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谁四谁六?”桑梓斜眼看着门正问道。

    “你四我六。”

    “不!我还是觉得祖传的东西不能就这么轻易拿出来。”桑梓拒绝。

    “那五五分成呢?”门正还是不想放弃。

    桑梓看了门正一眼,然后摇摇头。“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祖上好多辈传下来的。大家一直把这个秘方保管的很好,到了我这里突然被泄露了,以后等我下去了该怎么跟大家交代?”

    “好吧,我四你六!”门正这回可算是下了血本了。他跟人谈生意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妥协过。如果桑梓还是不答应,那他——

    “三七!你三我七!”桑梓看了门正一眼,“你也知道,我原本是不想泄露这个秘方的。不过看在你是我亲家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答应把金创药上市。”

    “好!”门正站起来主动跟桑梓握手。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这个亲家是个很老实的人,没想到是如此老奸巨猾之人。看来还是自己放松了警惕。

    莫青莲端着一盘水果过来,看见自己老头跟亲家公握在一起手,以及脸上得意的笑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放下果盘,对着两人说道:“你们这是在干嘛?”

    “谈生意啊!”桑梓笑着对莫青莲说道。

    “你们两个谈生意?”莫青莲有些不敢相信。虽然门家的公司涉及到很多领域,但是医学领域好像并不涉及。这样的两个人坐在一起还能谈什么生意。

    “对啊。你快去厨房给我们两人准备午饭吧,我们还有事情需要商量。”桑梓说道。

    莫青莲知道他是故意把自己支开。毕竟他们大老爷们谈生意的时候,是不喜欢有女人在旁边搀和的。

    提醒了一下桌上有水果,莫青莲就很识趣地走开了。

    两人从硬邦邦的木质椅子上下来,坐到软绵绵的沙发上。一边吃莫青莲送过来的水果,一边讨论给他们新上市的产品取名字的事情。

    “金创药的名字太难听了,而且一听就知道是一种药品,跟化妆品完全联系不起来。”门正嘴巴里塞了一颗葡萄,“我们应该想一个更好的名字。”

    桑梓点点头,对他的提议表示赞同。原本考虑的是他只负责生产,其余的事情都交给门正去做。可是后来想了想,既然金创药的秘方是自己的,那么凭什么把取名字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呢?

    他才是金创药秘方的拥有着,所以与之相关的产品上市了,名字也该有他来决定。

    “那你觉得雪肌怎么样呢?”门正继续问道。

    他对取名字的事情并不是很有天赋,看电视广告上有有种产品叫瓷肌,还有各种肌,于是他想到了雪肌这个名字。虽然听着有点俗气。

    “不好。”桑梓摇摇头,“这个名字太过普通了,不能凸显出我们产品的特点。比如说我们的产品是用纯天然中药材做成的,雪肌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是化学兑勾品。”

    门正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点点头表示认同。

    用牙签插了一块西瓜放进嘴巴里,绞尽脑汁想着其他的名字。可是一连想了好多名字都没有觉得不合适。不是过于普通,就是过于俗气,不能凸显出产品的特点。最后,门正想的脑袋都大了。

    “产品的效果倒是很好。只是没有一个好的名字,广告打出去恐怕也不会吸引多少观众。”门正拍打着脑门自言自语道。他真的很想放弃,回公司后把这个难题交给助理,让他去想办法帮自己弄一个好名字。

    “金·玉颜?”桑梓开口说道。他在取名字方面也没什么优势,只是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不知怎地就想到了这三个字。

    玉颜两个字就代表面容姣好。可是只有这两个字又显得太过普通。前面加上一个‘金’字,是因为这种化妆品的前身是金创药,里面还有一种很重要的中药材,就是金字开头的。

    “好!”桑梓还在思索有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名字,就被门正的鼓掌声拉回了现实。

    “这个名字还不错!听起来很有古典的感觉,而且也不会让人一听就联想到化学物质。玉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古代的美人,肌如凝脂,吹弹可破。前面加上一个金字,又会让人觉得很高端大气上档次,很好!”门正分析着说道。

    桑梓有些不好意思了,端起桌上的凉茶轻轻抿了一小口:“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随口一说都能想到这么好的名字,那要是认真想呢!”

    两人对视一眼,呵呵大笑起来。

    肖菲投的简历很快就得到了回复。

    “您的简历未通过。”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几个字,肖菲恨不得把电脑给砸个稀巴烂。不过静下来想想,没通过不是很正常吗?

    门氏集团又不是一般的小公司,他们对学历的要求肯定会很高。估计有些博士去应聘都不一定能录取,何况自己只是一个本科毕业生呢!

