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的话倒是让门光荣放心不少,这才转危为安的对着桑枝笑笑,桑枝见到爷爷笑了,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安顿好爷爷桑枝便上去找宸安了,此时或许只有抱着宸安,才能让桑枝没有这么的痛苦吧!

    桑枝强忍着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因为桑枝怕被其他人听到,怕其他人都知道少庭没有了音信,桑枝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可是这是第一次桑枝觉得真的出事了,桑枝真的有些后悔没有留下少庭,若是自己将少庭留下或许什么事情便都不会发生了。

    宸安的哭声将桑枝拉回到现实,看着宸安哭的那么凄惨,桑枝抹掉自己眼角的泪水柔声说道:“是不是想爸爸了,放心吧没事了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不知道是宸安听懂了桑枝的话,还是哭的不想再哭了,此时咧嘴对着桑枝一笑的,瞬间将桑枝难过的心给抚平了一些!

    “宝宝,你真乖,比你爸爸强多了!”桑枝说完哄着宝宝入睡之后,便直接去了公司,最近是金·玉颜最关键的时期,桑枝知道自己只能暂时用工作来麻痹自己,想着每一次门少庭都能化险为夷,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的,桑枝说完对着周围的一切笑笑喃喃自语道:“门少庭我跟孩子都在等着你,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好不好?”

    “桑姐,你来了!”桑枝刚进公司就看到小刘满眼笑意的看着自己,仿佛是发生了什么好事一般,此时对着小刘笑笑轻声询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好事了!”

    “桑姐果真厉害,这么快就猜出来了!”小刘说着一阵佩服的看着桑枝,桑枝禁不住开怀大笑道:“你满眼笑意,这我即便是猜不出来,也能在你脸上看出来了。”

    小刘倒是被桑枝说的不好意思了,其实看着小刘如此表现,倒是让桑枝想到了以前的自己,这样喜怒哀乐都在脸上尽显无疑的日子是真的不复存在了吧?小刘对着桑枝咧嘴一说笑道导:“桑姐,咱们的金·玉颜这才刚出市面一天就火热销售了,成为同类产品日销量之最了!”

    “恩,那很好,不枉费咱们这段时间的努力,一切都要严格把关,此时也是我们最为主要的时候,千万不能出什么叉子!”

    “好,桑姐放心各个部门此时都在小心翼翼的筹备着下一场的预售。”小刘这说完便跟着桑枝进了她的办公室,桑枝继续交代的说道:“关于肖菲那边你也派人盯着点,我怕有人会在肖菲身上给咱们使绊子!”

    “为什么呀!”小刘觉得是不是桑姐想多了,那肖菲不是桑姐的朋友吗?而且还不是娱乐圈的人,这娱乐圈的事情跟她按理说是没什么关系的,小刘的模样自然桑枝是尽收眼底,此时起身走到小刘的身边说道:“正是因为肖菲不是娱乐圈的人,这一次却凭着一个广告成功的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你觉得那些女星会没有什么怨言吗?”

    “对呀,这原本不是肖菲的!”

    “恩,你明白就好去看着点吧!”

    “是,桑姐!”

    这小刘出去之后,倒是更加的佩服桑姐了,一开始还觉得这桑枝是因为是门正的儿媳这才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还有些不服气来着,可是通过这么写提案的相处与公事,这小刘倒是觉得自己真的是看错桑枝了。

    白修斯刚到家就看到陈冰坐在客厅,看都没看一眼便准备上楼,只是被刘芳玉给叫住,这刘芳玉没好气的看着白修斯说道:“没看到冰冰在吗?急着上楼做什么?你这几日都去什么地方了,也没回家?”

    刘芳玉见着自己的儿子无视了自己最喜爱的儿媳人选,自然是不乐意的,而白修斯只是看了一眼刘芳玉跟陈冰,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你们谈你们的,我留在这里做什么?”

    “你!”

    “阿姨,别生气,修斯一定是太累了,让他上去休息一下吧,您陪着我聊聊天就行!”

    “好,还是冰冰懂事!”这刘芳玉给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大大的白眼,便拉着陈冰的手继续深造说话,而白修斯直接无奈的摇摇头转身上楼,看着网上关于肖菲的事情,这白修斯知道一定是陈冰所为,这若不是陈冰谁会闲的没事做,去将肖菲的家事给咅到网上,白修斯若非是碍于现在是在自己家,早就找算陈冰了。

    拿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白修斯便下楼准备走人,不过再一次被刘芳玉叫住“你干什么去?”

    “是不是我现在去什么地方都需要跟你报备一声了,您又不是我的经纪人!”

    “白修斯我是你母亲,我知道你去什么地方有错吗?”

    “没错,我不想告诉你应该也没错吧?”白修斯说完准备走人,不过这刘芳玉让管家将白修斯给拦住,这管家很无奈的看着少爷,白修斯自然是不会为难管家,转头看着刘芳玉,不说话,不过那模样似乎是在说:你想干嘛?

