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的工作解决了,不止是肖菲高兴,这桑枝甚至比肖菲更加的高兴,这件事情许是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一个消息,此时还找不到门少庭与强子,这桑枝又不能跟任何人说,所以此时桑枝必须表现的跟往常没什么区别的样子,不能让门家人看出来,尤其是爷爷。

    处理好金·玉颜的事情,桑枝见着时间差不多了,打电话回去让吴妈照看好宸安,自己今天会晚些回去,顺便询问了一下门光荣的情况,这几日门正与林雅然出去旅游了,所以家里没人照看着桑枝难免会有些担心。

    “少夫人放心好了,我会看好小少爷的,您就去陪陪肖菲小姐吧,上次来的时候我看行肖菲小姐的脸色不好,不会是出事了吧?”

    “吴妈放心,肖菲没事只是最近太累了,你也别太累了,看好家就行!”

    “好。”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这桑枝已经将吴妈当做是自己的一家人了,而吴妈也是如此,这会桑枝收拾好准备走人的时候,却被小刘给叫住了“老大……”这小刘说着便推门进去了,只是看着桑枝正在收拾包包。

    小刘的脸上倒是出现了一丝丝的不好意思,而桑枝并未在意,只是对着小刘轻笑说道:“不用担心,我只是好肖菲去吃饭,是不是出事了,你这副模样是怎么了?”

    “老大,一个分销商说要找您谈谈加货的事情!”

    “这是好事,这样我给你这个机会,你去谈!”

    “啊……”小刘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桑枝,而桑枝优雅的一笑,走到小刘的身边拍拍小刘的肩膀说道:“放心不会出事的,这既然分销商主动提出加货,你只要记录好这分销商加货的缘由,记录好价格,做好合同签字即可!”

    桑枝,其实知道小刘在担心什么,毕竟这金·玉颜的分销商都是一些大客户只要是加货那必定是上亿的货源,这稍微出什么差值,那边是一笔巨大的损失,可是桑枝觉得小刘其实还是可以应付的来的。

    “老大,真的跟你说的那样简单吗?”

    看着小刘半信半疑的样子,这会桑枝拍拍小刘的肩膀说道:“怎么,还不相信你老大我吗?我看人的眼光是绝对不会错的!”桑枝说完满眼期待的看着小刘,而小刘见着老大如此的信任自己,一阵的感动。

    “老大……”

    “别煽情哦,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有我在你上面,你只要尽心尽力的做就是了,出事我来担着!”

    “是,老大我一定做好!”

    “去吧!”桑枝对着小刘笑笑,便转身出了电梯,看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这肖菲应该是等的有些着急了,桑枝拿起手机便给肖菲打电话,不过这肖菲去迟迟的都没有接电话,桑枝一阵纳闷,难道是出事了?

    禁不住想到不好的方面,桑枝还是有些担心,不敢耽搁,便直接去了江北城的家,桑枝知道现在肖菲还没有去上班这个时间应该会在江北城的家才对,若不是为了生存肖菲何必这样委屈自己呢?

    这肖菲一直都是一个敢爱敢恨之人,工作能力那也是不可否认的,若非是因为爱,肖菲何苦为难自己,这会肖菲什么都没有了,江北城却已经是杨小娟的男人了,半个小时之后桑枝赶到了江北城的家,不过桑枝一直都在按门铃,却迟迟都不见有人来开门。

    这桑枝更加的担心了,继续打电话,而肖菲还是不接电话,桑枝马上召集的都要报警了,这会一个睡眼惺忪的女人衣着邋遢的开门,不满的说道:“敲什么敲,大半夜的想不想让人睡觉啊!”

    “大半夜,姐们,你看看现在这才几点,六点都不到,你就大半夜了,肖菲呢?”开门的是杨小娟,这桑枝顺便将火都对着杨小娟给撒了,杨小娟揉揉自己的眼睛,见着是桑枝,瞬间便的趾高气昂的说道:“找我们家保姆吗?”

    “少废话,肖菲呢?”此时桑枝那不允许杨小娟,继续摆谱的模样,杨小娟自然是知道这桑枝是谁,一时间竟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轻咳一声表示自己不满的回声说道:“这个时间肖菲是下班的,我哪知道她去什么地方了。”

    “那白修斯呢?”

    “不在!”

