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女房东挑了下眉毛,拿起电话问道:“需要见房东吗,我打电话让他过来。”

    “你不就是房东吗?”肖菲疑惑地看着女人。

    女房东笑笑:“是的。可是……我不是这家房子的主人。”

    说话间女人已经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她来了,你要不要过来一下?恩恩,好的!”

    挂电话后,女人对肖菲说了句稍等。果然,没过多久女人口中的房东就出现了。

    只是当他走进大厅的那一刹那,肖菲差点窒息掉。

    一米八的高大身材,干净整洁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发型,明朗的微笑。

    眼角的余光触及到坐在女房东对面的肖菲时,好看的笑容立马凝固了。他不知不觉间停下脚步,看着肖菲那张由于受到惊吓有些惨白的小脸,不知道该进去还是该后退。

    “怎么回事?”女房东若有所思地小声嘀咕着。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就把江北城生拉硬拽过去。

    当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江北城已经坐在了肖菲对面——女房东的位置。

    而女房东则是站在一旁,对两人笑笑,指着江北城介绍道:“这位是江北城先生,你的新房东!”

    “这位是……”女房东刚要给江北城介绍肖菲,就被他打断了:“肖菲。”

    女房东有些诧异地看了江北城一眼,然后又看看肖菲,眨眨眼问道:“你们认识?”

    “认识。”

    “不认识。”

    这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的。前一个是江北城,后一个是肖菲。

    话音落后,肖菲冷笑一下。原本以为他会假装不认识自己,没想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女房东有些着急了。见两人都不说,只好给自己找台阶下,挥挥手说道,“算了,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先说说房子环境和房租的事情吧……”

    “不用了!”肖菲打断了她,眼睛却在盯着江北城,“房子我不想租了!”

    说完,提着自己的包包就走。

    但很快就被女房东尖锐的声音叫住了:“等等!为什么啊,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不租了?”

    她不租房子,她怎么从中间收取中介费啊!

    肖菲转身,对女人笑笑:“之前说好的是租另外一间房子,现在那间既然被租出去了,我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因为你需要住的地方啊!真的挺便宜的,一个月才一千块,比之前的便宜一半,真的不打算考虑吗?”女人费尽口舌劝说道,“你想想,在大帝都住一晚上旅馆就要花好几百,这里一个月才一千块。”

    “不用了!租房子的事情不着急!我有一个朋友住在这里,我去她那里住就好!”肖菲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女人厌恶地用脚狠狠跺地板。

    江北城从后面走过来,对女人耸耸肩,然后双手插兜离开了。

    肖菲走出去没多久,就被从后面追上来的江北城叫住了。

    “肖菲,等等我——”

    听到这个声音,肖菲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江北城会追上来。心里想着什么都不说,就当没听见直接走掉。可脚步还是不自觉停了下来。

    “肖菲,你真的不打算租那套房子吗?”加快几步走到肖菲面前问道。

    “你租房子的事情她知道吗?”肖菲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知道。”江北城回答。

    “那她知道你要把房子租给的人是我吗?”肖菲冷笑一下。

    “房子是我的,我想租给谁是我的权利,不用管她。”江北城的话把肖菲说得愣住了,好长时间没反应过来。

    “可她不是你女朋友吗?”肖菲笑着问道,感觉很莫名其妙。

    “这事儿你不用管。如果你租那套房子的话,房租可以宽限几日……还有我可以给你打八五折,月租八百五,你看怎么样?”江北城鼓起勇气说完这段话,肖菲看得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你就这么确定我拿不出钱来?”肖菲冷笑一下,所有人都可以看不起她,但是他不行!

    也没有资格!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你也不容易,需要照顾孩子,也没办法工作,所以……”江北城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但很快就被肖菲打断了:“不用了!”

    肖菲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江北城,头也不回地走开。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拦住自己,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对自己说那些话,说得好像他一直在关注自己一样,真可笑!

    “肖菲!”走出去没几步,肖菲再次被那个声音打断了。只是这次她没有打算停下来等他。

    “就算是帮我吧!留下来好吗?”江北城从后面跑过来挡住了肖菲的去路,“不收房租,你只需要每天负责把房间里的东西收拾好就行了。另外,我再给你每个月一千块的补贴。”

    肖菲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眼前这个英俊无比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

    每天负责把房间里的东西收拾好,还有每月一千块补贴?呵呵,你是在雇保姆吗?

