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可问题是,桑枝并不想主动联系他。原因很简单,如果是自己主动联系人家,就证明自己对对方说的事情很在意,主动权在他们手中,到时候人家提出一些要求自己想拒绝都难。

    相反,如果是李德瑞主动联系自己,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他提出一些自己不想接受的要求直接拒绝就好。

    桑枝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决定先不去管这件事,等着李德瑞主动把电话打过来。

    可桑枝等了几天都没接到李德瑞的电话,内心有些失落。或许,人家找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也可能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饭局而已。感谢自己替他们想到了这么好的创意,哎!

    这天桑枝正在郁闷地吃着甜筒,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肖菲打来的电话。

    桑枝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她联系了。自从肖菲走红之后,自己好像还没有打过一个电话为她庆祝呢!

    也怪自己平时太忙,一方面要照顾孩子,一方面还在因为一些的事情烦恼。

    “喂。”桑枝接通了电话。

    “枝枝,你现在有时间吗?”电话里肖菲的声音有些急促,桑枝一听就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

    “有,怎么了?”桑枝问。

    “我出了一些事情,现在正在外面压马路,你可以过来接我吗?”肖菲的声音有些哽咽,看来一定是出了不小的事情。

    “那好,你把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之后,肖菲告诉了桑枝一个地址。桑枝把门宸安交给吴妈,然后就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在路上,桑枝给肖菲打了几个电话,可对方都未接听。这可把桑枝急坏了。慌乱中一踩油门,车子嗖的一声超越了其他同行的车,车窗里刺进来的冷风吹在桑枝身上,很刺激。

    但很快,车子就被交警拦了下来。

    “哎呀,警察叔叔,人家刚才不是故意的啦,人家只是想试试那个刹车好不好用啦!”

    桑枝坐在车里,一脸无辜地看着脸上挂着一层粉尘的警察叔叔。

    站在最中间的一个长得有点胖但看起来很结实的男交警斜着眼睛扫了桑枝一眼,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说道:“这里是你随便练刹车的地方吗?这里可是高速公路,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有多危险么?!你想练刹车回家练去啊!下来吧,怎么还在车里坐着!下来跟我登记一下!”

    桑枝无力地呼出一口气,奶奶的,下去跟他登记不知道得浪费多长时间呢,现在肖菲怎么样了还不知道,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对不起,警察叔叔,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但是我现在真的没办法跟你过去。因为我的朋友她……很可能出事情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看看究竟!”

    桑枝说完一踩油门,再次喷了警察叔叔一脸尾气。

    几十分钟后桑枝来到江北城家所在的小区,在附近的路上转了几圈之后,终于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小树林里找到了肖菲。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桑枝从车上走下来,一步步朝着蹲在地上发呆的肖菲走去。

    肖菲抬起头看着桑枝,眼圈有些红肿,很明显刚刚哭过。

    “枝枝!”几秒钟之后,肖菲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桑枝扑过去,重重地摔在她的怀里撒娇。

    桑枝怜爱地摸了摸肖菲的脑袋,说道:“嗯,没事儿的,有我在!”

    桑枝并没有着急去问肖菲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紧紧地握住肖菲的手心,仿佛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能量传递给对方一样。

    肖菲点点头,顿时感觉疲惫的内心有了依靠。

    这是两个人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不管对方发生了什么,自己总能作为她的坚强后盾,必要时还可以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桑枝觉得这边的小树林不太安全,就带着肖菲上车了,还提醒她以后不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车子驶出小区,在闹市转了一会两人都感觉肚子饿了,便找了家很普通的牛肉板面的小饭馆坐下来吃饭。

    饭馆里没有空调,只有几台风扇,桑枝选了个既靠窗又有风扇的位置坐了下来。

    饭馆老板娘很热情地过来打招呼,跟桑枝讲了几句话之后又转头看了一眼肖菲,这一看老板娘立马发现了什么,眼睛里冒着精光问道:“你这位朋友看上去很面熟,她就是广告里的那个女的吧?”

    老板娘说话的时候指着墙角里挂着的有些年代的电视。电视里正好播放着肖菲拍摄的广告。

    见被人认出来,肖菲赶紧缩紧了脖子低下头,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了,我们只是长得像而已!”

    老板娘别有深意地看了肖菲一眼,笑着说道:“我懂,我懂!做你们这行的都很低调,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们慢慢吃,我去厨房给你们催催!”

