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门少庭赶紧追上去,桑枝尾随其后。

    林鸢并不打算停住脚步,依然迈着大大的步伐往前走。

    “林鸢,你等一下!”门少庭加快了脚步。这时,桑枝已经追了上来,刚要对门少庭说她去跟林鸢解释就好,却被他拦住了,“你留下,我去就好!”

    “门少庭,你给我好好解释!”桑枝不放心地嘱咐着,门少庭的身影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林鸢最终在大院门口被门少庭拦住了。

    “林鸢,对不起。”这是门少庭为数不多的几次道歉之一。他看见林鸢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怨恨,知道她心里一定恨死自己了。

    “为什么这么说?”林鸢面无表情地问道。

    “因为我们骗了你。今天不是我跟桑枝的第二个结婚纪念日。这次邀请你来,是因为我的好哥们强子喜欢你。所以我们才想出这个计策。”门少庭解释道,“其实我们准备了一个很大的惊喜,原本打算送给你的。可是谁知道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不用了!既然不接受他,也不会要他准备的礼物!”林鸢倔强地说道。

    “林鸢,其实强子他人很好,只是不知道怎么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相处而已……我跟他认识了十几年了,他的人品绝对好,我可以以我的人格作担保!你要不要考虑……”

    “不用了!”林鸢无情地打断了他。

    “为什么?”门少庭问。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林鸢说完,转身就走。

    “是谁?”门少庭对着林鸢喊道。她微微一愣,身体僵住了。门少庭上前几步,“是谁?需要我帮你搞定那个臭小子么?”

    林鸢的肩膀有些颤抖,她没想到这一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门少庭继续在身后说着什么,可林鸢已经听不到了。

    深呼吸一口气,对他说了句:“不用了,你搞不定的!”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门少庭想要上去追,却被一个人影拦住了。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强子那张带着失落的面孔映入自己的眼帘。

    “刚才……你都看到了?”门少庭有些尴尬地问道。

    “恩。不用追了!”强子咬咬牙,倔强地说道。他知道自己长得丑,配不上人家。被拒绝了也好,起码以后他再也不会胡思乱想了。

    林鸢跑出去很远之后才停下脚步。她的脚踝已经快跑断了。

    脱掉脚上的高跟鞋蹲在地上,林鸢忍不住抱着自己大哭。昨晚桑枝给她打电话邀请她来吃饭的时候,林鸢还很开心。她觉得桑枝邀请她参加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是因为看重她,把她当朋友。没想到这只是一场鸿门宴,是他们一手策划的想要把自己推给强子的鸿门宴!

    林鸢觉得自己可笑极了,竟然会那么天真的以为门少庭会看在林阳的面子上把自己当成亲妹妹!在他眼里,自己什么都不是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安排自己跟那样一个丑的男人相亲!

    还是说门少庭已经察觉到自己喜欢他,所以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推给别人,生怕自己会破坏了他和桑枝的关系?

    林鸢蹲在路边不知道哭了多久,久到脚和腿完全失去了知觉,动都动不了了。

    林鸢双手撑在地上,让自己慢慢坐下来,然后轻轻掰开蜷缩在一起的腿。又酸又麻,即使狠狠地掐自己一下都不会感觉到疼痛。

    林鸢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把自己的双腿放平。正要给自己按摩,空气中突然多出两只大手,帮她轻轻揉捏着脚踝。

    抬眼望去,正好对上那双漆黑明亮星眸。他微微一笑:“我帮你揉揉吧,一会儿就好。”

    声音温柔的像是和风。

    她就姿势僵硬地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任凭男人帮自己按摩着脚踝。

    他的手法轻盈,像是跳动的蝴蝶。轻轻按在自己的脚踝上,舒适惬意。很快,林鸢的腿脚就恢复了知觉。但又不想打断他,想让他就一直这样为自己按摩下去。

    “好些了吗?”十几分钟后,门少庭看着林鸢,俊俏的脸上挂着很多细密的汗珠。

    “恩。”林鸢点点头,从包包里拿出湿巾,小心翼翼地擦拭门少庭的脸颊,“你脸上出了很多汗。”

    门少庭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抓住了林鸢的手,从她手中抢过湿巾,有些尴尬地说道:“我自己来就好!”

    林鸢没有说话,微笑着看他擦完汗珠。美男就是美男,就连擦汗的动作都比别人帅。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林鸢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我出来看看,无意间碰到的。”门少庭在说谎。他看得出来林鸢从大院离开的时候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担心她会出事,才跟出来的。

    “哦。”林鸢有些失落地点点头,“那你回去吧,我已经好多了。”

    门少庭微微愣了一下,知道林鸢还在生他和桑枝的气,轻轻笑了。

    “你这种状态,我怎么放心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等我,我开车送你回家。”门少庭说我,不等林鸢拒绝,就从地上站起来跑回大院。

    林鸢看着门少庭的背影发呆。无奈地叹口气,心道,姐姐,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你看这个男人多好,当初为什么不努力活下来?!

