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出名后就能跟电视上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一样,接很多的任务挣很多的钱,拥有一批铁杆粉丝,过上女王般尊贵的生活。只是没想到现实跟想象总是会有差距,这种现实与理想的落差感让人感觉很无助。

    “静观其变。”桑枝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四个字。

    两人吃完面之后,桑枝就送肖菲回家。

    “有什么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下车前,桑枝对肖菲说道。

    “嗯!”肖菲点点头,然后就下车了。

    桑枝看着肖菲安全地走回家里,这才放心的离开。

    肖菲发生这样的事情,和桑枝多少有些关系,所以只要她能帮得上忙的她一定会尽力。更何况肖菲是自己的好朋友!

    车子刚开到大院,桑枝就听见吴妈在客厅喊自己。原来是老爷子想她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嘴边还念叨着桑枝怎么没去看他呢。

    桑枝从车上走下来,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看老爷子了,当初答应的每天都会给他做燕窝粥,后来也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想到这些,桑枝心里很是内疚。

    吴妈以为桑枝没吃饭,所以准备好了南瓜粥放在客厅里。门宸安因为一下午没见到妈妈现在正哭得厉害呢。桑枝从吴妈怀里接过门宸安,哄他喝了几口奶,然后就把他放在婴儿车里自己跑去厨房给老爷子做粥了。

    “少奶奶,老爷子只是希望你过去陪陪他,做不做粥的都没关系。”吴妈站在婴儿车前一边哄门宸安,一边对桑枝说道。

    “爷爷最近吃饭怎么样?”桑枝并没有理会吴妈的话,而是自顾自地问道。

    “老爷子最近吃饭不是很好,今天中午送过去的燕窝粥才喝了几口,然后怎么劝都不喝了。”吴妈说完叹了口气,“所以少奶奶就别费心思了!”

    桑枝根本就听不进去吴妈的话,依旧自顾自的做着。爷爷最近吃饭越来越少,她真的很担心她老人家的身体。这样下去,爷爷就算不得病,也会被活活饿死的。

    半个小时以后,一锅香喷喷的小米南瓜粥做好了。

    桑枝给门老爷子盛了满满一大碗,然后有些贪婪地舔掉了勺子上沾着的粥,这才心满意足地端着碗给老爷子送过去。

    待会儿见到老爷子该怎么跟他老人家赔罪呢?

    就说,对不起爷爷,我这几天在忙工作的事情,所以把你忽略了,对不起?

    桑枝把这句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紧接着摇了摇脑袋。这样说不太好吧,感觉像是故意在找借口。而且就连小小的工作都比爷爷重要,那他老人家听了以后心里肯定会很难受。

    那不如就说自己这些天在准备一样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现在还不能透露。等时机成熟了,老爷子自然就会知道?

    恩,这想法还不错。桑枝点点头,然后又皱起眉头。如果这样跟爷爷说的话,那她就必须在这几天赶快想办法弄一样东西出来了,而且最好还能让老爷子惊喜到。可这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想啊,老爷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年轻时候走南闯北,什么东西没见过?要是能找出一件东西让老爷子都觉得惊喜,那么那件东西不一定很珍贵,却一定稀奇。

    所以这件事情的困难程度,桑枝这种小脑袋瓜恐怕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好点子来。

    内心胡思乱想着,很快就来到了门老爷子的家门口,也就是客厅前面的台阶上。桑枝想了想,最终横下心来,敲敲门走了进去。

    如果爷爷问起来,她就实话实说好了。或许爷爷知道自己设计宣传片的事情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呢?

    桑枝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门老爷子的客厅,老爷子正在收听老式收音机里传出来的节目。他的眼睛微微闭着,嘴巴张开一条缝。人老子大概都是这个样子,光靠鼻子呼吸不了那么多氧气,所以只能借助嘴巴。

    桑枝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脚步有些纠结地停在了半路上。她真的不忍心打扰老爷子的清修,可是又不忍心看到他躺在硬邦邦的太师椅上休息。

    就在桑枝纠结要不要把他叫醒的时候,老爷子竟然打了个盹,自己醒过来了。当他看到桑枝正端着碗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爷爷!”桑枝微笑着走了过去,把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门老爷子定了定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桑枝确确实实就站在自己面前。

    “枝枝,你怎么想起来看爷爷了?还以为你把我这个老头子给忘了呢。”门老爷子说着话的时候听不出来是什么语气,但桑枝可以肯定他心里一定不舒服。

    “对不起,爷爷,我这几天在忙事情,所以……”桑枝有些内疚地说道,不过很快她的眼神就变得明亮起来,“不过爷爷,如果你知道我这几天完成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你一定会为我高兴的!”

