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走近之后才发现那是一个老式收音机,大概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那种。老爷子年纪大了,眼睛有点不太好使,所以戴上了平时不怎么使用的老花镜。

    “爷爷,你在干什么啊?”桑枝走进大厅,把手里端着的燕窝粥放在茶几上,满脸好奇地看着门光荣问。

    门老爷子抬起头,看见自己的孙媳妇来了,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呵呵,枝枝,你来了,快看看爷爷的收音机,怎么样?是不是很拉风?偷偷告诉你哦,这个收音机还差一步就要被我修好了,马上就能用了!”

    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神秘和喜悦,足以看出他是多么喜爱这个收音机。

    桑枝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双手托着下巴,很认真地看着门老爷子手里拿着的收音机,想了下问道:“爷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有手机和电脑你不用,干嘛非得用这么老式的收音机啊?”

    桑枝说着伸手触摸了一下收音机,想看看会不会弄的一手灰尘。但是手指还没来得及触碰到,就被门老爷子打回去了。

    “别碰!爷爷还没修好呢!”门老爷子急忙把收音机护在自己怀里,像是护着什么宝贝似的。

    桑枝撇撇嘴,端起燕窝粥说道:“行行行,我不碰我不碰!爷爷,你快别捣鼓那破玩意儿了,快坐下把我亲手给你熬制的燕窝粥吃了吧!”

    听桑枝称呼自己手里的宝贝儿为破玩意儿,门老爷子有些不开心了。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哎,你个小兔崽子,你懂个什么?竟然敢亵渎爷爷的宝物!你可知道这是我托了好多人专门从古玩市场上找到的,很珍贵的,才不是破玩意儿!”

    门老爷子板着一张脸,十分严肃地纠正道。

    桑枝吐吐舌头,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两下,然后指着那个老式收音机疑惑地问道:“爷爷,这种老式收音机也没多少年历史吧,还用得着去古玩市场上买?而且现在高科技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很快,这种老式的早就因为各种缺陷被淘汰了……”

    桑枝说到这里不敢再说下去,因为她看到门老爷子的脸正在一点点变黑。

    “那个……当然,老式收音机也有老式收音机的有点!比如说……额……比如说它是某代人的回忆!虽然它和现在的高科技产品相比存在着很多缺陷,但是它却陪伴着某代人走过了一段很特殊的时光,而这段时光是永远都没办法回去的,所以他们只能把内心深处的思念之情寄托在某个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物体上!而老式收音机就是这样一个很具有代表性的物体。嘿嘿。”

    桑枝摆着笑脸补充道。看见门老爷子的脸色逐渐转好,她也就放心了。

    放下手中的老式收音机,门老爷子背靠在沙发上,故意摆着一张倔强的臭脸说道:“我饿了,我要吃饭!”

    老爷子已经好多天都没有主动说过要吃饭的事情了,今天突然开了胃口跟桑枝要饭吃,桑枝开心地都要跳起来了。

    桑枝端着碗,小跑过去坐在门老爷子身旁,拿着勺子,把一勺勺燕窝送到老爷子嘴里,香喷喷的燕窝溢满整张嘴。

    一碗燕窝粥吃完之后,门老爷子回味无穷地砸砸嘴巴。桑枝很体贴地用纸巾帮他擦拭嘴巴,很乖巧地问道:“爷爷,你还要吃吗,锅里面还有。”

    门老爷子急忙摆手,表示不吃了。

    “爷爷老了,胃口不太好,吃太多不消化。”

    桑枝点点头,问老爷子要不要扶着他去外面走走。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尤其是老人们,吃过饭去外面走走有助于消化,又能锻炼身体,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可老爷子还是拒绝了。他看着放在茶几一角的老式收音机,他要把它修好。

    桑枝没办法,只好依着他。

    突然想到老爷子说这破玩意儿是从什么古玩市场买来的,桑枝有些好奇,老爷子腿脚不太方便,不可能大老远跑到古玩市场买个收音机回来。那么这个收音机是谁买回来送给老爷子的呢?

    桑枝问出了这个疑问,老爷子笑呵呵地说是经常来给自己送饭的小兵。老爷子把一张收音机的照片拿给他看,然后让他想办法买到一模一样的。原本老爷子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那个小兵真的给自己买回来了。

    没多久老爷子就把收音机修好了,激动地打开,竟然可以收到不少电台,老爷子很满意地点点头,忍不住赞叹道:“不错,不错!”

