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张毅然这话说的让助理一下子蒙了。莫非他们认识?可是再看那个胖子一脸惊愕的表情,完全不像啊!

    “怎么说?”过了好一会儿,胖子才心有余悸地问道。

    “你先告诉我你们是做什么的,我然后再告诉你。”张毅然说道。

    胖子一听,回头跟那三个人叽里呱啦用方言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探出脑袋看着仔细打量着张毅然,说道:“我们是考古的。看阁下这装备,应该是个大老板。”

    胖子这话刚说完,张毅然就笑了,说:“你小子眼光不错!”不过紧接着张毅然又甩出一句让对方难堪的话,“我看你们不像是考古的吧?倒像是倒斗的!”

    一下子被对方戳穿,胖子有些不自在了。看了看助理,又看了看张毅然,一脸谨慎地问道:“你们想干嘛?”

    张毅然轻轻一笑,说:“别紧张,我跟你们是站在一起的。”

    “你也倒斗?”胖子眼前一亮,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张毅然价值百万的车,心想、操,原来正规的盗墓团伙可以挣这么多钱!

    张毅然摇摇头,纠正道:“我们不盗墓,是做正经生意的。不过你们出土的文物我可以帮你们找金主。”

    “哦,原来是倒手文物的。”胖子看了张毅然半天,恍然大悟地说道。心想,麻痹的,你们只不过没有参与倒斗而已,做的也是黑生意,哪里正经了?

    可转念一想,这几个家伙不会是警察乔装打扮的吧?

    胖子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张毅然警惕地问道:“你们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

    “怎么可能?!你看我们长得像警察吗?”张毅然笑着反问道。

    胖子立刻摇摇头:“那倒不像。”心说,要说像流氓倒是更加贴切。

    “那不就得了!”张毅然笑了笑,指着刚才追过来的方向问道,“怎么样,那地方有没有好东西?”

    胖子一听,对面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个行家,也不打马虎眼了,爽快地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那个地方应该是个元朝的王爷墓。你们追过来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正在推测下面的结构,结果没推测完你们就来了。至于好东西嘛,皇室陵墓,你懂得。”

    胖子笑呵呵的讲解着。听他这么说,那里面应该有不少之前的宝贝。

    “那你们找到金主没?要不要跟我们合作?”张毅然笑着问。

    “还没有。”胖子摇摇头,“实不相瞒,这是我们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我们也不会干这么冒险的事儿。万一被抓了……”

    胖子说到这里就毛骨悚然。张毅然在心里骂了一句,接着说道:“没关系,只要你们能挖到好东西,卖出去的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保证你们能拿到钱!”

    “那……你打算几几分成?”胖子有些心动了,眼神灼灼地看着张毅然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跟你们要钱。你们的还是你们的,至于我应得的那份由金主来承担。”张毅然说道。

    胖子小眼睛眨了两下,十分谨慎地问道:“你不会跟金主合谋在价格上狠狠地吃我们一顿吧?”

    张毅然摆摆手,说:“不会!只要有好货,价格你们放心,绝对让你们满意!怎么样,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

    胖子看了张毅然一眼,又回到车厢里用方言叽里呱啦跟那几个人讨论起来。

    五分钟之后,胖子的脑袋第三次从车窗里钻出来,手上递过来一张纸条。

    张毅然示意助理把纸条拿给他看。助理满脸疑惑地拿过纸条,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串数字,应该就是这家伙的联系方式。

    张毅然按照纸条上写的数字把号码播过去,很快对面车里就传出一阵悦耳的铃声。

    不等对方接通,张毅然就果断挂了电话。举起手机对他们摆摆手:“我的号码!”

    胖子点点头,说了句有机会联系,几个人就开车走了。

    张毅然看着那辆沾满泥土的破旧路虎,嘴角上扬起一个阴险的弧度。

    门正,你一定想不到吧?即使买不下狼山,我也不一定会输给你!

    门少庭离开后的第七天,门正和桑梓合作的金·玉颜系列终于成功生产出第一批,并且试用效果很好。近几日,门正正在筹备拍广告的事情。

    桑枝还从来没见过明星拍广告的现场呢,自从听公公门正说明天他们即将上市的金玉颜系列护肤品就要拍广告了,激动的一夜没睡!

    她一定要陪着婆婆林雅然去门正公司探班!额……其实是林雅然陪着她去还差不多!

    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画了美美的妆,来不及吃早饭就跟婆婆林雅然坐着门正的车开到公司。

    导演李德瑞先生已经在这里等着了。门正一下车李德瑞就迎了上来,跟门正握手之后说道:“门先生,关于咱们今天要拍的广告我已经策划好了,您看看这个方案可行不可行,需不需要改动?”

