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怎么了?”

    “五十万……会不会太多了点儿?”他一年的年薪还不到五十万好不好?

    此刻的孙子昂真恨不得当初自己也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建了一座房,那么现在自己也可以得到五十万了。

    “恩,那如果是你的话会不会同意?”门正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

    “同意,当然同意了!”孙子昂迫不及待的点头,仿佛这样自己就能有五十万一样。

    “你都同意了,他们会不会同意?”门正继续问道。

    “会,肯定会!”孙子昂笑呵呵得点头道。

    “恩!既然你已经保证他们会同意了,接下来我只需要听到你给的结果就行了!”门正说完就挂了电话,留下孙子昂独自在那里发呆。

    如孙子昂预期的那样,当自己提出这个丰厚的条件,外加上他那张巧言令色的嘴,事情很容易就完成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解决了钉子户的问题,又一波大麻烦来临了。

    那些经常来这里赛车的富二代们死活都不同意开发狼山。这里可是他们闲暇时光娱乐的场所,如果哪天挖掘机把这里夷为平地了,他们以后还怎么找乐子?

    虽然这些富二代的家庭背、景跟门家比起来那可是差了一大截,但是这些人平时都是跟门正生意上有来往的。如果他们的势力联合起来,共同对抗门家的话,门正也会吃很大亏。

    新闻上不停播放富二代们跟门家的‘狼山’恩怨。门正看到这些新闻,就恨不得把电脑屏幕砸烂。

    这些所谓的娱乐记者总是喜欢揭别人的隐私,顺便借机生事。真是可恨至极!

    打电话给政府部门,他们说看在门老爷子的面子上,会想办法控制这件事情的趋势的。以政府的势力打压娱乐圈的局势,让这件事情尽快平息下来。

    只是门正心里清楚,即使这种事情上不了新闻,那些所谓的富二代们依然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或许,他可以想到其他办法。

    门家生意上的事情向来都是门正一个人在处理,如果门正不说,门家人几乎是不关心的。不过林雅然偶尔也会关注一下新闻,看看门正的公司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狼山的事情林雅然已经看过了。她没什么好办法,又不想门正那么累,她很想劝门正不如放弃这块地盘,去开发其他的地方。可又不敢说,所以就只能假装不知道,保持沉默。

    晚饭的时候,看到门正一脸愁容的模样,林雅然心里很为他担心。

    “阿正!”第二天门正起床回公司的时候,林雅然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

    “怎么了?”门正回头看着林雅然。

    “你公司的事情我从新闻上看到了。”林雅然走向门正,“我一个女人没有经商的头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只是,我觉得你没必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件事情上。或许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去开发其他的领域。不是说目前最赚钱的领域不是房地产么?还有很多比房地产更赚钱的生意,或许你可以去试试看?”

    对于林雅然的提议,门正还是能理解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很认真地考虑了几十秒钟。

    只不过,林雅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门正开发狼山,表面上是搞房地产,实际上是因为狼山地下埋藏着很丰富的矿产资源。

    “你看我的手,发现什么不一样了吗?”林雅然微笑着把自己的手举给他看。

    门正心里微微一荡,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一样。

    “我手上的疤痕不见了!”林雅然笑着解释道,“那你知道它是怎么不见的吗?前几天我出去买菜,正好碰见了亲家母!她看见我手上有块疤痕,就心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一点白色粉末在我手上。又给我小心地粘上创可贴,说那是她家老头子专门研制的,保证过不了三天伤疤就会痊愈!”

    “还有这么神奇的药?”门正眼前一亮,显然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是啊。刚开始我也不敢相信,可是事实证明,这种粉末真的很神奇!”林雅然开心地笑着。

    “我有事情先走了,回来再陪你!”门正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激动地跑开了。

    如果把这种药物做成化妆品上市的话,一定会在化妆品界引起很大的轰动。

    门光荣坐在旧式的太师椅上,手里拿着林雅然送给自己的祖母绿,眼角泛着泪光。

    这块祖母绿和当年她丢掉的那块简直一模一样。

    这样的祖母绿一共有两块。门光荣一块,林子萱一块。当年林子萱那块不知道怎么弄丢了。不久之后,她就得病去世了。

    门光荣答应一定会帮她找到那块祖母绿的。如果找不到,他就把自己的那块送给最想送的一个人。

    麻雀失踪的前一天,门光荣让它帮忙给她带句话。问她在天上过得好不好,问她有没有想自己,如果想自己就给自己托梦。或者,用其他可以办法证明她也在想念自己。

    没想到几天之后,这块祖母绿就回到了自己身边。

    “子萱,你是不是想让它回来陪我?”老爷子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老伴的照片,偷偷抹了把眼泪。

