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用了吧!”肖菲拒绝道。

    江北城就知道肖菲会拒绝,所以一点都不感到惊讶。虽然当初做错事情的是自己,但是江北城并没有内心的愧疚而放弃。

    “那你可以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吗?”江北城接着问。

    肖菲抬起头,用淡漠的眼神看着他:“你不用知道。”

    “可离婚协议书上写的清清楚楚,我有权去看望孩子!”江北城辩解道。

    肖菲看了江北城一眼,没有说话。很快,她便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江北城说,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走了!

    咖啡厅里暗淡的灯光模糊了肖菲的身影。她背着一个小巧的黑色仿皮包,消瘦的骨骼里透着满满的倔强和坚毅。

    从现在开始她会脱胎换骨,会彻底改变自己!

    肖菲走出咖啡厅那扇复古优雅的卡其色木门,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奇怪的人影正在咖啡馆外注视着自己。她前脚刚离开,那人随后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小曼,我刚才看见你家闺女和女婿在咖啡馆呢,两人好像有矛盾,你家闺女咖啡没喝完就离开了。”

    电话那边的人一下子就抓住了话里的重点:“也就是说他俩没离婚,只是闹别扭而已?”

    这人点点头,又摇摇头,她也不太确定两人到底怎么回事。

    见她没回应,电话那边还以为她默认了呢,立马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没离就好。

    李婶只能尴尬地陪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挂电话前,付晓曼十分感激地说道:“李婶,这事儿真是太谢谢你了!只要他们俩没离婚,我就得想办法帮他们化解矛盾!你在帝都也挺忙的,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改天回家请你吃饭!”

    李婶还没来得及说啥,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着手里精致小巧的某品牌非智能手机,李婶恨不得把它砸到自己脑袋上。她刚才模模糊糊地听见两人说什么离婚协议书,怕自己听错,想进一步侦探情况,等把事情弄明白了再跟付晓曼说。可又怕她担心,就提前打了个电话,谁知道被她误会……

    这顿饭是吃不安宁了!

    狼山事件的平息让张毅然有些透不过气来。这些日子门正并没有忙着在狼山建工程,并且门氏集团异常平静,好长一段都没有发生什么重大事件,更没有跟谁抢头条。这种过于诡异的平静让张毅然感觉到了压抑,于是派人秘密打听门正公司内部的事情。可是据情报显示,他们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一切工作流程都跟以前一样,没有太大变化。

    这让张毅然这只老狐狸感到狐疑并恐慌起来。

    而帝都的天气似乎为了配合张毅然的心情,早晨还是晴空万里,中午就下去了滂沱大雨。

    这雨可把张毅然给烦透了,午饭没吃就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额头上的皱纹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庄甜甜捧着一杯加了冰的西瓜汁走进来,放在办公桌上给他喝。

    “董事长,喝杯冰西瓜汁冷静一下吧!”

    庄甜甜甜美的声音让张毅然烦躁的情绪消去了一半。走过去喝了几口西瓜汁,烦躁的情绪又消去一些。

    一杯西瓜汁喝完之后,张毅然感觉精神多了。指着一旁的沙发说道:“甜甜,来,这边坐。”

    庄甜甜甜美地笑了一下,乖巧地走了过去,在张毅然旁边坐下。

    “董事长,还在想狼山的事情吗?”庄甜甜问。

    张毅然摆摆手,打断她:“哎?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叫我外公就好。”

    庄甜甜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标志性的甜美微笑:“嗯。外公!”

    这还是庄甜甜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叫他外公。

    张毅然似乎很满意地点点头,打量了庄甜甜一眼,说道:“甜甜,你觉得门正最近为什么不处理狼山的事情呢?”

    庄甜甜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看着张毅然说道:“以退为进。”

    听庄甜甜这么一说,张毅然更加来了兴致,看着她问:“此话怎讲?”

    庄甜甜知道自己这个外公很看重自己,也不想让他失望,便尽可能详细地解释道:“当日就在狼山事件闹腾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希望门正站出来给个说法的时候,他突然退出了。他当时并没有表态,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之后的一段时间门正就都没有出现。久而久之,那些在网上留言要求门正给个说法的人,他们都厌倦了,不再去关注这件事情,并且华夏国还有很多其他的大事件在吸引他们。等这件事情都被大家忘记的时候,他再偷偷处理这件事情。”

    张毅然听了不住点头,觉得庄甜甜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他总感觉门正私下里好像在搞什么东西,以他对门正的了解,让他静下心来乖乖等待时机似乎是不可能的。他可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否则,门氏集团也不会被他打理的这么好。

    “外公,狼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你们为什么都想得到它?如果是简单地建楼房的话,我们完全可以买下更好的地段。”

    当庄甜甜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张毅然看她的眼神都变了。那是一种很欣赏的眼神,欣赏中还有一丝惊喜。

    庄甜甜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庄甜甜,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慈祥了。“不愧是我外甥女,真的冰雪聪明。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正准备派人调查呢!”

