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当然知道了,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吗?”

    “我不管你是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这是我的房间,我不允许你在我的房间,你知道吗?给我走!”

    “我不走!”这白修斯对着肖菲继续说道:“你别以为我是占你便宜才会出现在你的房间的,肖菲你要知道是你拉着我不让我走,我这才在你的房间的,你以为我白修斯是什么人,你以为我白修斯会用这样的方法,得到一个女人吗?”

    “喂,你那是什么意思,还是我误会你了是不是?”这肖菲见着白修斯还是一脸的委屈,更是一阵的不乐意了,看着白修斯气呼呼的继续说道:“你现在就给我出去!”

    “我自然是会出去的,但是我没对你做什么!”

    “白修斯你又没完没完啊!”肖菲被白修斯说的都一阵的不好意思了,这白修斯还继续说起来没完没了的,所以这白修斯就被肖菲赶出去了,而白修斯刚一出去就被杨小娟给撞到了,这杨小娟见着白修斯是在肖菲的房间出来的。

    顿时大声地说道:“幺,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你们倒是真会调情,白修斯原来你是因为肖菲这才来到这里的是不是,你也是真够痴情的!”杨小娟刚一说完就看到江北城出来了,拉着江北城看热闹的说道:“怎么样?看不出来你的前妻还真是厉害哈!”

    “什么啊,怎么回事啊?”这江北城刚起来,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听到杨小娟在这里大吵大闹的,所以这才会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前妻仗着自己喝酒,留人家白先生在她的房间过夜呀!”

    “什么?”

    这江北城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而白修斯见着杨小娟这副不嫌事情闹大的模样,一直在摇头,看着杨小娟说完之后,这白修斯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能让让吗,我还有一个通告!”

    “当然可以了,你都是肖菲的男朋友了,我会不让你吗?”这杨小娟就是故意在江北城的面前诋毁肖菲就是想让江北城觉得肖菲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修斯走后,江北城呆呆的站在那里很久,直到看着肖菲出来,这江北城拉着肖菲说道:“你昨晚跟白修斯在一个房间?”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大清早的就被问这样一个问题,这换做是谁都会有些恼怒了,此时肖菲给了江北城一个大大的白眼,就直接转身出去了,今天肖菲需要出去买些新工作需要准备的东西,自然是不会跟江北城夫妻二人在这里浪费时间。

    而杨小娟看着江北城这副霜打的茄子一样,心里自然是乐开花了,这要不是肖菲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或许这江北城还会对肖菲念念不忘来着,好在这白修斯出现了,看着肖菲走后,杨小娟拉着江北城安慰的说道:“好了,好了,这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肖菲或许一直就是这样的,只是你没发现而已,咱们也该吃饭了!”

    江北城有些木讷的被杨小娟拉着去吃饭,只是杨小娟却不知道江北城因为斤早的事情,这才知道自己心中其实一直都有肖菲,只是自己一直都没发现而已,杨小娟在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喋喋不休的说话,大有一副想要将肖菲所有的罪名都给说一遍的嫌疑。

    整整十五分钟这杨小娟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江北城是真的听不下去了,瞬间起身放下手里的碗筷说道:“你够了,肖菲都已经走了,你怎么还一个劲的说起来没完没了的,这肖菲做什么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我要去上班了!”江北城说完就出门了,而杨小娟狠狠的看着江北城的背影说道:“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有她,现在我看你还能怎么办?”

    而这会肖菲已经来到了商场,不过肖菲觉得一个人逛街没意思,所以这才想着给桑枝打电话,瞬间看看昨晚桑枝喝的怎么样了,估计这桑枝这会应该还没起床吧,要不是肖菲发现白修斯在自己的房间,估计这个时候也是起不来的。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肖菲打过去之后,就被桑枝给挂断了这肖菲更加的确信桑枝是没起床的,只是给桑枝留言说道:“起床之后,联系我!”肖菲倒是没想到那什么多。

    而此时桑枝伸一个懒腰,想着刚才的电话应该是肖菲的吧,摇摇头觉得自己的头很疼,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只是在桑枝睁开眼的一瞬间,她就傻眼了,这可不是自己的家,这可不是门家。

    桑枝四处看的时候,这才看到自己的床边还躺着一个男人,而且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下来了,桑枝挠头想着难道是酒后乱性了?

    此时桑枝是当真后悔不已了,要不是因为担心门少庭,桑枝怎么会跟肖菲去喝酒,怎么会一不小心酒喝多了,那也就不会跟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个床上出现了!

