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爸,您想喝参汤啊?那不如我现在去厨房做!”桑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林雅然抢在了前面。

    门老爷子摆摆手,板着脸说道:“不用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就不用伺候我这个老头子了。让他们小年轻伺候我就行了!”

    林雅然汗!爸这是嫌弃我老了么?

    “爷爷,要不我现在就去厨房给您做吧!”桑枝很识趣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正要往厨房走,就被门老爷子叫住了:“不用了,明天再做吧!快坐下来吃饭!”

    桑枝哦了一声,有些抱歉得坐下。她还以为自己做的参汤不好喝,老爷子不会喜欢呢。没想到他还惦记着这事儿。

    又给老爷子喂了口玉米粥,却被老爷子拒绝了:“你不用管我,先吃饭吧,我自己来!”

    老爷子的脾气很倔,桑枝很清楚。但还是试图去劝他:“爷爷,快张嘴,至少把这勺吃下吧!”

    老爷子摇摇头,死活不吃。“我还没有老到需要别人喂我的程度。而且,我又不是没有儿子,也还轮不到你喂!”

    老爷子这话门正可算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让自己去喂他。

    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桑枝面前,把勺子从她手里拿过来塞进老爷子嘴里,一股玉米的清香溢满了整张嘴。

    老爷子没有说话,也没有看门正,只是安静地吃着饭。

    桑枝很有礼貌地把自己的位子腾出来让给门正,她跑到林雅然身旁去了。

    门正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老爷子面前,把碗里的玉米糊糊一点点喂给他。等到整碗玉米糊糊都喂完之后,门正心里突然很有感触。

    他想起小时候门光荣拿着小勺子给自己喂汤的场景。那时候的门光荣很年轻很帅气,眼睛很明亮,炯炯有神。

    而如今,老爷子已经九十多岁了,头发全都花白了,牙齿也掉光了。眼神也变得黯淡,没有了往日的光泽。

    年轻时候的他果断干练,是门正心中的大英雄,是唯一崇拜的人。而如今曾经的英雄已经迟暮,变成了一个需要依赖别人的人。

    门正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好好得坐下来陪陪父亲,从来都没有跟他好好说说心里话。

    一种自责感油然而生。门正在桑枝的椅子上坐下,把碗放在餐桌上,突然大着胆子对老爷子说道:“爸,咱爷俩好久都没坐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今晚我陪你!”

    门光荣抬起眼皮看了门正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有没有好酒?”

    门正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不过,医生说你年纪大了不能喝酒,所以不给你喝!”

    门光荣摆摆手:“没有酒就不想谈!”说完,起身就要走。但很快他就停住了脚步。

    “一勺!”门正喊道。

    “二两!”门光荣得寸进尺。

    “一勺!”门正坚持道。不能再多了!

    “好吧,一两!”门光荣开始妥协。

    “一勺!”门正丝毫不妥协。

    门老爷子不开心了,一脸委屈地站在原地。门正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要吗?不要算了!”

    还以为老爷子会很有骨气地走掉,没想到——

    “好吧,一勺就一勺!”门老爷子有些不开心地走到桌前坐下。有总比没有好吧!

    桑枝和林雅然被两人的讨价还价逗乐了,但都硬憋着不敢笑出来。

    门正跑到地下室,亲自把那瓶珍藏了几十年的茅台拿出来。给老爷子吃饭的勺子倒了一勺,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而桑枝和林雅然两个女人都没有份。

    “枝枝和雅然呢?”老爷子盯着门正那满满一杯茅台看了好一会儿,再看看自己的勺子,最后扫了桑枝和林雅然一眼问道。

    “知道自己有多幸福了吧?枝枝和雅然都没有!”门正脸上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味道好极了!

    门光荣赶紧把勺子送进自己嘴巴里,贪婪得吮吸着茅台的味道。不愧是珍藏了几十年的茅台啊,入口微甜,余味持久。

    “好酒!”门光荣忍不住赞叹道。

    看着拿在手里的勺子,忍不住凑上去闻了闻。勺子上沾满了茅台酒的清香。门光荣差点没忍住把勺子放在嘴里含着,就像小时候吃鸡腿会舔手上的油水一样。

    门正美滋滋得喝着茅台酒,也不管门光荣的痛苦。哼,谁让我年轻的时候想喝酒你不让,说我还小不能喝;现在我也不让你喝!

