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为什么跟郑尧还有联系?他就算死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江北城看着肖菲,一脸愤怒的样子。

    “他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朋友。”肖菲说。

    “你有没有想过别人有没有把你当做朋友?”江北城收敛起脸上的愤怒,嘲弄地笑着问道。

    “他……应该会吧。”肖菲回答。

    “是么?呵呵,恐怕这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吧?你那个什么所谓的初恋之所以抛弃你之后还反复纠缠你,是因为他觉得你很容易掌控!他觉得不管他对你做出什么样的要求,你都不会拒绝!难道你不觉得之前面对他当然样子很软弱,很卑微么?”

    江北城斜着眼睛,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他看着肖菲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就像是屠夫在看一头任人宰割的羊,那眼角诡异的光泛着得意的涟漪。

    “我不爱你了,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江北城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桑枝当时崩溃地坐在沙发上,她没想到江北城会这样想郑尧,更没想到他会有如此冷酷的一面。她看着江北城绝情的背影,内心卑微的如同一只蚂蚁。

    几个月后再回想起这件事情,肖菲的太阳穴有些发痛。

    揉了揉快要爆青筋的太阳穴,肖菲楠楠道:“这是两种不同的卑微。”

    深呼吸一口气,肖菲从洗手间走出来。白修斯不知何时站在了洗手间外面,好像专门等肖菲一样,她一出来,他立马迎了上去。

    “准备好没有?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拍戏经验还算丰富,或许可以帮你。”白修斯热情地对肖菲说道。

    肖菲点点头,看着白修斯问:“怎样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很自卑?”

    “人之所以自卑,是因为对方太强大。你看过韩剧吗?你面对我的时候可以把自己想象成灰姑娘,而我是白马王子。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可是由于我们身份悬殊太大,并且我们之间有很多阻碍,所以你不敢面对我。”

    白修斯说着,突然拉着了肖菲的手。肖菲一回头,正好对上白修斯好看的眼睛。

    他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清澈的眸子映出自己的模样。他们就这样足足对视了五秒钟,白修斯双手捧着肖菲的脸颊,用好听的如同清风吟唱的声音说道:“肖菲,我喜欢你!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肖菲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左看看右看看,试图挣脱白修斯的手,可是他力气太大了,她没有成功。

    “你怎么了?你……不会生病了吧?”肖菲有些难为情地问道。她实在是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怕被电到。

    “没有啊,我只是在帮你找自卑感。”白修斯调皮地挑了下眉毛,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这家伙是在愚弄自己,真是欠扁!突然肖菲想到了什么,看着白修斯。

    “你的意思是我是灰姑娘了!”

    “哎,想不到竟然被你看出来了!”白修斯轻叹一声,双手抱着脑袋,大摇大摆朝前面走去。

    肖菲无所谓地撇撇嘴,不打算跟他计较。

    五分钟休息时间到了,肖菲和白修斯回到舞台上,导演说从男主角凝视女主角,女主角自卑地低头不敢看他那里拍。

    白修斯的演技一直很好,他看着肖菲的眼神温柔如水,脉脉含情,不管是哪个女生面对这样的眼神都会忍不住尖叫的。然而肖菲不但不能尖叫,还要自卑地捂脸!突然感觉好坑啊!

    白修斯灼热的眼神还在看着自己,肖菲感觉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不行,冷静,冷静!

    “肖菲,你可以想想从小到大,你经历过哪些让你感觉很自卑的事儿?比如说小时候学习不好被人嘲笑啊,甚至人身攻击之类的事儿!或许你就能找到感觉了!”

    见肖菲一直进入不了状态,桑枝在一旁好心的提醒道。

    肖菲往桑枝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想到几个月前她刚发现江北城出轨时,邻居家一个大姐对她说的话。

    “哎哟,肖菲啊,你瞧瞧你的样子,脸色黄的跟黄脸婆似的,眼袋老大,还有黑眼圈,看起来比我都要老了好几岁,身材也不怎么好,你这样的女人哪会有男人喜欢哦!也难怪北城会抛弃你,我看你就认命吧,放手吧,反正早死早托生!”

