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怎么,在我的地盘,是活得不耐烦了吗?”这男人转身看着那个抓着字手的男人,正想着破口大骂,不过对上那男人的眼睛,就变得有些胆怯了,这男人周身太冷了,给人的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你是谁?”

    “龙泽天!”

    “原来是龙少啊,失敬失敬,误会误会!”那几个男人口中所谓的老大原本是想着拿这男人练练手的,不过知道这男人是谁之后,就直接放弃了这个念头。

    龙泽天冷冷的看了这几个男人一眼,轻声说道:“从今往后不要在这里出现了!”

    “是,是……”

    那个老大办弯着身子对着龙泽天毕恭毕敬的说完这俩字,就拉着那些小弟走人,而这会龙泽天看着桑枝说道:“你是不想活了?敢打这些人!”

    “为什么不敢!”桑枝眼睛半睁着,此时那迷离的眸光倒是十分的诱人,这龙泽天心里一笑,便对着桑枝说道;“既然是我救了你们,怎么你们也得陪我喝酒吧?”

    “好!”

    肖菲见着桑枝直接就同意了,便捅捅桑枝的胳膊说道:“你疯了,我们喝的差不多了!”

    “放心,这男人会送我们回去的!”

    “你怎么敢肯定他不是跟那些人一样?”肖菲小声的说话,生怕被龙泽天听到,而桑枝却摇摇头笑道:“你放心,绝对不会的!”

    肖菲见自己说不过桑枝,便跟着桑枝还有龙泽天去了二楼,这简单的询问之后,桑枝知道这龙泽天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不过桑枝觉得这龙泽天应该是还有别的身份,不过既然人家不想说,桑枝自然是不会询问的。

    酒过三巡之后,这桑枝与消费直接就喝醉了,龙泽天一招手,身后站着的一个男人便出现在了龙泽天的面前,龙泽天指着肖菲说道:“你将肖菲送回去!”

    “是,老大!”

    在邵煜杰将肖菲带走之后,这龙泽天看着桑枝久久的出现,几分钟之后,这才抱着桑枝下楼,将桑枝安顿好之后,看着桑枝完美的侧脸,龙泽天有些迟疑了,真的要利用这个女人了,第一次见面是两个小时之前,龙泽天觉得桑枝跟其他的女人没什么不同的。

    可是两个小时之后,龙泽天觉得桑枝的的确确的是与其他的女人有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让你根本就什么都察觉不到,只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桑枝或许是真的喝醉了,身子晃来晃去的,面对这春光乍现的一幕,龙泽天倒是忍住了,不过还是禁不住咽口水,解开自己的衣扣,让自己能够呼吸到外边的空气。

    半个小时之后,龙泽天带着桑枝来到了自己郊外的别墅,这里除了龙泽天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会过来了,所以龙泽天才会如此放心的带着桑枝来到这里,抱着桑枝来到二楼耳朵房间,看着桑枝已经熟睡。

    龙泽天禁不住满眼的笑意,看着躺在床上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带到别处来的桑枝“你这女人,怎么会这么傻,难道你没发现我对你不怀好意吗?”这会龙泽天的喃喃自语这桑枝自然是听不到的。

    龙泽天洗过澡之后,看着桑枝已经熟睡过去,这会龙泽天叹气一声将桑枝的衣服都给脱下来,说真的喝过酒之后,这龙泽天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看着桑枝这样火辣的身材自然是有正常的生理反应的。

    不过龙泽天还是忍住了,这会看着桑枝还什么都不知道的,龙泽天更加的难受了,别过头不看着桑枝,只是裹着被子让自己快些睡着。

    江北城家。

    “哎呀,这还是正经的女人吗?大半夜的喝成这副模样出来是不是还嫌不够丢人呀!”这杨小娟看着肖菲这副醉醺醺的模样,自然是一阵的恼怒,对着那送肖菲来的男人,也是一阵的唾弃。

    “我只管送人,其他的事情不属于我的事情!”那男人说完就走了,而江北城跟白修斯也因为杨小娟的大吵大闹,这个时候被吵醒了。

    “吵什么吵,大半夜的是不想睡觉吗?”江北城很不满的看着杨小娟,不过在看到肖菲这副醉醺醺的模样时江北城一阵的担心,对着肖菲说道:“你怎么样了?”

