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的机智对答让杨小娟无力反驳,差点吐血身亡。但是这死三八离奇的不要脸,竟然拿起法律说事儿。

    “你离婚协议书上签的可是除了孩子什么都不要,现在这座房子已经不属于你了!”

    人家说的是事实,肖菲也不能继续为自己辩解什么,只好点头认输。不过——

    “房子现在不属于我,所以我没有赶走你的权利。可照片是我的,我有不给你看的权利!”

    “可你照片上有我男朋友!”死三八又把问题给绕回来了。

    “可那也是我前夫!”肖菲微微一笑,亲手把照片死得粉碎。然后轻轻一扬,无数照片碎屑从半空中飘落下来。

    江北城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堵得慌,可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儿,只好大口大口地喝水来平息内心的难受。

    门少庭盯着手机屏幕,足足有十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他轻叹一口气,修长的手指按着那条短信,选中删除。

    桑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刚才跳了很激烈的右眼皮突然一下子就不跳了。桑枝感觉很奇怪,有些担心又有些喜悦。

    老人都说右眼皮跳不好,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发生。刚才她眼皮狂烈跳动的那一阵,可把桑枝给急坏了。她的心里一直胡思乱想,是不是少庭送林鸢的路上出了什么事情。今天的事确实是他们不对,考虑的不够妥当。如果林鸢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出了什么事情,桑枝会内疚一辈子的。

    在桑枝的焦躁不安中,门少庭的车子驶入大院。

    桑枝和坐在沙发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强子几乎同时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约而同地朝大院跑去。

    门少庭把车子停在一处树荫下,笑着冲两人摆摆手。

    桑枝紧跑两步追上去,一下子扑倒在门少庭怀里。

    她这个动作先是把门少庭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微笑着包住桑枝娇小的身体,温柔地问道:“怎么了?”

    “我眼皮子刚才一直跳,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情呢!”桑枝又担心又喜悦地说道,“看到你完整无缺地回来,我也就放心了!嘻嘻!”

    看见这么可爱的女人趴在自己怀里,因为担心自己,额头上冒着一层豆大的汗珠,门少庭忍不住会心一笑。

    “走吧,进屋说,别在这里站着了,天太热!”说话间,门少庭抬起胳膊,用自己的白衬衫帮桑枝擦拭额头的大汗。

    桑枝有些心疼地拉住门少庭的手,不忍心看着他洁白的衬衫被自己的汗水弄脏。

    “少庭,不用擦了,会弄脏你衣服的。”

    桑枝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门少庭,漆黑明亮的眸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宝石一样的光芒。

    这个画面似曾相识,门少庭心里猛的悸动一下。为了不让人发现,他脸上绽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来掩饰内心的异常。

    “没关系,我又不是处女座。”门少庭笑着说道。

    这句话把桑枝逗的哈哈大笑。自己家老公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星座了?

    强子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秀恩爱,既羡慕又嫉妒。门少庭和桑枝还在不停说笑,强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打断了他们:“少庭,嫂子,我明天要回去了!”

    桑枝和门少庭终于被打断,纷纷看向强子问道:“这么早回去干嘛,多住几天吧!”

    “不了。”强子摇头。自从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门少庭就因为跟自己出去喝酒差点和门正闹翻,现在又因为自己把林鸢气成了那样。强子觉得自己就是一扫把星,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会倒霉。为了不让自己的好哥们因为自己继续倒霉下去,他决定离开。

    “就多住两天!你来帝都也没多久,好多地方都没带你逛呢!就这么回去了,要是外人问起来,显得多寒碜啊!”门少庭拍着强子的肩膀,劝说道。

    可强子铁了心要离开,谁劝都不管用。

    “不用了,少庭,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要是有机会,我以后还会来找你的。咱们到那时在逛也不迟!”强子笑笑,目光坚毅地说道。

    门少庭知道这强子撅起来也是十头牛拉不回来,有些担心地看着他问:“强子,你是不是因为林鸢的事情受打击了?”

    强子看了门少庭一眼,有些勉强地笑了一下:“你也太小看我强子了!就那点破事,还能打击到我?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实话跟你说吧,这次着急回去是因为俺娘给俺打电话了,说让俺回去相亲去!”

    强子故作潇洒地说。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心里不是滋味儿,可大家都没说破。

    “行吧,想回就回。两个大男人逛大帝都也没啥好玩的!下次把弟妹也带来,咱们四人一块就热闹了!”