    没有酒的老爷子可怜兮兮得看着门正自顾自的享受,始终都没有拉下脸来求他给自己分一点。

    喝酒之后的门正脑门一热,话匣子好像一下子打开了。拉着门光荣讲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讲自己这些年做生意的事情,讲自己因为太自私忽略大家的事情。

    门光荣并没有因为他主动认错就轻易原谅他,而是狠狠地教训了他。这让门正有些不开心。

    晚饭后,桑枝和林雅然一块去厨房收拾碗筷。门正和门光荣则是坐在沙发上天南海北地继续闲聊。

    等两人收拾完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门老爷子正在给门正讲自己年轻时候的丰功伟绩。不忍心打扰他,两人绕道而行,悄悄上楼。

    不知何时,门少庭和强子两人醉醺醺得回来了。这俩人勾肩搭背的,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门正当时就怒了,站起身指着门少庭质问道:“门少庭!你看看你那个怂样儿!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在外面喝酒!就算是喝也不能喝醉!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喝的醉醺醺的,跟个酒鬼似的!你也不怕被外面那些记者偷拍?不怕给我们门家丢人?!”

    门少庭被门正骂的清醒了一半,扯着强子走到沙发前,刚要坐下就被门正吼了一嗓子:“不许坐下!站着!”

    “凭什么?”门少庭皱着眉头喊道。

    “就凭你喝成这熊样!要不要我搬个镜子过来给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吊儿郎当,颓废至极!你知不知道自己丢人的形象很可能被记者拍到了相机里?明天就有可能出现在各大报纸上?!”

    门正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少庭打断了:“然后我的这些不良形象会给你的公司带来不良影响,很可能造成经济下滑。”

    “你知道就好!”门正气呼呼地说道。

    门正点点头,冷笑一声:“今天我的朋友强子来看我,我就不能带人家出去吃顿饭么?吃饭的时候不得喝酒么?外面那些酒吧或者迪厅里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喝醉,其中不乏会有一些富二代。凭什么他们可以随便喝醉,而我却不行?”

    “因为你是我门正的儿子!你还是特种兵王!你是那些混酒吧的富二代能比的么?无论从出身还是个人身份来看他们都比不过你!他们都跟你差一大截!就因为你身份的高贵,所以外界才会对你有很多约束,别人可以做的事情你才不可以轻易去做!因为,你要时刻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

    门正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嗓子都快干了。把桌子上剩下的半杯茅台倒进嘴巴里润润喉。

    “不对!”门少庭咬牙切齿地纠正道,“你说的不对!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人平等,这是从华夏国成立以来就竖立在每个人心中的观念!而你刚才说别人和我相比差了一大截,你这种思想是不正确的!我跟别人都一样,并没有哪里高人一等。所以别人可以整天买醉,我凭什么不可以和朋友一醉方休?”

    门少庭的话彻底激怒了门正,‘啪’得一声八酒杯摔在地上,吓得桑枝和林雅然赶紧从房间里跑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林雅然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问。

    但是并没有人回应他。

    “门少庭,你哪来的这么多歪道理?我告诉你,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别跟我扯什么人人平等的废话!你说生活在贫民窟里的人跟你这种从小就生活在富裕家庭里的人是平等的吗?不平等!从一生下来你们就注定了要走不同的路!你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吃最好的用最好的穿最好,而他们吃不饱穿不暖,有的甚至还没长大就活活被饿死了!”

    “说什么人人平等?你见过有人在大街上见到乞丐之后会停下来对他们微笑吗?可当他们见到自己的上司呢?肯定会大老远的就去打招呼吧!所以你还觉得人人平等吗?而且你偷换了概念。我说不让你去外面喝得烂醉,但我没说你不能在家里喝酒。你完全可以陪强子在家里喝!地下室有好几瓶我珍藏了几十年的茅台,你怎么不去拿?”

    门正眼睛里冒着猩红的光,仿佛下一秒就能喷出火来。

    门少庭还没来得及反驳,坐在一旁打盹的门光荣就开口了:“少庭,强子,你俩先坐下。还有门正,你说话这么大声干嘛?你看把枝枝和雅然都吓坏了!还有我的胖孙子,你要是把他吓坏了,我可要跟你好好算账!”

    “爸,对不起,我错了……”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要说就对少庭说!”老爷子不耐烦地打断他,“孩子不就是陪着朋友出去喝酒了么,他犯了什么大错,你有必要这么吼他?你之所以凶他,是因为你怕他的形象会影响到你的生意!从始至终,你只不过担心你的生意而已!”

    老爷子说完,颤巍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嘴里小声嘀咕着:“原本还挺开心的,被你一吵吵彻底没心情了。不说了,回去睡觉!”

    “爷爷,我送你吧!”桑枝从楼上跑下来,搀扶着门光荣,慢慢走出去。

    门正站在原地,沉默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