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最好!”肖菲说完便回房休息了,说真的这连日来倒是真的将肖菲给累的不轻,虽说这肖菲并未一炮而红,可是这反响也足以让肖菲有些招架不住了,此时白修斯看着肖菲的背影一阵似有若无的笑意,这笑容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

    第二天肖菲便全副武装与桑枝去吃饭,当桑枝看到肖菲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你了,一阵笑意连连的说道:“怎么,还处在高温预警期吗?”

    “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才不会答应你去拍那个广告片!”肖菲与桑枝进了包间之后,这才敢摘下眼睛来,倒是桑枝一点都不担心的模样,因为桑枝知道每一个人都有他们必须要经历的事情,而肖菲此时正在经历的便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这样你还是好好的接受现实吧!”

    “还能怎样?”肖菲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桑枝,不过这桑枝可不想成为肖菲怨妇的撒气桶,索性扯开话题的说道:“那白修斯怎么样了?”

    “谁知道那白修斯想什么死活不走,估计江北城看在钱的面子上也不在乎白修斯是不是能住在这里了反正现在就是这样了!”肖菲说着一阵的恼怒,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事情发生的太快了,让肖菲都没缓过神来!

    “陈冰找过你的麻烦吗?”

    “没有,我是真的有些怕!”

    “没事,先看看再说,主要的是宣传片这一关过去了,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也只能这样了!”二人随便谈了一些事情桑枝便送肖菲回去了,这会那杨小娟还在趾高气昂的说道:“肖菲,你不会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吧?”

    “我看是你忘记了吧?”

    “你!”

    “行了,一天不没事找事,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我估计你上次因为流产的事情,这身子应该还没好利索吧?就你这样整天给自己找气受,估计你很难恢复吧?”这会肖菲故意说杨小娟的痛楚,看着杨小娟被气的不行,这肖菲倒是一阵的笑意。

    白修斯方才在里面可是都看到了这会偷偷的跟着肖菲进屋,肖菲一个转身看到有人跟在自己身后,一阵心惊,不过看清是白修斯的时候,肖菲没好气的瞥了白修斯一眼不满的说道:“干嘛,吓死人是不是?”

    “你现在就在这里做保姆吗?”

    “没工作,总不能玩吧?”肖菲的一句话让白修斯不再说话,不过这白修斯在几分钟之后,拿出一个名片给肖菲说道:“看在你收留我的份上,这个给你,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

    “什么?”

    “工作!”

    “真的假的!”肖菲一阵疑惑的拿过白修斯手里的名片,不过当肖菲看到白修斯给自己的是京城有名的一间公司的经理的电话时,肖菲吃惊的嘴巴合不拢嘴,看着白修斯半响这才回声说道:“这个是?”

    “刚好我认识,你去试试吧,别给我丢脸哈!”

    “谢谢!”

    肖菲不是一个喜欢收人恩惠之人,但是这白修斯说哪里是需要面试的,他只是给起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剩下的还是要看肖菲自己,所以这肖菲才稍微的放心了,三天自后,金·玉颜的宣传片,与广告正式铺天盖地的开始。

    这肖菲这几天都不敢出门,那天去面试之后,肖菲便在等着通知,要不是今天杨小娟阴阳怪气的看着肖菲说话,估计肖菲都要将杨小娟这个女人给忘记了,此时翻一个白眼看着杨小娟说道:“你又怎么了?”

    “我看在你是我老公前妻的份上我才跟你说的,你别不识抬举!”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对你感恩戴德?”

    “少来,我信你吗?你自己看!”杨小娟自然是没有这么好心跟肖菲说什么好事,此时杨小娟将网上对肖菲那些不好的评论拿到肖菲的面前就是故意让小肖菲生闷气,这会肖菲看到这些对自己进行人生攻击的言论之后,一阵的恼怒,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这白修斯真就那么好吗?

    “行了我累了,你出去!”肖菲说着将杨小娟给赶出去,这会肖菲能想到的就是给桑枝打电话,不过却迟迟的都没打通,要不是刚好白修斯回来,这肖菲还真就不知道做什么好了,这会白修斯看着肖菲的脸色不好,想着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小心翼翼的走到肖菲的面前抚摸你肖菲的额头,不过却被肖菲一巴掌给打开,“你干什么?”

    “你发烧了?”白修斯很认真的询问,差点让肖菲以为自己是发烧了,这会寻思半响才知道这白修斯的意思,招招手说道:“没有!”

    “那你是看到那些评论了?”白修斯倒是一阵见血的直接跟肖菲说这句话,这会肖菲见着白修斯自己说出来了肖菲也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看着白修斯说道:“你说我哪里得罪你的粉丝了,难道就因为你是男神,我还就不能跟你拍广告了是不是?”