    几分钟以后,门少庭的黑色越野车停在了林鸢面前。

    像是王子一样把林鸢抱上车,整个过程林鸢都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你还在生我们的气吗?”车子开出去没多久,门少庭突然开口问道。

    林鸢心里微微一颤。她当然生气了!明明喜欢的人就在眼前,他却要把自己介绍给别人!

    “呵呵,看来你还在生气。”见林鸢一直没说话,门少庭苦笑着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不好。根本就没有尊重你的想法,就骗你来赴约,是我们太自私了!”

    林鸢摇摇头:“没关系。”

    她在意的并不是这些。她在意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门少庭自己而已。

    “你不生气了?”门少庭一脸惊喜地看着林鸢。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喜欢的那个男生,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林鸢没想到门少庭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心中微微一荡,眼神闪烁,有些不确定地回答:“应该不知道吧。”

    “那怎么行呢?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门少庭若有所思地说。

    “真的吗?”林鸢有些相信地看着门少庭那张帅气到不可思议的侧脸。

    “当然!”门少庭点头。

    “可如果我的喜欢会给对方带来负担呢?”林鸢有些灰心了。

    “放心吧,不会的!”门少庭安慰道,“你这么优秀,被男孩子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造成负担呢?喜欢就大声告诉他。如果不敢面对面说,就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不要去管那个混蛋什么反应,只要自己说出来了,心里就舒服了!”

    林鸢点点头,没有说话。

    肖菲看着刚刚被杨小娟吐了一地的热牛奶,狠狠地在心里骂了句奶奶个腿的!

    从昨天开始杨小娟就换新招了。瓜子吃烦了,还想折腾自己,所以就用热牛奶来代替。

    一会儿说自己送的热牛奶没加糖,一会儿又说糖加多了,总之各种不满,喝一口就吐在地上,然后对着自己各种破口大骂。

    肖菲真的很想脱掉围裙,扔掉手上的拖把,气势汹汹地对她说一句老娘不干了!

    可是眼看着就要月底了,只要再坚持不到十天,肖菲就可以拿到工资辞职了,所以也不想在这种节骨眼上跟雇主家属发生冲撞。

    “还愣着干嘛?赶快给我拖干净!拖不干净今天不许吃饭!”杨小娟对着正在发呆的肖菲吼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对待保姆还跟对待下人似的,思想这么封建真的好吗?”肖菲冷笑一下,就在刚才,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决定反抗!

    “你不就是下人么?保姆就是给别人干活的,跟古代的下人有什么区别?你没看电视剧上演的,下人不听话可是要挨打的!”杨小娟完全没有注意到肖菲眼睛里冒着的火星,依旧嚣张跋扈地说道。

    但是很快,她的嚣张气焰就被打压了下去。

    “啪——”

    肖菲走到她面前,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你干嘛!”杨小娟惊恐地捂着脸尖叫道,“啊——打人了打人了——救命啊——”

    “你给我住嘴!”肖菲狠狠地踹了她一脚。扼住她的两手腕,把抹布塞进她的嘴里说道,“你还不嫌丢人是吧?你知道以前谁是这家的女主人吗?是我!如果待会儿周围的邻居都过来了,看见是你坐在我家的客厅里,嚣张跋扈地指挥我做这做那,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杨小娟睁大恶狠狠的眼睛,想要说话,可是嘴里的抹布堵得紧紧地,说不出话来。

    “你想说话?”肖菲看着杨小娟那张让人厌恶的脸问道。

    “恩恩!”杨小娟使劲儿点头。

    肖菲冷笑一声,冷冷地看着她说道:“可是我并不打算给你这个机会呢!之前你是怎么折磨我的,你比谁更清楚吧?把瓜子皮故意丢在地上让我打扫,我打扫完了又故意把垃圾桶踢翻让我打扫。我又打扫完了,并且把垃圾倒了,你又让我给你煮热牛奶,一会儿嫌弃没放糖一会儿又嫌弃太甜……你总是制造各种垃圾故意折腾我,你真该死!”

    肖菲话音刚落,客厅的门被打开了。江北城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两人,没有说话。

    门少庭把林鸢送回家,跟她挥手告别。看着林鸢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门少庭才调转车头回家。

    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林鸢发来的短信: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