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在娘家住了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肖菲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离婚的事情。她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开心,因为她不想关心自己的人为自己难过,更不想看自己笑话的人在自己身上找到兴奋点。

    房东给肖菲打了个电话,说明天可以过去看看房子,如果觉得可以立马就可以入住了。

    挂电话后肖菲心情大好。搬到外面住,就不用担心自己离婚的事情被拆穿了。

    昨晚吃饭的时候,付晓曼还问自己,怎么在家里住了这么多天,江北城一个电话都没来过?

    肖菲只能打马虎眼,说江北城最近又升职了,工作量越来越大,任务也越来越重。可能忙起来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吧。

    邻居家的姐妹都说肖菲嫁了个能赚钱的好男人。也不知道在她们笑靥如花的面孔下,到底是怎样的想法。

    还好肖菲那个精明的老爸肖哲并没有现场打电话确认一番,否则自己的谎言早就被拆穿了。

    不过,肖菲也不会愚蠢到相信老爸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话。

    因为这件事情,肖菲昨晚整整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脑袋里想的都是爸爸会不会已经知道自己离婚的事情了,他表面上不说是不是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什么时候才能直面这件事情。

    她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正在等待父亲的审判。

    再熬过今天一天就好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肖菲坐在餐桌前,咬咬牙,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可偏偏自己那个老妈要跟自己作对,又提起了江北城。

    “菲菲,我觉得你应该快点回家去!”付晓曼把剥了皮的白嫩的煮鸡蛋妨碍肖菲碗里,若有所思得说道。

    肖菲点点头:“好啊!我明天就回家!”

    反正跟房东商量好的也是明天过去看房子。只是肖菲没想到想要离开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容易。

    “恩恩。”付晓曼点点头。吃了两口米饭,最终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听到的说了出来。

    “菲菲。”付晓曼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肖菲,一脸谨慎的模样,“你回家之后一定要看紧江北城!我现在的想法跟你爸一样,也觉得江北城这人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你一定要看好他,千万不要让他跟别的女人乱来!”

    肖菲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诧异得看了付晓曼一眼。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吗?

    “妈,你在说什么呢?北城他……一直都对我很好,怎么可能会背叛我呢,这不可能!”肖菲笑着说道,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为了一个臭男人欺骗自己的老妈。

    “是吗?”付晓曼有些不相信得眨眨眼。想了下说道,“对你好就好!不过男人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你也不要一味地相信江北城,提防着一些比较好!”

    付晓曼话音刚落,肖哲就剧烈咳嗽起来,吓得付晓曼赶紧倒了杯茶水放在他的面前。

    “哎哟,老头子,你说你这是怎么了,吃个饭都能呛到!又没人跟你抢,慢慢吃呗!”付晓曼拿着纸巾,帮肖哲擦胸前那块被口水喷湿的地方。

    肖哲喝了口茶水,习惯性得用手抹了一把嘴。有些嫌弃地看了付晓曼一眼,他哪是因为吃得快被呛到的啊,他明明是被付晓曼的话给呛到的!

    “好了好了,你不用给我擦了,快坐下吃饭吧!”肖哲推开付晓曼的手。

    付晓曼撇撇嘴,重新坐回位子上。

    原本肖菲还在想要怎么转移母亲的注意力,这下倒好,父亲大人阴差阳错地帮自己转移了。那现在肖菲就坐下来专心吃自己的饭,再也不要提起跟江北城有关的任何事情来就好。

    午饭以后,肖菲抱着孩子到院子里转转。隔壁别墅里住着的李婶来家里串门了。跟肖菲很热情地打了招呼之后就直接进屋,肖菲也没太在意。

    肖瑾瑜似乎不太喜欢院落里阳光,刚被抱出来没多久就哭闹不停。肖菲没有办法,只好抱着他回屋。

    肖瑾瑜还算乖,刚来到大厅没有阳光的地方,他立马不哭了。

    肖菲欣喜地低下头在小金鱼白嫩的脸蛋上轻轻吻了一口,突然听见大厅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对话。

    “李婶,你昨天跟我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你看清楚没有啊?”付晓曼压低声音问道。

    “我看清楚了啊!那个人确确实实是江北城!我看见他在牵着一个女人的手逛街!小曼啊,虽然我年纪有些大了,但是眼神很好,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成功得经营一家奶茶店!我告诉你,凡是来我家买过奶茶的人,我都有印象。哪怕只是来过一次,第二次来的时候,我也会记得他喜欢什么口味。菲菲结婚的时候,我见过江北城一次,所以是他没错!”

    李婶语气坚定地说道。

    付晓曼有些摇摆不定了:“李婶的眼力好这个我是知道的。只是今天菲菲跟我说江北城对她很好,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说实话,虽然跟江北城见面不多,不过他在我印象里,应该不会是那种人……”

    “那可说不定!”付晓曼话没说完就被李婶打断了,“有句话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才见过他几次啊,江北城是什么样的人恐怕连肖菲自己都没看清。更何况是你!”