    “哪有,你想什么呢?那些都是脑残粉,你不会是跟这些脑残粉置气吧?”

    “你以为我想吗?”肖菲知道白修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这事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肖菲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今天这种事情在自己的身上发生吧了,肖菲居然一阵的无法接受了,看着白修斯笑笑说道:“好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你先出去吧!”

    “你干嘛?”白修斯那模样似乎是在担心肖菲会做出什么傻事来,肖菲见到白修斯这样真恨不得给白修斯一巴掌,不过她倒是并没有这么做,只是给了白修斯一个大大的白眼说道:“我还不会傻到因为这点事情自杀!”

    白修斯听到肖菲的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会直接走人,不过肖菲有一点没告诉白修斯就是陈冰威胁的短信,此时肖菲低头看着自己手机上那条被命名为陈冰的短信,上面清楚的写着:肖菲你当真是活够了是不是,我让你离着白修斯远点,你倒是离着白修斯更近了是不是?你当我陈冰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肖菲不知道这陈冰到底想做什么,到底会做什么,可是这眼皮一直跳,一直跳的让肖菲有一个不好的念头,这会更加的精神不定了,这桑枝还不接电话,那边不会也出事了吧?肖菲有些坐不住便直接去了门家。

    这门家的人自然是都认识肖菲的,这会见到肖菲过来吴妈满眼笑意的说道:“肖菲小姐您过来了!”

    “枝枝在吗?”

    “少夫人刚出去,手机这还忘记带了,您要不在这里等等,估计很快就回来!”吴妈看着肖菲很着急的模样,想着或许是出什么事情了,所以这才想让将肖菲给留下,不过肖菲摇摇头说道:“没事,那枝枝回来,你让她给我回电话吧,我先走了吴妈!”

    “哎,好!”

    此时桑枝满眼着急的在找寻什么,这门少庭与强子去执行任务已经许久了,可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爷爷都有些担心了,所以才让桑枝来找这边的人看看能不能知道少庭到底怎么样了?

    作为“毒刺”的那老大,桑枝知道很多事情门少庭都是要亲自出马的,虽说像这样一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的时候有,可是这门少庭走的时候很清楚的跟桑枝说过这一次的任务只需要半个月时间就足够了,这已经超期半个月了,桑枝自然是有些担心。

    因为拿着老爷子的令牌,所以桑枝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特种部队,找到徐参谋长之后,这桑枝一点都没有耽搁直接询问道:“徐参谋长您好,我是门少庭的妻子,这现在有门少庭跟强子的消息吗?”

    “这?”徐参谋长一阵为难之意,桑枝知道这特种部队的事情是一般不会对外宣称的,此时桑枝起身对着徐参谋长行礼继续说道:“首长很担心他自己的孙子,所以这才让我过来。”桑枝说着拿出爷爷给的令牌。

    徐参谋长看到令牌也跟着起身行礼,这才说道:“在任务原本规定的时间前一天我们接到过门少庭的电话,说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可是之后便再也没有门少庭跟强子的消息,我们的人去找过,可是却找不到这二人一点的踪迹!”

    “这是什么意思?”

    “查无音信。”

    “怎么会这样?”桑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险些坐不住了,且看着徐参谋长一阵不好意思,勉强让自己保持一个正常的姿态说道:“那还请徐参谋长若是找到二人的消息请尽快通知我们。”

    “好,你也别太担心了!”

    桑枝说完是准备走人的,不过却在半路折回来说道:“徐参谋长,首长的身子不好,还请不要将真相告诉首长,就说新的任务正在执行,地处偏远这才联系不上!”

    “好,请放心!”这徐参谋长将桑枝送走之后,一阵无奈的叹气,这门少庭的妻子倒是真的惊为天人,此时还能为门光荣着想,这桑枝走后没多久,徐参谋长房间的一个暗门便被打开,徐参谋长并未回头,只是轻声问道:“二人怎么样了?”

    “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现在是要带回京城吗?”那人俯身对着徐参谋长询问,不过徐参谋长摇摇头说道:“暂时还不行,等他们醒过来再说!”

    “是。”

    在特种部队走后,桑枝整个人都显得精神有些恍惚,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去的,这桑枝刚回去便看到爷爷正在客厅等着自己,桑枝立马收敛自己脸色的难色对着爷爷说道:“爷爷。”

    “枝枝怎么样了?少庭怎么还没回来?”门光荣自然是很心疼自己这个孙子,此时满眼的着急,不过桑枝蹲在门光荣的面前轻声说道:“爷爷别担心,我询问过了,这徐参谋长说,少庭跟强子紧接着执行下一个任务去了,地处偏远这才联系不上了!”

    “真的?”

    “那当然,难道爷爷还不相信少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