    “你现在是在关心你的前妻吗?给我去睡觉!”杨小娟拉着江北城就走人,这肖菲没人扶着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还在白修斯在肖菲倒地的瞬间抱住了肖菲,这才让肖菲没有倒在地上,肖菲对着白修斯咧嘴一笑,便晕过去了。

    白修斯一阵无奈的摇摇头抱着肖菲就去了肖菲的房间,而肖菲此时估计是因为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所以在白修斯的怀里很舒服的就睡着了,这白修斯想将肖菲放下的,不过肖菲立马就邹着眉头,不肯放手。

    最后无奈白修斯只好抱着肖菲睡着了,这一夜看似风平浪静,看似什么都没发生,而每个人都在进行着自己耳朵计划,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

    此时林鸢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林鸢这几天一直都没有门少庭的消息,所以林鸢很担心,找了很多的门路,却一直都找不到门少庭的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林鸢真的很在意门少庭了,虽说知道门少庭不喜欢自己,可是她知道自己是喜欢门少庭的,所以此时的她才不会管那些,她只想知道门少庭是没事的。

    这林鸢千方百计的,终于是在一个陌生人的口中得知一个小道消息,说是有人在三天前见过门少庭,林鸢自然是很着急,这大半夜的跟那个有消息的约定好了,要见面,可是这眼看就要十二点了,却还是不见那男人的出现,林鸢都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被骗了,所以林鸢这都准备要走人了。

    只是林鸢这才刚转身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林鸢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满的说道:“你想吓死我是不是,你就是徐三?”

    “就是我!”这男人上下打量林鸢,还时不时的摸摸自己的下巴,一看便是暗中心怀不轨的眼神,这林鸢被看的一阵的难受,打量一下,这男人说道:“你是不是真的知道门少庭在什么地方?”

    “当然知道啦,我就是专门找人的,还没有我徐三找不到人!”这徐三很自大的看着林鸢,林鸢一阵的心烦,不过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对着徐三招招手说道:“好了你多么厉害那跟我没关系!这是你要的钱,你现在告诉我门少庭在什么地方!”

    “别着急吗?我这个人不止是认钱的,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会告诉你门少庭在什么地方!”

    “你想让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的,我就答应你!”这林鸢说完就跟着徐三开始走了,徐三看着林鸢说道:“你得跟着我一起走,不然我不会告诉你门少庭在什么地方!”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林鸢看着这都开了一半的路了,看着有些荒郊野外的,林自然是有些害怕的,而徐三却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开!

    “喂,你到底想做什么?”林鸢是真的有些害怕了,这一时半会看着徐三是不会停车了,林鸢也不再说话,就想着看看徐三到底想做什么,没多久这徐三便在一个房子前面停下了,这会看着林鸢坏笑的说道:“进去吧!”

    “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进去就知道了!”

    “我不去!”这林鸢知道一定是有事,所以一直都不肯进去,只是这徐三拉着林鸢就进去了,在进去之后,这徐三就将林鸢丢在了床上,看着林鸢说道:“你以为到了我的身边,你还能走吗?”

    “你想干嘛?”

    “想知道门少庭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必须乖乖的伺候好我!”这徐三说完就扑倒了林鸢的身边,林鸢这才知道自己狼入虎口,一直在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挣扎,却没有躲开,“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这徐三说着便将林鸢的衣服给撕开,林鸢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没办法了,只能认命了,看着徐三对自己做坏事,一个小时之后,徐三走了,而林鸢却还丢在哪里,林鸢满脸的泪水,林鸢此时恨不得自杀,可是终于知道门少庭在什么地方了,林鸢擦掉脸上的泪水,对着夜空说道:“少庭,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林鸢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好不容易的,所以这会林鸢穿好衣服,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一遍一遍的洗澡,可是林鸢还是觉得自己不干净,就这样整整洗了一晚上,林鸢才会停止不再洗澡。

    第二天林鸢就坐着飞机去了缅南,林鸢不知道门少庭怎么就去了缅南,林鸢不敢耽误,她只知道门少庭跟强子去执行任务了,可是林鸢知道的地方不是这缅南的,难道真的是出事了。

    飞机开走的一瞬间林鸢摇摇头,对着自己说道:“林鸢忘记那些事情,只要找到少庭就没事了,一切都会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林鸢说完看看天空,她知道自己不能跟一个鸟儿一样走的很远,可是林鸢只想待在门少庭身边。

    “啊……”肖菲一觉醒过来就狠狠地给了白修斯一巴掌,而这白修斯被肖菲打了一巴掌直接就被打醒了,这会白修斯捂着自己的脸,一脸无奈的看着肖菲说道:“你打我做什么?”

    “你现在这是在什么地方?”肖菲满脸怒气的看着白修斯,而被肖菲这样一说,这白修斯才算是明白过来,这肖菲为什么会打自己一巴掌,白修斯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可别误会,我没有趁着你喝醉酒,而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还说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你现在可是在我的房间,你知道吗?”肖菲看着白修斯在自己的房间,还一脸无辜的模样,这肖菲觉得自己才是无辜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