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因为白天没在家做家务,回去之后就被杨小娟大骂一顿,她本身已经很累了,不想跟她争吵,于是假装没听到,用被子蒙住头就睡。

    可是杨小娟并不死心,竟然跑到肖菲的房间里掀开了她的被子,往她身上倒热水。那热水的温度大概有七八十度,肖菲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被烫熟了。她明天可是要拍戏的人啊,把她的胳膊烫伤明天还怎么拍戏?

    肖菲一想到这里就着急了,从床上趴起来就跟杨小娟大干了一架。杨小娟被肖菲推倒在地上,手被墙壁的棱角划破了,流了很多血。

    江北城听见动静从房间里跑出来,看见杨小娟被欺负成这样,一下子就火了!

    他把杨小娟从地上抱起来,一根手指指着肖菲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你凭什么要这么对她?肖菲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脾气太火爆我才不愿意跟你在一起的!就算你心里记恨我也不要把气撒在小娟身上!她是我的女人,如果有人敢做出伤害她的事儿,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她的!”

    江北城说完,抱着杨小娟摔门而去。

    肖菲气得嘴巴都快歪了,大骂一句神经病,把门狠狠地踢上,躺在床上就睡觉。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没想到肖菲这还躺下没一会儿呢,江北城那傻逼突然破门而入了。肖菲吓了一跳,第一反应还以为房间里遭了贼呢!等看清楚是江北城之后,肖菲就问:“你怎么又进来了?”

    江北城狠狠地瞪着肖菲,好长时间才说出一句话:“以后不准欺负小娟!”说完,转身就走。

    肖菲觉得很莫名其妙,心里堵堵的。如果说以前还对江北城抱有挽回的希望的话,现在肖菲是彻底死了这条心了。自己也就是出去拍了一天戏,怎么家里面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就连江北城同学都由一个正常智商的人变成傻逼了?

    “不是我欺负她,是她先欺负我的!”肖菲说道。

    江北城还没走出门口,听肖菲这么说,他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肖菲问道:“她欺负你什么了?”

    “她往我身上倒水!”肖菲回答。

    “她为什么要往你身上倒水?”江北城问。

    “因为她脑袋被驴踢了!”肖菲说完,用脚拨了一下门,江北城被锁在外面。

    她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看到江北城。自从那天被江北城发现自己包包里有他的照片之后,这货自认为很有风度的找自己说要看看孩子,虽然肖菲当时并没有答应给他看,但是从当时的表现来看,肖菲怎么着都不会猜到几天之后他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

    真是想想就来气,肖菲只好不去想。可是她又觉得胸口堵堵的,难受的要命。

    肖菲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乎一整夜没睡好觉。第二天拍戏的时候也特别没有精神,并且眼神动作什么的都做的不到位,把导演李德瑞都快着急死了。

    “肖菲,昨天咱不是拍的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这很明显不在状态啊!”李德瑞摊开双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由于昨天晚上大家吃火锅的时候聊得挺好,李德瑞在心里已经把肖菲当成朋友了,也不再像昨天那样凶她。

    “导演对不起,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肖菲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十分抱歉地说道。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

    李德瑞点点头,说:“看出来的!你昨晚怎么了,喝了那么多回去怎么就没睡好呢?”

    “家里出了点事儿。”肖菲有气无力地回答,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说谎了。

    李德瑞看她这个样子觉得她挺可怜的,尽管这样,他也不能给桑枝放假让她回去好好休息,因为白修斯还在这里等着呢!人家可是当红小生啊,国民男神,要不是李德瑞跟他关系好,这次拍宣传片请都请不来!

    “那行,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先去休息室睡一会儿,半个小时以后你一定要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好不好?”李德瑞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肖菲很感激地点点头,然后就踉跄着身体往休息室走去了。白修斯看她走路不是很稳当,跑过去扶她。

    肖菲实在是太困了,来到休息室倒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说实话,白修斯也很困。自从他走红之后,每天的行程都被安排得十分紧张,他几乎都没有太多休息时间,所以这半个小时他也不能浪费,索性坐在肖菲的旁边睡着了。

    从昨天拍摄的情况来看,有桑枝在现场帮自己监管着就行了,拍宣传片的事情他可以暂时不去参与。等成片出来之后,给他看一眼就行了。所以今天门正并没有来现场,而是直接去了公司。

    桑枝因为昨天忙活的太累了,尽管定了闹钟,还是起床晚了。不过她赶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耽误事,因为肖菲和白修斯还在休息室睡觉。

    桑枝跑去休息室喊肖菲的时候,发现白修斯和肖菲的身体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纠缠在了一起。桑枝吓得差点没大叫出来。