    说完笑吟吟地跑去厨房了。

    老板娘走后,桑枝凑到肖菲耳边小声说道:“你可以啊,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看来以后再跟你一起吃饭的时候得带墨镜了!啊不,说不定以后找你拍片的导演很多,我都没机会跟你一起吃饭了呢!”

    说完,桑枝心里酸溜溜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人长大了,终究是要孤独的。

    肖菲无奈地叹口气,摇头道:“枝枝,你就别消遣我了!我……遇到麻烦了,怕是以后没有机会混娱乐圈了。甚至,我都不敢出门买菜了。”

    “怎么回事?”桑枝很惊讶地看着肖菲。

    从小饭馆的老板娘都认识肖菲这件事看,她在帝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了,接下来只要找到好的导演和合适的剧本,给桑枝安排个比较好的角色,想不出名都难!可不敢出门买菜是怎么个情况?

    桑枝一脸疑惑地看着肖菲,肖菲看着她说:“今天陈冰找过我了。她说,这个广告本来应该是她来拍的……”

    桑枝先是愣了一下,反应了一会儿陈冰是谁,然后点点头说道:“刚开始确实是这样。可是后来她有事来不了所以就换了女主角。她跟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该不会是她没有想到这组宣传片会产生这么大的轰动,所以找你来兴师问罪,怪你抢了她的风头吧?”

    桑枝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肖菲点点头,又摇摇头:“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可整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她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还说什么别以为跟白少拍个了宣传片就能抱上他的大腿,白少是绝对不会看上我这种货色的。”

    肖菲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骂道:“我他妈都不知道白少是谁!”。

    桑枝见肖菲的脸色不对,赶紧给她倒了杯水让她缓解一下情绪。

    “她还说什么了?”桑枝拍着肖菲的后背帮她顺气。

    肖菲揉了揉鼻子,继续说道:“她还派人把我们家的玻璃和家具全都砸了,临走时说让我离那什么白少远点,要不然就让我等着身败名裂吧!她的几个手下还拿着枪威胁我,可关键是我他妈真的不知道白少是谁!”

    肖菲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嘲弄的笑,她的内心一定很难过吧。

    桑枝安慰了肖菲几句,让她别往心里去,没一会儿牛肉面就上来了。

    娱乐圈的人还真挺复杂的,当初桑枝听陈冰唱歌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一个很单纯美好的小女生,如果不是自己的朋友亲身经历,她真不敢想象陈冰私下里竟然是这么狠毒的角色。

    “枝枝,你说她会用什么方法让我身败名裂呢?”肖菲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很好奇地看着桑枝。

    自己又没有做过什么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事情,上学的时候跟同学关系也都还不错,平时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大家对她的印象都还可以,肖菲就想不明白陈冰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能让自己身败名裂!

    桑枝跟肖菲考虑事情的方式不同,虽然你本身没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陈冰不一定不会给你制造不好的事情。

    “你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吗?”桑枝看着肖菲问。

    肖菲想了下摇摇头:“没有吧,我们都没有在一起相处过,她能抓住我什么把柄?”

    这时,桑枝吃到嗓子眼里一块辣椒,辣的干咳了好几声。肖菲赶紧帮桑枝倒水,喂她喝了半杯水之后,桑枝终于感觉嗓子好了一些。

    “不一定。”桑枝摆摆手说道,“你忘记她今天来找你的时候说的话了?她说不让你纠缠白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陈冰嘴里的白少应该就是和你一起拍摄金玉颜宣传片的当红偶像白修斯,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陈冰想整你,一定会从这方面入手。”

    桑枝说到这里又喝了几口水,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肖菲说道:“还有宣传片!她也很有可能会在宣传片的事情上造谣生事!”

    “那我该怎么办?”肖菲听了一下子紧张起来。这种事情原本是她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可是却即将被她经历。这对于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来说,压力是相当大的。

    桑枝让肖菲别着急,先吃饭再说。人在饥饿的状态下是想不出好办法的。

    这家小饭馆的牛肉面味道还不错,桑枝吃的津津有味。一碗牛肉面吃完之后,桑枝啧啧嘴巴。而一旁的肖菲却心不在焉,根本吃不下去。

    桑枝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然后看着肖菲,安慰道:“她不是说让你离白修斯选点吗?只要你不接近白修斯,或许她就不会对你怎样了。”

    “你相信她的话吗?”肖菲有些着急,“她们这种娱乐圈的人说话怎么可以随便相信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忘记自己也算是踏入半个娱乐圈的人了。

    桑枝理解她现在的心情,点点头说道:“好吧。”

    “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肖菲着急地都快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