    这样想想,肖菲的心里就平衡了。

    从网吧出来,沐浴着暖洋洋的阳光,肖菲本想找个小饭馆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来慰劳自己受伤的心。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杨小娟’三个字,肖菲就恨不得把手机砸了。她这些天不知道被这个女人折磨成什么样了。

    地板刚拖干净,她就嚷嚷着要吃瓜子,把瓜子拿给她,垃圾桶放在她的床下,这女人还是会把瓜子皮丢在地上。然后又让自己打扫。

    有一次肖菲不乐意了,就问她为什么不把瓜子壳丢进垃圾桶里。那女人扯着嗓子趾高气昂地说:“这不是家里有保姆吗?我要是所有的东西都丢进垃圾桶里还要你干嘛?每个月三千块钱工资难不成是白白给你的?吃我们家喝我们家住我们家,还拿着工钱,怎么,干点活儿就委屈你了吗?”

    从那以后,肖菲就再也没跟她说过话。

    “喂?什么事?”肖菲接了电话,问道。

    很快,电话里就传来杨小娟冷嘲热讽的声音:“哟!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拽了?你是我们家保姆,你说我找你什么事儿?这都几点了,你怎么不来家里做饭?!还有地板,又脏又乱,你怎么不来打扫!要不是因为我上次不小心导致胎儿流产了,我用得着雇你这样的人做保姆吗?”

    “我这样的人?我什么样的人,你给我说清楚!”杨小娟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肖菲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话筒继续说道,“我怎么听说你的孩子是江北城不想要所以才带你去医院打掉的呢?”

    “你,你胡说什么?!”电话那边的杨小娟情绪很激动,很明显心虚了。

    “没什么,反正跟我没关系!就当我没说!”肖菲冷冷地说道,“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做饭!还有擦地板!”

    挂掉电话以后,肖菲狠狠地骂了一句‘妈了个逼’,然后打车回去了。

    白天江北城出去上班,不在家,杨小娟总是会趁着这段时间折腾肖菲。而到了晚上,她又会显得很大度的样子,邀请肖菲跟他们坐在一起吃饭,表示自己不计前嫌,愿意跟他的前妻——现在是他们家的佣人和平相处。

    肖菲就当闲着无聊,看杨小娟这个贱婊子演戏好了。反正她会尽快找到一份工作,早日离开这里的!

    午后的阳光很好!

    金灿灿像是温柔的纱丝一样,照射着大地,将整个城市包裹在一片暖洋洋的金黄色里。天空很蓝。白云在空中慵懒的飘动着,像是棉花糖,让人好想咬一口。

    门少庭坐在驾驶座上开车,脑袋里胡思乱想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和门正的关系越来越差,还有自己那个好久没见面的好兄弟,门少庭有很强烈的预感,他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强子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时不时盯着路过的美女,穿黑丝袜的、光腿的,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个女孩——

    白色半袖t恤,黑白相间的条纹哈伦裤,腰间随风飞舞的蝴蝶结。棕黄色的大波浪卷秀发,如星辰般明亮的大眼睛。

    她的睫毛很长,浓密而微卷。她好像受到惊讶一般,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强子没有见过她微笑起来的样子,不过他相信,一定很美!

    “少庭,你和我那天见到的那姑娘是什么关系啊?”车子开到前面拐弯的地方,强子突然开口问道。

    “一个朋友。怎么,你还在想着人家?”门少庭调侃地笑着问。

    “想。”强子如实回答,“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她。”

    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很认真地看着强子问道:“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林鸢了吧?”

    “对。那姑娘叫林鸢!”强子答非所问地说道。这个名字他本来记得很清楚的,可是那天门少庭带着自己去喝酒,喝得大醉,回来之后就把那个名字给忘了。

    门少庭呵了一声,没有说话。小说里经常描写女人会犯花痴,没想到一个一米七八的大男人也会犯花痴。

    车子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行驶。门少庭专心开车,什么都不去想。而强子一直躲在副驾驶座上想着林鸢的事情,就差嘴角流口水了。

    后来,门少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拍了强子一巴掌,说道:“喜欢就去追,别在这里意淫!”

    “擦!”强子不服气自己被揭穿,倔强得反驳道“老子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做出意淫这么恶心的事情来!”

    “那你干嘛一直傻笑,还流口水?”不屑的翻翻白眼。

    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发现干干的,什么都没有。强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撇撇嘴说道:“我都不知道人家联系方式呢,怎么追啊!”

    门少庭有些无语。突然想到之前跟林鸢约定好的跟她一块回家的事情,门少庭眼中闪过两道亮光,凑到强子耳边说了些什么。

    只见强子脸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门少庭举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