    “你送冰冰回去!”

    原本听到刘芳玉这句话白修斯是准备拒绝的,可是想到肖菲哪里白修斯倒是放弃了,对着陈冰点点头,那你跟我走吧!

    “好,谢谢修斯。”陈冰有些喜出望外的看看刘芳玉说道:“阿姨那我跟修斯先走了!”

    “好,好!”刘芳玉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没有拒绝,这会更加的开心了,只是这陈冰刚上车,这白修斯便将自己的笑脸给收敛,对着陈冰冷冷的说道:“是你做的吧?”

    “修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陈冰倒是真的不知道白修斯说的这个是什么,什么是自己做的,陈冰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不过这白修斯没有给陈冰继续想其他事情的机会,将车在路边停下对着陈冰说道:“你干嘛针对肖菲,肖菲不是你的对手,也不会成为你的对手!”

    此时陈冰倒是知道白修斯说的是什么了,感情是在为肖菲打抱不平呀,此时陈冰低头冷笑一声说道:“要不是我有事,这一次这个广告就是我跟你拍了!”

    “那谁让你有事的,这跟肖菲有什么关系?”白修斯倒是一阵的奇怪,这陈冰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原本便是陈冰将这一次的广告给推掉了,这肖菲原本便是来救场的,现在倒好这陈冰将一切都算在了肖菲的身上,白修斯一直都对于那些主观不努力客观找原因之人十分的唾弃。

    “怎么,你是喜欢上肖菲,这个被男人甩的女人了?”陈冰一脸嫌弃的看着白修斯,对于陈冰而言那肖菲简直就算不上是女人,这白修斯是吃多药了,还是眼睛瞎了既然喜欢上肖菲这样的女人!

    “你给我下车,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打肖菲的主意,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

    “好!”陈冰倒是乖乖的下车,而且下车的时候满眼的笑意,让白修斯看不出这陈冰有意思的生气来,不过这白修斯刚走,陈冰便收敛了自己的笑意,此时的她恶狠狠地模样,若是被白修斯看到估计会觉得自己不认识这陈冰了。

    在白修斯看来这陈冰无非是有些嚣张跋扈而已,这样狠戾的模样白修斯是真的从不曾见过的,这会陈冰给刘芳玉打电话,这刘芳玉刚接起电话,陈冰便哭泣的说道:“阿姨!”

    “怎么了?冰冰是不是修斯欺负你了?”刘芳玉一直就认定这陈冰是她的儿媳妇,所以不管自己的儿子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刘芳玉都喜欢陈冰,这会陈冰听到刘芳玉对自己的关心,哭的更加凄惨。

    让刘芳玉听了心疼不已,这会慢慢的安慰陈冰,搬箱子这才让陈冰不再哭泣,刘芳玉小声的询问道:“到底怎么了?”

    “阿姨,您知道这一次跟修斯拍金·玉颜这个广告的女人吗?”陈冰知道自己不能动肖菲,免得让自己跟白修斯误会加深,但是这并不代表陈冰就放过肖菲了,都是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突然的出现让陈冰所有的计划都给打乱了。

    “不是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吗?怎么了?跟修斯有什么关系!”

    “这个女人是一个离婚的女人,现在居然还在勾引修斯,而且修斯因为我找过这个女人让这个女人离开修斯,修斯今天居然对我发火了,还将我给丢在路边了。”陈冰说着一阵的哭泣,且听在刘芳玉的耳中更加的心疼了。

    这马上让司机带着自己去找陈冰,将陈冰接上之后,询问一番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此时刘芳玉愤愤不平的说道:“冰冰,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阿姨,我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这样生气了,这休斯不喜欢我也就算了,怎么会被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纠缠着不放呢?”陈冰说了很多关于肖菲的坏话,此时刘芳玉直接将肖菲列入黑名单,且看着陈冰安慰的说道:“冰冰,你放心阿姨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可是阿姨,这休斯刚才已经因为肖菲的事情跟我闹翻了,要是休斯知道……”

    “你放心阿姨不会让休斯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告诉阿姨的,这件事情阿姨会处理好的!”

    “谢谢阿姨!”这陈冰说着便将刘芳玉抱在怀中,所以这刘芳玉根本就没看到陈冰嘴角上扬,那得意的坏笑。

    肖菲在公司出来之后,便直接给桑枝打过去的电话,这桑枝刚接到肖菲的电话,便听到肖菲在电话那边张牙舞爪的声音,桑枝将电话离着自己的耳朵有一定的距离,这听到肖菲是正常说话之后,这才安定的询问道:“什么好事,让你这么惊讶!”

    “我找到工作了!”

    “真的?”桑枝听到这句话也跟着肖菲一阵的开心,这肖菲一直都是很要强的一个人,只是遇人不淑而已!

    “当然了!”

    “那今天晚上出来庆祝一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