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门少庭跟自己说话时毅然决然的态度和坚定不移的眼神,桑枝最终只好妥协。她不再阻拦门少庭去青藏高原,而是帮他收拾好东西,并且把那串代表幸运的黑曜石手链摘下来放在收拾好的包裹里。

    “少庭!”桑枝打开书房大门走了进去,看着还趴在书桌上写东西的门少庭,心疼地说道,“昨晚一整晚都没睡吗?眼圈都黑了。吴妈刚才做了蛋花汤,我去端一碗过来!”

    “枝枝!”桑枝刚转过身就被门少庭叫住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朝桑枝走去,从背后抱住了她。下巴顺其自然地搁在她的肩膀,嘴巴附在她的耳畔轻声道,“昨晚对不起。但你是知道的,作为特种部队的老大,这次任务我不得不去!”

    桑枝明白他的意思,不等他多说便点头表示赞同。

    “少庭,我都明白,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桑枝把门少庭推开,假装无意地偷偷抹了把眼泪,“好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过来。吃饱之后也该启程了,你一定要记得,活着回来!”

    桑枝害怕自己再多说一个字会哭出来,所以赶快跑掉了。

    来到客厅的时候,桑枝见强子已经收拾好一个大包裹坐在沙发上,像是再等人。桑枝心头一紧,急忙走上前去问道:“强子,你不会……”

    “是的。”强子有些无奈,看了桑枝一眼继续说道,“那个地方太危险,我不放心少庭一个人去。放心吧,雷刚不在,还有我陪他。”

    强子能说出这些话真是让桑枝感动,她差点就跑过来抱住强子好好说一声感谢。

    只是,当桑枝从强子身边经过的时候,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怪异。

    桑枝并没有多想,而是径直走进了厨房。

    桑枝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收拾好东西从书房下来了,此刻正和强子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上。

    桑枝给每人盛了一碗蛋花汤,又去厨房弄了一些其他可口的东西,嘱咐两人路上一定要小心。

    门少庭只是轻微地点头,并没有说话。他受够了那种分离的场面,生怕自己一开口桑枝就会立马抱住自己大哭起来。然后好不容易想明白同意自己去又变成了死活都不肯让自己去。

    桑枝还在叽叽喳喳说着什么,门少庭已经扔下了手中的半个馒头,从椅子上站起来,给强子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桑枝一脸好奇,从后面追上来叫住两人:“少庭,强子!饭还没吃完呢,你们去哪里?”

    “我们有急事,必须马上去办!”门少庭头也不回地说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一僵,转头对身后的桑枝说道,“我们可能不回来了。”

    桑枝一听就着急了,急忙问:“你说什么?不回来是什么意思?”

    “嫂子,少庭的意思是我们今天可能不回来了!你放心吧,等任务完成,我们一定会平平安安地回来!”

    强子插话道。

    桑枝感觉有些头晕,用焦急地眼神看着门少庭,似乎是在确认强子说的靠不靠谱。

    只见门少庭轻轻一笑,举了举手里的黑色皮包:“等我回来!”

    门少庭说完,就和强子上车了。等桑枝反应过来,车早就开走了,就连地面上掀起的尘土都落地了。

    桑枝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很难受。这次门少庭外出做任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让桑枝感到恐慌。

    他离开时手里拿着的那只黑色皮包,里面放着的是一枚军用手、枪。难道西藏又发生什么动乱了?又有哪个喇嘛想造反?那少庭岂不是很危险?

    桑枝越想心里越乱,握着手机在客厅走来走去,想给门少庭打个电话摸一下情况,可又一想他现在正在开车,打电话会让他分心。这就让桑枝更加烦躁起来。

    在屋里来回走了十几圈,桑枝终于安定下来,坐沙发上打开电脑搜集各种关于西藏的新闻。搜来搜去,只有一条关于西藏旅游车坠崖的消息还算有用。其他的消息要么年份太久远,要么跟桑枝想要了解的主题不沾边。

    难道是少庭接到上级人物去西藏救援那些坠崖的不幸者?可是那也不必带手枪啊!

    桑枝记得清清楚楚,门少庭手上的黑色皮包是专门放手枪的。那种手枪的体积不是很大,放在黑色皮包里根本就看不出来。

    况且从帝都到西藏的路程也太远了点吧,就算是坐飞机去,到了那里说不定那些遇难者早就over了。

    所以,门少庭此次去西藏的任务绝对不是救援遇难人群这么简单。可究竟是什么,桑枝就不得而知了。看门少庭那神神秘秘的样子,估计和国家机密有关,桑枝根本无权知道。

    门少庭和强子从一家有些陈旧的商店里走出来,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门少庭手里拿着来时就有的黑色皮包,而强子身后多了一个复古的军用旅行包,里面放着刚才买的登山用具,还有防水手电筒、望远镜等。

    两人上车后,强子卸下身上的包裹,看着门少庭问:“这次就咱们兄弟俩去?”