    “保姆的薪水啥时候这么低了?”肖菲笑着问。

    “两千!”江北城想了好下,咬咬牙做出这个决定。

    “你果然是在雇保姆!”肖菲脸上的笑容凝固,眼睛里冒出锋利的亮光。很明显,她已经愤怒至极了。

    “不!只是帮忙整理一下而已,两千块是我对你的感谢。我工作太忙,小娟又生病了,所以家里一时半会没人收拾。等她病好了,你就不用帮忙了……”

    小娟?呵呵,叫的挺亲切!

    “那是不是等她病好了,我也不能继续住下去了?”肖菲不想再听下去,挥手打断了他,“江北城,你的脑袋里在想什么啊?你已经把我伤害得够深了,为什么现在还要用你家的雇佣下人这个身份来侮辱我?你想找保姆去保姆市场上找去,我还要工作,没空,谢谢!”

    “你找到工作了?”肖菲刚要离开,后面就传来江北城似笑非笑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肖菲看着江北城,冷笑一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根本就没有工作吧?而且还有孩子需要照顾,没有哪家公司会接受带孩子上班这种事情。”江北城说道。

    “所以你是在可怜我,给我一份工作了?”肖菲轻笑,“那包吃住吗?”

    “包!”江北城没想到肖菲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反应过来之后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

    肖菲切了一声,对江北城竖起三根手指:“三千!月薪!”

    江北城眼睛瞪得很远,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她这是在跟自己讨工资。于是点头,很欣喜的答应了:“好的,没问题!”

    桑枝知道肖菲在江北城家里当保姆的事情之后,气得肺都炸了!对着电话话筒就是一通乱吼:“江被称作这人怎么这么贱!竟然让自己的前妻去自己家里当保姆,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太自以为是了,太高傲自大了!还有你,肖菲,你怎么可以答应他呢!你做人怎么会这么没原则!”

    肖菲早就猜到了桑枝会是这种反应,可是她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啊!因为她身上真的没有钱了!

    女房东说的对,在大帝都住一晚上,就得花好几百。而肖菲身上所剩的钱加起来也超不过一千。找工作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的,说不定是一个星期,说不定是半个月。

    如果不答应给江北城当保姆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找工作的这段日子。

    “好了,枝枝,你不要生气了!我这只是缓兵之计而已!我这几天正在外面找工作呢,等我找到好的工作,立马就会把保姆的工作辞掉!再说了,我现在和他之间只是普通雇佣关系而已,没必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就当作……我和他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好了!好了,菲菲,我还有地板没拖呢,先挂了!拜拜!”

    “等一下!”就在肖菲挂掉电话的前0.001秒,桑枝出口打断了她。听到电话那边没有出现忙音,桑枝这才放心地说道,“你是不是没有地方住?身上钱又不够,所以才迫不得已答应他的?”

    “我……”肖菲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肖菲抢在了前面,“你可以来我这里啊!玥玮和雷明已经不在家里住了。房间空着没人住,不如你搬过来吧!至于找工作的事情,你忘记我爸经营的门氏集团了吗?这几天有不少大学生投简历应聘呢,或许你可以试试看!”

    “好啊!那你把网址发我,我看看!”肖菲语气里抑制不住的激动。门氏集团,帝都最大的产业之一,每个年轻人的梦想。她可不要错过!

    孙子昂从狼山脚下十几户人家走出来之后,满脸的愁容。

    这些人像是受到了谁的鼓动一样,死活都不肯搬离这里。尽管自己已经按照董事长的吩咐给出了丰厚的条件,可他们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反抗。

    这件事情没办好,回去不好交差啊!

    握着手里的黑色皮包,孙子昂手里出了一把冷汗。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孙子昂吓了一跳,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董事长三个大字之后,差点手滑把手机掉在地上。

    “喂,董事长……”

    “孙助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电话里传来门正的声音。孙子昂可以想象得到他那张不怒自威的面孔上此刻是什么样的表情。

    “事情……有了点小意外。”孙子昂吞吞吐吐地说道。然后把电话举得高高的,避免门正高频率的声音把自己耳膜震破。

    可是,出乎意料的——

    “孙助理,快把手机放回耳朵,别举那么高!你这样举着怎么听我说话?!”

    “哎,好!”

    把手机放在耳边。手机里再次响起门正的声音:“今天下午你再去跑一趟。这一次给他们开出每人一套房,外加五十万元补贴,并且允许他们在小区里开超市的丰厚条件。”

    “老板!”孙子昂听了下巴差点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