!”林雅然微笑着喊道。然后给门正使了个眼色,让他跟老爷子问好。

    “爸!”门正有些不大乐意,从他说话时松领带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

    见老爷子没有反应,林雅然接着说道:“枝枝,怎么扶着老爷子过来的?轮椅呢?”

    “我还没有残疾,不用轮椅!”这话很明显是门老爷子说的。

    林雅然有些尴尬,笑了笑说道:“老爷子今天的精神看起来很不错啊!枝枝,快把他扶进去吧,老在这里站着可不行!”

    桑枝很听话地把老爷子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林雅然和门正则是大包小包尾随其后。

    回来的路上,两人路过一个古董店,林雅然提议停下来去看看。

    在店里转了一圈之后,发现了一块祖母绿的玉石。色泽温润,手感细腻。跟老爷子的那块很像。

    大包小包往沙发上一堆,从门正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蓝色金边饰品盒。

    “老爷子,这是我和阿正在来的路上看到的,专门为你买了下来。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走到老爷子跟前,林雅然微笑着把手里的小盒子递给他。

    门光荣瞧了一眼那个花哨的小盒子,来了句:“华而不实。”

    也没拿过去瞧上一眼,这让林雅然感觉有些尴尬。

    “爸,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绝对不是您想的那样!要不,我帮您打开吧!”

    不等门光荣拒绝,林雅然就把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来。

    随后,桑枝和门光荣都大吃一惊。

    那不是前不久门少庭拿给自己的那块祖母绿么?

    和门光荣对视一眼,只见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波澜,颤巍巍的手从精致的小盒子里拿起那块祖母绿。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再也找不回它了!

    “你是在哪里找到它的?”老爷子看着手中被岁月抚摸的光滑圆润的玉石,有些激动地问道。

    “一家古董店。”林雅然如实回答。

    看得出来,老爷子对这块玉石非常喜爱,林雅然也就放心了。

    门老爷子鄙夷地看了一眼林雅然手里的饰品盒。

    赶紧笑着解释道:“这个小盒子是我们在另一家店买的。”

    门老爷子点点头,情绪有些激动。

    失踪的麻雀换回了一块失而复得的祖母绿,难不成它真的是她在天上暗示自己吗?

    看来是她太想念他了,想让他过去好好陪着他。

    “我不吃晚饭了,没胃口。枝枝送我回去!”

    老爷子小心藏好祖母绿,对着桑枝吩咐道。

    “爸,你不吃饭怎么行呢?起码坐下来喝碗粥吧!”林雅然有些着急了,刚才看老爷子还挺开心的,怎么突然又闹着不吃晚饭?

    “你妈想我了,我要回去陪她!”门光荣头也不抬地说。

    “老爷子,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没听见妈叫你去陪?乖,先坐下来吃饭,吃饱饭再去好不好?”

    林雅然挡着去路,死活都不同意让他走。

    “枝枝,快点扶我回去!”老爷子没搭理林雅然,直接对桑枝说道。

    林雅然给桑枝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管。

    桑枝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指着厨房的方向说道:“我刚想起来厨房还有事儿需要我帮忙,我先去了哈!”

    看了眼桑枝离开的背影,老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们这些人,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都欺负我一个老头子,哼!”门老爷子有些生气地说道。

    林雅然笑笑,给老爷子倒了杯温茶水。

    “老爷子,您也别生气了,先喝点茶水吧!吴妈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您好歹吃几口!”把茶杯放在门老爷子面前,顺便在茶杯里放了一支吸管。

    老爷子挑了下眉毛,看着吸管有些不悦地问道:“放吸管干嘛?又不是果汁!”