    “呵呵,是吗?那你说说你这几天都做什么啦?”听桑枝这么说,老爷子立马眉开眼笑起来。

    桑枝把自己策划宣传片的事情说了出来,老爷子听了果然乐不可支,嘴巴笑得都合不拢了。

    “怎么样,爷爷,您孙儿还行吧?”桑枝得意得笑道。

    “好好好!枝枝最棒了!”老爷子笑着说道。眼神移到桌子上的南瓜粥里,问,“这是你做的?”

    “对啊,这是我亲手为爷爷做的,负荆请罪用的,爷爷你快来尝尝吧!”桑枝用勺子盛了一点南瓜粥,笑眯眯地看着老爷子,跟哄小孩子似的说道,“来,张开嘴巴,我来喂爷爷!”

    老爷子也不说话,满脸笑容地张大嘴巴。

    肖菲回到家里的时候,杨小娟正对着满地的狼藉发呆。

    似乎是发现了肖菲,杨小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神经质般从地上站起来狼狗似的扑向肖菲。

    杨小娟死死地掐着肖菲的脖子,肖菲不断在地上挣扎,使出最大力气掰开杨小娟掐自己脖子的手,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紧接着脖子又被卡住了。

    肖菲的脸憋的通红,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杨小娟的手稍微松开一点,肖菲愤怒地骂道:“你他娘的要干什么?!”

    “掐死你这个贱人!”杨小娟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手上的力气更大了,肖菲只感觉喉咙一甜,浓重的窒息感弥漫而来。

    肖菲就要晕厥过去了。

    “快放手!”就在肖菲昏迷的前一秒种,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好听的男人声音。

    后面的事情肖菲就不知道了,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年轻高大的背影伫立在卧室内。

    “你醒了?”男人像是能感受到肖菲的状态似的在她睁开眼睛三秒钟之后转过头来看她。

    “白……你怎么会在这里?”肖菲的语气有些诡异。自己刚刚被警告过不要跟这人有任何接触,他就找到自己家里来了,要不要这么狗血?!

    “这不重要!”白修斯看了肖菲好一会儿,才淡淡的说道,“你脖子上有伤,先别动!我让人出去买药了,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

    白修斯的话刚说完,外面就有一个人影闯了进来。

    “少爷,您的药!”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说道。看样子这人应该有五六十岁的年纪了。

    白修斯从他手里拿过装着药物的塑料袋子,走到肖菲床前。他小心翼翼地用棉签蘸着碘伏给肖菲的脖子消毒。

    由于两人距离靠的太近,白修斯又一本正经地帮肖菲擦着脖子,动作轻盈而暧昧,让肖菲有些不知所措。

    “我自己来吧!”纠结了好一会儿,肖菲终于鼓起勇气从白修斯手里拿过棉签。

    白修斯手一闪,肖菲正好抓了个空。肖菲有些尴尬,脸都憋红了。而白修斯面不改色,依旧一本正经地帮肖菲擦拭伤口,贴上创可贴。

    “这些消炎药记得按时吃。”白修斯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

    杨小娟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她看着肖菲的眼神有些歉意,神色慌张地跟肖菲道了歉,然后热情地拉着白修斯去客厅吃饭。

    肖菲看得一愣一愣的,完全不知道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还有事,你先出去吧!”白修斯拿掉杨小娟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抖了抖上面的灰尘。

    杨小娟脸色难堪地点点头,然后怏怏地推出门去。

    肖菲惊讶地下巴就要掉下来了。

    白修斯转过头去,对她解释道:“刚刚你晕过去的时候,我给了她一万块。”

    “啊?”肖菲激动地大吼一声,“为什么要给她这么多钱?啊不,准确地说你为什么要给她钱?”

    “她问我是谁,我说是你朋友,来这里借宿几天的,然后她就问我要钱,还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费用,貌似你欠她很多钱,我就帮你付了!”白修斯用气定神闲地说道。

    “你怎么不等我醒了把事情问清楚再说!我什么时候欠那个女人钱了?要欠也是她欠我的,而且不只是钱!”肖菲气呼呼地说道。

    怪不得杨小娟这种不要脸的货色都能对白修斯毕恭毕敬呢,原来是拿了人家的钱!臭不要脸的!

    “无所谓,那点钱反正我不在乎!”白修斯财大气粗地挥挥手。

    “不行!我这就把钱要回来!杨小娟,你个臭不要脸的!”肖菲被气的不行,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冲出去跟杨小娟把钱要回来,却被站在门口的刚才送药大爷给拦住了。

    “小姐,您先别去了。我们少爷找你有事!”大爷说道。

    “有什么事儿待会儿说不行吗?一万块钱呢,我三个多月的工资,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啊!哎呦——”

    肖菲说话的时候正好扭到了脖子,疼得眼泪差点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