    “我就知道你在想我!对不起,让你在那里等了我这么长时间。你放心吧,很快我就会过去陪你的。以后我们两人就快快乐乐地在一起,你再也不会孤单了!”门老爷子捧着照片,“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你口味变了没有。记得你年轻的时候喜欢吃桂花糕。过几天我去看你,给你带些去……”

    门老爷子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听到外面好像有走路的声音。

    急忙把老伴的照片藏起来,擦干眼泪,躺在太师椅上装睡。

    “爷爷!”一分钟以后,桑枝的声音传到门光荣耳朵里。

    她的声音不是很大,听起来很小心翼翼,好像生怕吵醒自己一样。

    “睡着了吗?那算了,还是先把参汤拿走吧。爷爷,等你醒过来之后我再送过来哦!”桑枝自言自语道。刚要离开客厅,门光荣就睁开了眼睛,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醒?”

    “爷爷,你没睡着啊?”桑枝快速转过身,看着门光荣眨眨眼,“你刚才不会在装睡吧?”

    门光荣不服气被识破,倔强地否认道:“才没有呢!我老头子睡觉轻,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被惊醒……”

    桑枝点点头,也不再计较这事儿,捧着参汤满脸笑容地走过来。

    “爷爷,你不是说喜欢我做的参汤吗?看我这几天是不是很乖,每天都会做了给你送来!快尝尝吧!”

    说话间,已经把手上的勺子塞进了门光荣嘴巴里。香喷喷的味道溢满了嘴巴,老爷子开心的眼睛都笑弯了。

    “难得你这么有心!”老爷子说道。

    “谢爷爷夸奖!”桑枝说道。突然注意到门光荣手里的祖母绿,桑枝惊讶地问道,“爷爷,这不是您之前送我的那块吗?哦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妈给您的那块。怎么和你送我的那块这么像啊?”

    “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对啊!”老爷子回答。

    “那为什么它俩没在一块呢?”桑枝放下碗,疑惑地问道。

    “因为有一块被弄丢了。”老爷子说,“不过现在又找回来了。”

    桑枝给老爷子喂了一口参汤。突然想到了什么:“爷爷,既然它们本来就是一对,那我改天把我手上的那块拿回来吧,让它俩好好团聚在一起!”

    门老爷子有些被桑枝的话吓到了。

    这两块玉石分别代表老爷子和老伴。如今桑枝说想让两块玉石好好团聚,就不得不让老爷子联想到自己跟老伴好好团聚。也就意味着……

    老爷子的面部表情有些僵硬,眼神呆滞,桑枝有些被吓到了。

    “爷爷,你怎么了?”放下手中的勺子,桑枝抱着门老爷子的肩膀担心的问道。

    “枝枝,你为什么突然想让它俩团聚呢?”门老爷子回过神来,看着桑枝问道。

    “你不是说这两块玉石,之前丢了一块吗?现在好不容易另一块找回来了,我就想让他们赶快重逢啊!”桑枝开心地说。突然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有些抱歉地看着老爷子问道,“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桑梓家的别墅大厅。

    “你是说想把我独创的金创药做成化妆品投入市场?”桑梓看着门正,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是的。这么好的东西我觉得就应该投入市场,让那些爱美的年轻人变得更美!”门正义正言辞地说道,“现在有很多爱美的年轻人为了自己这张脸每天不知道要折腾多长时间,不知道试用了多少化妆品,可是却不怎么有效果。有的甚至还会出现过敏等副作用。可是你的金创药就不一样了,纯天然的中草药,不但去除疤痕的效果好,而且保证不过敏!”

    “我敢那我门家的家业作担保,一旦这种药投入生产市场,收益绝对是你想不到的!”怕桑梓不答应,门正都拿自己的家业做挡箭牌了。

    桑梓笑了笑,说道:“我当然知道金创药投入市场生产后的收益,这种事情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是我的独家秘方,从祖上传下来的。你也知道,一旦这种产品上市,肯定会有很多人想着怎样把秘方搞到手。我可不想让我祖传下来的东西被外人皆知。”

    “这个你放心,我可以把生产部门全权交给你管理。我只负责销售。你可以找你最信任的人来做这件事,另外我也会派人严禁把关,绝对不允许秘方泄露。”门正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另外,关于收益分成的问题,四六分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