    李德瑞把一沓文件递给门正,同时做出相应的讲解:“我们今天打算先拍都市丽人系列,选用的女主角是当红女歌手程雅希,这是她之前拍的定妆照。你看看怎么样?”

    门正接过照片看了两眼,照片是的女生长得挺清纯,形象很好,而且是当红女歌手,让她来拍,金玉颜系列在整个化妆品市场应该会有不小的轰动。

    门正很满意地点点头,左右看了两下问道:“她来了吗?我可以跟她谈谈吗?”

    李德瑞导演有些抱歉地摇摇头:“不好意思门先生,因为程雅希最近比较火,档期很多,我昨天跟她联系时约好的今天中午十点见面。刚才还通过电话,她现在已经上飞机了。您能不能再等一等?”

    “哦,好。我们先商量一下这个广告的创意吧……”

    门正领着李德瑞导演进了大厅后面的大院。

    桑枝和林雅然好奇宝宝似的东瞧瞧西看看,开心的不得了。

    “妈,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呢!你看那些人手上拿的摄像机,好专业哦!”

    “妈,我刚才听那个导演说这次来拍广告的好像是程雅希,就是好声音上突然火了的那个!我还听过她唱的歌呢!她的声音很清澈很干净……”

    桑枝拉着林雅然转来转去,对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感到很新奇。

    林雅然呵呵笑着,对桑枝说道:“其实那些明星拍广告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儿!我们不知道的还以为多好玩呢,其实枯燥的要死!拍的不好还要挨骂。”

    “是吗?那他们也挺不容易的。”桑枝有些同情地说道。

    桑枝拉着林雅然在门正公司里不知道逛了多长时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李德瑞愤怒的声音:“妈的,竟然骗老子!不来怎么不早说!以为自己唱几首歌就红过半边天了啊!一点素质和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以后都不会再和你合作!”

    李德瑞气得差点把手机摔烂,那张脸已经变成了黑色。

    很快,他手下的工作人员就地来毛巾给他擦额头上的汗。

    李德瑞喘了几口粗气,看着门正,一脸抱歉地说道:“对不起,门先生!我之前打电话给她,她告诉我已经在机场了,十点保证能赶到。只是没想到她突然出事,不能来了……”

    “不用她了,换人!”和李德瑞相比,门正很明显要镇定得多。

    门正剪短的几个字,让李德瑞松了一口气。急忙擦拭了几下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凑到门正面前出其他主意:“门先生,我有一个交情还算不错的朋友,在演艺圈名气比程雅希要大很多,这个人您可能也听说过,就是十几年前演过某位格格身边的小丫鬟的陈冰。您觉得她怎么样?”

    门正正在思索着李德瑞的建议,桑枝就拉着林雅然朝这边跑了过来。

    “阿正,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林雅然从后面拍了下门正的肩膀问道。

    门正回过头来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桑枝和林雅然,说道:“之前商量好的那个明星有事来不了,正考虑换人!”

    “啊?真的不能来了?”桑枝一听程雅希来不了了,心里瞬间堆积起无线失落。她今天来就是问了看明星啊!而且还是自己很喜欢的歌手!可是,现在有人告诉自己她来不了了!

    “这位是?”这时,李德瑞导演走上前来,指着桑枝问道。

    虽然之前也没见过林雅然,但是从她对门正的称呼以及她的年龄,不难猜出她就是门正的夫人。

    “这是枝枝,我儿媳妇。”门正指着桑枝介绍道。

    “哦哦,少夫人,您好您好!”李德瑞跟桑枝握手,随后指着林雅然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夫人吧!”

    “是的。李导,你好!”林雅然微笑着跟李德瑞打招呼。

    李德瑞受宠若惊地微笑着给林雅然鞠躬,嘴上不停说着:“好,好!”

    介绍完几人之后,门正看着李德瑞说道:“要不你给陈冰打个电话,看她现在有没有时间。”

    “哎,好嘞!”李德瑞说着拿出手机跑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几分钟以后,李德瑞哭丧着脸跑过来,对门正说道:“对不起,门先生,陈冰最近档期满了,也没时间!”

    害怕门正会责备自己,李德瑞有些退缩了:“门先生,要不您看这样,我把定金换给您,另外给您百分之二十的赔偿,这次广告要不您换别人拍吧!”

    门正一听这话有些不乐意了,对李德瑞说道:“不行!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甲方没有辞掉乙方之前,乙方不能擅自辞退。”

    门正说出这些话后,李德瑞想哭的心思都有了。一屁股蹲在锃光瓦亮的地板上,十分不情愿地说道:“没有演员,还拍个毛线啊!”

    门正撇撇嘴,对他说道:“你马上去找人,拍摄时间可以往后推迟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