    “要不然呢?”门少庭斜着眼问。

    “要是咱俩都死在上面了怎么办?”强子瞪大眼睛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看着强子,过了好一会儿才阴着脸说:“怕死就不要去,下车!”

    强子一看门少庭生气了,急忙摆手解释道:“哎,不是,不是!我强子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我的意思是就咱们两人去,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不但咱俩回不来,就连老军长的遗体也带不来,这任务不就失败了吗?”

    门少庭冷着脸看了强子一眼,见他那怂样,终于忍不住笑场了:“到了那边自会有人接应。”

    强子看门少庭刚才冷脸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要不是因为在高速上太危险,他还真忍不住想踹他一脚。

    车子快开到机场的时候,门少庭的手机响了。原本想让强子帮自己接电话,可一看是林鸢打来的,立马放弃了这个念头。

    接了电话之后,门少庭才想起自己把要送林鸢回家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心里觉得内疚,连忙跟林鸢道歉。林鸢并没有在意,说没关系,那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去她的家乡玩几天。

    挂电话后,强子用十分疑惑的眼神看着门少庭。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林鸢会跟门少庭关系这么好,如果现在他们不是去执行任务的路上的话,门少庭应该已经赶到林鸢家门口,送她回家了吧?

    听桑枝说林鸢是门玥玮的朋友,还帮过他们家一个大忙,春节还在他们家住过一段时间,久而久之他们就都很熟悉了。可强子总觉得林鸢和门少庭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上飞机后,强子试探性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门少庭斜着眼睛看了强子一眼,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既然人家不说,自己再问下去也没意思,强子就只好当做自己什么都没说,闭上眼睛睡觉了。

    门少庭感觉有些口渴,跟一位漂亮的女空乘要了一杯饮料,没想到却被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门家公子哥门少庭吧!”女空乘把一杯橙汁递过来,看着门少庭,惊喜地两眼放光。

    他可是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帅啊!

    被女空乘这么吼了一嗓子,门少庭身上很快聚集了好多人的目光,就连正在做美梦的强子也被惊醒了。

    门少庭有些尴尬,对女空乘轻轻一笑:“你可能认错人了。”

    说完,门少庭就把脸扭到窗外。

    女空乘还有些不死心,盯着门少庭看了好几眼。后来被强子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这才灰溜溜地走开。

    漂亮女空乘走后,强子有意无意地对门少庭调侃道:“人长得帅就是不一样啊,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不过刚才那妞长得真不错,正他妈正点!”

    强子说着还不忘回头看了两眼那双白花花的晃来晃去的大腿。门少庭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强子贼亮的大脑门上,这穷屌丝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这么色。

    “这么快就把心上人给忘了?”门少庭笑着调侃道。

    强子切了两声,说:“得得得!人家又不喜欢我,我只是单相思,还算什么心上人!”

    门少庭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说你就别给自己找理由了,明明就是一肚子花花肠子。

    强子听了这话很不服气,说老子他妈的跟前女友在一起的时候可从来都不看其他女人!哪怕她是仙女下凡老子都不带看她一眼的!

    说到前女友,强子心里一阵酸涩,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了,她才会离开自己。

    门少庭有些累了,没有继续搭理强子,喝完果汁就倒在软塌塌的座位上睡着了。

    江北城跟肖菲说想把她约出去谈谈,地点就在离家不远的一处咖啡厅。

    肖菲和江北城两人面对面坐着,气氛有些尴尬。

    其实,肖菲原本是不同意来咖啡厅的,毕竟这种充满着浓郁咖啡香气的地方总让人觉得太暧昧。

    服务员上来两杯拿铁,肖菲喝了一口,抬头对江北城说道:“做完这个月我会辞职的。”

    江北城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肖菲,几秒钟之后问道:“为什么?”

    “你找我来不就是谈这件事情吗?只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选在咖啡厅这种暧昧的地点。”肖菲说着又喝了几口咖啡。不知怎地,突然想起离婚那天两人在随便饭馆吃饭的情景。

    “我找你来是想问问宝宝的事情。”江北城没有低声说。

    肖菲一脸惊讶地看着江北城,也没有哪里不对啊,面色正常,听语气也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自己出现幻听了?

    “宝宝现在哪里,他还好吗?”江北城怕肖菲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接着问道。

    肖菲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江北城还是第一次看到肖菲用这种冰冷的表情面对自己,有些不太适应。但很快,他就摆出一张热脸问道:“我可以见见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