    林雅然没有说话,而是从那堆纸袋里拿出一罐蜂蜜。打开盖子,用白色的瓷勺舀了一勺,放在茶杯里,用吸管轻轻搅拌。待搅拌均匀后,林雅然才看着门老爷子,说道:“这是我和阿正今天逛街给您买的蜂蜜。以后用蜂蜜泡茶喝,更有营养。”

    说完,把刚刚泡好的蜂蜜茶往老爷子面前推了推,示意他尝尝看。

    门老爷子皱着的眉毛慢慢舒展开,端起茶杯,把里面的吸管取出来。他很不喜欢用吸管,因为只有躺在病床上动不了的人喝水的时候才会用。

    轻轻尝了一口蜂蜜茶水,微甜中带着茉莉、花的香味儿,味道还不错。

    老爷子脸上的愁容再也没有了,也不提回去陪奶奶的事情了。

    林雅然终于眉开眼笑,把沙发上的大包小包整理一下,拿回卧室。

    很快,客厅里只剩下门正和老爷子两人。这父子俩虽然不像门正和门少庭一样之间有很多矛盾,但是平常在一起交流也不是很多。

    门光荣热爱军事方面的事情,而门正热爱商业方面的事情,两人交集不多,自然也没什么好聊的。

    老爷子年纪大了,眼神里的犀利减退了,但是骨子里的威严和给人的压迫感一点都没减。

    门正坐在角落里慢悠悠地喝着茶,所有动作都小心翼翼,生怕发出一点噪音,影响到老爷子。

    如果他现在的样子被公司的下属看到,一定会被吓到的。

    门正是谁啊,商业巨鳄,行走商场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虎虎生风,谁见了都得低头含笑。是谁这么大胆敢让门正吓成这个样子。

    “你今天陪雅然出去了?”门正正在心惊胆战地喝着茶,生怕发出一点声音。突然就被门老爷子打断了。

    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门正抬头看着老爷子回复道:“恩。算了下好久没陪过她了。”

    门正在老爷子面前说话不会太罗嗦,总是捡最重要的说,甚至一句话不会说完整。要靠对方聪明的才智去意会。

    一杯蜂蜜茶喝完,门老爷子放下茶杯,看也没看门正一眼,说道:“是该多陪陪她了!”

    门正‘恩’了一下,没有说话。

    不知道从多少年前开始,两人的对话就变成了这样,寂静简短。

    门老爷子倚在沙发上,缓缓闭上眼睛,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在想事情。

    门正也不敢打扰,只能一杯又一杯喝着茶。身上的疲劳和困乏不知何时已经消退了。

    林雅然从楼上下来时,发现老爷子已经躺在沙发上打瞌睡了,赶紧小跑几步走下来,把毛毯盖在老爷子身上。

    不知道是林雅然动作太重,还是老爷子睡得太轻,毛毯刚接触到老爷子的身体,他就睁开眼了。

    “我没睡着,不用管我。”老爷子说道。

    “好吧。”

    林雅然动作娴熟地把毛毯收起来,发现老爷子的蜂蜜茶已经喝完了,于是重新给他冲一杯。却被老爷子阻止了:“我这么大年纪,不能吃太多甜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老爷子眯着眼睛,摆摆手说道。

    林雅然轻轻一笑:“没关系,这次不加蜂蜜。”

    饭菜都上齐之后,林雅然扶着老爷子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这个位置是最显眼的,也是最受关注的,一般辈分最高的人坐在这里。

    桑枝和林雅然分别坐在门老爷子的两侧,门正坐林雅然旁边。突然发现门少庭好像不在,林雅然看着桑枝问道:“少庭呢?”

    “一个叫强子的朋友来找他,然后他们出去了。”桑枝回答。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门光荣说道,“对了,爷爷,强子带来了阿井水,少庭说让我给你拿过去,刚才我给忘了。吃过饭,我给您送过去。”

    “阿井水?”门光荣的兴趣提了上来,他已经好久没有喝过这种水了。年轻的时候喝过不少次,味道很好。

    “是啊,就是东阿做阿胶用的井水,少庭说这种水很好喝呢,专门让我给你留着!”桑枝说着往门光荣嘴里放了一勺美味香甜的玉米糊糊。

    “还是少庭孝顺爷爷!”含着香喷喷的玉米粥,门光荣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话音刚落,门正就一连干咳了好几声,似乎是在对门光荣刚才说的话表示抗议。

    门光荣没有搭理他,而是看着桑枝问道:“不是说好以后每天都给我做参汤的吗?怎么今天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