    这杨小娟说完便直接将房门给关上班了都没给桑枝说其他话的机会,这杨小娟不会在这件事情说谎的,在门口迟疑一时半刻便开车走人了,桑枝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好在桑枝的手机响了,看着是肖菲来电,桑枝瞬间松了一口气。

    这桑枝气呼呼的接起电话,对着肖菲说道:“本小姐给你五秒钟时间,解释一下,你到底都去做什么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不知道我会担心是不是?”桑枝这被气的妙语连珠的字字珠玑,倒是真的让肖菲吓了一跳。

    半天这才对着电话那边的桑枝说道:“枝枝人家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气了嘛!”肖菲说着就开始撒娇,这会这桑枝一阵无语的摇摇头,还真是受不了这样的肖菲,瞬间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哈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原谅你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你公司楼下的咖啡馆,你来我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这桑枝知道时间不能在这里浪费了,所以这才会选择走人,很快这桑枝就来到了咖啡馆,见着肖菲已经点好了,自己最喜欢的卡布奇诺,自然是没有那么生气,不过还是佯装很是生气的说道:“怎么样,你不准备告诉我吗?”

    “枝枝,你不要着急吗?我会告诉你的,你先喝点东西哈!”这肖菲见着桑枝此时还带着气,这才稍微的让桑枝缓和一下,继续说道:“其实我早就想给你打电话了,可是我把在江北城家里出来发现有人在跟踪我,所以我就不敢给你打电话了,我就一直在躲着那个跟踪我的人!”

    “那人对你做什么了吗?”这桑枝听到肖菲的话,倒是真的有些着急了,拉着肖菲的手,将他的身子转来转去的,发现没怎么样,这也就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应该是陈冰的人吧?不然我这样一个离婚的女人,还能被什么人跟踪了不成。”这肖菲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桑枝反倒是更加的担心了,只是跟踪也不见人,这难道是有什么阴谋吗?

    “那这几天我找人跟着你,你没事别乱跑!”

    “恩恩。”

    交谈之后,这桑枝不生气了,肖菲也不觉得害怕了,二人吃饭倒是吃的蛮愉快的,只是肖菲的一句话,让桑枝瞬间陷入了沉思了,甚至脸色不是很好看,肖菲这才觉得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枝枝,你怎么了?”

    “我没有少庭的消息,我不知道少庭去了什么地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桑枝一直都不是一个很柔弱的人,也不是一个容易在肖菲面前流泪之人,这此时桑枝满眼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肖菲看着都是一阵的心疼。

    “枝枝,你别太担心了,这门少庭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你别忘了好多次都没有他的消息,不过最后这门少庭不还是出现了吗?”肖菲这安慰的话,倒是让桑枝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

    桑枝对着肖菲笑笑说道:“好了,看你弄得跟我说一怨妇一般,我知道了,你别担心!”

    吃过饭之后,这二人都不想回去,所以便直接去了酒吧,这种嘈杂的音乐,其实不是很适合桑枝这俩人,肖菲见着桑枝闷闷不乐,这才说道:“枝枝,你就别担心了好不好,要是门少庭知道你这么郁郁寡欢的,他该担心死了!”

    “好了,好了,你动不动就拿出少庭跟宸安来,你倒是知道我的软肋!”

    “那是我们可以最好的朋友,我则呢么能不了解你呢?”肖菲很是得意的看着桑枝,而桑枝摇摇头无奈的笑了,这会二人便随着音乐舞动,不停的喝酒,今夜的她们就是想要喝醉,就是想要不省人事,不想那些困扰她们的事情。

    而此时酒吧的二楼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一直都在看着桑枝,只是桑枝并未发现这男人,这男人身着休闲装,高大帅气,眉宇间透着一股英姿,看着就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此时这男人满眼狠戾的而看着桑枝喃喃自语道:“门少庭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吗?”

    这句话说完他便随手拿起眼前的酒杯狂喝一杯,眼睛还在看着桑枝,那眼眸中的一丝丝的狠戾之意若是被桑枝看到肯定会吓坏的吧。

    一个小时之后,这桑枝与肖菲都喝的差不多了,俩人便相互搀扶着准备回去了,这会桑枝满眼笑意的看着肖菲说道:“过了今晚你可就是职场女性了!”

    “那是!”这肖菲看着桑枝也在笑,不过这俩人刚一转身便撞到了一个男人,这桑枝连忙说对不起,原本以为这样便了事了,想着快速走人,不过桑枝却被那男人给拉住了“这位小姐看着面熟呀,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见过,不好意思我要走了!”对于在酒吧这样的男人,桑枝知道还是少搭理的比较好,加上现在桑枝已经喝的不行了,眼见着就要晕过去了,还是快些离开的好!

    桑枝说完甩开这男人的手,拉着肖菲走人,只是没走几步就被几个男人围住了“怎么撞了我们大哥还想走人?”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不很明显吗?陪我们大哥一晚,这事就算是了了!”

    听到这句话桑枝冷笑一声,狠狠的给了这男人一巴掌:“你以为你是流氓吗?”

    “你敢打我,我还真就是流氓了!”这男人说着便抱住了桑枝准备拖上车,不过没走几步就被另一只手给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