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江北城慢慢朝着两个撕扯在一起的疯女人走去。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深邃的黑色瞳孔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直到他走到两人面前,把她们撕扯在一起的肢体分开,肖菲才回过神来。还没想好该怎么解释眼前的状况,杨小娟就恶人先告状,抱着江北城的胳膊哭闹不停。

    “北城啊,你可算回来了!要是再晚一会儿,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呜呜……”

    杨小娟趴在江北城的胳膊上就哭。江北城微微皱着眉毛,看了肖菲一眼,问道:“她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肖菲有些吃惊,抬起头诧异地看着江北城。她还以为他会什么都不问,直接上来劈头盖脸骂自己一顿呢。

    但她并没有回答,因为江北城问的不是自己。

    “当然不是了!”紧跟着,杨小娟急忙否认道,生怕肖菲抢在前面把实情说出来。

    不过肖菲对她的回答并不感到奇怪。或者说早在江北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已经猜到了杨小娟会这么回答。

    像她这种人,如果哪天自己做了坏事亲口承认了,那肖菲才要提防她是不是耍什么花招呢!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晚饭的时候,你不是说你们相处的挺好的吗?”

    江北城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的眼神在躲闪,分明是在说谎。

    “北城,对不起,其实是我在撒谎,呜呜……我和她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因为我们在一起的关系,她心生怨恨,总是处处针对我!你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故意惹我生气,我好声好气地劝说她,她非但不听,反而动手打我!”

    杨小娟越说越委屈,泪水都快把眼妆弄花了。

    “北城,我知道你是一个念及旧情的人,要不然你也不会因为她走投无路而把她接回家。可是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她把我按在沙发上掐我!北城,我孩子刚没了身体还很虚弱,她没有好好照顾我就算了,竟然还出手打我,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呜呜……”

    杨小娟趴在江北城怀里,夸张的哭声让人耳膜欲裂。

    这种小心机肖菲可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上次在公司里她也是这么做的。

    江北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肖菲,肖菲讪讪地笑着,没有做任何解释。因为在这种时候,保持沉默貌似是更好的选择。

    “小娟,你先回房间休息吧,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处理!”江北城把目光从肖菲身上收回,看着杨小娟,十分怜惜地对她说道。

    那种怜惜,看的肖菲心疼。

    “北城,你也别做的太过了啊,毕竟你们以前是夫妻,人家还给你生过一个孩子呢。”杨小娟搂着江北城的胳膊,在那里装好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女人有多么的高尚呢!

    贱人就是矫情!

    肖菲嘴角狠狠地抽动一下,在心里想道。

    “恩,好,你先进去休息吧!”江北城抓着杨小娟的手,谁也不知道当她提起肖菲的孩子时,江北城的心脏揪心地疼了几秒。

    那个孩子,江北城都要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儿,肖菲一直不告诉自己,江北城想找个时间偷偷跑过去看孩子都不可能。

    想到这些,江北城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作为一个父亲,竟然会忘记自己儿子的样子。他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江北城在这个问题上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他想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审视。

    一旁的杨小娟则是有些挑衅的看着肖菲,两只手故意勾在江北城的脖子上,用比某台湾女明星还要嗲的声音说道:“北城,你抱我进去好不好啦?人家身体本来就虚弱,刚才又被人差点掐死,现在感觉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好像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人,杨小娟说着干脆把自己软绵绵的身体贴在了江北城的身上。

    她的眼睛一直肆无忌惮注视着江北城线条优美的下巴,眼神很热切,双手还不老实地游走在江北城的领口处,完全把站在一旁的肖菲当空气。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肖菲的内心践踏的体无完肤,可是她错了,从江北城从地上把她抱起来到他们走上楼梯的那一刻,肖菲始终站在原地没有说一句话,甚至一个白眼或一个表情都没给她。

    就在江北城走上最后一个台阶之后,杨小娟终于有些憋不住气了。她想看到肖菲在自己面前崩溃的样子,想看到她哭得痛不欲生的样子,可是她没有!她的脸上始终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想要流泪的痕迹。

    难道她真的不爱江北城了吗?

    杨小娟在心里胡乱猜测着。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导演的这场戏就真的太没意思了。

    只是她不会知道,就在江北城抱着她一步步登上台阶的时候,肖菲几乎是用尽了毕生的定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冲上去把江北城撕成两半!