    门少庭笑呵呵地勾着强子的肩膀,不知怎的,脑袋里突然出现林鸢给自己发的那条短信,心里咯噔一下。再面对强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自己做了对不起兄弟的事情一样。

    强子知道门少庭这是在安慰自己呢,抬头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笑,仿佛内心的阴霾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进客厅。桑枝去厨房吩咐吴妈做饭。

    时间已经不早了,想起老爷子午饭没吃多少东西,桑枝把睡熟的门宸安放在婴儿床上,自己在厨房忙活起来。

    这些天一直给老爷子做参汤,估计都快喝腻了。桑枝决定今晚给他老人家换换口味,做燕窝。

    燕窝根据采集时间的不同分为三种:白燕、毛燕、血燕。其中血燕的营养价值最高。特别适合老人食用。

    桑枝坐月子期间林雅然给自己做过几次,吃着味道还不错,就和她讨教了做法,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门少庭和强子在客厅里谈天说地,桑枝和吴妈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林雅然拿掉贴在脸上的黄瓜片,迈着优雅的小碎步从卧室里走出来。路过桑枝的房间时,听到里面有婴儿的哭声。

    林雅然吓得赶紧推开门跑进去,然后就看到门宸安同学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哭,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心疼。

    “宝贝儿,怎么了,让奶奶抱抱!”林雅然爱怜地把门宸安抱在怀里,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奶奶辈分的人了。

    哎!岁月催人老啊!

    被林雅然抱在怀里之后,门宸安同学似乎不甘心刚才被冷落,索性趴在她的怀里哭的更惨了。

    “哇呜呜呜……”门宸安同学哭起来的时候小眼睛紧紧地闭着,嘴巴尽可能地张大,眼泪哗啦啦如喷泉般喷涌而出。那委屈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心疼。

    “哎哟宝贝,不哭了不哭了。是不是妈妈没有陪着你所以想妈妈了啊?奶奶陪你好不好?奶奶屋里有好玩的玩具,给你玩好不好?”

    林雅然年轻的时候经常哄门少庭和门玥玮,所以她对哄孩子还是有些经验的。可是这招用在门宸安身上并没有什么作用,这小家伙根本不买账,索性哭的更厉害了。

    林雅然有些无奈,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他并没有尿床,也没有拉粑粑,一切都很正常,可就是哭个不停。

    最后林雅然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抱着小家伙下楼。

    看到正坐在沙发上跟强子聊的不亦乐乎的门少庭,林雅然有些来气。自己孩子在上面哭了好长时间了,你一点都不知道?

    “少庭!你儿子都哭了好长时间了,你还好意思坐着聊天啊,枝枝呢?”林雅然一边下楼梯一边埋怨道。

    不是她脾气不好,而是这俩人真不让人省心!都多大的人了,俩人都不在,就把孩子自己放在婴儿床上,这算什么事儿啊?万一孩子出了点事儿责任算谁的?

    桑枝听见外面的责备声和哭声,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跑了出去。刚跑出厨房门,就看到林雅然正在抱着孙子训儿子。

    “你怎么当爸爸的?看你儿子哭的多可怜!你小的时候如果这么哭没人管的话,你爷爷早就训你爸爸了!快哄哄你儿子,这孩子可能跟他奶奶不亲近,不管我怎么哄都没用!”

    林雅然说着把门宸安送到门少庭怀里。

    门少庭抱着门宸安,突然想到不久前的情景。当时他也是哭声不止,不管桑枝怎么哄都不管用,而自己抱着他唱了一首歌就管用了。小家伙像是能听懂音乐一样,立马就不哭了。

    门少庭回忆着那个调子,重新唱起了哪首歌。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别怪我保持着冷峻脸庞,其实我有铁骨也有柔肠,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

    门少庭曾经发过誓,以后再也不会唱起这首歌。如今嘴巴里哼着这首熟悉的调调,脑海里再次浮现起林阳临终前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情景。画面已经模糊,记忆也在泛黄,可内心深处的惆怅和复杂的感情丝毫未减。

    门宸安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哭声,睁大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门少庭。他的小脑袋瓜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

    林雅然呆呆地站在那里,有些诧异地看着门少庭和门宸安这对父子。她不知道为什么当门少庭唱起这首歌,门宸安就一下子不哭了。

    真是太奇怪了!

    十几年前,林阳也非常喜欢听门少庭唱这首歌给她听。每当听见这首歌,林阳的脸上总会挂着淡淡的幸福的笑容。

    大院里之前有一颗盛开的很茂盛的樱花树,林雅然经常看到阳光倾洒的午后,两人在樱花树的树荫下席地而坐,门少庭清唱这首歌给林阳听。每当门少庭唱完一遍,林阳总会鼓掌叫好。

    而如今,自己的孙子竟然跟林阳有相同的爱好,不得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桑枝见门宸安不哭了,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强子坐在沙发一角,听着门少庭清澈的歌声,原本烦躁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燕窝粥熬好后,桑枝还是跟往常一样,给老爷子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地端过去喂给他吃。

    老爷子似乎忘记了葡萄架下的麻雀,桑枝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坐在门口对着那个方向张望,而是坐在复古的沙发上摆弄着一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