    庄甜甜轻轻一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想自己这外公还真是会变着法子夸自己。

    这时,张毅然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条短信:门正近日跟桑梓联系密切,你速去派人调查。

    庄甜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问道:“怎么了?”

    张毅然抬起头看着她,微笑着说道:“一个朋友发来的短信。说近日有一个酒会,让我去参加,到时候介绍给你认识。”

    庄甜甜一听是酒会顿时失去了兴趣,申了个懒腰说道:“算了吧!你的朋友肯定都一大把年纪了,我可不想认识!”

    张毅然无奈地笑着摇头,指着庄甜甜的小鼻子说道:“你呀!人家不是老头子,年轻的很,顶多也就是个大叔!”

    庄甜甜一听到大叔两个字,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狼哥。那个吊儿郎当的明骚男!要是再让她碰到,一定要让他脑袋开花!

    “大叔也不去!”庄甜甜噘着嘴说道。

    “你当真?”张毅然笑呵呵地看着庄甜甜,“那可是个很帅的大叔呢!”

    庄甜甜机灵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两圈,心想再帅还能比得过她们家叫兽?

    “不去不去!”庄甜甜摆摆手。

    “那好吧!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啊!”张毅然说着站起身,慢慢朝着办公桌走去。

    庄甜甜知道张毅然这是要工作了,很识趣地拿了果汁杯离开了。

    张毅然根据宋浩辰的吩咐,找人去打探门正和桑梓的事情,自己则是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等睡醒之后,外面的雨停了。

    张毅然用温水洗了把脸,不知怎的,总觉得心里堵堵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原来是庄甜甜告诉自己狼山有问题。

    能让门正死活抓着狼山不放,几次被政府收回又要到手中,绝对不是因为面子的问题。张毅然隐约觉得,狼山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可是制造财富的资源,甚至不仅仅是财富。

    越是琢磨张毅然心里就越是发慌,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打电话叫上助理,两人开车一起跑到狼山。

    因为刚下了一场大雨,狼山周围几乎没有行人。除了住在狼山脚下的十几户小商贩,和前面茂密的丛林,再无其他风景。

    张毅然命令助理把车开到里面去,不过不要进赛车弯道,找小路进去。

    助理找了十几分钟,终于找到一条仅容一辆车开进去的小道。而且这条小道上有很明显被车压过的痕迹,很明显在他们来之前已经有人来过这里。

    “董事长,前面好像有人。”助理看着前方的一团黑影小声说道。

    张毅然顺着助理的方向看去,前面果然有几个人影。他们蹲在地上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嘛。

    “那是什么人?”张毅然问道。

    “不知道。”助理摇头,“看样子好像只是普通人,可是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开过去看看!”张毅然吩咐道。

    助理把车开到前面,那些人的人影也逐渐变得清晰。

    那是四个人。看他们的穿着很普通,可行为看起来又有些古怪。总之,他们给人的感觉不正常。尤其是他们手上拿着的工具,好像是锄草用的,可又不怎么像。

    车子距离那些人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其中就有一个人发现了他们的动静。那个人不知道跟其他三个人说了些什么,很快那四人便一同站起来,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快追!”张毅然命令道。

    助理马上加快了油门,车子猛的往前飞出去好几米,张毅然的脑袋狠狠地撞在挡风玻璃上。要不是玻璃质量好,他早就飞出去了。

    “麻痹的,你怎么开车的?”张毅然捂着自己被撞痛的脑袋,呲牙咧嘴地吼叫道。

    “对不起董事长……啊,他们上车了!”助理大叫起来。

    “上车就上车,叫你大爷啊!”张毅然没好气地骂道,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立马对助理命令道,“还不快追!”

    助理很快就追上了前面那辆车,并且快速超越在它面前停了下来。

    空气里发出很长一道刹车声,那辆车被迫停下。

    张毅然打开车窗,望着后面那辆有点破旧的路虎,轻轻一笑。

    助理已经从车上走下来,慢慢朝着后面那辆车走过去。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后面那辆车的车窗也被拉下来,一个长得很黑的胖子眼神闪烁地问道。

    助理不知该如何回答,回过头看着张毅然。

    张毅然呵呵一笑,对那人说道:“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