    肖菲怀孕的那段时间,江北城怕她挺着大肚子上楼梯太累,每天都会抱着她走进卧室。肖菲说不要太宠她,万一形成习惯改不掉就坏了。江北城笑着勾了勾肖菲的鼻子说,如果改不掉,他就抱她一辈子。

    可现在,那个当初说好会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怀里竟抱着别的女人。

    但很快,杨小娟就笃定似的看着肖菲,仿佛她知道肖菲一定会忍不住发疯一样。

    果然,几秒钟之后,就在江北城的身影走到卧室门口,肖菲终于忍不住大声叫住了他。

    “等等!”肖菲喊道。不等江北城回头,她紧接着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要辞职,就是现在!”

    肖菲说着脱掉了身上的围裙。趁江北城还没有反对,紧接着说道:“这个月还差一个星期才满30天,我不想占你便宜,给我23天的工资就行!一共是两千三!”

    仿佛应验了杨小娟心里的赌注,她的唇角不经意间扬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江北城好像并没有猜到肖菲会突然提出辞职,一时间愣住了。

    杨小娟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立马从江北城的身上跳下来,勾着他的脖子在地上站稳。

    “两千块钱是吧?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杨小娟开心地跑进了卧室。从一开始见到肖菲起,杨小娟就整天琢磨着要怎么把她赶出去,如今她终于做到了!

    “是两千三!”肖菲忍不住在后面提醒道。

    杨小娟不小心踩到了牛奶,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在地上。

    双手扶着床边站稳之后,对着肖菲的方向骂了句:“妈的!”

    站在客厅的肖菲冷不丁打了两个喷嚏。

    几分钟后,杨小娟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沓粉红色钞、票。

    把钱甩在肖菲面前,扬着下巴说道:“赶紧拿着钱走,以后不要靠近我们家半步!”

    那丑陋的姿态,让肖菲想起来古代的老鸨,正在打发一个跟花魁有暧昧关系的穷书生。

    “不好意思,少给了三百!”肖菲迅速把钱清点了一遍,只有两千。合起来自己刚才的提醒无效了?

    “哎,你这个女人到底要不要脸了?这些天在我们家免费吃住,难道你不需要交一些费用补偿我们吗?”

    杨小娟没肖菲高,索性双手叉腰,踮起脚尖对肖菲吼道。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像是得了疯牛病。

    “当初某人说吃住都是你们提供,没说要从工资里扣!”肖菲并没有理会她的蛮不讲理,把视线转移到江北城身上。

    江北城情绪复杂地看了肖菲一眼,然后低头从包里掏出三百大洋。走到肖菲面前,正要把钱递给她,就突然被杨小娟抢先夺走了。

    “给她干嘛啊!”杨小娟抬头对江北城大声埋怨,随手很麻利地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小娟,当初菲菲来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管住的。”江北城对杨小娟解释道,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刚才对肖菲的称呼。

    “……菲菲?”杨小娟满脸质疑地看着江北城。

    肖菲站在一旁,原本打算冷眼旁观,可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东西被触动。她疑惑地看着江北城,不知道他刚才那么喊自己是出于无意还是有心。

    江北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重新从包里掏出三百大洋,递给肖菲。

    “拿着吧!”江北城说。

    肖菲没有抬头看他,接过钱,心里有种被人当做叫花子打发的感觉。拿到钱之后,肖菲原本打算就此离开,不想在这里多呆上一秒钟。可杨小娟好像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走她,推开江北城,从肖菲身上扯过钱包,硬生生从里面抽出三百大洋。

    肖菲没有反应过来,手上一滑,钱包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江北城首先反应过来,帮肖菲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当他看到地上的一张照片时,动作一下子停住了。

    那是一张大头贴的照片,上面只有肖菲和江北城两人的脑袋。照片上的肖菲把脑袋搁在江北城肩膀上,笑容很甜美。

    江北城记得很清楚,这是他们去国外旅游时看见有个照大头贴的地方,肖菲就兴致勃勃地拉着自己去照了。

    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如果不是看到这张照片,江北城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起这件事情。

    杨小娟原本还沉浸在抢回了三百块钱的喜悦了,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正要从江北城手中夺过来照片看个仔细,还好被眼疾手快的肖菲及时发现,抢先一步从江北城手里夺走。

    “是我先看到的,快给我看看!”杨小娟强词夺理道。

    肖菲冷哼一声,不打算搭理她。没想到这女人还上劲儿了,想要硬生生从肖菲手里夺走。

    肖菲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人欺负的人,她哪能这么轻易就把照片给杨小娟看呢!反正这三八长得没自己高,肖菲索性站在沙发上,把照片举在半空中,理直气壮地说道:“这是我的照片,凭什么给你看?”

    “你的照片上有我男朋友,我凭什么不能看?”

    “那你住在我前夫的家里,我前夫的房子是我们两人凑钱买的,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