    “那我该怎么办啊?”付晓曼一下子慌了。仿佛出轨的不是肖菲老公,而是她老公一样。

    李婶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凑到付晓曼耳边说了些什么。几秒钟之后,只见付晓曼点点头,对李婶伸出大拇指。

    肖菲不知道李婶说的什么,她只感觉自己内心很慌乱。谎言被穿拆的恐惧感在内心无限蔓延。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她不是怕说出离婚的事实会让那些看自己笑话的人有了嘲笑自己的据点,而是怕一直在关心想保护自己的老妈经受不住考验。怕她听到这件事情会忍不住大吼大叫,会忍不住疯掉,甚至晕倒。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抱着肖瑾瑜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只要不接触太强烈的阳光,肖瑾瑜都不会哭闹。

    大概是这孩子困了吧,太强烈的阳光严重影响了他的睡眠,所以心生幽怨才会闹腾。

    本来还在担心晚饭时间,付晓曼会不会再次提起江北城的事情,没想到是肖菲多虑了。整顿晚餐的时间,付晓曼都没有提起过有关江北城的半个字。只是在关心肖菲明天回家的事情。

    “菲菲,你真的打算明天回家?”付晓曼有些试探性地问道。

    “恩。”

    付晓曼点点头,看着抱在怀里的肖瑾瑜,有些不舍得说道:“我刚跟这孩子接触没多长时间,可是已经产生了很浓厚的感情。你这一走,我恐怕还有些不习惯没有他的生活呢!”

    说完,还把肖瑾瑜竖起来站在自己大腿上逗他开心。不知何时眼眶已经湿了一大片:“孩子,姥姥舍不得你怎么办?要不你不要跟妈妈回家了,留下来让姥姥照顾你吧!”

    付晓曼这话让肖菲心里猛地跳动一下。难道她已经认定自己离婚的事实了,又不想拆穿自己,因为怕自己难过。但又不知道除了帮自己看孩子还能为自己做些什么,所以才想把小金鱼留下来吗?

    “宝贝,你快告诉姥姥你想留下来好不好?姥姥真的爱死你这个小精灵了,不想让你离开呢!”付晓曼还在对肖瑾瑜说话,眼角闪着晶莹的光。

    肖菲眼睛红红的,拉着母亲的胳膊,却又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妈,如果你真的喜欢这孩子,就让他留下来好了。你们二老在家里也挺孤独,我不在你们身旁,就让小……宝宝陪着你们吧!”

    肖菲差点就说漏了嘴。

    “真的?”付晓曼一脸惊喜得看着肖菲。

    “恩。”肖菲重重地点点头。

    付晓曼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紧紧地抱着肖瑾瑜,感动得说道:“太好了宝贝!你妈妈终于答应让你留下来陪着姥姥和外公了!以后我们二老在家里就不会寂寞了,哈哈!”

    看见母亲开心的样子,肖菲心里感到很安慰。她能为爸妈做的也就只有这些而已。

    第二天,和父母告别,拒绝了他们去车站送自己的要求,一个人踏上了离家的旅程。

    只是她并不知道,从她踏上火车的那一刻起,李婶就一直在不远处观察着自己。

    这是李婶跟付晓曼商量好的对策。原本付晓曼是要亲自上阵的,可是如今身上多了一项照顾肖瑾瑜的任务,只能请求李婶帮忙。

    李婶本来是不想答应的,毕竟这不是别人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好搀和进来。不过付晓曼给的报酬丰厚,说事成之后请自己吃一顿大餐,李婶看在大餐的份上勉强答应了。

    肖菲下车之后,按照房东给自己的地址来到某小区。给房东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出来把自己带到一个大厅里。

    房东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三十来岁的女人,长发微卷,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身上穿着一件跟睡袍似的宽大裙子,看起来很慵懒。

    “你好,我是肖菲!”肖菲走过去跟房东打招呼。

    “你好,叫我露西就好!”女房东伸出手来,主动示好。

    肖菲握住女房东的手,在女房东示意的位置上坐下来。

    “你……之前不是说还有一个儿子吗?”女房东在肖菲身上打量了好几眼,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肖菲笑笑,“不过他现在住在我父母那里,暂时不会住在我身边。”

    女房东点点头:“很好!肖菲女主,是这样的,之前您预定的那个房子因为其他人也有预定,所以他抢在您前面租下了。不过我们这里还有一套准备出租的,而且价格比之前的便宜不少……虽然没有之前那套的布局好,不过您现在没有baby了,用起来也还不错……”

    肖菲被女房东说的一愣一愣的,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