    桑枝问老爷子为什么一定要找这个模样的收音机,老爷子说因为他年轻时丢过这样一只,当时还惋惜了好久。只是后来军队的事情太多,他很快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前几天翻东西的时候突然翻到一张照片,老爷子这才想起来自己年轻时丢失的那只录音机,所以就让人四下帮自己找。

    老爷子说话间找到一档国外的节目,然后停下来靠在沙发上惬意地聆听着。

    “爷爷,您能听懂吗?”桑枝听着节目里叽里呱啦的声音,有些好奇地看着门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摇摇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桑枝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既然听不懂干嘛还要听啊?要不要我给你换一个?”

    门老爷子一听要换节目,赶紧摆手,苍老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无奈和倔强:“不要换!我这老头子哪里是想听懂啊,我就是找找当初的感觉。国内的电台好多都没有了,还有一些被改版了,只有这个台还能让我找到年轻时那段青涩岁月的感觉……”

    老爷子说完,不知道是不是累了,竟合上了眼睛。

    桑枝还以为老爷子困了,刚说要不要扶他到床上睡,就听老爷子说道:“枝枝,等我去了那边,你记得把这只收音机烧给我。这样,我就能和你奶奶一起听广播了。”

    桑枝以为老爷子说胡话了,就呸呸呸了几下,让老爷子不要瞎说。

    良久,都没有得到老爷子的回应。

    桑枝吓坏了,赶紧站起来走到老爷子跟前。分别摸了他的鼻息和手腕处的动脉,桑枝跳到嗓子眼的心这才落地。

    桑枝跑出去给门少庭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帮忙把老爷子抱到床上去。

    其实她自己来就可以,只是力气还不够大,怕伤了老爷子。

    桑枝跑回客厅的时候,突然发现老爷子正在看自己,吓了一跳。

    “爷爷,您不是睡着了吗?”桑枝摸着自己强烈跳动的胸脯问道。

    “没睡,我就是闭会儿眼睛。”老爷子回答。

    桑枝点点头,走到老爷子旁边把他搀扶起来:“爷爷,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老爷子并没有拒绝,而是交代桑枝不要忘了把录音机拿到他卧室里。

    送老爷子回房后,桑枝按照交代把收音机放在他的床前,盖好被子,看着老爷子睡着这才放心地准备离开。

    门少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桑枝身后,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门老爷子,门少庭轻轻叹了口气。

    刚才接到上面的指示,这两天要去青藏高原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再回来,不知道老爷子是否还健在。

    回去的路上,门少庭一直紧缩眉毛没有说话。桑枝看得出他有心事,便问他怎么了。

    门少庭把自己要去青藏高原执行任务的事情说了出来。此次任务不同于以往,或者说比以前所有任务的危险性加起来还要大。就算九死一生活着回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老爷子了。

    门少庭说出自己的顾虑之后,桑枝一下子就慌了,立马抓住门少庭的手劝阻道:“少庭,你可不可以不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明知道去了九死一生,为什么还要派你们去呢?这不是让人活活去送死吗?”

    桑枝焦急地看着门少庭,多么希望他可以点头答应自己不要去,可他始终无言。

    桑枝着急了,握着门少庭的手更紧了。

    “少庭!我们的孩子还小,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以后让我跟孩子怎么生活啊!还有爷爷,他年纪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你就不能不要去,好好陪陪爷爷最后一段时光吗?”

    尽管桑枝的语音已经把自己说服的妥妥的了,可门少庭依然没有为之动容。

    “枝枝,对不起,此次任务非常重要,我一定要去!”门少庭的语气很坚定。他下决定了的事情,谁都不能改变。

    桑枝有些绝望,但还不死心,她想做最后的挣扎。

    “少庭!你们特种部队那么多人,明知道是送死的任务为什么你一定要去呢?!就不能派其他人去你留下吗?!”

    桑枝有些失去理智了。

    门少庭被桑枝的话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桑枝能说出这样的话!

    心里一股怒气冲上来,门少庭憋得脸都红了。很久之后,他才咬牙切齿地说出几个字:“明知道那是一个火坑,我还要把别人往下推,我还是人吗!”

    “那你也不能自己往下跳啊!你不是只身一人,你还有我还有孩子,还有好多亲人,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桑枝说着说着,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门少庭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一些:“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亲人。”

    说完,门少庭就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桑枝在后面绝望地大声嘶吼他的名字,可他始终都没回头。

    这天晚上,门少庭甚至都没在卧室睡觉,一个人在书房里不知道忙活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