    “什么?你还企图北城会回心转意?别做梦了!他是不会回来的!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啊,首先要自己够优秀!你觉得你有什么优点么?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这也就算了,可是你连最起码的一丁点内在美都没有,我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敢打赌,咱们两个往江北城面前一站,他宁愿选择我都不会选你的!呵呵呵……”

    邻居家的老女人扯着跟老榆树皮一样松懈的肉皮哈哈大笑,声音很瘆人。

    时隔多日,当肖菲再想起她当时的笑声,还是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尽管回忆了这么多被骂的事情,可肖菲还是一点自卑感都没找到。或许是因为她的内心已经变强大了吧,强大到就算有人往她的脸上丢臭鸡蛋她都不会有任何情绪。

    肖菲想了好久,找了好多灵感,终于有了一点感觉。

    她捂着自己的右脸上的疤痕,胆怯地看了一眼白修斯,卑微地低下脑袋,转身朝大厅内走去。

    前脚刚迈出一步,后脚还没来得及动,手腕就被白修斯抓住了。

    肖菲不敢去看白修斯的脸,姿势僵硬在那里,眼神中充满哀伤。

    白修斯轻轻抚摸着肖菲脸上的疤痕,目光温柔如水,又充满歉疚。大概过了五秒钟的时间,白修斯慢慢把肖菲的脸捧过来面对自己,唇角勾出动人的笑容。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青花瓷瓶,白修斯拔掉盖子,用药棉占着里面的药膏,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伤口。

    由于白修斯的眼神太过专注了,动作又那么轻盈细腻,肖菲的小脸忍不住变红了。

    药膏擦完之后,白修斯牵着肖菲的手去房间休息。

    还好摄影师只拍他们的背影,否则肖菲因为脸上紧绷的笑容非得重拍不可!

    “好,咔!”两人快走到舞台后面的休息室的时候,被导演喊停了。

    “刚才拍摄的还不错,下面我们该拍第二天的戏了,女主角去化妆室换妆,男主角去换衣服,就是那件马褂。”李德瑞挥挥手大声指挥着。

    两人走后,李德瑞把桑枝叫过去,给她看刚才的拍摄效果。

    桑枝看到白修斯那张水嫩的有些过分的帅脸,有种想、舔屏的感觉。

    当桑枝看到白修斯含情脉脉地望着桑枝的时候,忍不住尖叫出来!

    “导演你知道吗,我刚才隔着这么远去看,就觉得白修斯的侧颜很帅!没想到近距离观看更帅!哇哦!肖菲也真挺不容易,被这么帅的帅哥这么看自己,不但不能表现出兴奋感,还得演出一副很悲伤的样子,也真难为她了!”

    桑枝有点同情地说道。

    化妆间里。

    白修斯换好衣服,跑到还在被工作人员化妆的肖菲面前,笑着调侃道:“你刚才演的挺好的,尤其是眼神,看起来又自卑又忧伤,你当时在想什么?”

    肖菲听到这个欠扁的问题有些恼火,要不是碍于面子,她说不定早就一拳打在白修斯身上了。

    这个家伙,真是有点搞不懂!一会安慰自己不用紧张好好拍戏,把她感动地不得了;一会儿又问自己一些很欠扁的问题,让她忍不住想打人!

    “不告诉你!”肖菲冷哼一声,故作生气地把脑袋扭到一边去。

    可能是喝了两罐红牛的原因,肖菲觉得自己精神好多了,后面的拍摄进行的很顺利。仅仅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拍完了。而且肖菲还‘如愿以偿’地躺进了白修斯的怀里,估计海报出来之后,她就要考虑搬家了。

    夜晚时分,肖菲吃着剧组发的便当,回忆起和白修斯对戏时的情景,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

    宣传片的最后,他给自己那个拥抱让肖菲差点幸福地晕倒。可是现在,白修斯已经不在了,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她和桑枝,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