    等她稳定好情绪之后,才慢慢地走过去,轻轻摇了摇两人。可这俩人都睡得很死猪一样,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桑枝没办法,只好更加用力得摇。

    三分钟之后,肖菲和白修斯终于被弄醒了。当肖菲看到自己的鼻尖贴着白修斯的时候,吓得啊地大叫一声。然后就发现有点不太对劲儿,当她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就发现桑枝已经幸灾乐祸地笑弯了腰。

    肖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白修斯也有些尴尬,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桑枝打破了僵局,告诉两人去洗手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准备拍戏。

    桑枝不知道是因为刚才与白修斯的暧昧姿势魂不守舍,还是因为昨天没有睡好觉精神恍惚,拍戏的时候总是会出现一些差错。还好白修斯总是会在她旁边小声提醒她该做什么,桑枝这才勉勉强强没有犯下什么大的错误,基本上拍个三四遍都能通过。

    片子进行到男主角从战场回来那段,李德瑞让大家停下来休息片刻。工作人员给白修斯补妆,肖菲则坐在一旁悠闲地喝着茶。

    “你刚才演的还不错,眼神很入戏。”白修斯突然出现在肖菲面前,脸上的笑容明朗的有些晃眼。

    肖菲和他对视了几秒,竟然有些心跳加速。

    这一定是错觉!肖菲压着自己的心脏自我欺骗。

    “我看你的时候你会不会很恐惧?”见肖菲没说话,白修斯倒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自嘲道。

    肖菲看了一眼白修斯,笑道:“我是和帅哥对视,又不是和妖魔鬼怪,为什么要恐惧?”

    白修斯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假装生气地说道:“难道我就只配跟妖魔鬼怪相提并论?”

    肖菲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话了,立马摆手解释道:“当然不是了!我的意思是你长得很帅!”

    白修斯对于肖菲的解释还算满意,斜了斜身子,靠近肖菲:“有多帅?”

    肖菲咬着嘴唇想了下,然后很认真地看着白修斯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生!”

    肖菲此话一出,立马把白修斯逗笑了。

    “那你还说没看过我演的电视剧?”之外他俩对戏的时候,白修斯问肖菲有没有看过自己的演的作品,肖菲竟然说没有。然后他就一直把这事记在心上了。

    “我不爱看偶像剧。”肖菲说道。

    “我演的不是偶像剧。”白修斯要吐血了。

    “那你演啥剧?”肖菲问。

    “探险剧。”白修斯傲娇地仰着脸。

    “叫什么名字我回去搜搜看?”肖菲不好意思地问。

    白修斯立马摆出一副大牌的姿态,盘着腿说道:“回去搜我名字一搜就出来!”

    没过多久李德瑞冲他俩招手道:“修斯,肖菲,下一场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白修斯点点头:“没问题!”

    李德瑞做了个ok的手势,摆摆手示意他们过去拍戏。

    接下来要拍的是男主角一身戎装从边疆回来的部分,这部分是宣传片的重点,感情戏也占有很大分量。不过大部分都是要从白修斯的身上来体现,所以相对来说肖菲的任务就比较轻了。她只要到时候处理好眼神和脸部的表情就好。

    桑枝知道肖菲和白修斯拍戏都很累,特意拿来两罐红牛给他们喝,另外说了一些打气加油的话,然后就跑回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了。

    这一段要演男主角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女主角,白修斯的眼神很到位,让人只要看上一眼就无法自拔,肖菲总感觉自己的脸颊快被他灼热的眼神烧焦了。

    女主角本应该自卑地低下头,不敢去看男主角。可肖菲心里除了激动啊,脸红心跳啊之类的,一点自卑感都没有。后来,肖菲坚持不住了,竟然笑了出来。

    导演气的差点把喇叭砸在地上。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指挥着肖菲说道:“我现在让你演的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被自己暗恋已久的男神深情凝望内心忐忑不安又激动无比的脑残剧情!你们演的是一对老夫老妻!男主角因为得到可以治好你伤疤的神药欣喜而又深情地看着你,你的内心应该是很复杂的情绪,你想看看他这些年有没有变化,可是因为脸上伤疤的自卑,以及他飞黄腾达的现实,你又不敢看。你的总体情绪就是自卑,没有信心,而不是脸红心跳!”

    肖菲被导演说的有些尴尬,吐吐舌头,揉了揉自己的小脸蛋,问导演可以给自己五分钟准备一下吗?

    导演挥挥手表示可以,肖菲很感激地鞠了躬,然后跑去洗手间了。

    用凉水冲了两把脸,肖菲靠在水池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卑的情绪,怎么样才能找到自卑的感觉呢?”

    肖菲嘴里嘟囔着这句话,突然想到几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