    桑枝蹑手蹑脚的起身,想着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的走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反正桑枝也没看清楚这男人是谁,估计就是在酒吧随便遇到的一个男人吧?桑枝可不想将事情给闹大,这准备走的时候,却被叫住了!

    “怎么,占了本少爷的便宜,你还想偷偷的溜走!”这男人的声音落入桑枝的耳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的难听,桑枝瞬间被气的转过身看着这男人说道:“你要不要脸,我占你的便宜,大哥你看清楚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怎么就我占你的便宜了?”

    “那你跑什么,要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你不是得找我要什么补偿才对吗?你现在想跑,不就是不想对我负责吗?”这男人是越说越离谱了,什么负责,这会桑枝觉得自己够倒霉了,怎么还遇到这么一个泼皮无赖了。

    “你可真是够了,我不找算你也就算了,你还在这里跟我摆谱了是不是?”桑枝倒是有一种想要跟这个男人理论一番的冲动了,这男人也真是够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桑枝是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才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这男人倒是拉着桑枝不放了。

    “昨晚可是我救的你?”

    “你救我?你少来,你救我,把我救到你的床上,你这救人的方法,是不是对你自己太好了?”桑枝很不满的看着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看着桑枝继续说道:“你不会是健忘吧,昨晚发生的事情你真的都忘了?”

    这男人的一句话让桑枝陷入了沉思,难道真的是自己忘了吗?这会桑枝看着这个男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的,这才想起来,桑枝嘴巴张开,吃惊的说道:“你是昨晚那个龙泽天?”

    “正是我!”

    “你也真够伪君子的,救我,还占我便宜,我作为一个已婚妇女,我不跟你计较,这件事情我们就当做没发生过!”桑枝说完准备走人的,可是却被龙泽天拉住了,这龙泽天满眼笑意的看着桑枝说道:“我不介意你是已婚妇女,我会对你负责的!”

    “少来,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你放开我!”桑枝不想对不起门少庭,可是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桑枝不想继续跟这个龙泽天继续纠缠下去,更不想让这个龙泽天对自己负责什么的,反正都是酒后乱性,桑枝自此发誓再也不会喝酒了,喝酒只会误事。

    “我就是不放,要不然你答应让我对你负责,或者你对我负责!”

    “你有病吗龙泽天?”

    “没病,昨晚是我带你回来的,是你拉着我不放,跟我发生关系的,现在你想不认账了?”这龙泽天轻轻巧巧的就将事情推到了桑枝的头上,而桑枝此时是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对着龙泽天一个劲的点头,十分钟之后,桑枝才说道:“我最后说一遍,放开我!”

    “好!”

    龙泽天估计是见着桑枝真的生气了,所以没耽搁就放开了桑枝的手,不过龙泽天在桑枝走后,收敛了自己玩世不恭的模样,满眼狠戾的说道:“你以为这样门少庭就会不知道了吗?”龙泽天说完笑笑,穿好衣服就去了公司。

    桑枝在龙泽天这里出来之后,就直接给肖菲打电话了,肖菲这个时候正在商场,看到丧志的来电,就像是看到救醒一样,接起电话就说道:“枝枝,你快来商场,我准备买些衣服,可是我不怎么会挑,你帮我!”

    “我先回家一趟,待会找你!”

    “好!”

    挂断电话之后,这肖菲才听出端倪来,回家一趟,难道这么早桑枝没在家,昨晚没回家!肖菲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坏了,这怎么可能呢?桑枝不回家还能去哪里呢?这肖菲摇摇头喃喃自语道:“肖菲,你都在乱想什么,桑枝怎么可能不回家呢?”

    肖菲说完就继续逛街,而此时桑枝已经回去了,吴妈看着少夫人刚回来,一阵的着急,走到桑枝的面前说道:“少夫人,您怎么才回来,这小少爷都苦了大半天了!”

    “我这就过去,爷爷呢?”

    “老爷在后院呢!”

    “我知道了!”

    桑枝先去看了宸安,看着宸安没事,哄着宸安再次入睡之后,这桑枝才去后院找的爷爷,这会门光荣看着桑枝说道:“一宿未归?”

    “对不起,爷爷让你担心了,昨晚跟肖菲在一起,不小心喝多了,就跟肖菲住下了!”

    “没事,以后不会来了打电话,免得我这糟老头子担心!”

    “爷爷,您说什么呢?”这桑枝其实只要一说谎还是会心里觉得害怕,可是此时又不能表现出来,所以这个时候桑枝是很难受的,看着门光荣说道:“爷爷,外边风大,您进去吧,我待会还要去找肖菲的!”